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悄悄换掉她的避孕药

悄悄换掉她的避孕药

    凌语芊接到电话,欢喜又紧张,刻不容缓地赶回家中,不过还来不及问出口,母亲忽然把她拉到专门为她留着的卧室,神色讷讷地道,“芊芊,妈有件事要告诉你,其实……其实……”

    凌语芊以为母亲已经和父亲确实此事,赶忙安慰,“妈,您别难过,我说过会阻止爸的,外面那些女人无非是为了钱,我会给她钱,势必让她别再缠着爸!”

    “呃,不,不是的,妈想跟你说的是,妈误会了你爸,你爸他……并没有外遇,那些唇印和口红,像你说的,只是无意留下的!”

    啊!

    凌语芊听清楚后,不由瞪大了眼。前几天,母亲跟她说父亲有外遇,她无法相信;如今,母亲和她说是误会,她又是同样的心情!

    稍作沉吟,她迟疑地问了出来,“妈,您确定?您没骗我?”

    “当然,妈为什么要骗你?”凌母眸光飞速闪烁了下,但并没有让凌语芊发觉。

    凌语芊继续困惑地盯着母亲,想知道母亲的真实想法,却发现,母亲脸上不再有悲伤之情,而是洋溢着笑,那是窘迫的笑,是一种弄错某件事而生起的笑。

    “对了,等下见到你爸,千万别提这件事,我刚才问他的时候,他就已经大发雷霆,说我竟然怀疑他,要是他知道你也这样,恐怕更恼火。”凌母又道,继续伪装着。

    凌语芊再沉吟了片刻,点了点头,“嗯,我知道。”

    然后,母女两人走出卧室,回到大厅。正好,张阿姨打电话来说琰琰不肯吃配方奶,凌语芊于是又在母亲的催促下,暂且离去。

    父亲的事,总算告一段落,凌语芊便不用再每天跑回家,但她都坚持每日和母亲通几次电话,母亲似乎都很好,并没有任何异样,每次话题都围绕着琰琰。

    但不知因何缘故,凌语芊还是觉得心里不踏实,总觉得父亲这件事不会真的就这么简单,可惜她又不好意思跟母亲说出内心的困扰,毕竟,这不同于别的事,难得母亲不放在心上了,她身为女儿,更是不应该揪着,久而久之,她便也放下这件事。

    家事放下,注意力自然而然就转到了她和贺煜身上,这也才有时间回想和贺煜的情况,原来,不知不觉中又一个月过去了,在这一个月里,贺煜几乎没有一夜肯放过她。

    如他当时所言,他不休不止地折磨她,蹂躏她。

    镜子里的她,面色苍白憔悴,由于害怕其他人看出来,她白天总会抹上一层淡淡的妆,晚上洗澡后才露出真面目,除去厚厚的衣服,这也才看到自己身体是那么的瘦,几乎弱不禁风。

    很多生完宝宝的女性,都会想着如何减肥,而她,什么也不用做,还比怀孕之前更瘦。

    兴许,她该感到高兴?

    毫无血色的嘴唇,猛然扬起一抹悲哀的笑,俨如一朵罂粟花,很美,却充满了绝望。

    凌语芊对着镜子静静发呆了一会,开始取出避孕药,倒了一粒在手心,先是若有所思地注视,随即拿起放到嘴里,和着白开水,一并吞下喉咙。

    随着冰凉的感觉沁入肺俯,她整个人也顿觉一股如释重负,继续在梳妆台前呆坐了片刻,继而回床上躺下。

    不久,魔鬼进来。

    不知几时开始,她暗暗给他这样的称号。

    他身上依然带着淡淡的酒气,她发觉,这一个月以来,他似乎都在喝酒,由于恨他,故她没有多加深思原因,今晚,也不例外。

    “小尤物,老公来爱你了,老公带你体会人间极乐。”他醉眼半眯,边说边解开她的睡衣扣子,埋首在她的胸前,大手也刻不容缓地抚摸上她的每一寸肌肤。

    感受着由身体深处本能发出的酥麻和悸动,凌语芊清楚又是考验自己意志的时候,她咬紧牙关,闭上眼,努力分散注意力,尽量不去看,不去想。

    贺煜突然抬起头,半眯的鹰眸紧盯着她绝美的容颜,一道精明的光芒在眸间悄然暗涌,少顷,他收起清醒,重现醉生梦死的模样,继续体会她的美好……

    “老公今天很累,暂且放过你,明天晚上……老公会继续……”他对着她的耳朵,煽情低吟出一句,话毕,闭上眼,沉入梦乡。

    凌语芊这也才睁眼,伴随着,一声长长的娇喘和喜悦的吐气。

    是的,她沉寂绝望的心开始燃起了希望!

    从几天前开始,她就惊觉一种异状,他折磨她的次数忽然变少了,而今晚,更是只有两次!

    这是否代表,自己很快就可以摆脱这样的痛苦?

    一定的,肯定的,他又不是铁人,怎经得住不休不止的xing事!不过,她还真希望他最好能彻底焉了,好让他自己也试试什么是生不如死的滋味!

    凌语芊想罢,忍不住给他一记冷瞪,又是用力将他推开,不愿与他再有任何接触,稍作休息后,进浴室把他留下的味道冲走,到婴儿床前看了一下儿子,最后,在宽敞的飘窗度过余下的夜。

    生机勃勃的白天来临人间,贺煜沐浴更衣完毕,站在飘窗前,若有所思地注视着上面熟睡的人,约莫一阵子,才转过身,拎起公事包踏出卧室。

    回到公司,他刻不容缓地投入工作,然而他发现,自己疲惫不堪,呵欠连连,压根提不起精神!

    正好,池振峯进来,也觉察到他的异状,不禁表露关切,“总裁,你没事吧?你最近……似乎很累,身体没什么吧?”

    累?确实累,那种累,是发自内心的,是从没有过的!他总算体会到,不是铁打的人,终究禁不住炼狱。

    见贺煜一个劲地沉默,还皱着眉头,池振峯不由更心急如焚,他跟随贺煜这么多年,见识过贺煜超强的毅力和耐力,就算曾经几天几夜为工作不眠不休,也未曾表露过这样的倦态,故他断定,贺煜肯定是身体有问题!

    按住心中胆颤,他再次焦急追问,“总裁,到底怎么了,跟我说说?或许我能给点意见,难道你身体真的有事?”

    贺煜依然还没回答,偌大的办公室里,倏忽传来了另一道喧宾夺主的冷哼声。

    “有事的,不是他的身体!而是……他假如再继续日夜折磨语芊,不用多久他一定精尽人亡!”

    是冯采蓝!

    她正抱着一本文档进来,直奔贺煜和池振峯跟前,话音落下之后,毫不客气地给贺煜一记活该的白眼!

    贺煜面容陡然变色,冷峻的俊颜更加深沉,凌厉的眸子回冯采蓝一记怒瞪。

    池振峯则目瞪口呆,半响过后才缓缓回神,看着冯采蓝,又瞧瞧贺煜,嘴唇轻颤不已,欲言又止。

    这时,贺煜做声了,教训冯采蓝,“贺氏不会养不懂公司规定的员工,冯采蓝,你立刻到会计部领取这个月的工资,然后给我卷铺盖走人!”

    “谁说我不懂,是你们没有关门,而我,又听到让我生气的话,忍不住反击而已,贺氏虽然规定进入总裁办公室之前得先敲门,但并没规定员工不准打抱不平!我如果没记错,贺氏好像还提倡员工多行善,对不良行为多举报和抗议,总裁大人你说是吧!”冯采蓝也马上为自己辩护,总裁大人四个字,还故意拖开距离。

    “强词夺理!”

    “强词夺理也比你这个衣冠禽兽好,语芊嫁给你这个精虫上脑的禽兽,真是前世造孽!”冯采蓝仍面不改色,气咻咻地责骂。

    贺煜彻底疯狂,魁伟的身躯腾地从办公椅上站起,朝外面怒吼,“李秘书,立刻给我进来,这个女人,被炒了!”

    他话音刚停,李秘书闻声赶至,见他发威的对象是冯采蓝,不由怔了怔,冯采蓝和凌语芊的关系,她可是有所了解的。

    李秘书这样的反应,无疑给贺煜火上添油,神色更沉,嗓音更冷,“李秘书,没听到我的命令?从这一秒开始,我不想再看到这个死八婆!”

    死八婆……总裁叫冯采蓝为八婆……死八婆这个词,真的从冷酷倨傲的总裁口中发出的?李秘书顿时又是一阵发呆。

    冯采蓝却仍毫无惧色,反驳道,“你才是八婆!我八婆又怎样?总比你这个人面兽心的虐待狂好,语芊……唔唔……”

    一直陷入震愣中的池振峯总算出面,一把捂住冯采蓝的嘴,同时劝解贺煜,“总裁,您冷静,先冷静!”

    当然,凭贺煜的个性又怎么会冷静,他甚至把怒气转移到池振峯的身上,“你给我住口,这个女人我今天是炒定了,任何人胆敢替她求情,罪同等,你,也不例外!”

    “呃……”池振峯浑身僵住。

    冯采蓝趁机掰开池振峯的手,从他胸前逃出来,继续杏眼圆瞪地面向贺煜,“走路就走路,你以为全G市只有你贺氏吗?若不是为了语芊,我才不帮你这只禽兽效劳,我呸!”

    &百度搜索“小说领域”看最新章节nbsp;吁!

    办公室里,即时响起两道不同程度的抽气声,分别发自池振峯和李秘书。

    大家都以为会更暴怒的贺煜,出乎意料地只是轻皱了下眉头,语气比方才还突然缓和不少,盯着冯采蓝,沉声质问,“为了她?她叫你来帮我的?”

    冯采蓝也先是愣了愣,随即嗤哼,“才不是,你少自作多情,语芊才懒得理你!”

    贺煜听罢,怒气重现,准备再次下格杀勿论令,池振峯快他一步,重新拉住冯采蓝,推着她,朝办公室外走。

    冯采蓝边挣扎,边不甘心地道,“贺煜,还记得我说过的话吗?再深的爱经过一次又一次地伤害之后也会减退会消失,到时,你追悔莫及!不,你很快就会后悔了,语芊已经不爱你,再也不爱你了!”

    “嘘!”池振峯又是迅速捂住冯采蓝的嘴,用其男人与生俱来的优势,总算将她推出门外,还吩咐李秘书跟进,自己则重返办公室内,关上门,先是默默对着怒气未退的贺煜注视了片刻,随即缓缓走过去。

    “振峯,好大的胆子嘛,敢罔顾我的命令,还自作主张,是否不再把我这个总裁放在眼里了?”贺煜继续迁怒于他。

    池振峯再沉吟数秒,猛然问道,“总裁,冯采蓝刚才所说是真的吗?你真的对Yolanda……”

    贺煜俊颜一怔,恼羞成怒,“关你什么事!”

    “呃……表面上不关我的事,但,你是我誓死效力的上司,Yolanda是我最器重的好朋友,我真心希望你们能白头偕老呀!你听到冯采蓝最后那句话不,Yolanda要是真的不再爱你,结果岂不是很严重?”

    3gnovel.cn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出去!”贺煜一声叱喝,打断池振峯往下说。

    池振峯并不听从,继续硬着头皮苦口婆心地安抚道,“总裁,今天的事不如就算了,冯采蓝虽然有点放肆,可她……就是这样一个人,这也证明她很重视和在乎Yolanda这个好姐妹,你就看在Yolanda的份上,饶她一次,再说,根据你和Yolanda的状况,你要是真的解雇冯采蓝,你们的关系会更糟糕的。”

    贺煜眸光一晃,沉静下来。

    池振峯继续眼神复杂地瞄了瞄贺煜,暂且告退,“总裁,您好好想想,我先出去。您要是实在撑不住,回家休息吧,工作交给我就行。”

    随着池振峯也离去,吵闹的室内彻底安静下来,贺煜俨如刚经历过一场大战,健硕的身躯无力地靠到宽大的椅内,黑眸若有所思地盯着大门口紧闭的房门,脑海里,已无法克制地回响起冯采蓝刚刚说过的那些话,内心像是打破五味瓶似的,百感交集。

    想不到……她和冯采蓝的关系那么好,连这种闺房之事也告诉冯采蓝,还让这死八婆目中无人地对他泼妇骂街,简直荒唐、气人!

    他是她的丈夫,她最亲的人,照理说她最依赖信任的人是他才对,然而,她对每个人都好,偏偏只对他这么差!

    刚才,冯采蓝那死八婆说她上辈子造孽才嫁给他,其实,他才是上辈子罪大恶极,导致上天惩罚他这辈子爱上这样一个生来折磨他的小妖精!

    不错,她根本就是在折磨他,打从遇见她之后,他就注定跳进火坑,被她折磨致死!

    再深的爱经过一次又一次地伤害之后也会减退会消失,到时,你追悔莫及!

    这句话,在上次凌语芊去酒吧卖醉时,冯八婆就说过,今天,她又说了,还加了一句“你很快就会后悔了,语芊已经不爱你,再也不爱你了”。

    哼,那小妖精有爱过他吗?根本就没爱过,又何来再也不爱?

    她生完宝宝后第一次正式占有她,其实纯属意外,那几天他心情很不好,她紧抱住高峻的画面,无时无刻不像噩梦一样缠绕着他,使他不得安宁,连工作也总会分心,还再也没心思去顾及那个“湮湮”的事!

    那天晚上,他喝得酩酊大醉,因此借着醉意强行占有了她,忍了将近一年的欲望终于得到正常的释放,那感觉,难以言表的棒,就像长期走在漫无边际的大沙漠里,口干舌燥得几乎要休克,而忽然遇上一泉甘露,于是一发不可收拾。

    欲望得到纾解后,自尊心和报复心也紧跟着来临,他兽性大发,撕开被单绑住她,看着她,不但空虚孤寂的心得以填满,心头那股莫名的惊惧也得到了安抚,整个人感到前所未有的安全。

    此后,他便借助喝酒继续欺负她,虽没有第一次的酩酊大醉,可毕竟是酒精刺激,神智迷迷糊糊之下,做起事来更狠心,也更痛快!

    哎,料不到他贺煜也有借酒壮胆的时候,壮大的胆子还是用来行男女之欢!素来自诩是床上悍将的他,竟要借酒来展现雄风!

    他如此失常,也只有一个女人能造成,这个女人,就是她!

    贺煜越想,烦乱的心越是狂躁,苦恼沮丧至极,剑眉紧纠着,几乎要皱成了一个劲拔的川字!

    他忽然拿起话筒,跟池振峯交代一番,随即刻不容缓地离开办公室,驾车直奔回家。

    见到他这个时候回来,张阿姨很是惊讶,“煜少,你……你今天不用做事?”

    贺煜不给回应,冷眸下意识地环视了一下整个卧室,见不到那个预期中的人影,蹙起了眉头。

    张阿姨见状,知道他在找什么,不禁赶紧解释道,“薇薇打电话来跟语芊说想买图书,语芊陪她去了。”

    贺煜恍然大悟,再沉吟片刻,漫不经心地搭了一句,“她有没有说什么时候回来?”

    “没具体说是几时,不过,晚餐会在这里吃。对了,不如我打个电话跟她说你回来了?”张阿姨想撮合他们,于是抓住良机。

    贺煜却阻止,“不用了!”

    说罢,他视线重返婴儿床那,先是站立几秒,高大的身躯缓缓坐下,继续瞧着正在床上“手舞足蹈”的儿子。

    张阿姨注意力也跟着转移过来,逗起琰琰,“琰琰乖,看谁回来了,爹哋呢,爹哋这是记挂琰琰,记挂妈咪,所以回来看你们了哦。只可惜,你妈咪刚好有事出去了,不过张奶奶想啊,你妈咪一定心有灵犀,会尽早回来了。”

    张阿姨边说,边偷偷瞄向贺煜。

    贺煜也自是被张阿姨的话给影响到了,心潮澎湃不已,突然,他伸手,把琰琰抱起来,像往常那样,冲琰琰笑,逗琰琰说话,直到琰琰饿了,才交给张阿姨抱到一边喂奶,他则在室内走了一圈,最后,停在梳妆台前。

    他先是对着镜子里的自己凝望一会,接着低头,漫不经心地扫视桌面,还心血来潮地拉开抽屉,视线立刻锁定在一个白色瓶子上。

    像是有人牵引似的,他伸出手去,拿起白色瓶子,刹那间,被瓶子上的几个大字给重重震住!

    避孕药!

    这是她吃的吗?对了,肯定是她吃的,否则,怎么会放在专属于她的抽屉里!

    该死,她什么时候偷偷去买了避孕药,谁准许她避孕的!

    贺煜心头不由分说地冲上一股怒火,而暴怒过后冷静一想,突然计上心来。

    他回头,瞄了一下背后,由于位置问题,此刻在卧室另一端给琰琰喂奶的张阿姨并没有看到这边的情况,他于是小心而又快速地把避孕药放回原位,关上抽屉,无声无息地从梳妆台前走开,来到张阿姨面前,若无其事地交代一句,“阿姨,你看着琰琰,我有事出去一趟。”

    张阿姨抬起脸,满眼愕然,但也没追问,目送着他离去。

    离开家门的贺煜,用最快的速度驾车来到附近一间药店,花了一定的时间,最终挑选了一瓶维生素C,然后又马不停蹄地赶回家中。

    琰琰已经睡着了,贺煜事不宜迟,找个借口支开张阿姨,来到梳妆台前,再次拿出避孕药,把原先那些白色药丸倒掉,将他刚买回来的、同样是白色且形状差不多的维生素C装进去,最后还将整个现场清理好,回床上躺下时,重重地舒了一口气!

    他目不转睛,出神地仰望着天花板,先是抿紧薄唇,渐渐地,两唇分开,扬起一抹安然舒心的笑,高大的身躯跟着从床上起来,直奔琰琰的身边。

    他厚实的大手,轻柔而疼爱地抚着琰琰的小脸儿,心里头,默念起来,“琰琰,爹哋很快就为你添个小弟弟或小妹妹,你不会离开爹哋的,一定不会,永远都不会!还有你妈咪,也会乖乖呆在爹哋身边,一辈子!”

    美好动人的妙计,让贺煜原本憋闷的心情陡然好转,还感到难以形容的激动,忍不住起身,在房里走来走去不停打转。

    午睡后,他还发起了美梦,俊美绝伦的面容上,冷硬的线条呈现出无尽的温柔,自信的唇角一直微翘着,噙着一抹醉人销魂的笑。

    这,便是凌语芊回来所见到的画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