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爱我的话,我会让你一辈子呆在身边

爱我的话,我会让你一辈子呆在身边

    是夜,安宁静谧,冰凉如水,整个大地笼罩在一片寒冷和昏暗当中,当然,这只是屋外的环境,凌语芊的卧室里,是灯火辉明,暖气四溢的。

    偌大的床榻上,依次躺着凌语芊,宝宝和凌语薇。

    凌语薇正在逗着宝宝,凌语芊则默默看着,不久,思绪再次无法控制地飘到贺煜身上。

    打从他被李晓彤叫走后,再也没回来过,连电话也不给她打一个,连短信也不发。

    她心里着实郁闷,甚至悲痛,暗骂了他无数次,同时,也羞恼自己的不争气,然而骂归骂,她依然做不到不去想,几乎是隔半个小时就开小差,在思忖他到底哪去了,是否真的陪李晓彤一块。

    哎——

    她叹气,皱眉,翻来覆去。

    凌语薇发觉,不由关切出声,小妮子心思可真细腻,一语击中,“姐姐,你在想姐夫吗?”

    凌语芊怔了怔,继续娥眉紧蹙,不做答。

    “其实你可以打电话给姐夫,当然我并不是叫你原谅他,我是觉得,你先打电话让他回来,然后不理他,好好折磨他!”凌语薇接着说,献出良计。

    听到此,凌语芊立刻瞠目结舌,继而,笑了。呵呵,这小妮子,挺腹黑的呢!

    凌语薇也嘿嘿直笑,俏脸儿羞红羞红的,火热火热的。

    不过,姐妹俩的计划尚未开始实行,某人已经主动回来了!

    高大挺拔的身躯随着缓缓推开的房门一点一点地映入大家的眼帘,凌语芊躺的位置的角度,正是对着门口,那如花般的笑靥于是马上凝固了。

    凌语薇也赶忙回头,看清楚来人,也迅速停止了笑,然后,结结巴巴地喊出一声“姐夫……”

    贺煜幽深四海的鹰眸,打自一进门,就紧盯着那抹缠绕了他一整天的倩影,直到她别开了脸,视线才转向旁边的凌语薇,好看的薄唇突然往上一抿,人也来到床前,出其不意地道谢,“薇薇,谢谢你!谢谢你在姐夫不在的这些日子陪你姐姐,还帮你姐姐照顾琰琰。”

    凌语薇本还记着今天上午错打贺煜的事,如今他突然道谢,霎时让她受宠若惊,这不记仇的个性此刻更是发挥得淋漓尽致,笑容立即再露,急声道,“姐夫客气了,那是薇薇应该的,对了,姐夫你这么晚才回来,吃饭了没?”

    “姐夫吃过了。”贺煜唇角抿得更深,眸中光芒一闪,朝另一个人影掠了一下,随即走开,拿衣服进入浴室。

    房门紧闭,水哗啦啦作响,床上听得可清晰。

    少顷,凌语薇一只小手半捂着嘴,把音调压到最低,“姐姐,姐夫回来了!”

    我……知道!我还知道你这小妮子,弃明投暗了!凌语芊在心中默应了一句,本是复杂的心情,更加混乱。

    “对了姐姐,我们还要折磨姐夫吗?他主动回来了哦。”凌语薇又道,表情颇为认真。

    妹妹的个性,凌语芊岂会不清楚,假如自己说会继续折磨,小妮子接下来肯定是出言相劝,所以,她决定转开话题。

    凌语薇素来都是被动的人,见状便也不纠结,若无其事地跟着把话题转到别的事上,直到贺煜洗完澡出来。

    贺煜径直走到电视机前的沙发那,拿起手机,似乎在写着什么。

    不久,凌语薇的手机响起,是短信,贺煜发来的短信!

    “薇薇,你是不是还在为上午用尿壶打姐夫感到内疚,那姐夫给你一个赎罪的办法可好?今晚你去客房睡,把床让给姐夫,姐夫彻底不追究上午的事。其实,你这么乖巧体贴,应该也想姐夫和你姐姐,还有小宝宝睡在一块的对不?所以说,姐夫提出这个要求,是一举两得!对了,记住别让你姐姐看到这条短信。”

    &啦啦文学更新最快llwx.net,全文字手打nbsp;凌语薇目不转睛,来回反复看着短信,凌语芊已经觉察到她的异样,不由轻声询问,“薇薇,怎么了?谁发信息给你吗?”

    凌语薇视线从手机画面调离,看向凌语芊,支吾道,“呃……呃……对了姐姐,不如我今晚去客房睡?”

    凌语芊听罢,眉儿下意识地蹙起,渐渐地,恍然大悟,但也没做出任何反对的意向。

    凌语薇当她默认,于是冲她笑了笑,收起手机的同时,下床,不忘跟贺煜说一声,出去了。

    卧室里,安静下来。

    约莫两分钟,贺煜这才走过来,先是在凌语薇睡过的地方躺下,注意力投在已然睡熟过去的儿子身上,边注视,边抬起手在琰琰的小头颅和小脸轻轻抚摸,不时低下头去轻吻,然后,大手牵起小琰琰的小手,卷来卷去,似乎玩得很尽兴,很投入,实则,他再怎么疼爱儿子,还是不忘分出一点注意力,不着痕迹地瞄向儿子的母亲!

    其实,早在凌语薇离去后,凌语芊心情就陷入混乱和无措当中,她多想跟着出去,但她清楚那是不可能,有些事,终究要面对,再说,这个男人一旦想做什么,势必达成目的,也就不可能让她逃离,所以她只能静静地,等待情况的进展。

    看到他先去逗儿子,她紧绷的心下意识地松了不少,可她明白,这只是暂时的,他特意支开薇薇,不可能只这样,而结果,也如她所料,他对琰琰“骚扰”了大概一刻“六夜言情”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钟,高大的身躯腾地起身,从床尾跨过来,一眨眼之间,便来到她的背后,长臂一伸把她搂入怀中。

    凌语芊顿觉自己背后守着一只狮子,在盯着猎物的狮子,自己就是那个猎物,故她浑身都僵住了,纹丝不动的,咬着唇,屏息凝神。

    可惜,她终究躲不过“狮子”的袭击。

    身体更是无限酥麻,俨如电流一阵接一阵地涌过体内各个脉络,凌语芊不禁气恼起来。她痛恨,每次在他面前,她像是一个毫无反抗力量的小动物,任由强大的他恣意攻略。

    今天上午他莫名其妙地蹂躏欺负她,然后李百度搜索“六夜言情”看最新章节晓彤一来,他就跑去见李晓彤,还去到现在才回来,他不是应该解释一下吗?不是应该跟她道歉吗?凭什么他就若无其事地继续占她的便宜?

    越想,凌语芊越是心烦气躁,加上他继续袭击她引致的源源酥麻感,她于是再也按耐不住,冷叱出声,“住手,不准再对我性侵犯!”

    性侵犯!

    她在他和她之间,用了这样的字眼。

    贺煜大手立刻停止了,被这样的字眼弄得哭笑不得。他一记用力,将她的身子扳过来,抬起她的脸,让她与他四目相对。

    她的眼睛,真的很美,俨如一泓清泉,让人只需看着,就心旷神怡,感觉说不出的舒适。那绝美脱俗的脸蛋更是不用说,不然,他也不会被迷得不可自拔。然后……贺煜的视线,从她下巴转向了脖颈,继而,呵呵,不能看了,再看下去,估计又一发不可收拾了。

    深呼吸之间,贺煜把目光收了回来,回到她的脸上,本是搁在她腰间的手也缓缓爬上去,轻轻摩挲,直到她被他粗砺的指腹弄得吃疼而皱起眉儿,他才停止,低沉沙哑的嗓音,吐出三个字,“对不起!”

    凌语芊始料不及,整个人,继续僵硬着。

    “记得我答应过你的事吗?绝不放过李晓筠!这次,她算是彻底地死期到了!”坚定狠绝的话语,继续自贺煜半启的唇间逸出来,幽潭似的眼眸,一瞬不瞬,仍牢牢锁定在她的脸上。

    凌语芊顷刻又是一震颤,美丽的眸瞳漾起一抹异彩。他说真的?他并没有答应李晓彤的求情?又或者是,李晓彤今天来并非替李晓筠求情?她发觉,自己心跳忽然加快,快的,就像要蹦出来似的。

    然而,这男人存心不让她好过,很快他又转到另一个话题上,毫无预警地问,“你和高峻,是什么时候认识的?”

    所以,凌语芊无法立刻回答。

    贺煜也不理,自顾往下阐述,“爷爷跟我说,你对他提过高峻无心回来家族争权夺利,你是怎么知道的?高峻亲口对你说的吗?高峻为什么会跟你说这些?你们的关系,很好?为什么会这么好?”

    醇厚的嗓音,平静无波澜,一张俊美的容颜,也悠然淡定,不过,那双深邃的眼眸却似乎比以往更高深莫测了。

    凌语芊已经回过神来,但小嘴仍旧紧抿着,半声不吭。

    贺煜剑眉于是下意识地蹙起,在心里暗暗叹了一口气,佯装不悦,“怎么不说话了,敢情没听到我的话?听不懂我的话?”

    凌语芊咬唇,盯着他。

    “再不做声,是不是想我继续‘性侵犯’你!”贺煜话锋一转,猛地恐吓出来。

    凌语芊美目一瞠,给他一记愤怒的瞪视,整个身体像刺猬似的,立刻起了戒备。

    贺煜极力忍着笑,那是无奈的笑,这小东西啊!

    他再度抬起手,来到她的面颊上,轻轻摩挲着,那光滑细腻的肌肤,摸起来感觉真好,令人爱不释手。

    凌语芊咬唇更深、更紧,漆黑纯澈的眸瞳水汪汪的,整颗心还是抑不住地颤动着。他到底想干什么,他为什么总是这样!

    “高峻有可能会来公司做事,爷爷准备让他担任副总裁。”贺煜发话,语调还是很轻很轻的,如炬般目光,继续紧盯着她。

    凌语芊身体再度僵硬。高峻去贺氏做事?还是担任第二把手——副总裁?莫非,爷爷已经得知高峻的身份?还准备让高峻认祖归宗?

    “你觉得我应该同意吗?”贺煜又道。

    凌语芊持续不语,不晓得,他为什么这样问自己,还有,他那眼神是什么意思,好像在审视自己?在探究自己?自己有什么让他好审视探究的?

    不过,接下来他的举动更令她迷惑到极点。

    他毫无预警地,在她额头吻了一下,话题转开了,“爱我吗?假如你爱我,那你要记住,心中只能有我,从今天起,不管遇上什么事,都要以我为重,好不好?你做得到的话,我会让你在我身边呆一辈子!”

    他似乎不是在问她,因为他说完后,并没有等待她的回答就躺正身体,先是若有所思地对着天花板的七彩吊灯注视了片刻,眼皮随即缓缓阖上,那双犀利精明的眼眸,隐藏了起来。

    不久,他睡着了。

    粗促的呼吸声,显示了他睡得很沉。

    大概是在海啸中经历过一场大搏斗、大劫难吧,这两个晚上,他都很快入睡,而且,睡得很沉。

    凌语芊却又是毫无睡意,注视着他酣然的睡颜,她脑海反复浮现着刚才的情景,那些话,那些表情,令她依然弄不明白,他到底是何用意。

    嫁给他这么久,他几乎没和她说过公司的事,曾经有段时间彼此关系很好很亲密,他也只报喜不报忧,在她面前维持着他的自信霸气和意气风发。

    但今晚,他却跟她说,公司会多一个人!

    这个人,是高峻,是他大伯的私生子,是他爷爷的另一个孙子,和他一样的能干,和他一样的有魄力!

    他感到压力了吗?应该的吧。虽说他还是最大的决策人,可高峻,一进公司就是副总裁,与他只有一个级别之差,随时……都有超越凌驾他的可能!

    不过,她又觉得,他对高峻的敌意和防备,并非仅只于豪门之间的争夺规律,而是……另有更深的情仇。

    到底是什么情仇呢?他到底想表明什么?想暗示什么?

    还有,他最后那句话!

    爱不爱他?

    呵呵,原来他还在怀疑,她爱不爱他!

    这样的话,怎么也轮不到他提问的吧?就算真要问,也是她问吧?

    爱不爱他!

    这还用问吗?这是无需置疑的!

    即便是现在,她依然肯定自己爱着他,想他好,希望他好。

    可是,一辈子?

    曾经,这样的字眼对她来说,是多么的重要,多么的美好,但现在,她再也感觉不到悸动!爱他,不代表就要留在他身边一辈子。

    白头偕老,她想自己和他之间,已经不可能,永远都不可能。

    当初,自己独自去北京,想着彻底放下时,他却来了,英雄救美,对她百般宠爱,让她忍不住沉沦,可结果呢?昙花一现。

    然后,她怀孕了,他又对她好,但最终,他还是喜怒无常,令她再一次堕入痛苦的深渊,彻底地心灰意冷。

    一次次的事实证明,她和他,再也不可能有一辈子。

    想到此,凌语芊毅然将注意力从眼前的男人身上收了回去,转向另一侧的小人儿,待小琰琰醒来,再喂一次奶,她也缓缓进入梦乡……

    接下来,贺煜说到做到,在最快的时间内,让李晓筠的案子重审。

    庄严肃穆的法庭里,李晓彤依然能言善辩,为李晓筠做着最后的挣扎,可惜这次证据确凿,根本不轮到她狡辩,结果,她不得不转为替李晓筠求情,争取轻判。

    但贺煜绝不心软,坚决要李晓筠杀人填命,最终审判便是,李晓筠蓄意杀人罪名成立,被判死刑,缓期半年执行。

    法官一宣判,李家的人皆面如死灰,被关押在罪犯席上的李晓筠宛如青天霹雳,马上朝李晓彤和李坤夫妇求救,“姐姐,救我,爸妈救我,我不要死,我不想死,是你们把我害成这样,你们欠我的,所以,你们把命还给我!”

    李晓筠竭斯底里,反复呐喊咆哮着,不顾法警的阻拦,甚至还对法警袭击,整个人几乎陷入了癫疯崩溃状态。

    李晓彤默默看着,心如刀割,满腹悲伤、内疚和怜悯,可惜,她再也无能为力,结果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李晓筠被法警押走。

    整个法庭,恢复了肃静。

    李晓彤这才看向贺煜,再次看着这个冷酷绝情的男人,她更加痛彻心扉,痛不欲生,然而这还不止,还有一件事,把她彻底推进了万丈深渊。

    律师公会的人,突然出现在她的面前,说她妨碍司法公正,一是,借用治病之由,偷偷把李晓筠接回家治病!二是……去找贺煜求情,叫贺煜对案件别追究,别上诉!

    本来,她身为李晓筠的姐姐,这样做人之常情,可她同时又是李晓筠的辩护律师,故她这样,等于知法犯法!

    情况,是那么的突然,那么的出乎意料,李晓彤仿佛被千道万道雷电给劈中,足足震慑了好长一段时间,直到律师公会的人再作声,要她跟他们回去协助调查,她才清醒过来,视线重返贺煜身上!

    黑白分明的眼睛,布满了难以相信,布满了悲痛愤恨。

    去贺家求他,她不是没有考虑过会被举报的危险,但她还是去了,因为她要赌他是否真的会狠心绝情,而结果,她输了!

    他竟然偷偷录下了证据!

    那么,筠筠被接回来的举报,也是他弄的吧!

    贺煜,你真狠,你果然够狠!你就一定要把我赶尽杀绝吗!一定要我身败名裂吗!就这么想我死吗!

    那几年,你就算对我没有真爱,但也有真情的对不,曾经的一幕幕,是那么的熟悉,那么的真切,在脑海清晰深刻,而实际上,都是假象,都是泡沫!

    迎着李晓彤绝望的眼神,贺煜同样震惊无比。他也诧异,送到律师公会的那些材料,是怎么回事!

    他记得,当时客厅只有他、李晓彤和母亲,母亲那么钟意李晓彤,处处维护,绝不可能伤害。那么,从中插手的人,是谁?是谁知道自己会和她在那里谈话,事先偷偷安装了窃听器?这样做,目的是什么?

    莫非是……

    他脑海猛然闪过一个倩影!

    但很快,又被他否定。

    不,应该不是她,不可能是她,她当时在房间,不可能那么快下来,再说,她不可能神通广大到预先知晓李晓彤来找他!

    “李小姐,请随我们走吧!”律师公会的人,再一次发话,表情依然铁面无私,丝毫没有因为李晓彤的反应而生起半点同情甚至动容。

    终于,李晓彤把悲痛的目光收了回去,她当众,解下了身上的律师袍,露出里面那套同样是干练利落、高贵优雅的黑色套装,快速收拾一下东西,交代助理帮她拿走,自己则只拿着手机,随律师公会的人离去。

    法庭内其他的人,也陆续散去,贺煜却依然呆坐在观众席上,苦苦冥思着刚才那些意外。

    池振峯与何志鹏陪在他的身边,池振峯了解李晓彤和贺煜的感情恩怨,也为此心情凝重,何志鹏头脑最清楚,默默分析和揣摩。到了法警来提醒,他们才一起走出法庭。

    在大厅,被李坤夫妇拦截上,李坤不顾形象,对贺煜当头大骂,骂贺煜无情,骂贺煜冷血,骂贺煜忘恩负义和薄情寡义,结果甚至用上禽兽和畜生来形容。

    整个过程,贺煜沉着脸,横眉冷对,一言不发,池振峯对李坤做出劝解,何志鹏索性趋近李坤,低声给予警告。

    结果,在李坤心腹的安抚劝慰下,李坤作罢,恨恨地目送着贺煜从视线里消失。

    贺煜、池振峯,何志鹏,三个同样高大的身影,疾步行走,穿过法庭宽敞的大堂,出到门口准备坐车离开。

    却发现,李晓彤跟随律师公会的车被一帮记者堵住问话,记者们见到贺煜出来,便又纷纷调转矛头,朝贺煜这边冲涌过来。

    贺煜的心情更是低落到谷底,先是目送律师公会的车子离去,目光收回转到记者身上时,眼神阴鸷,简直想杀人。

    池振峯身为贺煜的特助多年,早见惯这些场面,应对自如,加上何志鹏的协助,很快便能让贺煜坐进车内,车子驶离法庭,踏上道路。

    宽敞的后座,池振峯陪贺煜坐在一块,眸光复杂,注视着贺煜,一会,还是忍不住问出心中疑惑,“总裁,Michelle被举报的事,真的与你无关吗?”

    贺煜尚未开口,坐在前面副驾驶座上的何志鹏已扭头接话,“这还用问,看大哥的表情都知道不是大哥做的了!再说,大哥要真想举报李晓彤,明着来就行了,哪还用匿名把东西寄到律师公会?”

    池振峯略略哑然,仍旧想不明白,“那怎么会这样?不可能是那些保姆做的吧?她们是打工的,Michelle又没有和她们结怨,而且,保姆也不可能如此精明。”

    “载我回家!”贺煜冷不丁地道出一句,沉声吩咐司机。

    原来,车子到了十字路口,一边是去公司,一边是去贺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