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归来

    贺煜听罢,曾经一些疑惑恍然间明白了过来!

    自己想不起以前的事,并非主治医生所说的由车祸造成,真正的原因是,晶片!而且,这个晶片估计还不是普通的,毕竟,那主治医生就查不出来!

    难怪自己怎样努力都想不起来,难怪自己每次深入冥思都会头疼,难怪自己的一些行为有点莫名其妙甚至无法自控,原来,是这块晶片在作祟!

    是谁?到底是谁做出的这一切?目的何在?只单纯为了让自己失忆呢?或还有其他的更重要的原因?

    爷爷呢?对此知不知情?

    一些谜团得到解答,却又有另一些谜团发生,贺煜一双剑眉几乎都快纠结成了一个川字!

    歌德鲁一直默默瞧着他,忽然又开口道,“你的家族,在G市甚至中国是不是很出名?”

    贺煜也回神,如实相告,“贺氏集团听过吗?”

    “贺氏集团?你是指G市首富那个贺氏?业务遍及全国各地、东南亚、大洋洲和欧美等国,包括酒店、娱乐、旅游、休闲、物业发展及投资、房地产代理及管理、运输、建材、金融、媒体等的那个贺氏?”歌德鲁惊呼,表示诧异和震撼。

    贺煜点头,再次追问晶片的事,郑重的语气隐隐透着恳请,“你能帮我取出来吗?你的医术应该很好,既然可以发现晶片的所在,自然也有能力取出来吧?”

    歌德鲁稍作沉吟,惊讶的表情转为遗憾,“暂时我只能测到它存在,还无法取出来,因为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项目,需要在一种非常慎密的环境和仪器之下进行。”

    “假如我跟你去你的家乡呢?”

    歌德鲁又是一怔,结果,耸了耸肩,做出一个无能为力的样子。

    贺煜心情彻底地下沉,注视着歌德鲁,稍会,视线转到茫茫大海,望着碧蓝碧蓝的海面,俊颜尽是思忖。

    不久,头顶忽然传来一阵隆隆声响,只见一架直升机腾飞于高空,慢慢地从天而降。

    贺煜的心头,即时惊喜交加,纳闷困惑的眼神迅速看向歌德鲁,歌德鲁似乎早有预料似的,表情平静如常,湛亮的绿眸里,光芒闪烁。

    两人不约而同地站起身,直升机也已然降落,停在他们的面前,机门打开,走下来一个中年男子,身材高大魁梧,穿着一袭迷彩服。

    看着来人,再看看那独特的直升机,贺煜脑里不由自主浮起曾经在电影看过的意大利特种部队!接着又见歌德鲁和来人谈聊上了,贺煜于是更加明了!

    这一路危难中,歌德鲁的种种超能的行为,特别是那种持久不断的毅力,非凡人能拥有,他“六夜言情”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就觉得歌德鲁不仅是医生那么简单,却万万想不到,歌德鲁的另一个身份竟然是……意大利反恐突击队员?

    一会,歌德鲁暂停与来人的对话,回到贺煜跟前,若有所思地注视着贺煜,缓缓地道,“答应我,别说给任何人听!”

    看似平缓的语气,却透着一丝不容否决的意味。

    贺煜继续沉默了下,先不直接回应,而是意味深长地说,“你可以不这样安排的!”

    “我怕再跟你玩命下去,我好不容易保住的命结果还是会没掉!”歌德鲁呵呵笑了,露出他最引以为傲的洁白牙齿。

    玩命?确实,那确实是玩命!

    “不是急着想见你美丽年轻的妻子和哺出生的儿子吗?虽然可能来不及赶上迎接他出生,但还是可以看到他拉拉童子尿的。”歌德鲁在贺煜肩上轻轻一按,“所以,快走吧!”

    其实,这才是真正的原因!为了帮他,歌德鲁不惜……

    素来强势的贺煜,禁不住地喉咙一紧。他极力忍着突然冒上眸眶的黏黏的液体,结实健壮的长臂也缓缓搭在歌德鲁的肩膀上,说出意义深重的两个字,“谢谢!”

    紧接着,语气转为坚定无比,“还有,我答应你!”

    歌德鲁于是又抿唇,搁在贺煜肩上的大手忽然用力一按,继而抽离,先行迈步走向机门,跨坐上去。

    贺煜也跟上,最后,是刚才那名军人。

    飞机重新升起,渐离地面,俯视着越来越远的海平面,贺煜抿紧薄唇,在心中呐喊出一声“再见了,该死的大海!”

    一会视线回到歌德鲁身上时,眸光荡漾,复杂的思绪再起。

    歌德鲁刚才说无法帮自己取出晶片,是真的由于技术问题而无能为力呢?或是因为特殊的身份,不便治疗?

    “我以后怎么联系你?”贺煜不禁询问。

    歌德鲁先是一愣,揶揄出来,“怎样?想报答我?”

    “知恩图报是我们中国人的优良传统。”贺煜也回答得模棱两可,深邃锐利的鹰眸依然牢牢盯着歌德鲁。

    歌德鲁唇角一扬,找刚才那个军官拿来一支笔,抓起贺煜的手,在贺煜手背写了一排电话号码,语气暧昧地道,“想我的时候,打给我!”

    “会的!”贺煜又是意味深长地应了一句,目光落在手背上,对准那一排数字,在心中默念一遍,两遍,三遍……

    “睡一会吧,这路途还远着,你的病还没完全好,还需要休息。”歌德鲁又做声。

    贺煜颌首,整个身体更深入地抛进座椅内,缓缓闭上了眼睛……

    飞机继续如雄鹰展翅腾飞,朝中国方向前进……

    中国

    由于早上的意外事故,凌语芊提前出院。

    原本,凌语薇会继续跟凌语芊一起回贺家,但由于今天是她的朋友小敏的生日,往年都是她陪小敏一起庆祝的,故“请假一天”,明日再来。

    凌语芊自是赞同,还塞了很多钱给妹妹,叫她买件好点的礼物送给小敏,和小敏玩得开心点,在凌语薇离开不久后,她也抱着宝宝,随贺云清回去大庄园。

    贺一航去了X国忙寻找贺煜的事宜,贺燿上班,季淑芬不知去向,偌大的屋子于是空荡荡的,显得异常寂静。

    凌语芊一直陷在自己的沉思世界,对此毫无理会,直至回到卧室,在贺云清的叫唤下,她才回过神来。

    &n百度搜索“六夜言情”看最新章节bsp;贺云清目光充满怜爱和疼惜,对凌语芊发出安慰和鼓励,“语芊,现在回到家中,再也没人会伤害琰琰。你好好坐月子,其他的事别多想,爷爷会安排的。”

    凌语芊不语,只默默地回望着他。

    “对了,你和高峻的关系,很好?”贺云清冷不防地,转开话题。

    凌语芊继续静默几秒,点头,“还行。”

    “那你是否听得懂他今天所说那句话的意思?”

    瞬时间,凌语芊身体一僵,反问出来,“爷爷呢?爷爷觉得他那样说有何用意?”

    贺云清也沉默了下,迟疑道,“假如爷爷告诉你,他和琰琰……是亲人,你会怎么看?”

    凌语芊更加目瞪口呆,紧紧盯着贺云清,莫非……爷爷已经知道高峻的身份?

    对凌语芊的反应,贺云清讷讷地笑了笑,语重心长地自顾感慨,“你大伯他生性自私,真难令人想象高峻这孩子品性会这么的好。”

    果然!爷爷果然已经知道。

    凌语芊下意识地问,“爷爷,你是什么时候知道的?”

    贺云清没有立刻接话。

    “那爷爷会让他认宗归祖吗?”凌语芊于是又道。

    “你觉得呢?丫头你问这话,是为高峻呢,又或者,为了阿煜?”

    一听那个名字,凌语芊美目即时蒙上了一层黯然之色。为了贺煜?爷爷是觉得她担心高峻认宗归祖后,抢了贺煜的总裁之位吗?可是,贺煜现在连性命都无法保证,这些名利又算什么!

    贺云清一直目不转睛,再次做声时,保证出来,“丫头,爷爷答应你,就算爷爷让高峻认宗归祖,但在还没有见到阿煜的尸体前,爷爷不会让任何人代替他的位置。爷爷还答应你,这次无论如何也不会放过李晓筠!”

    一会,凌语芊讷讷地道谢。

    贺云清也不再多说,对她又是一番安抚和叮嘱后,看了看已经睡着了的小曾孙,先走了。

    张阿姨进来,也是各种言语极力安慰和鼓励凌语芊,一直陪着凌语芊,直到凌语芊吃完晚饭,洗过澡,她也才暂且离去。

    一个人的夜晚,很宁静,也很孤独,尽管身边有小宝宝陪伴,凌语芊却仍感觉整个人被浓浓的孤寂团团围住。

    她知道是因为什么,也努力想办法去解决和消除,可惜根本不行。某个人影,像是扎了跟似的,盘踞在她的心头,挥之不去。

    贺煜,你到底是死还是活?你到底还会不会回来?还会不会实现你的诺言?这辈子,你欠我那么多的承诺,你却一个都没有实现,你还敢说,你是爱我的吗?你还敢说,我是你最疼爱的小宝贝,我是天底下最幸福的女人吗?

    看着婚纱照上高大挺拔、王者霸气浑然天成的男人,看着那张帅气的、酷酷的、俊美绝伦的、即便总是不带一丝笑容却仍迷人心魂、夺人心魄的面庞,晶莹的泪,渐渐盈满凌语芊的眼眶,紧接着,一滴一滴地滚落到相片上。她还捧起相册,埋首在上面,痛哭出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