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贺煜,给我跪下!

贺煜,给我跪下!

    贺云清则急忙关切问候,贺一航虽不说话,但也神色满是殷切。

    贺煜先小心“第五文学”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翼翼地将凌语芊放到沙发上,随即对贺云清和贺一翔大概汇报了一下凌语芊的情况。

    对着贺云清,凌语芊苍白的容颜绽出了淡淡的笑,感激他的关怀。

    得知凌语芊身体上并没有大碍,贺云清和贺一航皆放下心,话题转到案子上,贺云清布满皱纹的脸又迅速趋向悲伤,为外甥女张雅“听潮阁”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的惨死。

    贺煜满面阴沉,把案件的进展大体说一番,就在此时,凌语芊忽然喊了一声,从沙发上站起,往电视机前冲。

    贺煜见状,赶忙追上去,拉住她,“你怎走得这么快!”

    “放开我了!”凌语芊使劲挣扎,两眼紧紧盯着电视画面。

    贺煜更觉纳闷,便也松手,但陪在她左右,跟着她,走到电视机前。

    “快,倒带,倒到前面去!”凌语芊下意识地呐喊,整个人焦急不已。

    贺煜被她弄得无奈,“倒什么带?这是电视台播放的,你到底看到什么了?”

    其他的人也纷纷走近,同样满腹狐疑。

    “珊珊,我看到珊珊,就是她跟我说雅儿叫我去湖边的,刚才她在电视里出现过!”凌语芊这也才解释出来,视线暂且从电视机上调离,转到贺煜身上,她还下意识地反握住贺煜的手,情急求助着。

    听到此,贺煜总算恍然大悟,神色一定,迟疑地问,“你说真的?你确定没有看错人?”

    “没有!是真的了!”凌语芊嘟起了小嘴,急得都要哭了。

    “好,我信你,你别急,也别哭。”贺煜赶忙安抚,重新看向电视机画面,是本地的电视台!

    “我们认识邱台长,快,打个电话给他。”贺一航也马上做声,说罢已从电话簿里找到一组号码,来到座机前,刻不容缓地拨通,然后,递给贺煜。

    贺煜对着话筒,说出正在播放的剧名,最后,和邱台长约好,过去电视台详细再谈。

    挂断电话,贺煜心情澎湃,其他的人也欣然不已,物证已有,如今再加上人证,控告李晓筠入罪便是板上钉钉的事!

    事不宜迟,贺煜先带凌语芊上楼,当然,他不忘跟母亲警告了一下,嗓音刻意拔高不少,“妈,薇薇会来这里住一段日子,你命人对她好生招待。”

    贺云清晓得孙子的心意,也趁机道,话中有话,“薇薇,你把这里当成自己的家就行,别客气,有什么事随时告诉你姐姐和姐夫,再或者,跟爷爷说也行!”

    凌语薇赶忙点头应好,再一次对众人答谢。

    贺云清大觉欣慰,先前为张雅的死的难过之情暂且抛开,由衷赞叹出声,“真是个乖孩子,跟你姐姐一样,讨人喜欢呢!”说着,他注意力重返季淑芬那,再次用不容忽视的语气,叮嘱季淑芬别胡来。

    季淑芬胸口一直堵着慌,此刻更是憋屈得很,但碍于老爷子在,又想到儿子先前放出的狠话,便也不好发作,只能在心里对凌语芊和凌语薇痛骂,证实凶手是李晓筠,她却依然做不到对凌语芊改观。

    贺煜急着去找证据,不多说,带着凌语芊暂别贺云清等人,回到卧室。

    他将凌语芊放到床沿坐下,自己则蹲在她的跟前,抓住她两只手,无限温柔,“我会尽快把事情搞定,早点回来,你先和薇薇玩玩,或者,休息一下,有什么事就打给我。”

    对着他柔情密布的眼神,凌语芊咬唇,不语,正准备别开脸,不料他迅速捧住她的头,在她光洁的前额重重一吻,高大的身躯站起来,转身离去。

    偌大的卧室里,有了瞬间的寂静,凌语薇跑近来,高兴地道,“姐姐,刚才姐夫在吻你哦,看来姐夫改过自新了呢!”

    凌语芊从怔愣中回神,美目依然若有所思地盯着空荡荡的门口。

    “姐姐,你要不要原谅姐夫?”凌语薇又接着问。

    转移视线,瞧着眼前不谙世事的妹妹,凌语芊内心惆怅,感慨连连。

    正好,敲门声响起,贺家的老保姆张阿姨来了,还有小玉。

    张阿姨端着一盆水,笑容可掬地走进,一直来到凌语芊的身边,“语芊,来,用这个柚子水洗下脸和手脚,把那些晦气洗掉,以后平平安安,顺顺利利。”

    看着张阿姨和蔼可亲的样子,凌语芊不由再次想起那天她对自己的维护,正式地对她说出一声谢谢。接着,也跟小玉道谢。

    张阿姨摇了摇头,眼眶红了,“傻孩子,不用客气,阿姨无能,让你受苦了。”

    “小玉也没用,明明说好跟去保护语芊姐的,结果却让语芊姐被关在拘留室一夜,还因此住进医院。”小玉也抽噎起来。

    凌语芊喉咙哽咽,却极力忍着不让自己流泪,连忙安慰道,“阿姨,小玉,不关你们的事,你们已经对我很好了,所以,千万别内疚,也别伤心,我没事,宝宝也没事,都过去了,都过去了。”

    张阿姨颌首,神色恢复欣然,“嗯,有煜少在,你再也不用受苦了。”

    “煜少真的很疼语芊姐,我想以后季阿姨应该不会再为难你了。”小玉也跟着附和。

    凌语芊抿唇,对此不予置评,注意力回到跟前的柚子水上。

    张阿姨也不多说,先是为凌语芊脱下外套,然后拧起毛巾,给凌语芊抹脸、抹手,还让凌语芊直接把脚放进面盆里。

    本来,凌语芊不好意思让张阿姨做这么低贱的活儿,但张阿姨执意要,结果,她便也乖乖地,让张阿姨帮她洗脚,一切都弄妥后,她整个人确实舒服了不少。

    “张阿姨,六姑姑她怎样了?她一定很难过吧?”凌语芊问起贺婉的情况,“她现在在做什么?不如我去看看她?”

    张阿姨瞧着她,内心一阵阵感动,这丫头,真善良,以德报怨呢!她欣慰一笑,阻止凌语芊,“嗯,六姑依然为雅儿的遇难伤心悲痛,不过有我陪着,我不会让她有事的,倒是你,刚回来,先歇着,不用急着去看她。”

    “张阿姨说得没错,语芊姐,您这两天折腾了,要多加休息,其他的事,迟点再做。”小玉也赶忙劝解。

    凌语芊一番思忖后,便也听取她们的建议,头突然低垂下来,看着腹部,芊芊玉手也慢慢覆上去。

    张阿姨和小玉默默注视着她,一阵子后,双双离去。

    时间又是过去一会,安静的室内蓦然响起了舒畅优美的音乐声,原来,薇薇这丫头主动帮忙播放凌语芊平时所听的胎教音乐。

    抬起头来的凌语芊,注视着她,轻声问,“薇薇,你困吗?要不要睡一会?”

    凌语薇马上摇头,嗓音愉悦,“我不困,姐姐你睡吧。”

    凌语芊颌首,越接近预产期,她越是觉得累,况且前天晚上还在拘留室煎熬了一整夜,身心的疲惫根本还做不到复原。

    想到拘留室,她不禁又忆起当时的苦和痛,整个脸庞暗淡无光,满腹悲切。后来,是善解人意的凌语薇陪她说话,她才暂且抛开伤痛,由疲倦带她进入梦乡。

    再醒来时,已是傍晚。

    床前坐着一个人影,是贺煜,用的依然是那种炙热的眼神,她被盯得浑身不自在,迅速转移视线,沿着房间寻找,不见凌语薇的影子,娥眉蹙起。

    “我见薇薇有点闷,叫保姆带她去花园逛逛了d5wx.com百度搜索“第五文学”看最新章节。”贺煜解释,其实,是他想和她独处,便找借口把薇薇给支开。

    凌语芊眸色轻微晃动一下,放下心来,突然弯起腰,准备起身。

    贺煜见状,伸手过来,见她身体只是略微僵了一下,并无抗拒的意味,不由心头暗喜,趁机抱起她,一起来到宽大的飘窗上。

    夕阳西下,金光四射,道道光芒透过窗玻璃射进,带来了一阵阵暖意。

    刚睡醒的凌语芊,依然懒洋洋的,窝在舒适的毯子上,静静欣赏着天边美丽的彩霞。

    贺煜则目不转睛地望着她,夕阳俨如一个淡淡的光圈环绕着她的身子,闪耀中透着恬淡,整个人说不出的美,说不出的迷人,深深吸引着他,再也移不开视线。

    结果,他无法自控地,把她搂入怀中。

    对于他的触碰,凌语芊潜意识里起了挣扎,但她又清楚,他根本就是一个无赖,故她不再浪费力气,任由他抱着,她自我告诉,当他是一个枕头,一张棉被,别的,神马意思都没有!

    然而,某人得寸进尺,一触碰到她软绵绵的身子,他那被压制心底多时的贪念霎时被勾起,且如火山爆发,有力的双臂把她紧紧地搂在怀中,手指已经不安分地在她身上游走起来。

    结果,凌语芊不得不抗拒,美目冷冷瞪着他。

    贺煜先是一怔,随即绽出一抹自以为很炫目很迷人的笑容,确实,这张脸,俊美帅气得无以伦比,加上这特意绽放出来的笑,简直勾魂夺魄。

    可惜,即便他再魅惑众生,也已经勾不起凌语芊的半点迷恋,她甚至舍弃这美好的夕阳,走下窗台。

    贺煜顿觉一股浓浓的失落和沮丧,但也还是跟着下来,拥住她,带她来到电视机前,拿起遥控轻轻一按,电视画面马上出现凌语芊中午在一楼大厅看到的那部剧,而且,他已事先把进度调到【珊珊】出现的地方。

    凌语芊马上安静下来,定定看着电视画面,看到那个熟悉的人影,更是屏息凝神,全身毫无动弹。

    “这个女人叫林子兰,是南方台一个四线跑龙套演员,前阵子忽然辞职,不知去向,邱台长已经把她留下的资料提供给我,我叫了廖斌和志鹏去查,应该很快能找到她。”贺煜娓娓道出“珊珊”的信息,见凌语芊不做声,于是继续道,“假如她真的是那个珊珊,我们会想尽办法让她招供,然后带上她和杀害雅儿的物证直接举报到检察院,我们有熟人在检察院,检察院会下令公安局调查,撇开江峰,由廖斌召集其他警察把材料弄好,检察院收到后,会正式起诉到法院,将李晓筠绳之于法!”

    原本,这些计划无需让她知道的,但为了和她多接触、多相处,他破例告诉她,说罢,跟她保证,“这件事,你不用担心,交给我来处理,总之,我不会让雅儿白白枉死,不会让你和宝宝白白受苦,我一定要李晓筠,血债血偿!”

    凌语芊依然一言不发,但表情,已不似刚才的冷绝。

    “宝宝就要出世了,你一切以宝宝为重,其他的事,交给我,嗯?”贺煜忽然又情不自禁地搂住她。

    凌语芊终于有了动静,下意识地挣扎,贺煜准备再次耍无赖,紧搂住她,边恳求道,“小东西,让我抱抱,就抱抱而已,我可想你了,你知道我想你的吗!”

    凌语芊浑身陡然僵硬,不过,尚且无需她决定,保姆带着凌语薇回来了,而且,保姆还提醒他们下去吃晚餐。

    贺煜皱眉,暗暗低咒了一声,不得不松开怀中的人儿。

    凌语芊连忙起身,走到凌语薇的面前,关切地道,“薇薇,你没事吧?”

    凌语薇笑着摇了摇头,意犹未尽地道,“没事。姐姐,姐夫家的花园好大哦,什么都有,我好喜欢。”

    “薇薇喜欢的话,明天继续叫保姆带你去逛。”贺煜马上抓住时机讨好。

    “嗯,谢谢姐夫!”凌语薇回予感激的笑,她不懂大人的感情纠结,虽然也曾经很生气贺煜对姐姐的伤害,但经过目睹贺煜这两天对姐姐的关心和爱护,对贺煜的仇恨,已然抛于九霄云外。

    凌语芊也没说什么,略作梳洗后,带凌语薇下楼,贺煜一直紧陪在身边,三人一起进入饭厅。

    那儿,不但有贺一航夫妇,贺云清估计是因为凌语芊刚从医院回来,竟也过来用餐,连贺燿也在,看到凌语薇这个小美女,贺燿迫不及待地“调戏”了起来。

    凌语薇顿时被弄得俏脸泛红,紧抓着凌语芊的手,直到凌语芊叫她坐下,她急促跳动的心才得以平复。

    淘气的贺燿,并没有就此放过她,那张能说善道的嘴,滔滔不绝,当然,说的都是赞美的话。

    贺云清瞧着他们两个,不由也打趣地道了一声,“看来阿燿很喜欢薇薇呢,要不要爷爷也帮你做媒,让你把薇薇也娶进门,这样还能亲上加亲呢。”

    “爸,您……开玩笑的吧!阿燿年轻不懂事而已,您怎么也糊涂呢?阿燿虽然不及阿煜优秀,但怎么也不可能娶一个傻子白痴的!”季淑芬猛然驳斥出声,她早就忍了一肚子气,此刻再也按耐不住了。

    她某个用词,立刻引起了凌语薇的难过,那本是闪闪发亮的脸蛋立刻暗淡下来,讷讷地道,“我……我不是傻子,也不是白痴!”

    季淑芬先是愣了愣,继续冷嘲热讽,“哦,对哦,你们这类人,通常不叫傻子或白痴,好像叫做……残疾人!”

    凌语薇听罢,更是难过得再也说不出话。

    素来对妹妹疼爱保护有加的凌语芊,再也忍不住,新仇旧恨一起来,给季淑芬一个悲愤痛恨的瞪视,将手中的碗筷往桌面重重一搁,人跟着站起。

    贺煜见状,赶忙按住她,“怎么不吃了,你才吃了一点点呢。”

    “走开!”凌语芊叱喝。

    贺煜哪会不懂她,马上凑脸过来,低声哄道,“乖,别理她,当她吃错药了,当她透明,嗯?”

    凌语芊咬唇,瞪着他,随即往他身上使劲一推,趁他不备之际,走出座位。

    贺煜又是赶忙追上,搂住她,“别气,乖,想想宝宝,他还没吃饱呢,他现在越来越大,需要的营养也越来越多,所以,你别走,先吃饱再走。”

    凌语芊不听,继续挣扎。

    “你想我怎么做,告诉我,我一定照办。”贺煜继续苦口婆心地劝慰着。

    想他怎么做?她要的,不是他怎么做!而是季淑芬怎么做!凌语芊心中愤恨持续膨胀,由于生气,全身上下已经无法克制地抖动起来。

    这时,背后响起贺云清的声音,“淑芬,给薇薇道歉!”

    紧接着,是季淑芬拒绝,“爸,您说什么?叫我给一个傻子道歉?您没事吧!”

    “我没事!有事的是你,立刻道歉,否则……”

    “否则怎样?我不道歉又怎样?不就是怀孕吗?怀孕了不起吗?当年我也怀孕过,那谁又把我当女皇?我有没有持着怀孕而作威作福?”季淑芬不甘示弱,豁出去了,憋了好几天的郁结,正好借此发泄。

    凌语芊听罢,同样气得发抖!作威作福!持着怀孕作威作福!这个季淑芬,简直就是个变态!

    她不禁回头,冲到季淑芬的面前,头一次,当面对季淑芬做出了抗议,“作威作福又怎样?不错,我就是作威作福!你管得着吗,谁让你以前不晓得作威作福!”

    说着,她对紧跟过来的贺煜怒吼出声,由于拼尽全力,嗓音响彻整个大厅,“贺煜,给我跪下!想要我乖乖吃饭,你就给我跪下,否则,我带着宝宝一起饿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