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狂吻

    兴许是宝宝饿了,又兴许她的哭声惊动了宝宝,更甚至,宝宝感受到母亲的悲伤,忽然醒来。独特的哭啼声,响彻整个卧室。

    凌语芊从沉思中惊醒,急忙放下相册,迅速抱起睡在身边的宝宝,边哄边撩起睡衣,给他喂奶。

    那一声声揪人心窝的哭喊百度搜索“小说领域”看最新章节声总算停止,寂静的空间里,有力的吸吮声啧啧作响。

    凌语芊满眼泪水来不及抹掉,隔着模糊的视线俯视着怀中的小人儿,湿润的眸眶更是久久不干。

    有些事,真的很奇怪,每当她为贺煜的意外悲伤痛哭时,琰琰也会跟着做出一些特别的反应,大多数都是哭。

    她知道,这也有可能是因为饿了,因为每次她喂琰琰吃奶,琰琰都不再哭。但是,她也还认为,琰琰在想着贺煜,与她一样惦记担心着那个尽管赶不回来迎接他、却无法抹灭是他爹哋的大坏蛋!

    大坏蛋……

    大骗子……

    这些都是她最近用得最多来称呼贺煜,确实,他就是一个总给她带来无尽折磨和伤痛的大坏蛋,总让她心存憧憬却每一次都是希望落空的大骗子。

    “琰琰,我们以后别再为他难过了好不好?反正根据妈咪之前的决定,我们未来的生活中并没有他,如今不过是提前一年而已,所以,我们不用失落的,根本无需难过的!”凌语芊目不转睛地注视胸前的小人儿,在心中默默念出这样的话。

    可惜,不管她曾经这样想过多少遍,她还是做不到真正释然和放下。

    就算是现在,离开贺煜的念头也还在,而且,还很强,毕竟,曾经那些伤害和痛楚仍然深刻清晰,然而她从没想过,和他是以这样的方式永别,不管他多坏,不管她多恨他,她也没想过要他死,她还是希望他能安好,毕竟,这个男人除了给她无数的痛,也给过她,很多很多幸福和快乐。

    因而,她还是希望他能回来,时刻祈祷着他能死里逃生,能安好!

    宝宝已经吃饱了,再一次安静地睡了过去,凌语芊先是继续抱着他一阵子,直到腰有点儿酸痛了,才将他放下,自己也跟着侧躺在他的身边,静静注视着他。

    她还伸手,来到他的小脸儿上,沿着那些小小的五官轻轻抚摸、摩挲。虽然宝宝的五官还没有完全明朗,但她知道,这些个小小的额头、眉毛、鼻子、小嘴、下巴等,将来一定像极了他的父亲,以致让她看着痴迷,爱不释手,反复地抚摸,百次不厌。

    孤独伤痛的夜,就这样慢慢流逝,气温越来越低,满室冰凉,让凌语芊也由外冷到心里面去,但她毫无知觉,仍痴痴地看着眼前的小人儿,在脑海幻化着另一张棱角分明的男性面孔,直到这张面孔,真实地出现在她的面前。

    本是紧闭的房门,忽然被轻轻推开,一个高大的黑影,无声不息地走近!

    是的,他走得根本就无脚步声传出,可她还是感觉到了,只因那股熟悉的气息!那股时刻萦绕着她的熟悉气息。

    他身上的衣服,颇堪不已,还沾满了斑斑泥土;他头发乱糟糟的,他满面灰暗,布满了胡渣子,整个人甚至还隐隐透着一股难闻的臭味,与他平时的俊美、意气、干净有着天渊之别,然而,她还是认出了他,一眼就认出了是他!

    自从他毫无音信后,她只要闭上眼,就会幻想他的归来,只要熟睡过去,就会梦到他,梦到他回来了,而这次,她肯定地确定,这不是梦,不是幻觉,是他真正地归来了。

    他没有死,他没有死!虽然他很糟糕,很狼狈,但他还是活着的!

    刹那间,凌语芊发觉生命是多么的可贵,感觉“活着”这两个字是多么的重要,多么的伟大!

    刚停止不久的眼泪,陡然再次冲上眼眸,夺眶而出。她急忙抬起手,拼命地拭擦着泪水,只因想看清楚眼前的男人,害怕一个眨眼,他会消失!

    原来,她是如此渴望他的回来!那种渴望,超乎想象。

    男人深邃炯亮的鹰眸,同样是目不转睛,脚步丝毫不停,一步一步地朝她靠近,直到脚尖抵在床垫下的高贵红木上,他长臂一挥抓住她,把她扯到自己的胸前,然后低首,不由分说地吻住了她!

    他的唇,是冷的,冷的让她身体立刻起了一个哆嗦,抿着的樱唇也下意识地张开了,恰好让他舌头闯了进去。

    湿滑的龙舌,起初也有点儿冰凉,可渐渐地,在卷住她粉嫩的丁香小舌缠绵片刻后,寒气已慢慢消退,转为炙热,狂肆而恣意地烫着她的舌尖,烫着她檀口内的每一寸芳土,蔓延到她的灵魂深处去。

    凌语芊由起初的猝不及防和愕然怔愣,转到本能地挣扎,但很快,挣扎减弱,变成了迎合。

    &n“第五文学”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bsp;她凝脂般的小手,迟缓地攀附上了他的颈脖,在他的发力下,整个身体被他紧紧抱在胸前。

    炙热的吻,持续继续着,死里逃生的男人疯狂地索求,一会,他不再仅仅满足于这唇舌之间的交缠,那只素来对她都不安分的手已经爬到她的领口处,直探进去……

    多久了?他多久没碰过?生过宝宝的她,这里变得更丰满,更富弹性,更令他爱不释手,让他的嘴,也迫不及待地转移战地。

    凌语芊已被刚才的吻弄得神智迷乱,此刻又一波猝不及防的袭击,不由给她带来更深的震颤,加上身体曝露在空气里,引发一阵阵哆嗦,打颤,战抖。

    “不要——”

    她本能地,抗拒出来。然而嗓音却是那么的柔,那么的低,软绵绵的,无力的。

    曾经,她是真的奋力反抗挣扎过,男人都不理,而这次,她的意志力已无以前的那么强硬,男人又死里逃生归来,故哪会放开她!

    他迫切地、贪婪地、d5wx.com百度搜索“第五文学”看最新章节使劲吸吮着,另一只手还不停歇,手和嘴一起,趁机追讨专属于他、只有他才有资格获得的权利。像是天底下最美味的甘泉,那一阵阵柔软的感觉,是无以伦比的触碰。

    他就这么被挑出来了,而且,烧得旺盛,很快便蔓延全身各个角落。

    凌语芊感受到了,整个人仿佛被高温铁炉烫到一样,拼尽全力,总算把他给推开了。

    他像是小孩子最宝贵的玩具突然被抢走似的,抬眸,剑眉紧皱着。

    凌语芊见状,更羞恼交加,给他恨恨一瞪。

    贺煜这也才想起,她在坐月子,自己恐怕也无法继续下去,他便也极力压下,在她跟前坐下,拉起她的手。

    他还坏坏地,微微吐出舌头。

    凌语芊顿时更是羞红了脸,再次挣扎。

    “想我吗?”他突然问了出来,低沉的嗓音,近乎沙哑。

    他死里逃生对她说的第一句话,并非“对不起”,反而是,“想我吗?”

    凌语芊没有立刻接话,而是紧咬着唇,刚被他狂扫过的红唇,更加的娇艳和动人。

    “我很想你,小东西,我无时无刻不记挂着你,因为想你,所以我活着回来了。”他继续自顾地述说着,如海般深沉的眸瞳,定定地望着她。

    因为想你,我活着回来了。

    终于,凌语芊再也忍不住,热泪盈眶,紧接着,哗哗直流。

    健壮厚实的大手,急忙抚上她的脸庞,抹去那一窜窜眼泪,他这才道歉出声。

    很多很多的对不起,不间断地他嘴里发出,带着对她深深的歉意,带着对她浓浓的爱意,带着对她无尽的疼惜,还带着,对她真切的感谢。

    感谢她,让他有所牵挂和惦记,得以保住这条性命。

    感谢她,在他违背诺言的情况下,依然坚强勇敢,独自努力生出了他和她共同孕育的小宝宝。

    感谢她,在他归来后,还能让他如愿地得到一顿慰藉。

    对了,小宝宝!

    他这才记起那个小人儿,在他面临极大危机和困境时,同样给他无数动力的小宝贝。

    不过,担心自己会像刚才对她那样,思念一发不可收拾,他便忍住先别看儿子,而是打算先去洗澡!

    他的唇,迅雷般地贴在她的额上,落下一吻,高大的身躯暂且离开大床,快速冲进了浴室。

    他用了最快的速度,但又确保自己清洗干净,已经把那些脏的东西洗掉了,然后才出来,迫不及待地重返床前。

    他跪在地上,痴痴凝望着那睡得香甜的小小人儿。是的,宝宝很小,小的几乎只有他一根手臂那么粗,特别是那张小脸儿,都不及他手掌大。

    这么小的生命,是他的儿子,是他念念不忘,支撑他度过人生大劫的心肝儿,也是他,将来会疼爱一生的小宝贝。

    当然,还有另一个宝贝,他也会珍爱一辈子,会更加深爱。

    他起身,坐在了床沿上,再一次把她拉到自己的胸前,捧住她的脸再度狂吻,狠狠蹂躏着她娇嫩的樱唇,感受着她的存在,抚平自己空虚、孤寂、害怕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