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意乱情迷夜(1)

意乱情迷夜(1)

    约见的地点,还是在环境优雅宁静的高级咖啡厅,两人见面时的气势也依然不相伯仲,彼此眼中都是捉摸不透的诡异。

    一会,是贺煜先开口,直接了当,“看来,我应该叫你一声堂哥?”

    高峻即时怔“第五文学”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了怔,也饱含深意地应,“称呼而已,贺大总裁随意呢,倒是我,以后在公司,不知该叫你总裁好或堂弟好,于公,你是我上司,于私,你毕竟比我年小。”

    贺煜听罢,也陡然一愣,嗓音略微拔高,“你真打算听从爷爷的安排?”

    “那是他老人家的心意,他这么疼我,我肯定不能拒绝。”

    贺煜薄唇一扯,心里发出一声嗤哼。

    “听说李晓彤被举报妨碍司法公正,你果然够狠,她帮过你不少呢,你一点情面也不给,爱上你的女人真可怜,真悲哀。”高峻接着说,转开话题。

    “那得多亏你的帮忙!”贺煜也就着附和,“说吧,你搞这么多事到底是为什么,把她安插在我身边,你有何目的?”

    她!

    听贺煜一次性擢破两件事,特别是最后那件,高峻着实感到意外。

    贺煜早有打算,继续顺着计划,“无论你基于什么居心和阴谋,我都应该对你说声谢谢,要不是你这个‘大媒人’,我还遇不到这么正点的小女人,她的各种好,真是无穷尽,这般举世无双的小尤物,是我的女人,明正言顺的!”

    贺煜刻意表露得春风得意、意气风发,精明锐利的眼神紧盯着高峻的脸,不错过任何一丝表情。

    见高峻不语,他继续,“我已布下天罗地网,准备把她牢牢网住,让她永远呆在我的身边,她这枚棋子,你还是别再指望了,就当做,你送来恭维我这个身为贺氏真正决策人的堂弟。”

    一股怒火,在高峻心头迅速跃了起来,他蓝眸一沉,瞅着贺煜。

    贺煜暗暗冷笑,满眼复杂地睥睨着他,稍后又道,“打算什么时候去公司上班?”

    “下周一!”高峻终于开口,恢复如常。

    贺煜抿唇,“听爷爷说,以免大伯娘和贺炜受刺激,暂时不让你认祖归宗,只当你是外聘来的副总裁,那你以后在公司得小心了,在我面前,还可以当自己是贺家的人,在别人的面前那就免了,毕竟,人多嘴杂,很容易让人知道,大伯娘和贺炜虽然不成气候,但也不是省油的灯,我想你也不愿意没必要的麻烦惹上身吧?”

    &nbd5wx.com百度搜索“第五文学”看最新章节sp;“你这话什么意思?威胁我?要我听命于你?”高峻也继续回应。

    贺煜耸耸肩,佯装不明白他的弦外之音,“当然,你是副总裁,必须听命我这个总——裁!”

    高峻俊脸再度沉下,咬牙切齿,但终究,没有再发话。

    贺煜端起咖啡慢慢品尝了几口,放下,辞别,“我还有事,先走,你等下买单的发票,到时再拿回公司报销。”

    说罢,不待高峻给反应,起身头也不回地往大门口走去。

    高峻目不转睛,瞪着他的背影,面色更加深沉,眸色也更加幽冷,迸出道道愤怒的寒芒。

    出了咖啡厅的贺煜,驾车驰骋马路上,边回想刚才和高峻见面的情景,想到高峻吃惊、意外、愤怒却又不能发作,他便心情大好,还忍不住吹起口哨。

    然后,他打电话给何志鹏,抵达何志鹏的工作室,叫何志鹏把视频的复印件播放给他看。

    何志鹏不知情由,小心翼翼地,打一开启机器就注意着贺煜,担心贺煜会因为愤怒而做出任何过激的行为。

    然而出乎意料的是,贺煜并不像以前那样狂怒不已,反而一派从容淡定,渐渐还扬起唇角,似乎在笑!

    &nb“小说领域”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sp;大哥他,没事吧!

    何志鹏诧异之余,更加担忧,他以为贺煜是否因为受刺激而变成这样!

    就在何志鹏踌躇犹豫,准备开口安慰时,贺煜却先一步,喊他,“志鹏,你看看,这易容术是不是很高超精湛?连我们都被骗了,果然厉害!”

    何志鹏先是一震,视线从贺煜身上抽离,转到屏幕上,看着看着,脑海灵光乍现。莫非……这个“凌语芊”是易容的?

    “志鹏,亏你自封21世纪顶级私家侦探,以前你确实帮我解决过不少公事上的难题,但这两次私事,你有待检讨!”贺煜继续道出一句,目光依然锁定仪器屏幕,在那两个人影来回打转。

    何志鹏并没有立刻“检讨”,再沉吟了下,结结巴巴地问,“大哥,你意思是说,这个‘大嫂’是假的?是易容的?”

    贺煜不语,用眼神回他一记“废话”!

    何志鹏终于恍然大悟,粗犷的脸庞涌上愧疚之色,先是为自己的过失感到后悔和自责,然后,忍不住问贺煜是怎样识破的。

    贺煜伸手,啪的一声关掉仪器,鹰眸敏锐,看着何志鹏,把今天那些情况通通说出来。

    何志鹏再度目瞪口呆,对贺煜暗暗佩服,许久后,想到某个顾虑,“大哥,你直接找高峻,不怕打草惊蛇?还有,你不是确定大嫂并非高峻派来的间谍吗?怎么还跟高峻说她是高峻的人?”

    打草惊蛇?确实,他本打算将计就计,让高峻误会他依然陷在局中,可后来在浴室舒缓头疼时,他又想到,根据高峻的狡猾,久而久之必定识破,故倒不如明说一半,隐瞒一半,来个反误会,让高峻认为,自己已识破芊芊是他派来接触自己的间谍,但决定对芊芊不追究,让芊芊改邪归正!

    这样做,主要是不想高峻再用这些手段来制造误会,继续把那丫头牵涉期间,高峻将来一定还有许多预想不到的计谋,他不希望她再因此受到伤害,他宁愿这些阴谋直接冲着自己来。

    听完贺煜的想法,何志鹏彻底明白,再度钦佩于贺煜的睿智和慎密,同时也为贺煜的用心良苦叹出声来,“大哥,看来你爱惨大嫂了呢。”

    贺煜怔了怔,勾唇浅笑,不承认,也不否认。

    “不过大嫂也真惨,两次误会她都被蒙在鼓里,将来她要是知道,一定很生气吧。还有,大哥之前因为这些误会对大嫂伤害不浅,如今可得下功夫去讨回她的欢心了。”何志鹏继续好心提醒。

    贺煜微扬起的唇角即时恢复正常角度,俊美无铸的面容,愣然。

    何志鹏也稍作静默,伸出手,在贺煜宽阔的肩膀轻轻一按,“大哥,你也别太紧张,我想你一定有办法的,毕竟你是万人迷嘛,你要是加把劲,大嫂绝对会拜倒在你的西装裤下!”

    西装裤?贺煜下意识地往下一看,修长的两腿,裹在休闲服内!

    “噢,不好意思,说错了,是休闲裤下!”何志鹏也马上改口,还冲贺煜眨了眨眼,发出一个暧昧的眼神。

    贺煜剑眉先是一蹙,渐渐地,舒展开来,不错,不管自己穿什么裤都一样的,因为重要关头,都得脱掉!正如志鹏所说,自己只需加把劲,定能得到她的芳心!

    贺煜想罢,想见她的念头霎时强烈起来,事不宜迟地与何志鹏辞别,准备直奔回家。

    谁知他刚出志鹏的办公室,接到池振峯的电话,这也才忆起,今天有个外省大客户来公司拜访,故他只能先回公司,晚上又在客人的盛情邀请下一起吃饭,直到十点多,才脱身回到家中。

    她睡着了,不过,床上只有她和宝宝,是她主动叫薇薇去客房睡的吗?

    那一半边床,是她给他留的位置吧!

    本就喝了酒的轻飘飘心情,顿时变得更加激昂和兴奋,贺煜先是去洗了一个澡,把轻微的酒气冲掉,然后全身只着一件,爬上床,钻进被窝,自背后搂她入怀,迫不及待地轻吻抚摸起来。

    不久,凌语芊被弄醒,惺忪睡眼先是本能地慌乱,看清楚是他后,眼中的恐惧逐渐消退,皱起娥眉。

    贺煜勾唇,扬起一抹邪魅的笑,低沉的嗓音此刻更是致命的性感,“老公把你吵醒了?那老公给你赔罪!”

    说罢,他顺势将她整个身子扳过来,扯下她宽松的衣领,埋脸在那片他垂涎已久的柔软上。

    凌语芊见状,不由翻了翻白眼,他这是哪门子的赔罪,根本就是趁机占便宜!

    她很无语的,欲起挣扎,然而他根本不由她,以免吵醒儿子,她只能放弃。

    贺煜心中更加高亢,埋头苦干得更卖力,不安分的手也继续沿着她光滑的肌肤,在一寸寸芳土留下爱的痕迹。

    一开始,凌语芊还能无动于衷,可渐渐地,她意志开始减弱,减弱,再减弱,一股羞愧和震惊瞬时涌上她的脑海,她惊觉……自己的身体在起反应!

    他的手,仿佛注入了无尽的魔力,被他抚摸过的地方,皆无法克制地,漾起一阵阵酥麻。

    而他猛然爆出的一句话,更是让她羞愧难堪到极点。

    “宝贝,是不是很舒服,别急,老公会继续努力,等下更爽的。”贺煜抬起脸,直勾勾地盯着她,性感的薄唇,凌语芊知道,那又是她的……

    他简直就是个神!能看透人心的神!

    龙舌吐出,湿滑刚毅的舌尖在那两片冷冽的薄唇扫了一遍,像是品尝千年陈旧,慢慢地吮、啧啧出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