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发现她和他的旧照合影

发现她和他的旧照合影

    电视台的报道,较为含蓄,只阐述了整件事,和各人的下场。但网上的帖子相对活跃开放许多,各种各样的看法,议论纷纷。

    许多市民都说,想不到李晓彤会这样,毕竟,她曾经是那么的正义和善良。有些人还找出以前的事,说她如何与恶势力斗争,如何帮助穷人,然后结论讽刺正义女神也只是片面的,也是自私的!

    也有人持理解态度,说那个毕竟是自己的亲妹妹,身为姐姐那样做,人之常情。当然,这只是少数人、个别人这样维护,大部分人都是痛斥,因为李晓筠的恶毒手段足够引起公愤,因此牵连李晓彤。

    “还满意这样的结果吗?”一个高大的身影,忽然走近凌语芊,两手轻轻按在她的香肩上,从侧面啄吻一下她的颈脖。

    凌语芊本是搁在鼠标上的手,即时停止,身体也一僵,然后,下意识地缩了缩脖子,躲避他的亲昵动作。

    贺煜见状,男性自尊又是大大受挫,这小东西,到底什么时候才会不再对他排斥呢!

    在心里暗暗叹着气,他便也暂且停止对她亲昵,视线转向电脑画面,继续讨好道,“老公说过绝不放过任何一个人,这次总算不食言了吧?”

    凌语芊俏脸顿时又是一怔,继续默不吭声。

    其实,她在乎的,最主要还是李晓筠的下场,至于李坤和江峰这些涉及官场的,她倒不怎么在意,也不想去懂。

    至于李晓彤,说实话,她还不希望李晓彤的结果是这样呢。

    不管中间发生过什么,她都依然记得,自己第一次和李晓彤见面的情景,那正义气质浑然天成、干练自信的女人。她还是由衷希望,李晓彤能继续当律师,继续为民服务,继续打击那些不法分子和恶势力。

    “你真的不打算和她解释吗?”凌语芊终于开口,幽幽地道。

    贺煜略略一愣,冷哼,“她本来就是知法犯法,妨碍司法公正。”

    凌语芊听罢,心中更加感慨万千。

    关于这次举报的事,是高峻一手策划,换做别人,说不定会做出解释和澄清,但这男人个性冷傲清高,我行我素,并没有这样做,所以,李家的人到现在仍以为是贺煜所为,埋怨责备贺煜的冷血无情,忘恩负义,薄情寡义。

    一会,贺煜又做声,转开话题,“对了,想到怎么为琰琰举办满月宴了吗?你想中国化还是西洋化?你打算宴请多少宾客……”

    “不用了!”凌语芊也猛地道出一句,毅然拒绝。

    贺煜剑眉一蹙,语调急促起来,“不用?为什么?”

    为什么?因为和爷爷的一年之约,她觉得,既然将来琰琰要离开这个家,那不如别让琰琰被太多人认识和知道。

    贺煜不知情由,已经心急如焚,忽然把她拉起来,带她回到床前,接着说,“满月,对每个孩子来说意义重大,我们的琰琰更如是,这是我们第一个儿子,我们有义务给他一个隆重的满月宴,让所有人知道,这是我贺煜的儿子!”

    说到最后,他语气难掩自豪和喜悦。

    凌语芊也早已顺着他的视线看往在床上酣然熟睡的小人儿,整个脸庞闪烁着母爱的光辉,渐渐地,在床沿坐下。

    贺煜也跟随,高大的身躯挤在她旁边,紧贴着她而坐,两只手臂又是深深把她抱住,在她身上不安分起来。

    凌语芊挣扎,正扭动躲避期间,宝宝被弄醒了。

    贺煜这才放开她,迫不及待地抱起宝宝,哄了起来,“琰琰乖,别哭,爹地抱抱,爹地疼疼。”

    可惜,爹地再怎么疼,也不极母亲,小琰琰继续哭啼不止,直到凌语芊把他接过来,给他喂奶了,小家伙总算罢休,哄亮的哭声转成有力的吸吮声,吃得甚欢。

    贺煜在一边默默看着,仍摆脱不了心中的郁闷,渐渐地,不由轻斥了一句,“小子你尽可享受吧,爹地说过,你妈咪是属于爹地的,你只准许霸占半年,然后乖乖给我吃奶粉去,把这里还给爹地!”

    再次听到这种透着酸气又疼爱的抱怨,凌语芊仍忍不住苦笑,这期间,又有种淡淡的惆怅。

    他很爱琰琰,真的很爱,只要他在家,都围着琰琰转,争着抱琰琰,他已由起初的手忙脚乱到现在可以自行抱起宝宝,然后自言自语逗着琰琰。

    每一次,他都把保姆遣退,甚至连薇薇也叫走,整个空间只剩一家三口,他便毫无隐瞒地表露对琰琰的爱,还有对她的爱。

    这些温馨的画面,曾经是她渴望的,是她多少次做梦梦到的,可现在,对她来说再也没有意义。

    一次又一次的伤害,让她记忆深刻,尽管伤疤好了,可她不敢忘却痛,因为没人能保证,性格阴晴不定的他下次还会不会再让她从天堂,堕入地狱。

    因此,不管他对她多好,多疼,多宠爱,她都下意识排斥着,躲避着,坚持不让自己沉沦。

    “又在想什么?”贺煜突然凑脸过来,低声问。

    凌语芊回神,不语。

    “夫妻双方要坦诚,可我总觉得,你有很多事在蒙着我。”贺煜已经再次搂住她,又在她身上占着便宜吃着豆腐,“小东西,你要记住,这辈子,你注定是我的人,永不分离。”

    永不分离……一辈子……

    凌语芊努力咽着口水,使劲压制强忍着不让自己哭出来。

    正好这时,对讲机响起。

    “小说领域”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贺煜总算放开她,去接通。

    是季淑芬打来,原来,贺一航从X国归来了,季淑芬早决定好要跟贺煜去机场接他,如今差不多时间,于是提醒贺煜。

    贺煜挂好电话,对凌语芊交代一声,离去。

    凌语芊目送着他,待他消失,她依然对着空荡荡的门口呆视,好一会才收回视线,转到怀中稚儿身上,手也缓缓抬起,轻抚上儿子的脸儿,摩挲着他的小额头,还有那日渐清晰立体的五官,心中不觉悲怅更甚,紧接着,热泪盈眶……

    国际机场

    贺煜和季淑芬不但顺利接到贺一航,还意外碰上了……李——晓——彤!

    事过境迁,彼此的心情都已经发生了变化,李晓彤远远望着贺煜,黑白分明的眼,伤痛清晰可见。

    贺煜也默默回视,素来高深难测的眸瞳,此刻一样让人捉摸不透。

    倒是季淑芬,迫不及待地走到李晓彤的面前,一如既往地套热乎,“彤彤,你出差了?也是刚下的飞机吗?”

    迎着季淑芬友善真诚的眼神,李晓彤忍不住动容,抿唇应“六夜言情”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道,“嗯,干……伯母来接伯父吗?”

    “伯母?你不叫我干妈了?”季淑芬首先为她的改变称呼而失落。

    李晓彤怔了怔,不语。

    季淑芬于是握住她的手,霸道地道,“彤彤,不管发生什么事,伯母对你的心毫不改变,在伯母心目中,你依然是那个高贵大方、明白事理、温柔体贴的女孩!”

    “干妈——”李晓彤再也抑制不住,喉咙哽咽地低吟出声。

    季淑芬更是心疼不已,继续拉着她,回到丈夫和儿子的身边,对贺煜道,“阿煜,妈不管,妈要彤彤和我们一块走。”

    李晓彤一听,赶忙婉拒,“干妈,不用了,我自己搭的士就行了。”

    “既然你叫我干妈,那就听我的安排!”季淑芬也马上反对,重新看向贺煜,对他发出不容否决的眼神。

    贺煜继续眸光暗涌,看着一脸固执倔强的母亲,又瞧了瞧面容憔悴的李晓彤,最后再往周围人潮审视一番,便不说什么,拿起父亲的行李,径自往前走了起来。

    季淑芬见状,心头一喜,挽住彤彤的手臂,“来,我们走。”

    李晓彤咬一咬唇,看着前方那抹高大挺拔的身影,也缓缓抬步,随着季淑芬往前跟去。

    在季淑芬的刻意安排下,贺一航和她一起坐在后座,李晓彤则坐在副驾驶座,身边,正是贺煜。

    贺煜似乎丝毫不受影响,俊美的容颜淡定从容,若无其事地开着车。

    季淑芬不时地找李晓彤搭话,连贺一航,也在她的暗示下不得不偶尔插话几句,李晓彤礼貌客气,一一回答,但由于那件大事刚平息不久,气氛终究无法回到以前的欢快,说着说着,话题便断了,整个车厢,异常古怪。

    一会,李晓彤突然做声,说话的对象,是贺煜,“能在这里停车吗?”

    贺煜尚未反应,季淑芬立刻诧异地道,“这里停车?彤彤,你……不是说好先跟我们回家门口,然后再由阿煜继续送你的吗?”

    李晓彤抿唇,逸出一抹苦涩的笑,这样的安排确实不错,可惜……再也不可能了。

    望着季淑芬,她由衷感激,“干妈的好意,彤彤心领了,不过我暂时还不想回家,我想到这附近,走走看。”

    季淑芬下意识地朝车外瞧了瞧,沉吟数秒后,唯有作罢。

    车子已经缓缓靠边停下,李晓彤对季淑芬和贺一航最后道别,对贺煜,则只留下深深一望,提着手袋,走出车外。

    她强迫自己别回头,高挑的身子踏过马路,快速走进内街,这也停下,环视着四周。

    这一带,是G市的旧区,虽不及商业圈的繁华和热闹,却给人一种恬静安宁的感觉,以前读高中的时候,她偶尔会来,因为这里有间甜品店,豆腐花很好吃。

    算算日子,她已有六、七年没来过这带,不过,这里变化并不大,或者可以说,是更旧更宁静了。

    深深吸了一口气,她沿着一间间熟悉的店铺漫步,寻找着那间最印象深刻的甜品店。

    然而,她还没找到甜品店,就猛然被另一个东西给吸引住!

    古老的影楼,橱窗上,贴着一张泛白的相片,相片里的一双人,却是非常的美,非常的绝配,而且……对她来说非常的熟悉,深深震撼着她的大脑,震撼着她整个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