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带你去寻找记忆

    是夜,宁静安谧,琰琰睡在婴儿床内,凌语芊则窝在飘窗上,用手机微博和“人类克星”私聊着。

    距离上次和他联系,似乎已经很久,久得,让她记不清具体时间,久得,让她几乎要忘了这个人。

    其实,是她一直没有再登陆微博,直到今晚,她又一次登陆,很自然地,打开私信,找到他,发了一条短信出去。

    而不一会,他回复了。

    她不禁怀疑,他是否像别的“网虫”那样,一直蹲在微博前。

    “你的心情不好吗?又遇到什么烦心事了?”他回复的第一句话,是这样的。

    呵呵,他似乎总能看透她的心,隔着网络,他也能猜到她的情况!

    所以,她也不隐瞒,“嗯,今天遇上一件很难过的事,几乎……让我无法呼吸。”

    “你试着出去走走,在空旷的地方,那有清新的空气。”他回话。

    “哦。对了,你觉得,要想在一个自己很憎恨的人身边度过一年,有何办法让自己别再沉沦?”

    他不回答,反而先问,“你很爱那个人?”

    “或许吧,曾经吧。”

    “不,不是或许,也非曾经,你很爱这个男人,即便现在,你痛得无法呼吸,你对他恨之入骨,也依然深爱着。有一种爱,是恨之入骨!”

    有一种爱,是恨之入骨!

    凌语芊反复默念着这句话,然后,唇角微微扬起,露出一抹凄然的笑。她手指飞速按动着手机键盘,继续请教他,“那你有没有什么好法子来毁灭这种恨之入骨的爱?”

    “有,那就是……试着爱别的男人,让别的男人取代他,使你渐渐淡忘他,到最后,将他彻底从你心中移除。不过,我想你应该做不到,因为很多女人都做不到,特别像你这种痴心绝对的女人。”

    “是吗?你在用激将法帮我?”

    “如果这样能帮到你,那就是!”

    凌语芊看罢,再抿了抿唇,而后,静静看着手机屏幕,不再发出短信。

    约莫一分钟之久,对方来话,“怎么了?不高兴了?或者,下了?”

    “没,在呢,在看你的话。对了,假如……我真的想找个男人,你愿意帮我吗?”

    “帮你?你是指,你要我当你的男人,要我当你爱人的替身?”

    “嗯!”

    “那我有什么好处?”

    “你想要什么好处?”凌语芊也毫不犹豫地问,放纵着自己。

    “我想要……是否我要什么,你都可以给,即便是……”

    “嗯,都可以,即便是我的身体!”凌语芊更加堕落和自暴自弃,她发现,当她打出这样的回答时,她内心有种说不出的痛快,一种极强的报复感。

    小东西,你记住,你的身和心都属于我,永远只能属于我——

    不,她就不记住!他都记不住,凭啥她要记住!

    “你漂亮吗?迷人吗?”对方的询问,持续传来。

    “他曾叫我小妖精,小精灵,小尤物,你说我漂不漂亮迷不迷人?”凌语芊继续淋漓痛快。

    对方立刻送了一个“色色”的表情过来,“看来,我要沉沦喽。好吧,一个礼拜,我给你一个礼拜的时间好好考虑,然后,彻底确定给我,我帮你忘记那个男人!”

    “一言为定!谢谢你!”

    “好,这声谢谢,我收下了!”对方说完,又发了一个亲亲表情过来。

    凌语芊略略沉吟,也回了一个飞吻,然后,结束聊天。

    她继续举着手机,回头看着那些对话,心中越发的痛快,她在为自己的“放纵”鼓掌,在为自己的“坏”喝彩,在感谢,这个素昧相识的男人,不管他是不是“人类克星”,但他是她的救星!

    3gnovel.cn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六夜言情”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谢谢你,谢谢你一次又一次地把我从水深火热中营救出来!

    她将手机放在心口,默默感谢对方,紧接着,往婴儿车看了一下,然后视线又转向窗外,瞭望着遥远的苍穹,瞭望着那一颗颗闪烁明亮的星星,目光再重返手机画面时,继续来回反复地看,让这些大胆的对话,陪着她进入了梦乡……

    宁静的夜,继续飞速流逝,不知过了多久,房门被推开,一个高大的人影悄然走了进来,锐利的鹰眸先是下意识地往床上看,那空荡荡的感觉,即时让他飞扬的剑眉陡然一蹙,如炬目光转向飘窗,如期见到了那抹熟悉的影子!

    他先是顿了顿,再抬步,经过婴儿车时,对着里面的小家伙充满溺爱地望了片刻,最后,来到飘窗前。

    皎洁的月光从透明的玻璃窗倾泻进来,洒在她的身上,映出她娇小的身子,那张绝色的容颜,更加苍白如纸。

    他不由自主地伸出手,本能地缓缓抚摸过去,眼见差不多触碰到,他陡然停止,悬在半空,然后,方向一转,抓起静静躺在她腰侧的手机。

    他本打算随意看看,岂料让他看到一个震惊的消息,令他更加狂怒的对话!

    该死,她在说什么!她都在说些什么!

    这些话,竟然是她说出来的!怎么可以是她说出来的!

    “假如……我真的想找个男人,你愿意帮我吗?”

    “你想要什么好处?”

    “嗯,都可以,即便是我的身体!”

    “他曾经叫我小妖精,小精灵,小尤物,你说我漂不漂亮,迷不迷人?”

    还有那些色色的、亲亲的、飞吻表情!

    贺煜多们希望,这又像上次那样,她是被对方改变了程序,自编这些话出来,然而他肯定,这次绝对不是!

    这些话,都是她亲自打的,她故意的!她在发泄心中的不满,发泄对他的憎恨,她在报复!

    俊美的容颜,顷刻乌云密布,满腔怒火在他体内炽烈狂烧,烧得很猛很猛,几乎把他的五脏六肺都烧着,他似乎还闻到,皮毛被烧焦的声音和臭味。

    他真恨不得,立刻把她摇醒,质问她,再次惩罚她,然而,他想到了张阿姨的指责,这冲动的念头于是被打消!

    结果,在极度强忍中,他把手机甩回到飘窗的毯子上,扭头,奔向大床。

    他翻来覆去,脑海尽是刚才看到的那些对话,怒火于是毫无间断,在暗暗咒骂高峻无数次。

    是的,这个人类克星根本就是高峻,这王八蛋,一直盯着自己,企图破w百度搜索“第五文学 ”看最新章节坏、拆散自己和她!

    取代我?

    你休想!你妄想!这辈子,我都不会放手,这辈子,她永远都只能呆在我的身边!

    贺煜在心中,咬牙切齿地冷哼着,黑眸不自觉地再次转向飘窗,看着那几乎蜷缩成一团、娇弱得让人生疼的人影,熊熊怒火便慢慢舒缓开来,下午对她强行占有的一幕,突然再度涌上他的脑海,伴随的,是深深的内疚和后悔。

    确实,他很后悔,后悔自己的太过冲动,后悔自己在她面前总是无法控制,总是近乎崩溃。

    可是,事情已然发生,再也无法回头,接下来,他要怎样去扭转局面呢?

    正好,寂静的空气里猛得响起一阵婴儿哭啼声,是琰琰,琰琰醒来了。

    贺煜迅速回神,准备起身去抱,不过,飘窗上的人影比他更快一步奔到婴儿车前。

    该死,谁让她走这么快,难道她不知道她下面有伤的吗?宝宝饿半分钟又不是什么大事!贺煜忍不住暗暗责备,幽邃的深眸继续紧盯着她,直到她喂完奶,重新把琰琰放下,重返飘窗。

    她继续躺下了,依然面朝窗外,对他这边丝毫不理睬,他于是更加憋闷和烦躁,思绪四处打转飘游,飘到他对她占有时,突然闪出来的那幕莫名其妙的景象。

    这样的画面,是自己失忆前看过的吗?又或者,那个男人其实就是是自己?假如真如此,那个女人是谁?自己为什么会强行占有她,自己突然间想起这样的画面,是因为似曾相识吗?又或者,另有玄机,那到底是什么玄机?

    该不会,那个被压在下面,看不清面容的人,是她吧!

    一个大胆的猜想,俨如一道闪电般陡然在贺煜脑海闪过,给他带来惊诧,震动!然后,他又立刻否决。

    不,不可能,应该不会!

    他并非觉得难以相信,并非觉得不可能,而是,他无法接受自己会三番四次施行这样的兽性,无法接受她会恨他,会继续坚持离开他!

    所以,他使劲甩着头,不让自己去想,不让自己再陷入恐慌当中。

    为了做到这样,他甚至去浴室,用冷水扑醒自己,将杂乱无章的思绪消除冲走,一会回到床上后,视线自然而然继续追随她。

    他不清楚她是否又入睡了,但他清楚,今晚对他必是个不眠之夜。

    幸好,他能控制住不再想那件事,每当他不由自主地往这方面想,他都及时刹车,用别的事情来转移注意力,就这样,一直反反复复到天亮。

    经过一番梳洗,他身上的疲劳和倦意慢慢消除,整个人一如既往的神彩飞扬,对房内一大一小两个人影不知是第几次凝视后,终提起公事包,离开了卧室。

    他吃完早餐,驾车驶出大庄园,突然毫无预警地接到一通电话,一个他以为永远不会再打来的人,而且,电话的内容把他给深深震住!

    “有空吗?”原来,是李晓彤。

    贺煜稍顿,语气淡漠,“什么事?”

    “想带你去一个地方,一个,能找到你记忆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