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宝宝满月,他却缺席了

宝宝满月,他却缺席了

    她俏脸更加刷白,惊恐万状的眸瞳紧瞪着,嘴唇嗫嚅着,想问他要做什么,想跟他解释,自己为什么会和高峻通电话,可惜,就是毫无话语发出。

    幸好,老天还是慈悲的,在这千钧一发之际,薇薇出现了,像天使一般地出现!

    “姐夫,姐姐,你们在做什么呢?”凌语薇像以往那样,天真无邪地打着招呼。

    凌语芊箭一般地冲过去,依然颤抖不停的手拉住薇薇,佯装没事地道,“薇薇,你回来了?怎样了,和张阿姨学弄饺子皮都学到了吧?”

    凌语薇脑筋一时转不过来,好一会,才答,“嗯,张阿姨真的很好哦,她很有耐心,不嫌我烦,跟我讲解了很多,她还说以后教我整兰州拉面和炸油角!”

    “那薇薇岂不是可以开间小食店了?”凌语芊继续若无其事的样子,颤抖的嗓音已逐渐恢复了平稳,整个人也从刚才的惊慌中出来,没有再去留意贺煜,仿佛贺煜不在场似的。

    凌语薇则就着话题兴致盎然和她聊下去,也暂时把贺煜抛诸脑后。

    不同于姐妹两人的欢欢喜喜,贺煜面色依然绷得甚紧,那俨如凝聚着十号风暴的鹰眸,直直盯着凌语芊,少顷,高大的身躯疾风似的朝外面奔去。

    凌语薇这也才意识到他,看着他身影掠过的门口,不由疑问道,“对了姐姐,你刚才和姐夫在干吗?姐夫不是在上班吗?怎么回来了?你们是不是吵架了?”

    迎着妹妹关切担忧的眼神,凌语芊不禁微微一笑,安抚道,“没事,没什么,对了,我们刚才说到哪了?”

    “刚才啊……”凌语薇便也不多想,重新继续话题。

    凌语芊聆听的同时,美目还是忍不住朝门口扫,心不在焉……

    同一时间,冲出卧室的贺煜,直接下楼,驾车离开庄园,他还拿起手机,拨通一组很久都没再主动拨打过的电话,语气冷漠地道,“现在有没有空?我准备去怡然街,你也过去吧。”

    他话音落下好几秒,电话那端才传来李晓彤的回应,细柔的嗓音有点儿急促,“哦,好……好!”

    贺煜听后,不再多说,按了结束键盘,大手重返方向盘上,脚更用力地踩中油门,驰骋而去。

    不过,李晓彤似乎比他更快,他抵达的时候,李晓彤竟然也到了!

    两人先是隔着距离彼此对望,稍会,李晓彤先迈步,走近来,迟疑地道,“今天紧要的工作不多吗?怎么有空过来这儿?”

    贺煜不语,继续瞥了她一眼,也开始抬步,却是往街道前方走。

    李晓彤心中一阵怅然,但也赶忙跟上。他们于是就这样并排而走,一言不发,直到走完整条路,最后,进入上次那个公园,在长椅坐下。

    此时正逢午后,公园里的人并不多,他们所坐的这个位置,更是格外幽静,贺煜两只长臂展开,搁在长椅顶端的边缘,长腿盘在一起,不知所思的黑眸,紧盯着前方。

    李晓彤在并膝坐在他的身边,一直侧目,定定凝望着他,那张完美绝伦的俊脸,还是让她心起悸动。

    一会,她忽然幽幽地打破沉默,“还记得我们上次这样在公园静坐是什么时候吗?”

    贺煜面色怔了怔,不应答。

    “不记得了?”李晓彤俏脸更黯,语气更怅然,“也难怪,我们都已经好几年没试过这样的。”

    犹记得,他刚去贺氏集团工作的时候,每天午饭都会约她到公司对面的公园一起午餐,他说不喜欢在公司用餐,也不喜欢在高级餐厅吃,因为那都是在室内,让他感觉很压抑,反而在公园里,视野辽阔,闻着新鲜的空气,和她一起聊天,是他一天当中最惬意的时光。只是后来,当他慢慢投入公司运作,职位随着越来越高,工作越来越忙,那些最惬意的时光,他再也不需要。

    美好而不复往的过去,总令人百般悲叹和失落,李晓彤眼中起了闪闪泪花,更加痴迷地看着身边的男人,忽然,她在他面前跪下,恳求道,“贺煜,求你放过筠筠,求你给她一次机会,给她一条命!”

    贺煜炯亮的眸瞳陡然一晃动,也迅速转脸,回望着她。

    “筠筠才二十三岁,那么的年轻,我真不忍心看着她就这样死去,所以,求你大发慈悲饶过她,饶了她好吗?只要你肯饶她不死,你要我做什么都行,贺煜,现在只有你能帮我,帮我实现这个愿望可好?求你,求求你!”李晓彤继续苦苦乞怜,眼泪已夺眶而出。

    贺煜又是怔了怔,手缓缓抬起,来到她的脸上,接住那晶莹的泪,滚烫的感觉,让他冰冷的心倏忽一颤。

    李晓彤眼泪持续狂流,不仅是因为心中的伤悲,更因为他的举动,而且,他接下来的话,更是让她彻底地泪流不止,不可收拾。

    “别哭,在我眼中的李晓彤,是个很坚强,很淡定,很意气的女人,她从不会被任何事情打倒,从不会流泪,更不会哭。”贺煜嗓音低沉沙哑,粗砺的手指替她拭去那一窜窜的眼泪,然后,他继续低吟,“她已被判刑,注定要死,任何人都救不了她。”

    “不,只要你肯放过她,她一定有救,你懂得,贺煜,你懂的!”李晓彤使劲摇头。

    确实,他懂,他当然懂,凭李家的财力人力,只要贺家不追究,他们的确可以让李晓筠不死,然而……

    想罢,贺煜俊脸一凛,冷冷地给出了回答,“你说,李晓筠才二十三岁,很年轻,可你应该也知道,雅儿才十八岁,她更年轻、更可怜,所以……我不会放过李晓筠,绝对不会!”

    李晓彤一听,面如死灰,只是那泪水,依然流个不停。

    贺煜沉吟了一下,语气缓和些许,“起来吧,别再做一些有侮你身份的事,你不该这样的,我希望能看到以前的你。”

    “以前的我?你以为我还能变回以前吗?在法庭宣判结果,在我被律师公会的人带走的那刻起,我李晓彤便不再是以前的李晓彤,再也不会,永远都不会了。”往事不堪回首,李晓彤更痛更悲,隔着模糊的视线,她捕捉到他眼里闪过的怜惜之情,于是抓住机会,转为这样哀求,“好,我不勉强你饶筠筠不死,你答应我另一个要求,这半年,别再阻止我们对筠筠好,筠筠只剩半年的命,我们想让她走得开心,特别是我!希望你能帮我,帮我好吗?你别再盯得太紧,让我们好好陪筠筠度过这最后的半年。”

    晶莹剔透的泪,继续从那双精明聪慧的明眸流个不停,滔滔划过李晓彤的脸,贺煜这也才清楚看到,她面色是那么的苍白,那么的憔悴,那张一直洋溢着自信和愉快的容颜,不知几时开始,已变得黯然无光,变得……顷刻间,他感觉心头被某样东西轻轻刺痛了一下。

    这段时间,母亲不止一次责备他,说他心太狠,说他太无情,其实,只有他清楚,自己是个念情的男人,李晓彤的好,他还是记得,这些年李晓彤对他的陪伴和付出,那一幕幕感动和振奋,他都依然记得。

    “煜——”

    “好,我答应你,快起来吧。”他终究,还是无法做到彻底的冷酷,大手缓缓滑到她的手臂上,把她扶起,还突然问道,“对了,你最近怎样?法院那边的工作,还继续吗?”

    “律师牌都没了,还怎么继续,再说,法院不会再要我这个有辱法律的人,那些客户也不会再要我这个知法犯法的人帮他们讨回公道。”李晓彤嗓音依然哽咽,且透着浓浓的惆怅和悲凉。

    贺煜顿时又是一阵疼惜和怜悯,脑海蓦然闪上一幕,有一次,她帮一个穷人打赢官司,他陪她庆祝完毕后,驾车去山顶,站3gnovel.cn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在空旷的山头上,她高声欢呼和呐喊,说她尽管少赚一笔律师费,但她很高兴,是她有史以来最高兴的一次,她扬言,以后还会帮贫苦弱小的老百姓阶层打官司,继续和恶势力斗争,她要开一个培训班,收徒弟,十年,二十年,彻底消灭恶势力欺负穷人的现象。

    “那以后有什么打算?”他忍不住,又问。

    “不知道,兴许,经商吧。”李晓彤估计也忆起了曾经的一些往事,整个人也更加怅然若失。

    经商!她不是说不喜欢经商的吗?为什么……忽然间,贺煜很想告诉她,其实,那次的事并非他所作,尽管李晓筠很可恶,尽管他对李晓筠恨之入骨,可他并没想过对付她,更不想她死。

    然而,内敛如他,话到嘴边终究无法说出口,只能带着怜惜和内疚,默默看着她,这个曾经如闪亮璀璨的法界之星,曾经是无数穷人的依托和希望,也曾经,是他的天使。

    彤彤,对不起,对不起!

    他在心里,暗暗道歉。

    正好,李晓彤再度做声,被泪水洗涤过的眸瞳更加清澈透亮,一瞬不瞬地望着他,“贺煜,你能告诉我,你有爱过我吗?”

    贺煜定了定神,哑然。

    “你为什么会爱上凌语芊,你爱她什么?是什么让你移情别恋,让你不顾一切地爱她?”李晓彤继续问,语气渐渐转为意味深长,“你知道吗,可以的话我也希望能失忆,不过我想,就算我失忆,还是会爱上你,有一种人,注定要爱另一个人,就算他失忆,仍会重新爱上。”

    听着她不知是何用意的低吟,贺煜先是本能地困惑了一下,但也没深究,一会,他站起身,笔直挺拔的身躯踏上公园的碎石路,前进的方向,是公园门口。

    李晓彤没有再跟上,静坐原地,视线继续对他追随,眼中波动流动,情潮暗涌。

    贺煜头也不回,就那样阔步直走,直至回到他的车上,启动引擎,扬尘而去……

    接下来,又是日夜穿梭,时光流逝,今天终于迎来了小琰琰满月的大喜日子!而这对凌语芊来说,意味着孤寂沉闷的坐月子正式结束,她不用再困在这间很大很华美,却让她倍觉压抑的卧室。

    一切照原计划安排,一大早张阿姨已经张罗筹备,对琰琰举办一些中国传统习俗的事宜,尽管没有隆重的满月宴,但还是少不了自家的亲朋好友前来探望,仅是大庄园那些人都来来往往,熙熙攘攘。

    对他们的到来,不管他们基于什么目的,凌语芊都由衷感激,因为他们说出口的,是实实在在地对琰琰的祝福。

    贺云清与贺一航分别身为小琰琰的曾爷爷和爷爷,也老早就在一楼大厅坐镇,一起逗着小琰琰玩。至于季淑芬,虽然被叫到现场,却只是静静坐着,俨如一个旁人。

    而最重要的那个人——小琰琰的父亲,竟然不在!

    打自那天贺煜疾风般地消失后,直到昨天下午凌语芊才见到他,正收拾着行装,然后二话不说就走了,昨天晚饭时,她才从张阿姨口中得知他去出差了!

    张阿姨还抱怨到底有什么重要的事,得他非去不可,为什么不能多等两天。

    当时听罢,凌语芊心里着实沉闷和悲凉,其实当他提着行李离开时,她就隐约猜到怎么回事,只不过她一直忽略和压抑着,不管这是巧合还是什么,她都自个叮嘱别放在心上。

    而今天,贺云清才也简单提起此事,安慰说贺煜出差是临时的,是无奈的,希望她能体谅。她看出了贺云清的内疚、无奈和隐瞒,但她还是强装笑脸,一副不在乎的样子,她还自我安慰,觉得这样的安排更好!

    而实际上,高峻的出现也证明了如此。

    高峻如期在这一天搬进贺家,也如约到场,为她和琰琰祝贺。

    他带了两份礼物过来,一份是给她,一份是给琰琰,而且,都很独特。

    给她的那份,是一个依照她的容貌雕刻而成的水晶娃娃,寓意着她的伟大和艰辛,寓意她拥有一颗水晶般玲珑剔透的心;给小琰琰的,也是依照样貌雕刻而成的蓝宝石,寓意小琰琰像宝石般优雅矜贵、光芒四射和备受关注和喜爱。

    因而,他的心思尤为突出,比任何人都甚,凌语芊来回看着这两样礼物,渐渐地,忍不住热泪盈眶。

    高峻见状,赶忙打趣道,“今天可是大喜日子,与眼泪必须绝缘哦!”他极力忍住替她拭去泪水的冲动。

    “呵呵,其实都怪你,你要是没送她这么珍贵独特的礼物,她就不用哭,像我们,想她感动都难呢。”贺云清忽然也调侃了一句,字面意思像在责备,其实,是倍加疼爱,为高峻此举由衷高兴和欣慰。

    高峻明了,不由笑意更浓。

    这时,凌语芊也迅速接道,“爷爷哪里话,对你们,芊芊都很感动,真的好感动。”

    说罢,她努力吸了吸鼻子,抹去眼泪,笑靥绽开。

    &nbsd5wx.com百度搜索“第五文学”看最新章节p;她正对着高峻,如此绝美迷人的一面,让高峻情不自禁地看呆了。

    季淑芬早清楚高峻的身份,本是兴趣缺缺的她,打自高峻出现,便打起十二分精神,一直在旁不着痕迹地留意着高峻,见到他和凌语芊眉来眼去,气不打一处来,不禁冷哼出声,“照我说,我们都没他的‘别有用心’!”

    她故意把别有用心四个字,加重了语气。

    在场的人,面色表情于是皆起了变化,所有的笑容瞬时之间也都凝固了。恰好,保姆来提醒大家去午餐,这凝重而紧张的局面才没有延续下去。

    贺云清一直崇尚家庭和睦,马上带领众人去吃饭,只有季淑芬,用身体不适的借口,没有参与。

    大家心知肚明,便也没点破,陆续走向厨房,偌大的客厅很快便只剩下季淑芬一人。

    她继续一动不动地坐在沙发上,被怒火蒙蔽的双眼紧盯着饭厅门口,特别是偶尔听到里面传出来的谈笑,更让她眉头深锁,满面不忿。

    突然,一个人影悄然走近她,是张阿姨。

    张阿姨在她面前停下,注视着她,感叹道,“二嫂,何必呢。”

    季淑芬回神,眸色晃动一下,不予回应。

    “语芊那丫头,虽然一直不是你心仪的媳妇人选,可这都结婚了,娃也生了,一切都尘埃落定的事实,与其继续去纠结生气,何不选择接受与祝福?”张阿姨也已经在沙发坐下,继续语重心长地劝解道。

    季淑芬的某些行为和举动,曾经令她失望过,也心淡过,但她终究还是没有彻底放弃,她也是女人,有些事也理解和明白,况且,她还是希望语芊这善良纯真的丫头能得到婆婆的珍爱。

    季淑芬仍旧沉吟不语,不过怒气似乎没原先那么强烈了。

    “二嫂对煜少的疼爱和重视,无庸置疑,天下间的父母,都希望自己的儿子得到最好的,但二嫂又怎样断定语芊就不是最好的?再说,就算语芊不是最能干那个,可煜少喜欢她,这是不争的事实!”

    “哼,谁说阿煜喜欢她,阿煜就算真的对她怎样,也只是一时迷恋,如今他可是清醒得很!就算爸糊涂,就算那小贱自欺欺人,张阿姨你该不会也分不清楚吧!”季淑芬总算开口,冷哼了一句。

    张阿姨明白她指什么,不由也怅然一下,但还是接着说,“不管煜少和语芊之间发生过什么,那也只是夫妻间的一些吵吵闹闹,煜少对语芊的喜爱,无法抹灭,我想,身为煜少的母亲的您,比任何人都清楚。”

    季淑芬于是又无话可说。

    “不错,彤彤小姐很优秀,对煜少必定有极大的帮助,然而正如我曾经说过,兴许煜少需要的,不是一个贤内助,而是一个贤妻,一个能让他宠让他疼的小女人,这点,彤彤小姐可比不上语芊。而且,假如彤彤小姐真的适合煜少,煜少也不用对婚事一拖再拖,好几年了都没有娶彤彤小姐。不管煜少是深爱语芊也罢,迷恋也罢,这都说明语芊才是他命定的伴侣。”张阿姨说着,突然起身走到婴儿车那,把琰琰抱了过来,“如今,他们还开花结果,瞧小琰琰,多可爱,多聪明,多俊的娃儿,来,琰琰跟奶奶打声招呼,对奶奶笑笑,让奶奶抱抱?”

    说着,张阿姨把小琰琰举到季淑芬的面前,这下,尽管季淑芬有心逃避,也逃避不了!

    “二嫂,你看,这脸型,这额头,这眉毛,这鼻子,这小嘴巴,每一样都和煜少小时候如出一辙,我每次看到小琰琰,都会觉得好像回到当年看到浦出生的煜少,然后不禁感叹,这日子过得真快!”张阿“小说领域”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姨表情逐渐变得迷离起来,假戏真做,记忆回到了从前。

    季淑芬同样满腹思绪,澎湃翻滚不已。张阿姨说得没错,琰琰除了睫毛比阿煜的还稍长一些,眼珠儿还稍大稍清澈一些,其他五官,和阿煜小时候简直一模一样,这也是她为什么一直忍着不看琰琰,因为她怕看多了,心里某一处会被触动,然后会连带对他母亲的偏见、厌恶、憎恨和不待见等也一并消失,再然后……

    季淑芬的心思,张阿姨岂是不了解,她正是看中这一点,才打算借用琰琰来打动季淑芬,让琰琰取消季淑芬对凌语芊的偏见,最后做到婆媳和睦,有爱相处。

    于是,她继续绕着琰琰说一些感性的话,还不停地教导琰琰对季淑芬笑,而小琰琰也很给她争气,竟然真的依依呀呀,咧嘴呵笑,季淑芬原先的满腔怒火早已消失得无影无踪,还随之对琰琰逗弄起来。

    张阿姨看在眼中,大感欣慰,心想这第一步总算成功迈出去了,再过不久,自己的愿望便能达成。

    然而孰料到,就在这温馨有爱的时刻,一个意想不到的人几乎破坏了张阿姨用心良苦的好计划!

    大驾光临的人,是叶心兰!

    凌语芊也正好吃完饭,从饭厅出来。

    这段时间,尽管叶心兰极少和凌语芊见面,但偶尔都会电话联系,以致凌语芊已将叶心兰当成一个故人,一个好长辈,如今叶心兰亲自登门造访祝贺,凌语芊自是感激不尽,毫不犹豫地上前迎接,还没有多加顾虑和思索地从季淑芬手中抱过琰琰,呈给叶心兰看。

    她本是没有任何机心的举动,却触犯了季淑芬,再瞧她和叶心兰有说有笑,亲昵热情的样子,季淑芬更是勃然大怒,才转换过来的好心情,顿然消失,剩下的,只有原先的憎恶、敌意和痛恨。

    凌语芊,你这小贱人,果真是个,专门和在一块,我要是承认你,要是原谅你,我季淑芬三个字,反过来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