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跪下求他,可惜他已无动于衷

跪下求他,可惜他已无动于衷

    一楼的客厅。

    贺煜与李晓彤碰上已有五分钟之久,但彼此都没有说过一句话。

    打自看到贺煜,李晓彤几乎是毫不眨眼,目光焦点紧紧锁在他的身上。即便两人分手已有一年多,即便最近发生过很多事端,可她依然做不到放下,还是心系于他,每次见到,都忍不住痴望,心悸,眷恋。

    特别是这次,当她从季淑芬口中得知他在海啸中遇难,她更是发觉,自己对他,深爱无减,以致知道他从大灾难中死里逃生归来,她便迫不及待地赶到,虽然也有另一件事想他帮忙,但那份狂喜之心,是无法抹灭的。

    反观贺煜,眼中只有凌语芊的他,早把李晓彤忘得一干二净,曾经那些情也罢、义也罢、恩也罢,随着最近的一些事端,已经统统消失,彻底消失。

    之前,尚未有足够的证据给李晓筠定罪,他尚且指望李晓彤能“大义灭亲”,但经过上次的审判,如今又有高峻提供的确凿证据,他不打算再浪费时间,所以,只在刚才下楼时对李晓彤瞥过一眼,他再也没有瞧过她。

    这现场,还有另一个人,那是,已经急得坐不住的季淑芬!

    见儿子和彤彤都不说话,季淑芬简直心如火焚,结果,按耐不住,率先开口了,“彤彤,你中午不如留下吃饭吧?阿煜大难不死,你一定也想多见见他吧?”

    李晓彤终于回过神来,迅速面向季淑芬,先是感激一笑,婉拒,“谢谢伯母,不了,我今天来,其实还有一件事想请煜帮忙。”

    “哦,是吗?那你尽管说,尽管说。”季淑芬继续笑吟吟地道,压根没去考虑李晓彤会因何事请求儿子帮忙,她只想着彤彤和儿子能谈上话就行,别再这样各有所思地浪费时间。

    接着,李晓彤视线重返贺煜身上,看着冷漠依旧的他,她按住心中微微的怅然,直接了当地发出某个哀求,“高峻不知用了什么办法,让筠筠承认是精神状况正常之下杀死张雅,还录了音,我希望你能劝贺爷爷别上诉,饶筠筠一命。”

    贺煜本是平静的眸瞳,总算起了波浪,这也才正眼瞧向李晓彤,唇一扯,冷冷睨视着她。

    李晓彤顿时为他那带满冷笑和轻蔑之色的眼神给弄得羞愧难堪,然而这还不止,他接下来的话,更是让她无地自容和痛彻心扉。

    “所谓的正义律师,原来也不过如此!叫我放过一个杀人犯?你脑子没问题吧!我只听过精神病会遗传,想不到,还会传染呢!你们李家的人,都是疯子,就凭你刚才的话,我可以告你妨碍司法公正,你以后,休想再在律师界立足!”贺煜收起鄙夷,沉声冷哼。

    季淑芬听到此,也心头大震,赶忙出面调解,“阿煜,你别这样,有话好好说,彤彤也是爱妹心切,那是善良的表现呀。”

    善良?怎么不见她同情雅儿?贺煜继续用轻蔑冷瞥的眼神,瞪着李晓彤。

    而李晓彤,如坐针毡,恨不得立刻离开这个让她几乎崩溃的地方,但另一方面,想起父母的哀求,想起是自己间接导致妹妹这样,她唯有忍住,放下身段和自尊人格,继续乞求,“我知道这样的请求很过分,但我真的不希望看到筠筠会有那样的下场,筠筠变成这样,其实是有原因的,是……我间接造成的,所以,我有责任和义务营救她。对雅儿的死,我也很难过,深感遗憾和抱歉,可事到如今,希望我们可以用一个折中的办法解决,我们一家商量过,我们愿意赔偿,六姑姑的晚年,我们李家会负责……”

    “你们李家负责?你们打算怎么负责六姑姑的晚年?用钱吗?我们贺家没钱?要你们出钱来养六姑姑?”贺煜毫不客气地打断,仍旧面若寒冰,态度坚硬。

    李晓彤瞬时又是一阵窘迫,贺家当然有钱,而且,贺家的财力比她们李家还雄厚,只是……只是……

    季淑芬见状,再度适时打圆场,轻微的责备,更多的是劝解,甚至恳求,“哎呀,阿煜,你怎么老是说话这么冷,彤彤当然不是那个意思,彤彤是想补偿六姑而已,彤彤说的没错,反正雅儿人都死了,就算筠筠被判刑,也无法令雅儿死而复生,你就看在彤彤曾经和你那段情意的份上,看在彤彤那几年费心费力协助你的份上,不妨答应彤彤这个请求,嗯?”

    季淑芬觉得,张雅不是她的女儿,只是她丈夫的一个外甥女,和她并无真正的血缘关系,在某种程度上,李晓彤甚至比张雅还亲,权衡之下,也就表现得无关痛痒。

    这也大概只有她才这么想!想法果然不同常人!

    母亲在打什么心思,贺煜岂会不明白,轻蔑的眼神于是转向母亲,同样是45度角睨视,伴随嘲讽而出,“妈,你这话,试试跟爷爷说?跟六姑姑说?”

    季淑芬先是怔了怔,白皙的脸,陡然一红。

    “就算雅儿那笔帐不算,冲着李晓筠这疯子伤害琰琰,我也绝不放过她!她敢把主意动到琰琰身上,那就注定得死!”冷嘲热讽改为咬牙切齿,贺煜恢复阴沉的面色和森冷的声音,周围的空气,几乎都被凝固了。

    这次,季淑芬再也不敢吱声。

    李晓彤继续沉默,直到贺煜起身,她赶忙扑过去,挽住贺煜的手臂,“贺煜,求你,求你再给筠筠一次机会,你要我做什么都行,我都答应你!”

    可惜,贺煜视若无睹,充耳不闻,狠狠地,无情地,甩了甩手臂。

    力度之大,让李晓彤顿觉两手一麻,连带身体,也被震得揪痛不已,但她无心暇顾,噗通一声,跪在贺煜的跟前。

    季淑芬见状,立刻惊呼,“彤彤——”

    “贺煜,求你,算我求你,帮帮我,你不帮我,真的没有人能帮我了。干妈说得没错,请你看在我们曾经相爱的份上,看在,我曾经无怨无悔地为你,看在,即便你一次次伤害我,我却仍无法停止爱你,依然无时无刻不想着你,念着你的份上,放过筠筠,饶她不死,好吗?另外,假如你想吊销我的律师牌,我也答应,我宁愿不当律师,只要你肯放过筠筠!你要是还有别的条件,尽管提,我能做到的一定答应,一定答应!贺煜,求你,求求你……”纤细娇小的两只手,紧紧抱住贺煜的脚,李晓彤苦苦哀求、乞怜,说到伤心处时,潸然泪下。

    季淑芬彻底被震撼,在她印象里,李晓彤是个意气风发、高贵优雅的女人,这种下跪的卑微行为,她是怎么也没想到会和李晓彤连在一块,可怜的孩子,善良的孩子。

    而贺煜,同样惊震到了,他压根料不到,李晓彤会为李晓筠这样做,一个疯子,一个毫无人性的疯子,李晓彤,值得吗?值得吗?

    刚才,她似乎说过,李晓筠变成这样,是因她而起,那么她这样做,是由于内疚?因为内疚,道义不顾了,连原本做人的正义原则都放弃了,尊严也放弃了?

    他不禁更加好奇,李晓筠是怎样变成人格分裂,李晓彤是怎样“间接”地,把李晓筠害成这样!一般来说,人格分裂症,并非短短时间能造成,是日经月累,长期遭到压抑和刺激导致。

    但是,好奇归好奇,他又不想浪费时间去理会与自己无关的事,他不希望,在了解的过程,会做出任何动摇心软的决定,而伤害了……另一个女人,那个……让他疼到心里的小东西。

    虽然凌语芊缄口不提这次的事,可他知道,她一直时刻渴望着李晓筠被定罪,毕竟,李晓筠被判无罪释放那天,她主动来找他的情景,他记得一清二楚!如今,琰琰又遭伤害,她对李晓筠应该更恨之入骨,所以,他不能放过李晓筠,绝对不能,否则,到时候被那小东西记恨的人,会是自己!

    处决李晓筠,除了为雅儿报仇,为琰琰讨回公道,还为了自己……将来好过。

    贺煜想罢,彻底甩开刚刚生起的怜悯之情,眼神也立刻恢复凌厉和冰冷,对李晓彤留下一个复杂的深望,长腿一甩,从她臂弯间抬出,阔步朝楼上走去。

    高大冷漠的身影已然远离,那冰冷的气息,却仍留下,李晓彤心里最后一丝希望熄灭了,整个人就那样跌坐在了地上。

    她的视线追随着他,看着无情的他头也不回,那沉重有力的脚步踩着阶梯一步步往上,她觉得,那是踩在自己的胸口上!

    痛!

    无以复加的痛!

    季淑芬已经缓缓蹲下,伸手轻轻搭上李晓彤的肩膀,心疼喊着,“彤彤,彤彤!”

    好一会过后,那抹高大的身影消失于楼梯转弯处,脚步声也消失了,李晓彤终于收回目光,迎向季淑芬,美目一片呆滞。

    季淑芬更觉心酸,不由加把力,将李晓彤搀扶起来,“地上冷,我们到沙发上坐。”

    李晓彤也不挣扎,顺着季淑芬的力度慢慢站起身,脚酸麻疼痛,让她禁不住地,打了一个踉跄。

    是季淑芬眼疾手快,即时稳住她,带着她来到旁边的沙发上,稍后,迟疑地问,“彤彤,你刚才说筠筠有那样的病是因你而起,这到底怎么回事?能跟干妈说说吗?”

    李晓彤望着季淑芬,满面沉吟,终究没有说明真相。

    季淑芬倒体贴了,便也不强求,还继续安抚着,“你别太难过,假如筠筠真的被绳之于法,那也是她的命,其实换个角度想想,她得了这样的病,死对她来说算是个解脱呢。”

    解脱?

    李晓彤却不认同,心领了季淑芬的好意,忽然提出辞别。

    季淑芬依然不强求,再次叮嘱和关切,还送李晓彤到门口。

    离开贺家的李晓彤,一路驾车奔跑,满脑尽是贺煜的绝情和冷酷,整个人又是陷入深深的痛苦,即便回到家中,这哀伤落寞的表情依然无法消退。

    李坤夫妇看到她这个情况,隐约明白事情一定不成功,但李母,还是照例询问结果。

    迎着母亲渴盼的眼神,还有父亲一脸沉怒状,李晓彤多希望自己能对他们给予肯定的回答,可惜,结果她只能如实相告。

    果然,李坤失望之余,暴跳如雷,立刻对贺煜痛骂出声,“我就知道这兔崽子不会同意,他根本就是个忘恩负义、薄情寡义的男人,他压根就没有真心爱过你,那段感情,当初是你提出,他是个男人,肯定不会拒绝。你对他来说,顶多是个能帮到他的工具,能供他玩弄的玩物。”

    听到丈夫“胡言乱语”,李母面色大变,顾不得自己的难过,迅速扯了一下丈夫的袖子。

    无奈,李坤正在气头上,根本不会顾及别人的感想,即便那个人,是他疼爱的女儿,是他曾经引以为傲的女儿!

    他内心越发愤怒,旧仇旧恨一起算,“你和他交往这么久,哪次不是我主动对他示好的。在外面,他碰上我,怎么说w百度搜索“第五文学 ”看最新章节我也是他长辈,是他女朋友的爸爸,可他目中无人,每次都是我不顾同僚暗中嘲笑,贴上脸去热乎。哼,长得帅又怎样,家世能力好又怎样?他根本就不属于你,根本就不是你的!”

    听完这些话,李晓彤俨如伤口被撒下了一把把盐,又是给她带来一阵阵刺痛,撕心裂肺的痛!

    李母见状,也悲痛不已,劝不住丈夫,只好来安抚女儿,紧紧扶住李晓彤的胳膊,不停地喊着李晓彤的名字。

    好久,好久过后,李晓彤总算寻到一丝力气,对着依然骂个不停的父亲做出了保证,“爸,你别激动,筠筠的事我会继续想办法,就算……我失去工作,也会帮她脱罪。万一……万一结果还是不行,那就用我们商量好的最后那个办法,总之,不管怎样,筠筠不会死,一定不会死的!”

    “最后的办法?那我岂不是要和筠筠分开?岂不是再也不能见到她?”李母即时呜咽出来。

    李晓彤视线回到母亲身上,握住母亲的手,安慰,“但这样总算能保住筠筠的性命。”

    “可是……”

    “妈,事到如今,只能这样。我知道你很不舍,其实我何尝不是很难过,但这兴许是筠筠的命。”李晓彤极力忍着喉咙的哽咽,却抑制不住眼中泪花闪闪。

    李母不觉又为她万般心疼,于是没有再多说。

    李晓彤静默了下,又道,“妈,其实也不是永远见不到,等将来时间久了,这事淡化了,您可以到那边看筠筠。”

    李母点头,一个劲地点头。

    李晓彤对着母亲继续静视了片刻,转而瞄了瞄怒气未退的父亲,二话不说,转身朝楼梯口走,踏过光滑明亮的阶梯,上到三楼,回到自己的卧室。

    偌大的房间,布置得非常高贵和优雅,就像她的人。从小,大家就说她是个高贵的公主,长大出来工作后,别人更是用高贵的皇后称呼她。而她,也一直像朵冷傲清高的梅花,自认没人配得到她的爱,直到……贺煜的出现。

    父亲的话,尽管很伤人,但也说的不无道理,确实,是她对贺煜倒贴过去,连提出交往,也是她主动!兴许,她和他之间有许多美好的回忆,她也曾认为,他很爱她,可到头来她才发现,她根本就没得过这个男人的心。因为,这个男人没有心,假如他有心,他不会这么无情,不会这么绝情,不会这么快,就迷上另一个女人。

    对着镜子里满面悲哀的自己,李晓彤目不转睛地注视着,好一阵子后,她打开旁边的抽屉,里面,放着一个个锦盒,都是贺煜送的礼物,却也只是礼物而已。

    还没确定关系的那一年,他送过她很多礼物,每一次,都是感谢她帮他做了什么,协助他解决了什么疑题。

    但不知几时开始,她发现他已变强大,超乎她估计的快,超乎她预料的强,故她害怕了,担心他不再需要她,那么,她就无法再和他共事,无法再和他见面,她于是放下自尊和矜持,主动跟他提出交往,而他,也答应了。

    交往后,他继续送她礼物,每个节日都会有,偶尔不是节日也有,但这些礼物,都只是一个形式,就连这件代表着永恒的爱的钻石项链,也是她亲自提出来,他答允她的。

    一厢情愿终究是一厢情愿,不管她多么努力去争取和维持这段感情,结果还是以分手收场。

    略微呈紫的唇角,再度扬起凄然的弧度,李晓彤将钻石项链戴在脖颈上,光洁白皙的脖颈,配上美丽璀璨的钻石项链,那么的美,那么的耀眼,她依然是最高雅的,然而她知道,自己的内心是低微的,为了那个男人。

    是该放弃了吗?这段感情,要像这条项链一样,取下来,藏起来,然后慢慢淡却,遗忘?

    她白皙的手,轻轻按在钻石项链的扣子上,可她终究没有继续下一步,而是痴痴地望着,眼神越发迷离和惘然,直到后来……平静的镜子里面,蓦然出现另一个人影!

    是筠筠!

    李晓彤仿佛见到什么可怕的东西似的,立刻从迷乱的思绪中回神,这也终于解开扣子,钻石项链刷刷地滑到梳妆台上。

    她准备把它捡起,收回抽屉,连同其他的物品也一起隐藏起来,可惜来不及了,筠筠已经来到她的身边,目光停在钻石项链上,约有好几秒,而后,转向抽屉。

    “煜大哥真的送了很多礼物给姐姐呢!”淡淡的话,在寂静的空气里响起。

    李晓彤又是浑身一僵,迟缓地扭动着脖子,往右边侧看,佯装若无其事地道,“筠筠,你……没事了吧?”

    李晓筠自从昨天被关进监牢后,大呼大叫要回家,今天还忽然病发,李坤于是动用关系,偷偷把她接回家医治,准备晚上再送去监牢。

    “不过,再多也又如何,姐姐始终还是失去了他,还是得不到他。”李晓筠语调还是十分平缓,面容也很安然。

    李晓彤却心跳急促依旧,目光继续一瞬不瞬地锁定在李晓筠的身上,暗暗审视,可惜,她素来犀利精明的眼神,此刻竟看不出李晓筠真正的想法。

    一会,李晓筠突然转身,走向房内唯一的大床,径自坐下,继续漫不经心地述说,“姐姐刚才和爸妈说的话,我都听到了,谢谢姐姐你为我这么努力。”

    &n“小说领域”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bsp;李晓彤这也才将项链放回抽屉里,关上抽屉的门,来到床沿坐下,抓起李晓筠的手,保证出来,“筠筠你别怕,姐姐会继续想办法,总之,姐姐不会让你有事的。”

    “是吗?我倒无所谓,最多,也就杀人填命。我只是替姐姐感到悲哀,姐姐为他付出那么多,他却一点情面也不给。姐姐,你是否觉得你很失败?”李晓筠语调仍旧毫无波澜,似乎在说着一件无关紧要的事。

    李晓彤却还是难掩羞愤,万万想不到,此等情形之下,妹妹会说出这样的话。

    然而,望着李晓筠呆滞的眼神,她责怪不起来,花了好大劲头,勉强压住悲伤,若无其事地道,“他确实是个无情的人,所以,筠筠不要再迷恋他。”

    “那姐姐呢?都这么久了,姐姐还不是照样放不下?”

    李晓彤略作沉吟,语气幽幽,“姐姐不同。”

    “有什么不同,就因为姐姐和他发生过关系?”李晓筠依然说得毫不客气,一针见血。

    霎时间,李晓彤俏脸刷白!

    可惜,李晓筠并不因此放过她,那双看似天真的眼眸瞅着她,冷嘲热讽“在大家眼中,姐姐是个聪明能干的人,而我也一直视姐姐为偶像,可实际上……姐姐,其实你很笨,真的很笨,一个男人都搞不定,你凭什么当我偶像,凭什么把我害成这样?凭什么,你凭什么啊?”

    说到最后,李晓筠声音拔高起来,语气尖锐,神情激动,让人很难辨认她此刻到底是怎样一种精神状况。

    李晓彤被这些话给伤得痛上加痛,看着眼前似熟悉、又似陌生的妹妹,她恨不得扬起手,狠狠甩李晓筠一巴掌,但最终,她还是下不了手。不管李晓筠是真疯也罢,还是装疯卖傻,她都不想和其计较,她已没力气去计较。

    因而,她选择了逃离,她对李晓筠留下一个饱含深意的瞥视,高挑纤细的身子像箭一般,冲出房外。

    李晓筠哈哈大笑出声,使劲地笑,拼命地笑,然后奔至梳妆台前,拉开抽屉,搬出里面的东西,狠狠砸到地上,还抬脚去踩,无需多久,所有的东西都无一幸免,满地狼藉。

    她继续狂笑,狂笑不已,整个室内顿时像是乌云密布,陷入黑暗当中,到处蔓延着一股阴嗖嗖的,恐怖骇人的气息……

    李晓彤,我不会让你好过,我要你身败名裂!凌语芊,你也不会得意很久,你们,都是该死的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