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他“跪”下了

    凌语芊这话一出,除她之外,所有在场的人都被震惊到,眼光皆唰唰地往贺煜身上望。

    贺煜更是大大震憾,猝不及防。这小东西,几时学到“得寸进尺”这一招的,而且,还不只是一点点尺度!震惊之余,贺煜不忘暗忖着如何应对。

    瞧她满是委屈、杏眼圆瞪,想蒙过去是不可能,但假如自己真的照做,这颜面何存?倘若在卧室,只有自己和她,自己也就勉强迁就她,可现在大庭广众之下……

    贺煜正默默思量期间,季淑芬已经按捺不住,气急败坏地尖叫出来,“阿煜,你别跪,不能跪,男儿膝下有黄金,妈不准你跪!”

    d5wx.com百度搜索“第五文学”看最新章节贺煜视线暂且转到季淑芬那,幽邃暗黑的鹰眸给她一个深意的瞥视,刻意跟她控诉,假如不是她乱来,他根本不会陷入为难中。

    季淑芬似乎也看出了儿子的用意,气咻咻的脸,不自觉地露出一丝后悔,但她不可能当面认错或认输的,继续态度强硬,看着贺煜。

    贺煜也不多说,注意力重返凌语芊身上,只见小妖精还是一副倔强的模样,他在心中暗暗苦笑了下,高大的身躯随即缓缓往下,单膝跪在她的跟前,脸正好与她腹部齐平,一声低吟自他嘴里发出,“宝宝,你应该还没吃饱吧,那你跟妈咪说你肚子还饿,叫妈咪再吃一点,免得你今晚饿得睡不着觉。”

    他说得极为自然,若无其事,就像是单纯在和宝宝做着亲昵的互动。

    在场的人,无不感觉出乎意料。他们都以为,贺煜要么真的跪,要么不跪,且都认为根据贺煜的个性,极大可能不跪,会想其他办法安抚凌语芊,谁知道,结果竟是这样!

    男儿膝下有黄金,他跪下了,但极为巧妙,丝毫没有丧失尊严。

    “宝宝,来,再跟妈咪说你不想生出来后当个忧郁小子,让妈咪别百度搜索“小说领域”看最新章节气了。再过不久,你会出来陪她,会很疼她,与爹哋赛跑看谁最疼妈咪。”贺煜嗓音持续温柔,别有用心地继续低吟,他已侧脸贴在凌语芊的肚皮上,静静聆听,其中一只手,继续爱意融融地抚摸着。

    这时,贺云清也出面调解了,“语芊,阿煜说得没错,宝宝还没吃好,你不妨再多吃一点,对了,你想吃什么菜,我马上让厨子去做。”

    “大嫂,你是最伟大的母亲,一定舍不得宝宝挨饿哦。”贺耀跟着道。

    贺一航虽然不做声,但也态度热切。

    最后,连凌语薇也开口,“姐姐,快来吃饭吧,我帮你夹你最喜欢吃的土豆丝。”

    看着众人你一言我一语,皆发自真心为她好,又感受着腿边的男人放下身段百般讨好,凌语芊整个心房不由被复杂的思绪填满。

    刚才突然吼出那一句,纯属气坏了,话出口后,她便也略觉后悔,当然不是心疼他,不是顾及他的面子,而是不想和他扯上关系。

    其实,她还真不希望他会跪下!

    不过,她也料不到是这样的结果,不得不说,他真的很厉害,想出这种折衷的办法,不管季淑芬怎样,至少,她的气已经慢慢消了。

    宝宝,确实是她最大的软肋啊!

    这会,贺煜也把头摆正,站起身来,高大的身躯又将她衬托得娇小无比,角度也转为俯视,然后,有力的双臂拥住她,绕过饭桌回到对面的座位上。“姐姐,来,快吃!”凌语薇已经把土豆丝夹到了凌语芊的碗中,事不宜迟地推到凌语芊的跟前。

    薇薇的懂事,让凌语芊心中又是一番感慨,下意识地伸手,在薇薇的额顶轻轻一摸,随即也夹了薇薇喜欢吃的菜肴,放到薇薇的碗中。

    “谢谢姐姐!”凌语薇马上道谢,露出笑脸。

    &nbs“第五文学 ”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p;凌语芊也抿唇一笑,重新端起碗筷,低头,默默吃了起来。

    先前的紧张和凝重气氛开始消失,众人都暗暗松了一口气,季淑芬却还是黑着脸,满心沉闷。

    儿子虽然没有下跪,但那样做在她看来,根本和下跪没什么区别!至于其他人的反应,也无不显示了对这小祸精的关爱和呵护!可恶,真是可恶!

    尽管季淑芬内心很不甘心很不忿气,可她没有再发作出来,因为她清楚,自己继续刁难的话,只会让这小祸精得到更多的呵护,而自己会更加被气死!

    于是乎,晚餐上的这段小插曲,算是告一段落,吃完饭后,凌语芊去探望贺婉,她由贺煜陪同,跟随贺云清一起过去华清居。

    贺婉的居室依然到处弥漫着悲愁哀伤的气息,看着神思恍惚地呆坐在沙发上、被哀痛团团包围住的贺婉,凌语芊打心里难过和怜悯,走到贺婉的跟前,声音哽咽地喊出一句,“六姑姑。”

    贺婉已从张阿姨那得知凌语芊不是杀死女儿的真凶,对自己那天误信坏人奸计而误会凌语芊、且执意要警察把凌语芊带走的行为早就深感抱歉和内疚,如今见到凌语芊不计前嫌、以德报怨地来看她,整个心情更是愧悔难掩,加上哀痛未退,泪水就那样哗哗直流。

    凌语芊也眼眶红红的,急忙抽出纸巾,为贺婉拭擦眼泪,哽咽的嗓音继续说着,“对不起,六姑姑,对不起!”

    “不关你的事,孩子,是六姑姑对不起你,要道歉的,是六姑姑,对不起语芊,让你受苦了!”贺婉接过纸巾,自个抹泪,奈何泪水还是挥如雨下。

    “没事,我理解你的心情,换成任何人可能都会这样,只怪凶手太可恶,早已经设计好一切。再说,虽然雅儿不是我杀,却也是因我而死,李晓筠为了对付我,把无辜的雅儿牵扯进来,所以,你怨我恨我都是正常的。”回想起张雅和霓裳的冤死,凌语芊也已经无法克制地悲伤落泪。

    贺煜见状,心疼不已,赶忙过来安抚她。

    张阿姨更是急忙劝解道,“语芊丫头,你别哭,也别再想那些难过的事,六姑懂的,你们都不用道歉,你们都没有错,错的人,是那个残忍的真凶,要付出代价的,也是那个没人性的真凶!”

    “六姑姑,你放心,我们已经找到人证,很快便可以将真凶绳之于法,我们势必用她的命来祭雅儿在天之灵。”贺煜也发出狠话,眼中的温柔,瞬息换成凌厉和阴鸷。

    一会后,他拥着凌语芊的单薄的肩膀,安排她在旁边坐下,接过张阿姨递来的纸巾,温柔细心地为她拭擦着那一窜窜泪珠。

    接下来,贺云清也开口,同样是悲愤交加,誓言旦旦。

    渐渐地,众人停止了流泪。

    凌语芊继续对贺婉安慰一番,坐了一阵子,才辞别,回到华韵居。

    凌语薇正在她和贺煜的卧室里看着电视,见到她眼眶红红的,马上跑过来,关切道,“姐姐,你哭了?是不是姐夫的妈妈又刁难你?”

    一听凌语薇天真无邪的问话,凌语芊不由怔然。

    贺煜迅速代为接话,“薇薇想多了,你姐姐……没有哭,刚才只是被外面的风吹到。你放心,有姐夫在,没人会欺负姐姐的。”

    最后那句话还没说完,他视线重返凌语芊的身上,也是对她做出了保证。话毕,他为她脱去外套,态度依然温柔不已,“要不要去洗个澡?”

    对他的讨好,凌语芊视若无睹,自个起身走到衣柜那,拿衣服进去浴室,洗完回到床上后,把凌语薇也喊过来。

    贺煜本就做好她会和凌语薇睡在一块的准备,可到了真正面对,还是难免感到懊恼,这几天,自己对她这么好,今天还别出心裁地展现对她的疼爱怜惜与百般呵护,她却一点感动都没!

    “姐夫,晚安!”凌语薇忽然做声,将贺煜从苦闷中拉回神来。

    他微扯了一下唇角,给凌语薇一个窘迫的淡笑,接着饱含深意地看向凌语芊,少顷,便也去拿衣服洗澡。再出来时,凌语薇已经睡着了,躺的地方正是他平时睡觉的床位。

    他略微转移视线,锁定大床上的另一个人影,步伐轻缓,无声无息地走了过去,在床前蹲下,静静注视着她。

    出乎他的意料,闭着双眼的她竟然还醒着,因为他的到来,她猛然转过身去,正好腾出一些空位,他想也不想便躺上去,把她搂入怀中。

    “放手,你这是怎么了!”凌语芊抗拒出声。

    贺煜没有依言,更加深深地把她抱住,是呀,自己这是怎么了!只要一靠近她,自己就忍不住想和她亲近,像现在这样,不断轻吻着她的后颈。

    对此,凌语芊羞恼起来,继续挣扎一下后,她回头,与他对峙,这也才看到,刚洗过澡的他,头发还湿湿的,全身只着一件长裤,上半身裸露在外的肌肤水汽未干,健硕精壮的胸膛肌理分明,炫人眼目,配上那张俊美绝伦的面庞,整个人说不出的性感和迷人,致命的性感和迷人,即便她还没有原谅他,可本能里还是无法控制地怔愣了一下。

    贺煜眸光犀利,将她的反应尽收眼底,心头一喜,重新把她纳入怀中,迫不及待地讨好道,“是不是觉得很完美?觉得很喜欢?都是你的,这么美好的东西,都只有你能拥有,仅属于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