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贺煜挂了?

    宝宝继续酣然地睡,打着浅浅的小呼噜,凌语芊也目不转睛地持续看着,越看心中越觉满足,感觉被一股强烈的幸福和快乐包围着,让她深深沉溺期间,久久无法出来。

    一阵子后,凌母开口,“芊芊,你睡一会吧,刚生完宝宝,身体各方面都需要休息的。”

    凌语芊回神,美目依然停留在宝宝身上,婉拒道,“我不睡,我要看着宝宝!”

    凌母即时被女儿的孩子气惹得呵笑连连,打自小外孙出世后,她脸上就一直挂着笑,此刻慈祥的目光也牢牢锁定着那小小的人儿,其实,她何尝不是爱不释手,也直想就这样看着,守着。

    当然,她还有另一块“心头肉”等着兼顾和爱护,是她这辈子最疼爱的女儿,故她继续柔声劝解道,“芊芊,妈知道你爱宝宝,可也不用这样的,来日方长,日子多的是,不急于一时。”

    “凌大婶说的没错,趁宝宝在睡,语芊你也歇一会,等下宝宝醒了,你再逗他玩。”张阿姨也过来劝解。

    还有凌语薇,永远都那么天真无邪,“是呢是呢,小宝宝还是醒着的时候好玩,会睁大眼睛看我们,会笑,会哭,哪像现在,像个小猪猪。”

    哈哈——

    在场的人,均被凌语薇这话给引出不同程度的笑,凌语芊更是笑弯了眉儿,再看看胸前的小人儿,便也准备睡一会,不料,她还是睡不成!

    因为,冯采蓝和肖逸凡来探望她了!

    冯采蓝趁着春节期间,带了母亲出外旅游,今天才回来。肖逸凡则去了全球各国的华人地区登台演唱,也是今天早上才下的飞机。得知凌语芊提前产子,两人相约一起过来了。

    冯采蓝放下礼物,洗干净手,迫不及待地奔至床前,兴奋地大嚷,“语芊呀,咱伟大的妈咪,恭喜你,贺喜你!”

    肖逸凡虽然没有冯采蓝的夸张,但也满眼透着高兴和祝福,先是给凌语芊一个微笑的注视,目光随即落在小宝宝的身上。

    “哎哟,这就是我的未来女婿?果然不错哦,我可预见我未来闺女到时会是何等的花痴样!”冯采蓝注意力也已经转到宝宝身上,嘴里不断发出啧啧叫声,越看越是喜欢,“语芊,我可以抱他吗?哎呀,他还睡着,我来的真不是时候,我应该早点来的。”

    瞧着好姐妹渴盼热切的模样,凌语芊便也不介意,点了点头。

    冯采蓝得到答允,事不宜迟地抱起,更是激动兴奋不已,若非自觉不卫生,她都恨不得低头去吻这可爱的、白嫩嫩的、软绵绵的小肉肉了。

    肖逸凡也跟着她转,对宝宝关爱一会后,注意力重返凌语芊那,琥珀色的眼眸再度蒙上一层柔色,极具磁性的嗓音带着怜爱和疼惜,“身体还好吧?”

    “嗯!”凌语芊颌首,已经坐起身。

    她还来不及对肖逸凡问候,凌语薇突然插话,“姐姐好伟大,生了两天两夜才生出小宝宝!”

    两天两夜!

    简简单单的四个字,顿时把肖逸凡给震住,还有冯采蓝,快速回到床前,惊诧询问,“语芊真的吗?你痛了两天两夜?怎么不提前剖腹呢?现在医学昌明,剖宫产很正常的。”

    “姐夫不在,姐姐想等姐夫回来。”凌语薇继续汇报。

    冯采蓝不由又是一震,这才想起她刚才一直没见到贺煜,还以为贺煜回公司处理急事呢,想不到……

    “几天前大洋洲的X国发生海啸,我们在那边的能源工厂遭到摧毁,煜少赶过去处理和善后,不料前天早上那边海啸继续袭击,煜少失去联系,语芊也因此动了胎气,提前分娩。”这时,张阿姨接话,简单扼要地解释整件事,本是欢笑的老脸,隐隐泛着忧愁。

    肖逸凡急忙追问,“那现在呢,有贺煜的消息了吗?”

    “还没有。”张阿姨摇头,语气充满希望,“不过贺家已经广派专员在那边找,我想应该很快有煜少的消息。”

    冯采蓝已将宝宝放回床上,握住凌语芊的手,约莫半分钟后,安抚出声,“语芊,你别担心,他一定没事,一定没事的。”

    凌语芊眼波晃动了下,没有接话,看向儿子,看着那依然平稳酣睡的小人儿,脑海无法克制地想起另一张面孔。

    少顷,她又极力甩开,把话题转到冯采蓝和肖逸凡身上,若无其事地问,“你这次旅游怎样?旅途愉快吧?逸凡呢?演唱会很成功吧?”

    冯采蓝愣了愣,但也就着话题回答,然后,是肖逸凡。

    接着,凌语芊又问到工作上,冯采蓝自从那次意外被华尔顿酒店解雇后,一直待业状态,曾说过等年后再重新找工作。

    “我问过爷爷,他说可以安排你到公关部做,将来你能力行的话,一定不会亏待你。”凌语芊再次提及她替采蓝争取的工作,贺氏员工的福利极好,薪水又很高,故她真心希望这样的好处能落在曾经给自己无数帮助的好姐妹身上,虽然一年后她会离开,但她觉得,凭采蓝的能力到时应该能稳定下来,能长期在那里做下去。

    定定回望着凌语芊,冯采蓝像以往那样,满心感激,因而,点了点头,决定下个月一号正式上班。稍后,她又突然问凌语芊,“那你还会去上班吗?”

    “我……”凌语芊怔然,不语。

    “家里保姆多,语芊想出去工作也行,不过我想语芊应该舍不得宝宝,再说,煜少也舍不得她这么辛苦的,所以这工作的事估计一时半会还是得搁置。”张阿姨冷不防地插话,趁机替贺煜说好话。

    凌语芊沉默,正好,宝宝醒了,小家伙还没睁开眼就哇哇大哭,估计又想吃东西了。

    凌语芊急忙抱他起来,她已经来奶,在肖逸凡回避后,正式给宝宝喂。

    即便之前在碟片上看过喂奶示范,可她还是得在母亲和张阿姨的指导下,总算准确地喂到儿子。

    吃配方奶的时候,小家伙扶住奶瓶,此刻,那肉嘟嘟的小手本能地抚到妈咪的胸上,眼睛眯着,小嘴用力地吸吮着,让初次体验的凌语芊都感到有点儿吃疼了。

    但这样的痛,是幸福的,是情愿的,凌语芊心驰荡漾,澎湃起伏,既欢欣,又感动,记得她看碟片喂奶示范时,曾多次为那温馨的画面感动,此刻亲身体验,更是难以言表的激昂。

    这,就是母爱!

    她不禁低下头去,再一次用下巴摩挲在儿子的小额头上,小家伙先是下意识地扭动一下小身体,继而恢复平静,继续津津有味地享用着独一无二、香甜美味的乳汁。

    喂奶的过程中,凌语芊也才跟冯采蓝说起雅儿遇害的事,冯采蓝听后,先是大大震惊,继而陷入愤怒和难过中。

    凌语芊再次触景伤情,看着怀中的人儿,不禁忆起痛苦的分娩高潮时的其中一个幻觉。当时,她仿佛看到雅儿回来了,雅儿带着笑,鼓励她要坚持和努力,说会保佑她,会一直陪着她迎接小宝宝的到来。

    “语芊,你别伤心,李晓筠这个精神病,恶人会有恶报,老天爷一定会收走她的!”冯采蓝安慰出声。

    凌语芊也回神,心中悲愤依然。

    一会,直到宝宝吃完奶,这凝重悲伤的气氛才暂且消退。

    凌语芊命人把肖逸凡叫进来,几人继续聊谈,到了差不多傍晚才分别。

    凌母已经又带了晚餐过来,这次是猪肚煲椰子汤,有助凌语芊来奶,还煮了饭,搭配各色清淡美味的小菜,凌语芊于是全都吃了。

    经过一天时间的复原,她除了下面伤口还有点儿痛和身体略觉疲惫之外,倒也没什么大问题。

    贺熠由于在公务在身,早在中午时就启程回北京,贺云清等人也回去了,留下几个保姆随时候命,张阿姨心里记挂着六姑姑,暂且离开。

    本来,凌母会陪夜,可她今天不知吃错了什么东西,突然拉肚子,凌语芊便叫她今晚先在家好好休息。

    因而,宁静的夜,豪华的产房里,只剩凌语芊和凌语薇。

    &“听潮阁”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nbsp;凌语薇已在旁边的小床睡着了,凌语芊在主床这边,静静看着宝宝,今天,她视线几乎都在围着宝宝打转,可她就是看不厌,看不累。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后,她突然下床,披了一件厚外套,走到窗边,由于天气冷,她没打开窗户,只隔着窗玻璃俯瞰着地面的霓虹灯影和车水马龙,内心却是无比清净,被某件事,某个人占据着。

    就这样,直到张阿姨出现。

    张阿姨先是惊讶关切,“语芊,你怎么下来了,还到这儿站着,傻丫头,你刚生完孩子,不能站的呀。”

    在张阿姨来到身边时,凌语芊侧目,讷讷地道,“阿姨你不用担心,我没事,我站一会而已。”

    张阿姨略作思忖,便也作罢,语调倏忽低下,“是不是在想煜少?其实,你还是很关心他,还是很惦记他的对吗?”

    凌语芊娇弱的身子,猛地一僵。

    “发生这样的事,确实很遗憾,然而,不妨换个角度想,这兴许是老天爷给你和煜少的独特安排和考验,让你们的爱情显得更不平凡。而结果,会有惊无险、风平浪静。”张阿姨安抚之余,又为贺煜说好话。

    尽管凌语芊对贺煜的情况看似没有反应,但她清楚,这小丫头心里还是怨着贺煜,分娩过程中和凌母说的那些话,虽然有些古怪,她听得不是很明白,可她能肯定,那是在说贺煜。

    冰凉的空气里,沉寂了一会儿后,凌语芊幽幽道出,“阿姨,当初你和青伯没有生育,是由于你身体有问题呢,还是青伯的?”凌语芊忽然问,她很早就听过,张阿姨一直没有儿女,据说因为其中一人得了不孕症。

    “是我的。”张阿姨如实回答,语气中遗憾难掩。

    凌语芊不禁由衷得感叹,“青伯真好。”

    “嗯,记得年轻的时候,我会怨老天爷为什么会这样对我,你也知道,孩子对一个女人来说是多么的重要。但慢慢地,我释然了,因为我觉得自己已经得到了补偿。这些年来,我把煜少他们当成自“第五文学”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己的孩子,身边还有你青伯对我情深意重,所以,我也满足了。每个人都有不同的命运,这就是老天爷给我的命,既然无能为力,何不看开一点,毕竟,我不是一无所有的!”张阿姨嗓音更低,似在低吟,又似在宣示,期间蕴含着感动。

    看着张阿姨满眼爱意、幸福欣然的样子,凌语芊也扬起了唇角,替张阿姨感到高兴。

    稍后,张阿姨自己的美好回忆中出来,意味深长地道,“语芊你知道吗,两个人能在一起,是一种福分,是经过三世修行;假如再加上两人共同孕育的爱情结晶,那便得七世修来!你和煜少,经历了七生七世的修行,在这一世收获到应得的幸福,你要好好把握这份来之不易的幸福。”

    许久后,凌语芊才做声,“阿姨,你觉得他会死吗?”

    充满悲哀色彩、令人痛彻心扉的字眼,然而说出来的语气却是那么的淡定,张阿姨不禁怔了怔,但还是立刻回答,“不,不会死,煜少绝不会死,他还要回来呢,回来享受他七世修来的幸福成果呢!”

    凌语芊听罢,会心地笑了。其实,刚才问那句话的时候,她并非真的那么平静,多时的自我强迫和压抑,她已练就了形色不露,可内心里,终究是无法克制的情潮汹涌,那儿,其实一直都痛着,每当有人说起关于他的事,她都感觉到一股钻心的刺痛,他还好吗?在那个海啸狂袭的地方,平安吗?

    “来,阿姨陪你过去,时间不早了,你要休息,坐月子一定要休息好,以后会少很多病痛的。”张阿姨扶住她,带她走向睡床。

    她终于也乖乖地听话,上床躺下之后,视线继续落在宝宝身上,然后又是痴痴静视了好一阵子,直到张阿姨再做催促,她还回过神来,闭上眼睛前,真诚郑重地,对眼前这个老妇人说出一声谢谢!

    她任由思绪飘荡,飘到不知名的地方,飘到遥远的地方,去寻找她渴望期待的那抹身影,彻底失去视觉后,已是下半夜。

    翌日,随着白天的到来,又是一个生机勃勃的景象。

    贺云清等人又来了一次,呆到午餐前才走,接着是冯采蓝,而冯采蓝走后,是高峻!

    看到高大伟岸的他微笑出现在眼前,凌语芊着实不敢相信他也会来,直到他语调愉悦地对她道出“恭喜你,芊芊”几个字时,她也才粲齿,回以谢意。

    原来,春节前他回了一趟美国,给他母亲庆祝生日,他还将他母亲送给小宝宝的礼物捎来了,那是一只美丽精致的小铃铛,高峻说这是她母亲亲自制作的,还在教堂求了福,保佑小宝宝平平安安,健康成“小说领域”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长。

    握着美丽的小铃铛,凌语芊感动异常,喉咙哽咽得声音也沙哑不已,询问高峻,“你和你母亲提起我了吗?怎么和她提起我了呢。”

    高峻笑脸依旧,神情也还是一派平静,饱含深意地道,“这么美丽的中国女孩,我当然要跟母亲分享,还有,这么可爱的小宝宝,我要让他收到更多的祝福。”

    凌语芊听罢,心头又是一阵激流涌过,由衷道谢了出来,“高峻,谢谢你,还有,谢谢你母亲。”

    高峻继续笑了笑,环视着四周,迟疑地问,“贺煜呢?他该不会还去上班吧?你为他吃苦,他应该寸步不离地守着你才对。”

    “X国发生了海啸,他过去处理那边的工厂,如今……下落不明,毫无音信。”凌语芊沉重地,告知。

    高峻一听,目瞪口呆,数秒后,才接话,“我也听过这次的海啸,带来的摧毁性真的很严重,他……他竟然在那里!他好几天前就过去的?在你生产之前就过去的吗?”

    凌语芊不语,只轻轻点了点头。

    “噢,怎么会这样!可怜的芊芊,可怜的芊芊!”高峻呐喊,语气充满惋惜,同情的眼神注视着凌语芊,然后又歉意起来,“呃,对不起,我……我一时忘了,我胡乱说话,我……”

    “没事,我……没事。”凌语芊摇了摇头,用眼神示意他别内疚,目光已经转到儿子身上。

    高峻便也不吭声,静静地看着她,陪着她,闪亮的星眸在她和小宝宝身上来回流连。

    他呆了一个小时,然后辞别离去,临走前,他安慰她别太难过,说贺煜不会有事,还跟她承诺,他会托那边的熟人帮忙寻找。

    凌语芊再一次道谢,感激的美目,送着他高大的背影消失于房门之外。

    房间里,安静了下来,可她的心一直无法平静,而且,在傍晚的时候,突然传来一个巨大的噩耗!

    X国那边回报,有人看到贺煜在第二次海啸发生前的半个小时,去过工厂,进入工厂的地下室,海啸期间,工厂机器发生爆发,贺煜有可能,已经葬身工厂的废墟之下!

    突如起来的噩耗,让凌语芊也俨如遭到狂猛的海啸袭击,整个人顿时像是被卷入巨大的漩涡,眼前一黑,昏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