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心魔依旧

    “嗯,因为你失血过多,一直昏迷不醒,直到你爸输血救了你,我们才发现你失忆了。至于那个医生,和我们家关系很不错,信得过!”贺云清说罢,疑问,“怎么忽然间问起这事?难道你记起什么了吗?”

    贺煜略作沉吟,隐瞒道,“没,心血来潮,想问问而已。”

    贺云清眉头挑了挑,一抹异样的光芒自眼中飞逝而过,但也不再做声。又是一会儿过后,彻底离去。

    这次,贺煜不再阻止,还起身送他,在门口分离,重新关上门后,回到大椅上,再次打开录音器,边听,边沉思,继续为高峻的身份纠结、揣摩、探究。曾经,父亲说过高峻有可能是大伯父的私生子,后来的一轮调查中,也确定了高峻和大伯父私下有来往,然而到了这一刻,高峻的身份得到正式确认,他反而变得有点不肯定了,总觉得,事情不会这么简单。

    歌德鲁发现晶片的时候,曾说过这会不会是家族财产争夺的一个阴谋,虽然歌德鲁当时只随口猜猜,但如今看来,也不无道理。

    只是,他一直想不明白,对方植入这块晶片的作用是什么,为了控制他吗?可这些年来,除了每次回想过去会头疼,其他时候倒跟正常人一样。

    所以,这块晶片当真是高峻等人弄的吗?又或者,其实与他们毫无关系?他们其实并不知晓他大脑被植入晶片?

    刚才并没有将这事跟爷爷明说,也是因为这些谜题未解,所以不想打草惊蛇?

    想不到,自己连爷爷都无法相信!那么,自己现在还有谁可以信?振峯是可以的,志鹏也是可以的,还有呢?还有谁可以让自己倾诉?

    贺煜想着想着,脑海不自觉地浮“六夜言情”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起一张绝美脱俗、纯真无邪的俏脸。但很快,又被他否决。

    不错,他最想信任的人,是她!他希望能陪自己并肩作战、坦诚相对的人,是她!只因为,她是他深爱的女人。

    然而,他始终无法忘却,她和高峻的关系,无法忘却,志鹏查出来的那些个“真相”。

    瞧,他此刻就已经克制不住,打开了保险柜,将志鹏之前调查到她和高峻接触的一些相片,还有对话录音,都拿了出来,看了,听了,然后,思绪又被混乱了。

    想不到,最重要的时刻,他最渴望倾诉的人,却不能!

    贺煜摸着相片,来回抚摸着那张脸,那么清纯无害的脸,为什么,小东西,为什么你要被志鹏查出这些,为什么你要和高峻扯上关系?你甚至还当着爷爷的面,承认你和高峻关系不错,对爷爷说高峻无心争夺权力!

    你确定吗?你说这话,发自内心的吗?又或者,你实则在帮高峻……

    不!

    贺煜急忙摇头,使劲地甩了甩头,不想再想下去,他还像避开蛇蝎似的,把相片扔回到保险柜,还有视频,也都放回去,用力地将铁门关上,砰的一声巨响中,他高大的身躯迅速站起,冲出书房,直奔回卧室。

    那些保姆已经散去,卧室里,只剩凌语芊,正抱着儿子喂奶,对贺煜气势汹汹地进来,她先是怔了怔,但也不深究,注意力重返儿子身上。

    贺煜停在床前,居高临下地俯视着,忽然,他把宝宝从她怀中抱走,放到婴儿车内,然后又疾步回到床前,不由分说地将她压在身下,迅猛如雷地,狠狠吻住她。

    突如其来的举动,让凌语芊猝不及防,脑子嗡的一声响,陷入一片空白当中,等她回神,清楚怎么一回事,羞恼气急交加,奋力挣扎。

    他的吻,如昨晚的火热,不,比昨晚还火热、还狂野,可凌语芊已不似昨晚那么乖,那么静静地任由他。

    而宝宝那边,又正好因为被打断“午餐”,早在父亲将他放下婴儿车时就哇哇大哭出来,凌语芊不由更急了,使劲地推打着贺煜,甚至拼命地挣扎反抗。奈何,这男人像是疯了似的,对儿子的哭叫充而不闻,继续蹂躏着她的小嘴,还将她的睡衣也撤掉,袭击她的胸前。

    凌语芊不由更羞愤,加上那一声声连绵不绝的、凄惨可怜的哭叫,像是一把把利剑深深刺痛着她的心,她于是使劲扭动身子,气咻咻地娇喝,“贺煜,你干嘛了,快放开我,宝宝哭了,琰琰哭了你听到没有!”

    失了理智的男人,还是仿佛没听到,继续发泄着他内心的崩溃,寻求着他需要的慰藉和安抚。

    空气里,蔓延起一团紧张的氛围,宝宝依然在哭,凌语芊依然在挣扎,贺煜则依然在一步步攻略,眼见整个卧室像是炸弹即将引爆,紧闭的房门猛然被推开,一个娇小的人影箭一般地冲过来。

    是凌语薇!

    她昨晚陪小敏度过生日,今天才过来,她一时没想到贺煜会回来,潜意识地认为姐姐遭到登徒子的轻薄,便不假思索地抓起给小宝宝平时拉尿用的尿壶,朝贺煜背上狂打。

    终于,贺煜不得不停止疯狂的行为,且站直身板。

    凌语薇这也才看清楚他的样子,本是气恼惊慌的小脸,霎时目瞪口呆,许久后,才难以置信地、结结巴巴地喊出,“姐……姐夫?”

    贺煜沉着脸,寒冷的冰眸,瞪着凌语薇,瞪着她手上的尿壶。

    顷刻间,尿壶从凌语薇手中滑落,小丫头扯了扯唇,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

    得到自由的凌语芊,已迅速拉拢好睡衣,跳下床,从婴儿车抱起仍在哭个不停的儿子,边哄着,边继续给儿子喂奶,那凄凉洪亮的哭啼声也总算停止了。闹3gnovel.cn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哄哄、乱糟糟的室内,随之安静了下来,非常地静!

    一会,凌语薇打破沉默,说话的对象还是贺煜,“姐夫,您什么时候回来的?对了,您真的回来了吗?您不是已经……”

    贺煜视线从凌语芊那调回来,再次瞪着凌语薇,并没做出任何回答。

    凌语薇还在为自己打错人的行为懊恼惊慌着,见贺煜面色阴沉、样子很恐怖,不由更加惧怕,急忙奔到姐姐的身边。

    就在此时,卧室再次有人闯进,是季淑芬!

    她眼中无人,也就没觉察到房里古怪的气氛和画面,直奔贺煜的跟前,急声道,“阿煜,彤彤来了,彤彤她找你。”

    贺煜眸光一晃,不语。

    “你在X国遇上海啸下落不明,彤彤一直都很担心你,刚才她打电话给我,我便跟她说你回来了,她欣喜若狂,立刻赶过来,她现在楼下,你快去见见她吧。”季淑芬继续说得若无旁人,将凌语芊当透明。

    贺煜还是一言不发,幽邃的深眸又往沙发上的人影瞄了一下,而后,抬步朝房外走去。

    季淑芬心头一喜,赶忙跟上,从头到尾,都没有瞧过凌语芊。

    这会,凌语薇迫不及待地开口,“姐姐,姐夫的妈妈口中所说的那个彤彤,是李晓筠的姐姐吗?是那个一直缠着姐夫不放的不要脸的狐狸精吗?”

    凌语芊不答,先是轻叱出声,“薇薇,别叫她狐狸精!”

    凌语薇一愕,随即嘟起小嘴,“可是……她经常来找姐夫,分明就是狐狸精啊!另外,她妹妹害死雅儿姐姐,还试图伤害琰琰,她怎么还好意思来找姐夫!”

    瞧着薇薇一脸委屈的模样,凌语芊心驰荡漾,心潮起伏,薇薇尽管智商低,但对一些真善美还是晓得辨别,确实,不管李晓彤曾经和贺煜是什么关系,就凭贺煜现在已是有妇之夫,不应该再纠缠的。但无论怎样,她不想薇薇看到这么丑陋的一面,不想薇薇……也像李晓筠那样,说出这样的字眼。

    “对了姐姐,姐夫刚才怎么了?你们在做什么?会不会是我好心做坏事了?”凌语薇又做声,转开话题。

    凌语芊也定了定神,马上摇了摇头,嗓音恢复以往的温柔,“没事,你没有做错。”

    “那真的是姐夫耍坏喽?可是姐夫为什么那样做?他为什么像电视里的坏人那样,想……想凌辱姐姐?难道他没听到琰琰在哭吗?”

    凌语芊抿唇,美目转到儿子身上,看着儿子小脸依然挂着未干的泪痕,不由抬起手,轻轻地抹去,然后,静静回想刚才的情景。

    确实,她也很纳闷,他为什么会那样。

    因为高峻吗?对了,高峻突然到访,所为何事?难道爷爷刚才的谈话中,说到什么令贺煜生气的事?他于是回来找自己发泄?

    可是,他凭什么呢!凭什么总是这样对自己!

    凌语芊在暗暗气恼,这事还没得到解谜,思绪又不由自主地转到另一件事上,耳边,清晰回响着季淑芬刚刚说过的那些话,那些她无法强迫自己不去听,无法强迫自己去忽略的话!

    李晓彤来了!

    李晓彤这个时候来,有何居心?真像季淑芬所说,一直担心着贺煜,得知贺煜安然归来,便刻不容缓地赶来看看?

    又或者,还有别的事?

    不过,正如薇薇所说,李晓筠杀害雅儿的案子还没彻底了结,这次还伤害琰琰,更是罪不可恕,李晓彤身为姐姐,竟然还好意思找上门来,竟然还敢出现!

    该不会,正是为这事而来?又来替李晓筠求情了?

    一想到这个可能性,凌语芊怒火顿起,本能地起身,也打算跟下楼去阻止,不过,当凌语薇叫住她,对她发出困惑不解的疑问时,这个冲动的念头马上又消失了。

    确实,一切只是自己猜想而已,具体情况如何,根本不清楚,再说,就算李晓彤真的来求情,她也想看看,贺煜会怎么办,他要是还放过李晓筠,她便跟他……势不两立,彻底了断!

    看着姐姐短短时间表情千变万化,凌语薇既纳闷,又担心,于是又急声呼唤。

    迎着薇薇担忧的眼神,凌语芊便暂且收拾心情,把话题转到薇薇身上,神色恢复了温柔,若无其事地问,“对了,昨晚你跟小敏庆祝生日,好玩吧?”

    凌语薇怔了怔,应道,“嗯,我们去逛街,还去了广场放烟花,然后回小敏家切蛋糕,对了姐姐,高峻哥哥最近有没有提过那个医生?我们什么时候才去美国?”

    听到下半句,凌语芊愣然,稍后,如实回答,“暂时还没有,不过薇薇别急,高峻哥哥都有记着这事,一旦有消息,他会立刻告诉我们的。”

    去年刚认识高峻的时候,高峻曾经说过认识一个医生,对薇薇的病专门有研究,她和薇薇便一直期待,去年底也询问过高峻,可惜高峻说那医生还没回国,因此,这事就那样拖延下来。

    宝宝正好吃完奶,凌语芊于是腾出一只手,轻抚着凌语薇的头发,极尽疼爱地安抚,“薇薇你放心,姐姐会想办法治好你的病,一定的。”

    凌语薇反而笑了,“嗯!不过其实也没关系,我只是……昨天听到小敏许愿,便想起我去年的生日愿望还没有实现,就顺便问问姐姐。”

    凌语芊听罢,更加心疼,自薇薇懂事后,每年的生日愿望都是渴盼病能尽快好起来,不用再被人骂是“傻子”,不用姐姐和爸妈操心。可惜,年复一年,这个愿望一直都未曾实现。

    “姐姐,来,我抱宝宝。”凌语薇忽然又做声,注意力转到琰琰身上。

    对凌语薇的体贴和懂事,凌语芊又欣慰感动了一把,深深吸了一口气后,将儿子小心翼翼地放到凌语薇的怀中。

    凌语薇马上笑颜逐开,开始逗起小宝宝来,刚才一些悲怅,已然慢慢消散。

    凌语芊在一边默默地看着,满腹复杂的思绪,然后,还忍不住开小差,思绪飘到贺煜那边去。

    他已经见到李晓彤了吧,已经和李晓彤谈上话了吧?他们会做什么?会说什么?那个季淑芬呢?又会在中间起到怎样的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