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决定爱你一辈子

    这次的火热交缠,比刚才还激烈,还持久……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空气里回归了宁静,嘤咛,喘息,吐气等声音也都消失,只剩旖旎的气息仍在四处流窜着。

    贺煜已在床上躺下,柔软暖和的被褥令他倍觉舒适,加上胸前的她,更是让他感到无尽的幸福和满足。

    在他的强势坚持下,凌语芊被他搂在怀中,单薄的背紧贴着他的胸。

    他先是埋首,像只狗狗,在她身上各个地方嗅着,贪婪地体验着她那独特好闻、令他沉醉迷恋的体香,然后,他的下巴抵在她的肩上,尚未剃掉的胡渣子亲昵地磨着她光滑细嫩的肌肤。

    凌语芊也早已经放弃挣扎,因为她知道,身后这个男人,要想达到某种目的,并非她能阻止得了,反正她目前坐月子,亲密的举动无法再进一步。

    不过,随着他越来越恣意,她又是忍不住,起了抗拒。

    “呵呵——”

    一声低笑,在背后传来,伴随着男人的喷气。

    凌语芊下意识地嘟起小嘴,身体使劲扭动了一下,依然无果后,她回头,娇嗔地瞪着他。

    贺煜的脸,依然挂着邪魅的笑,梳洗干净的他已经恢复了先前的英俊帅3gnovel.cn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气,加上这罕见的笑,如阳光般灿烂,如星星般闪亮,如彩虹般瑰丽,总之总之,魅惑众生,炫人眼目,让人移不开视线,即便是她也不例外。

    迷人的笑,继续在贺煜脸上持续了一阵子,渐渐隐退后,贺煜突然抬起手来,修长的手指爬上凌语芊的娇颜,先是轻轻摩挲了一下,道歉的话,再度发出,“对不起!”

    对不起!

    凌语芊知道他在为什么道歉,望着他真挚深情的眸瞳,她俏脸怔了一怔。

    “分娩的过程,一定很辛苦吧?宝宝具体是哪一天出生的?在预产期当天呢,还是提前、推后了?小家伙当时有没有很折腾你?”低沉浑厚的嗓音,继续自贺煜唇间逸出来。

    他一直认为,她分娩时他会陪在她的身边,即便临时去X国,他也认定自己能赶回来,故临走前,他只叫她等他,没想过要交代,假如太疼,那就剖腹产。

    不过算算日子,她现在已经出院回家,所以应该是顺产,且预产期有可能提前了。

    “预产期那天,我在那边对着天空祈祷,希望你能用爱坚持,因为爱我,你会力量倍增,然后顺利地将小宝宝生出来……”

    “不,才不是!才没有爱,那是恨,我恨你,当时一直带着恨,恨意支撑着我,支撑我生出琰琰!”凌语芊总算做声,猛地打断他的话,心情激烈起伏不断。

    贺煜愣了愣,随即,唇角再次扬起。

    呵呵,真是个倔强的小东西!

    恨!

    确实,她应该恨自己,她一定恨自己,不过,不管恨还是爱,只要能支撑到她,能让她和宝宝都安然无恙,无所谓!

    &w百度搜索“第五文学 ”看最新章节nbsp;“可是小东西,我之所以能坚持,是因为爱你!”他接话,笑容又隐藏起来,表情达到了前所未有的认真。

    真切地,使凌语芊再也说不出话,而且,别开了脸,免得自己会沉沦。

    正好这时,宝宝又醒了!

    贺煜脊背僵了一下,紧接着,高大的身躯弹跳起来,越过凌语芊,跪在宝宝的脚旁。

    凌语芊先是被他突如其来的举动给吓到,好一会,也才晓得起身,抱起儿子。

    “来,给我抱,我抱!”贺煜忽然伸手过来,对她瞧瞧,也对儿子瞧瞧。

    凌语芊被他孩子状的样子给愣了愣,唇角下意识地往上翘了起来,许久终于忍住笑意,讷讷地道,百度搜索“六夜言情”看最新章节“他饿了!”

    说罢,转身背对着他,开始给宝宝喂奶。

    贺煜愕然,随即也凑脸过去,下巴抵在她的肩窝上,那样俯视的角度,正好看到她喂宝宝,宝宝含着,吮得啧啧有力,小家伙的小手,还爬到了她另一边上。

    一股酸酸的味儿,即时涌上贺煜的心头,他本能地伸出手,隔开了儿子的小手儿。

    他出其不意地凑脸过来看宝宝吃奶,凌语芊本就感到窘迫,如今他还蓦然做出这种幼稚的举动,凌语芊更是羞赧不已,而且,极度无语。

    这男人,占有欲总是这么强,竟然跟一个小BB争风吃醋,小BB,还是他的儿子呢!

    她不禁怀疑,他是不是趁机在占她便宜!因为她渐渐发现,他不只是单纯地隔开宝宝的触碰,不安分的大手,已经慢慢揉动起来,像刚才他吻她的时候!

    真是个大色狼!

    由于一只手抱着宝宝,一只手喂奶,凌语芊再也腾不出多余的手来反抗,故只能轻微扭动着身子表示她的抗议。

    然而,男人视若无睹,仿佛没有感应到似的,继续色色地享受着他的权利,他炙热的眼神仍然停在小宝宝的身上,看着尚未晴朗的小五官,忽然皱眉感叹,“琰琰咋这么丑?”

    凌语芊一听,翻了翻白眼,丑?这么丑的他,长大可是和你一模一样的呢!

    她下意识地对他还击这句话,当然,只在心中默默地说,并没有真的说出口,美目也定定俯视着胸前的小人儿,眸色越发温柔,越发慈爱,直到宝宝吃完奶。

    “我想抱抱他,我可以抱抱他吗?”贺煜也暂且停止吃豆腐,再一次发出他的渴望。

    凌语芊瞧着,手不受控制地伸出去,慢慢地将宝宝递到他的胸前,等到他完全抱稳了,她才松手。

    贺煜更是无限谨慎,像是捧着一碗装满刚煮沸的油,大手就那样僵在半空,动也不敢动。

    本来,凌语芊想叫他不用太紧张的,但又不希望自己和他之间出现这种亲切温馨的画面,她便忍住,只默默地看着他,看着他,是如何的激动,如何的兴奋,却又如何的小心翼翼。

    确实,贺煜心头像是打翻了五味瓶,各种复杂的情怀充斥整个心房,难以言表的,无法形容的。

    他终于当爸爸了,怀中这个小小的人儿,是他的儿子,是她为他孕育的爱情结晶。

    不管她有没有爱他,不管她心里有多爱那个楚天佑,不管是否他单方面的一厢情愿,他都认定,琰琰是他和她的爱情结晶。

    在这场大劫难当中,他不但认识了身份特殊的歌德鲁,也认清了自己的心,自己爱她,很爱很爱她,爱这个给他伤害、却也时刻在受着他伤害的小女人。

    所以,对小宝宝,他会加倍疼爱,对她,会用一辈子去爱!不管她愿意与否,不管她接受与否。

    他知道,她还是有点排斥,虽然她刚才被他吃豆腐,但他看得出,那并非她心甘情愿的,所以,未来的路,他还需努力,他也坚信,他一定能成功。然后,还会有很多小宝宝,会有很多爱情结晶,自己会当一次完完整整的准爸爸,会正式陪她迎接宝宝的到来,到时候,不管天崩地裂,不管世界末日,都再无法阻止他!

    他就那样看着小宝宝,在心里做着美好的打算和未来,然后,傻傻地笑了,突然之间,他不再觉得眼下的小人儿很丑,反而觉得很帅,和他一样的帅,让他爱不释手,看了又看,百看不厌,幸福快乐洋溢满怀。

    正如对另一个人,小宝宝的妈咪!

    不知多久时间后,他的视线总算舍得从宝宝身上抽离,转回到旁边的小女人那。确实,她很小,即便生了宝宝,当了妈咪,她看起来还是那么的年轻,那么的纯真,依然像个小精灵,把他魂魄都勾走的小精灵。

    他一言不发,就那样定定注视着她,越看,越爱,然后,忽然把宝宝放下,回到自己的位置,搂住她,把她转过身来与他面对面,然后埋首在她的胸前。

    她的身体真软,带着特有的幽香,让他深深沉沦,曾经,被海啸冲卷的过程中,在冰冷汹涌的海水里,他希望能回到她的身边,抱着她软绵绵的身子。第二次,在他和歌德鲁借助竹排飘荡漫无边际的大海,被狂风暴雨打入海水中时,他也还是渴望思念着这具温暖的小身子,如今,梦想成真了,而且将来都会与她在一块了。

    舒适安宁的感觉,让贺煜昏昏欲睡,加上身体本来就支撑不住,不一会,他睡过去了,健壮有力的长臂仍牢牢地环抱着她,头也依然埋在她的胸前,脑海里,存留这样的话:小东西,老公实在困了,先睡,我们来日方长,明天,后天,大后天,明天的明天,后天的后天……日日夜夜,生生世世,我们都会在一起,再也不分离……

    他在心里是这么想着,多甜蜜,多幸福,多满足。

    然而,凌语芊却心海澎湃,思绪滚滚如潮水。

    她先是静静地窝在他的怀里,感受着他熟悉的体温和气息,心,终不再空虚与孤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