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意乱情迷夜(2)

意乱情迷夜(2)

    凌语芊瞧着,顿觉传来一股火辣辣感……

    贺煜眼疾手快,及时稳住她的下巴,结实粗砺的手指顺势在她脸上轻捏一把,低沉的嗓音说得极为暧昧,“宝贝,这是老公三十年来尝过的最美味珍品,琰琰这小子可幸福了,天底下再也没有比他更幸福的人,连我,也不及!”

    凌语芊本就酡红的娇颜经他如此一说,顷刻更是醉如红酒,而后半句,待她恍然大悟后,简直想打个地洞钻进去。

    真可恶,他怎么可以这样说,他怎么可以把琰琰和他相提并论,琰琰是婴儿,母乳是赖以生存的食物,是人类发展的自然规律,多纯真多实在的事儿,哪像他,带着邪恶的、黄色的。

    贺煜似乎没看到她的羞恼,继续自顾地述说,若无其事状,“其实,婴儿一定要吃母乳吗?是谁研究出来对新生婴儿而言母乳是最有营养、最珍贵的食物?我看配方奶也不错呢,七大营养样样俱全,不如琰琰以后直接吃配方奶得了……”

    “你想得美!”凌语芊终于开口,迅速打断他。

    她这一嗔怒,杏眼圆瞪,娇俏味儿尽显,彻底把贺煜的魂魄勾走,颀长的脊背陡然一僵,喉咙一阵紧致,刻不容缓地收起玩味,继续实干!

    带有魔力的手,加上魔力十足的嘴,双管齐下,带出狂涛骇浪般的情潮。

    结果,凌语芊被弄得毫无招架之力,娇躯颤抖连连,泛起一片片粉蜜,从而显得愈加的美丽和诱人,把身边的男人刺激得更卖力。

    “唔——”

    春心荡漾的娇yin,无法克制地自凌语芊小嘴发出,绝色精致的五官因此苦成一团,焦急欲哭。

    她甚至,下意识地扭动身体。

    这无疑给贺煜极大的鼓舞……

    3gnovel.cn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呜呜,不要,不要再弄了……”

    &“小说领域”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nbsp;在这方面,贺煜是顶级高手,当然明白她的反应,整个人不由更高亢,更激荡,他还蓦然想起志鹏开的玩笑,看来,这招特灵!

    想罢,他无辜地问,“乖乖宝贝,是不是感觉很难受,老公服侍得还行吧。”

    凌语芊已经无法言语,只能泪眼弯弯地看着他,欲求他进一步,但又不敢放下矜持。

    贺煜薄唇一抿,再度扬起邪魅的弧度,“乖,别急,老公会满足你的,来,放轻松,随老公走。”

    说罢,他又继续,引导着她,哄着她,挑逗着她,那双高深莫测的眼眸一直蓄着诡异的光芒。

    在这方面,凌语芊素来都不是他的对手,今天同样是被动的份,尚存的些许理智告诉她,她应该自我扼制,虽然她名义上还是他的妻子,可她决定离开他的,故她不能再和他有任何藕断丝连。

    那在爱的基础上发生。可根据自己和他的情况……不应该的,不应该的。所以,凌语芊你要把持住,一定要忍住。

    她不断告诫自己,压制自己,然而不知因何缘故,今天仿佛着了魔似的,中了他的魔力,那爱欲情潮像是滔滔江水汹涌而来,让她根本无法克制,无法自控!

    是他技术太厉害了呢?或自己忍了太久,以致渴求慰藉?不管哪一个原因,她都不希望,因为无论哪种原因,结果都是她会沉沦,会再次与他纠缠不清!

    她在不断思忖和克制,奈何脑子愈加混沌纷乱,意志是越来越薄弱。

    见她忍得难受,怜惜之情在贺煜心中油然而生。其实,在折磨她的同时,何尝不是折磨着他自己。

    罢了,够了,应该停止了!

    贺煜一咬牙关,做出这样的决定,头抬起来,先是若有所思地注视了她一下,大手停在那薄薄的卫生棉上,很遗憾的语气道出,“小东西,你再忍耐半个月,到时老公会好好补偿你!”

    凌语芊这也才意识到自己还在坐月子,意识到自己刚才白担心了,同时又忍不住为刚才的渴求难耐感到无地自容,于是抡起拳头,朝贺煜身上猛打,“讨厌你,坏死了,就爱欺负人家。”

    &nbsd5wx.com百度搜索“第五文学”看最新章节p;贺煜并不躲避和阻拦,任由她发泄,待她打累了主动停下来,他抓住她的手,将她小小的拳头裹在他宽阔的掌中,定定凝望着她,鹰眸深情依旧。

    凌语芊依然嘟着小嘴,羞恼地瞪着他,连她自己也没觉察到她在他面前,依然不自觉地流露出动人的娇态。

    “来,睡觉吧。”贺煜突然做声,嗓音已无方才的戏谑,食指在她小嘴轻轻一点,搂住她,躺下。

    凌语芊身子顺着躺下,别过脸,面朝宝宝,不再理贺煜。

    贺煜身高体大,头很轻易地伏在她的肩上,也目不转睛地看着儿子,看着看着,就着那姿势又在凌语芊的肩窝和胸前舔吻起来。

    凌语芊见状,立刻给他一记白眼。

    贺煜仿佛没看到似的,继续无赖的行为,一会,他眸色陡然暗下,瞳孔急骤收缩,粗促呼吸。

    凌语芊觉察到了,先是愕然,随即明白过来,羞赧之余,心头涌上一股幸灾乐祸,放下抗拒之心,决定任由他。

    结果如她所料,这引火自焚的色坯子男人,到痛苦时刻自行停止了,似乎看透她的心,在她肩上轻咬了一口,“欠收拾的小东西,敢情在幸灾乐祸?!”

    凌语芊愣了愣,唇角不自觉地翘起来。

    “别得意得太早,老公就再给你半个月时间,等月子一坐完,我要你三天三夜下不了床,不,应该是七天七夜,毕竟你要休息恢复的对不,呵……”贺煜整齐的牙齿,又在她娇嫩的肩上咬了一口,他发现,她不但吻起来勾心,咬起来也很棒。

    凌语芊则因他的话全身再次陷入僵硬当中,坐完月子……的确,到时候她似乎再也没有借口拒绝和保护,到时,真的要和他再……不,不应该的,不行的……不……

    凌语芊马上进入无助惊慌当中,连身后的男人忽然离开了也不知道,一会直到男人重返她的身后,大手再次抚上她的肌肤,给她带来一阵颤抖的冰冷,她混乱的思绪这才平复些许。

    然后,也才发现,他身体火热不再,至少,那个东西已经降了温度。

    莫非,他刚才去浴室……自行解决了?她在网上看过,说男人长有一双万能的手,在找不到女人释放时,会用手来解决,那他,刚才就是这样?他平时,都是这样的?

    不容凌语芊多思忖,男人已经再次不规矩起来,也验证了两手万能的说法。

    凌语芊心里复杂的,纷乱的,静静任由他继续,时间就这样消逝,男人继续折腾,不过,她倒没有再见他离开,他的忍耐性,还真厉害。

    随着夜渐深,困意开始袭来,凌语芊支撑不住,缓缓进入了梦乡,不知什么时候,她又醒来,发现男人还在她身上蹭着,她不由惊讶又无语,然后,下意识地去感受他!再然后,她笑了,笑自己的无聊,随即甩甩思绪,重新闭上眼,不久再度沉睡过去……

    接下来,日子似乎没有什么异常,坐月子的时光,都是那么的枯燥、普通,但也很恬静、温馨和幸福。

    凌语芊依然寸步不离卧室,大部分时间也都和琰琰在一块,琰琰睡着的时候,她偶尔会看看电视消遣,甚至上上网,从而,也了解到了李晓彤等人的情况。

    李家在G市是十大家族之一,李坤又是G市市长,而李晓彤是大律师,曾经多次上过电视和杂志,这次的事件于是成了G市本地电视台报道的对象,就连互联网也不放过他们。

    因为官场某种暗规则,李坤没被证实到直接参与整件事,只因此影响到这次的评选,从市长降为副市长。市委书记,依然是贺一翔连任。

    警察局长江峰,也被降为副局长。

    凌语芊除夕那晚挨冷的真相也被揭露出来,果然是有人捣鬼,那天值班警员刚好是李晓筠的老同学,受李晓筠指使,故意把冷气开到最大,弄成是冷气机坏了的假象,这是个小卒,结果自然是立刻革职。

    至于李晓彤,可谓下场是最惨的,身为一名大律师,知法犯法,妨碍司法公正,被撤销律师牌,几乎身败名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