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缠绵,不休不止

    似乎没有看到她眼中的探究神色,高峻继续若无其事地道,“最近怎么都不上微博了?”

    微博!

    他该不会是……

    “还记得我们的约定吗,想忘记一段旧的恋情,最好去开始一段新的将之取代,我一直在等你表示,可惜都没等到。”

    他再一句解释,彻底让凌语芊明白过来!

    他竟然是……“人类克星”!

    “人类克星”,竟然是他!

    自己以为这辈子不会见面的微博上那个好友,是他!原来,他不是陌生人;他早已经知道自己!而自己,一直被蒙在鼓里!

    凌语芊再也无法淡定,翻坐起身,与他的距离更近,美目也更加一瞬不瞬地盯着他,羞愤之情即时在心底油然升起,还伴随着一股难堪。

    高峻却仍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突然后悔地说,“芊芊,我错了,我不该提议你借想他的美好而熬过余下的日子,我应该提议你立刻离开!”

    凌语芊樱唇颤抖哆嗦,再过一会,断断续续的语气质问出声,“你早知道那是我?你是什么时候知道的?为什么一直蒙着我?你到底有什么目的?”

    说到最后,她嘶哑的嗓子拔尖起来。

    高峻这也才怔了怔,不语。

    凌语芊依然无比羞愤和难堪,想起自己那次大胆的言行,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

    突然,她腾地起身,冲到湖边,大声嘶叫,“啊……啊……啊……”

    凄厉而悲痛的叫喊,漫过整个湖面,平静的湖面似乎因此荡起圈圈涟漪,与此同时,灼痛的眼泪无法克制地夺眶而出,唰唰唰地划过凌语芊的两边面颊。

    高峻也赶忙追过来,急声叫着凌语芊的名字,见她无动于衷地继续嘶叫,他索性把她抱住。

    “放开我,放开我!”凌语芊快速挣扎,使劲地挣扎,“高峻,不管我曾经做过什么,都只是一时冲动,我不是真的想那样。还有上个月在这里,我叫你抱我,没别的意思,只是赌气而已,我为了向他示威而已,没有半点那个意思,我对你……我对你……”

    “我知道,我明白,我懂!你的心,属于他,不管以前、现在还是未来,都只为他一个人跳动!你对我,没有半点儿女之情,你只当我是朋友,一直都是,永远都是!”高峻并没有松手,反而抱得更紧,低沉的嗓音同样悲痛万分。

    他还低首,吻在她的发上、脸上和衣服上,然后,在她的持续挣扎中,他终于放开了她。

    凌语芊心情已经平静下来,依然伫立湖边,看着碧蓝的湖面,看着里面辉映出来的她的倒影。

    高峻则注视着她,一会,迟疑地问,“贺煜又欺负你了吗?上次那件事还没过去?”

    凌语芊俏脸一讷,侧目看向他,好半响才做声,却是转开话题,“这么早你来这儿做什么?”

    “跑步。”

    跑步?天还没亮就出来跑步?她还以为,像他这种成功人士,会买部跑步机,在室内运动,毕竟,贺煜就是这样。

    怎么,又想起不该想的人了呢!

    “芊芊,上次微博那件事,你别多想,我知道你不是那种人,你心里爱着贺煜,肯定不会对别的男人献上最宝贵的东西……”

    “我不爱他。”

    “就算你不爱他,你也不会随便喜欢别的男人,更不会为其他男人付出身心。”

    凌语芊扯了扯唇,“你似乎很了解我?”

    “呃……”

    “什么时候知道是我?”凌语芊继续平静地问。

    高峻停顿一下,才作答,“在你说要离开他的时候猜到的,然后查你的IP,追踪到你的电话号码。”

    “你接近我,是因为我是贺煜的老婆?你处处对我好,因为你能从我身上得到好处?”凌语芊清楚,自己不该这样猜测,但她就是百度搜索“小说领域”看最新章节忍不住说出来。

    高峻毫不介意,反而顺势表白出来,“我关注你,对你好,是因为我喜欢你!”

    自然而然地,凌语芊立刻震住了!

    喜……欢!

    确实,一个男人对一个女人好,最直接最普遍的原因不外乎是爱!可她从没去想过这个可能性,不管她是潜意识里觉得不可能,又或心中不愿接受这样的情况,她都无法相信,他对她是男女之间的喜欢!

    “吓到你了吗?对不起!不过你放心,我不会给你带来任何困扰,再说,这只是我目前的心意,说不准,哪天我会发现对你的喜爱已经消失,已经转到另一个女人身上。”高峻又道。

    是吗?他是跟其他暗恋的角色一样,担心和自己的关系会因此而改变甚至结束,故选择这样的谎话?又或者,他真的如此洒脱?

    凌语芊纯澈的眼眸,再度正视着他,再次岔开话题,“我记得你说过不会要贺家的财产,但如今,你又进入贺氏工作,还搬进贺家,能告诉我原因吗?”

    “你只是单纯地想知道呢?又或者,为了贺煜?你,还很爱他?”高峻先是反问了一句,紧接着,承认道,“不错,我是有所目的!”

    “什么目的?”凌语芊也事不宜迟地继续追问。

    高峻略作沉吟,婉拒,“很抱歉,恕我暂时不能告诉你,不过我可以跟你保证,我不会做出任何伤天害理之事。”

    暂时不能告诉……

    凌语芊眼睑一垂,重新看往湖面。

    “大家都认定贺煜是贺氏集团的接班人,或许你也会觉得我来争权夺利,但我想说的是,贺煜如果够能干,他不会被我打败,公司始终是他来领导!”

    凌语芊静默依旧,少顷,抬起头来,先是四周环视一下,随即仰脸看向天空,东面磅礴而出的太阳,把她整个脸庞照得通红透亮,同时,也刺痛了她的眼睛,她对他,提出告辞。

    高峻没有多加挽留,附和道,“我和你一起走。”

    凌语芊怔了怔,便也不说什么,自顾往前走了起来。

    高峻与她并排而走,不时瞄着她,大约走了十来分钟,忽然又开口,“芊芊,接下来你有什么心事,随时跟我说,别一个人憋在心里,别让我担心,嗯?”

    凌语芊脚步一停,视线再次移到他的身上,望着他表情真切的俊脸,许久许久,并没有给他回答,继续迈动脚步。

    高峻也继续跟随。

    彼此之间,再度陷入沉默,一直到路的尽头——华韵居大门口。

    凌语芊神色恍惚地对高峻最后说出一声“再见”。

    高峻不语,只饱含深意地望着她,大约十来秒钟过后,看到她毅然转身,娇小的倩影一点一点地远离他而去,直到完全隐没于大屋内,他也才离开。

    他们都没有觉察,就在此时,别墅的三楼某个窗户边,伫立一个高大的人影,锐利“六夜言情”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的黑眸把楼下这一幕给尽收眼底。

    “煜少,已经八点钟了,您要不要准备上班了?”一声轻轻的提醒,在华美瑰丽的卧室响起。

    张阿姨目不转睛地瞅着窗边的人影,满腹困惑和纳闷。

    刚才她过来时,见不到凌语芊,只看到贺煜光着肩膀趴在床上睡,后来她等了一阵子还是没见到凌语芊出现,只好把贺煜叫醒。

    谁知,贺煜并不给她解答,一言不发地走进浴室,再出来时,已经穿好衣服,然后到窗边一直呆到现在。

    经张阿姨如此一叫,贺煜缓缓回头,从窗口回到床前,出神地看着上面凌乱的被褥,特别是……那被撕成条状的蚕丝床单,昨晚一些情景于是再次跃上他的脑海,结果,又是张阿姨的呼叫把他唤醒过来。

    不过,张阿姨这次叫唤的人,并非他,而是……

    “语芊,这么早你去哪了,凌晨气温低,你要注意身体呀。”张阿姨急切的语气透着一股放松。

    贺煜笔直的脊背更加发硬,一番挣扎后,转回头去,很快便捕捉到那个熟悉的影子。

    “我没事,阿姨别担心。”凌语芊讷讷应了一句,将风衣脱下,递给张阿姨,事不宜迟地去看还在婴儿床上酣睡的小宝宝。

    张阿姨挂好风衣,重返凌语芊的身边,“你还没吃早餐吧?来,我看着琰琰,你去洗漱。”

    凌语芊继续盯着儿子注视了少顷,继而起身,进入浴室,一会再出来时,被张阿姨拉住。

    “语芊,你和煜少没事吧?昨晚怎么了,床单好好的怎么被撕烂了?你还没告诉阿姨,你刚才去哪了?”

    凌语芊身体倏忽一僵,下意识地朝床榻看去,那儿已空无一人,她于是又整个房间环视一遍,最后,缓缓走近大床。

    张阿姨也跟过来,着手整理凌乱的被单,捡起长长的布条时,纳闷中带着惋惜,“好端端的一张床单竟变成这样,这蚕丝被单,价格可贵了。”

    凌语芊脑海已经无法遏制地浮起昨晚的情景,全身上下随之哆嗦起来。

    张阿姨见状,又是十分关切和惊慌,“语芊,你没事吧?是不是刚才出去冷到了,你这孩子……”

    张阿姨说着,下意识地拉起凌语芊的手来揉揉,不料正好看到了凌语芊皓腕上的勒痕!

    她先是一愕,随即恍然大悟,更加握紧凌语芊的手,极尽心疼地呢喃,“语芊,你……丫头,你还好吧?还好吧……”

    凌语芊回过神来,知道张阿姨已猜到真实情况,但也没表露什么,而是突然转开话题,“阿姨,我今天想在房里吃早餐,你能帮我带上来吗?”

    张阿姨不假思索地点头,又是对她无尽怜爱地瞧了片刻,这才放开她的手,往楼下奔去。

    凌语芊视线重返布条上,继续陷入当时的情景,痛定思痛,虚弱的身子几乎摇摇欲坠。

    一会,宝宝醒了。她思绪从回忆中调整过来,奔至婴儿床边,像往常那样给宝宝洗脸,抹抹手脚,然后喂他吃奶,一切弄妥后,张阿姨也端着早餐进来了。

    张阿姨依然惦记着刚才的事,在凌语芊吃早餐期间,忍不住继续追问,可惜,凌语芊只字不提,默默吃着早餐,吃完后,她还委托张阿姨照顾小宝宝,自己上床睡一会,这一觉,直到中午才醒来。

    由于早餐吃得不少,故她中午只随意扒了几口饭,继续把宝宝交给张阿姨等人照顾,离开贺家大庄园,在最近一家药店买了紧急避孕药。

    她买好药,准备叫司机送她回贺家,不巧,忽然接到凌语薇的电话,薇薇说母亲自个关在房里已有半个小时之久,任如何叫唤也不肯出来,薇薇还哭着叫她能不能回家一趟。

    突如其来的消息,让凌语芊深陷入纳闷和焦急当中,立刻吩咐司机改变方向,直奔娘家。

    见到凌语芊回来,无助的凌语薇像是茫茫大海中找到一根浮木,紧紧抓住凌语芊的手,语气急切依然,“姐姐,快,快去救妈妈。”

    凌语芊先在薇薇手背轻轻一拍,给她一个别慌的眼神,也急忙冲到母亲的卧室门外,边大力拍门边叫喊,“妈,您怎么了?快开门,我是芊芊。”

    然而,许久都不见母亲反应,凌语芊不由更心惊胆战,继续呐喊,渐渐地,充满恳求的嗓音几乎哭了出来,“妈,您在里面吗?到底发生什么事了,请快出来,求您,妈……”

    她话音未落,紧闭的房门总算打开,凌母孤独的身影映入她的眼帘,面容是那么的憔悴苍白,故她越发心急和不解,握住母亲,再做追问,“妈,发生什么事了?”

    凌母望着她,不语,神色难掩伤痛。

    凌语芊便先扶凌母到沙发坐下,继续恳求道,“妈,告诉我们好吗,您这样,不但让我担心,还会吓到薇薇的。”

    凌母也继续看着她,又瞧了瞧仍旧面色惊慌的凌语薇,再三沉吟后,终解释出来,“芊芊,我怀疑你爸……他在外面有女人!”

    如此一句话,不但令天真无邪的凌语薇目瞪口呆,凌语芊更是重重地震慑住,母亲素来硬朗,即便这几年遇上许多磨难和困苦,也从没表现这样,原来,是此等原因!

    可是……可是……

    “妈,你会不会误会了?谁告诉你的?爸那么爱你,怎么可能出去找女人!不,一定是你弄错了,一定是……”她难以置信地直嚷。

    凌母摇头,神色愈加哀切,也如实相告,“没有误会,没人告诉我,是我发现的,我今天帮他洗衣服的时候,在他口袋里看到一个女人用的口红,还有他的内衬,也布满了好几个红唇印和香水味,这些,都是外面的女人留下的。”

    凌语芊听罢,总算明白,先是怔了怔,随即安抚,“那也不能代表爸有外遇啊。对了,爸不是经常去酒吧喝酒吗?说不定只是那些陪酒女郎不小心把唇膏遗落在他口袋里,至于唇印,也可能是她们陪酒时留下的,那只是逢场做戏而已,每个男人去到那种场面都是这样的,爸爱的人,还是您,您想想,爸以前多爱您!”

    以前……确实,以前的凌父很爱很爱凌母,也正因此,凌母才更肯定自己的猜测,再说,丈夫的情况,她是最清楚不过。

    瞧母亲愁眉不振、悲切依然的样子,凌语芊心疼不已,不由取出手机,拨打父亲的电话,可惜,得到的回复是无法接通,她继续打,亦然。

    结果,是凌母阻止她,她这也才知道,父亲每次出去都会关机,不让妈妈找到他!

    对母亲的怜惜之情持续加深,凌语芊把手机放到一边,再次握住母亲的手,哽咽道,“妈,为什么您一直不跟我说,您总是叫我有什么事就打电话给您,可是您呢?那样的苦和痛,您却独自一人承受……”

    凌语芊说着,已经泣不成声。

    凌母急忙抬手,替她抹去眼泪,“乖,别哭,你刚坐完月子,不宜太过伤心,哭得太多对你眼睛也不好。”

    “没事,我没事!”凌语芊摇了摇头,但也迅速抹去眼泪,语气陡转坚决,“妈,您放心,我会继续找爸,无论怎样我都势必把他找回来,问清楚他这是怎么回事,假如他真的……有女人,我一定让他离开那女人的!”

    凌母没有再吭声,那浓浓的悲伤和痛楚,仍遍布整个脸庞,一会,她忽然问及琰琰。

    凌语芊怔了怔,不禁顺势把话题转开,打算先让母亲从哀伤中出来。

    凌母自是明白女儿的心思,极力压住内心的哀痛,佯装若无其事地教凌语芊一些育婴的事宜,后来,还执意要求凌语芊先回贺家。

    凌语芊一番犹豫后,便也听从母亲的话,叮嘱母亲别伤心,叫母亲有什么事都得告诉她,还教导薇薇多加照顾和陪伴母亲,这才辞别离去。

    整个下午,她人在贺家,心却遗留在娘家,不断打电话回去,隔着电话继续安抚劝慰母亲,有时甚至只谈一两句,确定母亲是否安好。

    翌日,凌语芊又回家一趟,可惜等到傍晚还是没有父亲的消息,正如母亲所说,除非父亲主动,否则根本没人能找到他。母亲的心情,于是更加悲切和难过,更加肯定父亲真的有了外遇。

    如此情况之下,凌语芊想过带琰琰回家,觉得母亲看到琰琰,心情应该会好很多,奈何,琰琰不是普通人家的孩子,根本不能随意出门,她不想惊动爷爷或其他人,不想让人知道实情,唯有打消这个念头。

    另一方面,其实要是母亲能过来贺家小住也不错,奈何她和季淑芬的关系依然水火不容,不想给母亲雪上加霜,思来想去之后,只好用母亲身体不适的借口,委托张阿姨帮忙照顾琰琰,每天抽空回家一趟。

    虽然好几天都没有父亲的音信,但她依然无法相信父亲真的出轨,毕竟,父亲曾经那么深爱母亲,又怎会做出背叛和辜负母亲的坏事。

    只可惜,她偏偏找不到父亲,以致整天神思恍惚,心不在焉,除了琰琰,对外界几乎毫不理会,对贺煜,她更是当其透明。

    然而这天晚上,她再次迎来了贺煜的侵犯,他还是满身酒气,趁着她熟睡,把她衣服脱去。

    凌语芊被弄醒,当即明白怎么回事,悲愤和哀痛油然而生,但她并不挣扎,因为她知道,自己挣扎反抗的结果,非但不能阻止,还会像上次那样引致几乎令她崩溃的后果。

    所以,她像是一个没有灵魂的布娃娃,一动不动地躺在床上,默默承受他偶尔发出的嘲讽和羞辱。

    也由此,让他更加肆无忌惮。第二晚,他继续,又是把她折磨了整整一夜。

    安静的室内,依然弥漫着缠绵后的糜欢味道“第五文学”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得到满足的男人又是蒙头酣睡着,他沉重的身躯趴在她的身上,男性的阳刚,还在她的身体内。

    凌语芊身心俱碎,一点睡意也没有,有的,只是全身酸痛,只是满心羞愧、愤恨和绝望。

    曾经,在她无奈地痛失她和他的爱情结晶,忍痛与他分别后,她每天以泪洗脸,郁郁寡欢,认为自己的生命走到了尽头;那三年期间,她更是每天都苦苦煎熬、挣扎和坚持;而最近一年,当她每次受到失望和苦痛时,也曾心灰意冷。

    但那些,都不及现在的生不如死。

    之前,还有一份信念支撑着她坚持下去,而如今,没有任何爱的支撑下,她发现前面的路越来越难走,越来越让她迈不动脚步。

    接下来,她该怎么办?还要继续下去吗?又或者,像高峻说的那样,提前离开?

    假如是以前,或许她可以什么也不管,立刻离开,然而现在,她再也不能!

    虽然母亲曾经一再叮嘱,有什么事都要告知一声,可一直以来她都忍住没说,都是一个人独自承受,故她无法确定,这个对母亲来说是毫无预警且又宛如炸弹威力的消息和决定,一旦让母亲知道,会是怎样的伤上加伤和痛上加痛!

    所以,尽管她在水深火热中,尽管她痛不欲生,她还是得苦撑下去!

    “怎样,很痛苦吧,这是你不听话的代价!想逃离我?没那么容易,记住,还有整整十个月,我会让你生不如死,会让你永远记住我——你的禽兽丈夫,是怎样爱你,怎样地让你欲仙欲死,我保证,一定会让你主动取消那个该死的念头,一定要你离不开我!”

    蓦然之间,一声带着怒气的梦呓出其不意飘到凌语芊的耳际,把她从沉思中拉了出来。

    她先是浑身一僵,脑海立即浮上一幕画面,他边疯狂蹂躏着她,边得意洋洋发出以上这些话,那如撒旦般俊美的容颜,闪着魔鬼般的危险和恐怖,让她俨如深处万丈深渊,不见天日,黑暗冰冷。

    不听话……自己要怎样听话?自己为什么要听话!就算是以前,也是他楚天佑对她千依百顺和千宠万爱,而非她去听他的话!

    一定离不开他?不,只要还有一丝力气,自己都势必远走高飞,再也不让他见到!

    凌语芊想罢,拼尽力气,把他从她体内推出来,然后快速拉起被子,将自己由头到尾裹个严实,再也不让他有机会碰她。

    “贺煜,我凌语芊要是原谅你,要是再爱你,我不得好死!”她在心里发起一个狠毒的誓言,眼泪,不止狂流。

    同时,她还想到另一件事——避孕!

    紧急避孕药,只是暂时偶然的,故她得到医院专门开一瓶避孕药,她再也不允许这个魔鬼的种有机会留在她的身体内!

    天亮之后,她立刻就去办这事,而后再次如常回娘家。

    经过两个夜晚的折磨,她本就娇弱的身子更不堪一击,即便极力隐瞒着,还是被凌母发觉了异样。

    凌母拉着她的手,上下端详,“语芊,你没事吧,面色怎这么差?”

    迎着母亲关切担忧的眼神,还有那隐藏在眼底下的悲愁哀伤,凌语芊自是不敢直说,强挤出一抹笑,撒谎道,“妈,我没事,昨晚……昨晚睡得不是很好。”

    凌母一听,信了,心疼不已,“那你还回家?好了,你赶紧回去,妈真的没事,你夜晚要带宝宝,白天应该多休息,不然你身体怎么吃得消?你先回去,或者,你到你房间去睡一会。”

    “呃,没……没事,妈你真的不用担心我,其实……其实……”凌语芊思前想后,忽然露出一个羞赧的表情,嗫嚅道,“其实是因为……贺煜他昨晚一直缠着我,然后……然后……”

    凌母顿时明了,也略显窘迫,但还是有点神思不宁,望着凌语芊,有点狐疑。

    凌语芊继续赧然笑着,说话也依然支支吾吾,“他平时不是这样子的,由于这次怀孕,他忍了很久才……不过他已经答应我,不会再这样。”

    终于,凌母收起心头那股莫名的担忧,顺势问道,“那你和他都没什么事了吧,相处还行吧?”

    “嗯,他……他对我很好,也很疼宝宝,每天无论工作多忙,都会抽时间回来陪我们。”凌语芊继续说着违心的话。

    听到此,凌母亲总算彻底放心,愁眉不振的面容也绽出了愉悦的笑。

    凌语芊内心尽管在淌血,但还是倍觉欣慰。假如这样能让可怜的母亲开心一些,她愿意,即便她的心是那么的悲酸、伤痛和苦楚。

    接下来,日子周而复始,又两天过去后,消失了将近一个礼拜的凌父,总算回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