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狡猾如他,再次让她怀孕

狡猾如他,再次让她怀孕

    大床忽然被一庞大的人影盘踞占据,她下意识地感到愕然,待看清楚那熟悉的身影和容貌,不禁更加纳闷,这个时候,他怎么会在家,而且还是在睡觉!

    “语芊,阿姨说的没错吧,煜少对你可有心了,翘班回来见你。刚才他还一直在逗琰琰玩耍,那画面不知有多温馨,简直让阿姨移不开视线,只想时间就此停留。当然了,如果你也在的话一定更好!”张阿姨迫不及待地当起和事佬,一个劲地为贺煜说好话。

    凌语芊听着,心里却苦涩地冷冷一笑。回来见她?依她看,他是累了,不得不回来休息吧!

    她不禁又思及他这些日子对她的折磨,内心于是更觉舒坦,哼,看他以后还敢再欺负她!

    “对了语芊,你要不要叫醒煜少?今天天气不错,你们不如带琰琰去花园逛逛,看出落?”张阿姨忽然提议。

    凌语芊已将目光从贺煜身上调离,转回到身边的张阿姨,看着老人家一脸期盼的样子,她真心不忍,但最终,她还是选择辜负张阿姨的一片好心,借助琰琰移开话题,“琰琰今天乖不乖?没有给您添麻烦吧?”

    张阿姨心里尽管失落,但也只好作罢,慈爱的目光随之看向琰琰,整个人也无比愉悦,“很乖呢,虽然惦记着妈咪,但也没有伤张奶奶的心。”

    凌语芊樱唇一抿,翘成了一个美丽的弧度,瞧着正冲她咧嘴呵笑的小人儿,她忽然伸出手去,把他抱起来,同时吩咐张阿姨,“阿姨,我想抱琰琰下去玩一会,您帮我带上他的袋子。”

    张阿姨怔了怔,迅速点头,待凌语芊抱着琰琰出去了,她先是跑到床前,朝仍在沉睡的贺煜呼唤,“煜少,你醒醒,语芊回来了,语芊她带琰琰到花园玩去了。”

    刻入心扉的名字,让贺煜即时从美梦中醒来,惺忪睡眼首先见到张阿姨,不禁翻身坐起,两眼也迅速恢复精明,眉心轻轻皱了一下。

    “煜少,语芊回来了,她还带了小琰琰去花园,你要不要跟去?”张阿姨继续高兴地禀告。

    贺煜于是看向婴儿床,只见那里已经空无一人,而整个卧室也静悄悄的。

    这会,张阿姨走开了,拎起专门用来装琰琰的东西的卡通小袋子“第五文学 ”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重返贺煜面前告辞,“煜少,我先下去,等下你记得下来哦,我们会先到游乐场那边。”

    话毕,张阿姨还留一鼓舞的眼神给贺煜,这才急匆匆地奔出房外。

    贺煜目送着张阿姨,直到她消失,他再次环视整个房间,还在梳妆台的抽屉那停留了几秒,突然重新躺下,对着天花板发呆了又一段时间后,这才起床,梳洗更衣。

    看着镜子里帅到爆的自己,他禁不住地萌生优越感和自豪感,还吹了几下口哨,阔步昂然地离开卧室,走出大屋,沿途来到张阿姨所说的地方,如期见到那个让他又爱又恨的小妖精。

    见到贺煜突然出现,凌语芊也重重一愣,又瞧他那电力十足的眼睛似乎对她发出高压电流时,她赶忙别开脸,俏脸涌上一层薄怒。

    贺煜将她反应尽收眼底,依然抿唇微笑着,走近过来。

    张阿姨事不宜迟地抱起琰琰,举向贺煜,笑呵呵地道,“琰琰,看,谁来了,爹哋哦,给爹哋抱抱!”

    贺煜立刻接过,逗弄着琰琰的同时,精明的眸子不时瞄向那抹娇小的倩影。

    张阿姨在他们身上瞧来瞅去一会,忽然奔至凌语芊的身边,面色窘迫地道,“语芊,阿姨刚才出来忘了去厕所,既然煜少也在,那阿姨先去方便方便,可好?”

    可好?

    自己能说不嘛!

    看着张阿姨那点心思,凌语芊又何尝不是满心郁闷,但也无可奈何,唯有不情愿地点了点头。

    张阿姨笑脸即露,生怕凌语芊会反悔似的,急忙扭头走开,经过贺煜身边时,不忘朝贺煜眨了眨眼,快速离去。

    那样子,看起来不像是去小解,反而像是……去分钱呢!

    目送着张阿姨飞奔而去的身影,凌语芊下意识地嘟起小嘴。强忍着不去看旁边的魔鬼,连琰琰也不顾,她转身走到滑梯那坐下,低垂着眼睛,用一只手的手指甲,轻刮着另一只手的手指甲。

    那高大的人影,悄然靠近她,还故意用琰琰的小手儿在她腰肢轻轻滑过。

    凌语芊正心情沉闷着,潜意识里认为是草地上一些小动物爬到身上来,大吓一跳,本能地弹跳起来,伴随着俏脸刷白,这也才看清楚怎么回事。

    她惊魂未定,罪魁祸首却在坏笑着!

    魔鬼!

    她又忍不住在心中愤怒诅咒!

    无奈,这可恶的魔鬼没有半点知错悔改之心,还大肆渲染地借着儿子继续戏弄,极具磁性的嗓音邪恶的很,“琰琰,有人胆子很小呢,你长大了千万别这样,不然会被笑到脸红的。”

    凌语芊满腔怒火,立马顶了一句,“变态!”

    她压根不知道,这腹黑邪恶的男人等的就是她这句!

    只见他高大的身躯闪电般地凑过来,挤在她的身边,“变态?你知道什么叫变态?小东西,以前那些只是小儿科而已,这,才算是真正的变态!”

    说罢,他一手抱着儿子,腾出另一只手,从她背后横过,出其不意地搂住她,不安分的大手趁机放到她高耸的胸上。

    凌语芊如被雷电击中,浑身陡然僵硬,好一会,才晓得挣扎。

    贺煜却越搂越紧,心驰也随之就这样荡漾起来。这小东西,怎就这么有魅力,让他仿佛着魔似的,只需一靠近,便忍不住对她上下起手。

    “对了,你说在这里的感觉又会是怎样一番滋味呢?”他冷不防地道出一句,黑眸间,情yu不止涌动。

    凌语芊本就为他无赖的举行羞恼不已,弄明白他话中意思后,更是怒火中烧,不禁又痛骂,“变态,色狼,禽兽,你不是人!”

    “骂得挺顺口嘛,不过别忘了,这个变态的男人是你老公,是你儿子的亲爹!”他也不恼,自嘲着。

    “那是苍天没眼做出这样的安排,可以回头来过的话,这些都不会存在!”凌语芊气得理智全无,整个人痛苦不堪,她双手抱住头,大吼,“滚,别在我面前出现,立刻给我滚!”

    她不懂,不懂今天为什么会是这样的状况。以前大家互不搭理,他过他的,自己过自己的,不是很好吗!他夜晚折磨自己也就罢了,为什么连白天也不放过?像个厉鬼似的,阴魂不散地缠着她!

    “真不想看到我,你大可先行回去啊!”贺煜忽然道了一句,停顿了两秒,又坏坏地提出一个警告,“不过呢,我得让你知道,我一个大男人,未必能看好琰琰,你忍心让琰琰有什么意外的话,那就走呗。”

    贺煜说的漫不经心,俊颜挂着无耻的笑,然而只有他自己才清楚,内心是多么的悲哀和沮丧。料不到,他必须得装成大坏蛋,甚至在她看来是个变态禽兽之类,才能和她说上话。

    果然,凌语芊的手已经从头上离开,抬起脸来,下意识地看向被他抱在怀中的小宝宝,整个人顿时像是泄了气的皮球。

    看来,只能等张阿姨来!

    可惜,张阿姨根本就是故意的,这一去足足半个小时也没有再露面,凌语芊算过时间,来回路程一趟,张阿姨就算是大号,也改解决了的!

    她继续朝着来时的路看了一会,终于不得不放弃,她知道,想把空间留给她和贺煜的张阿姨,应该不会来了!至少,这一时半会不会再出现!

    心情持续的烦闷,她美目四处流盼游走着,就是不看向某人,可尽管如此,她还是感到有道炙热的视线紧盯着自己,几乎要把自己给点燃、烧毁。

    幸好,她手机突然有来电,是薇薇打来的,小妮子已经把中午买的礼物送到好朋友小敏手中,刚回到家,于是打个电话跟姐姐汇报一下。

    凌语芊呼了一口气,顺势和薇薇扯起来,然后还跟母亲也聊上,直到她们提出要准备晚餐了,她才依依不舍地收线。

    她握着手机,又是对着依然不见半只人影的小径呆望了一阵子,目光重返手机屏幕时,打开通讯录,准备打电话给采蓝,想借此避开和贺煜的相对。

    无奈,采蓝电话接不通。她只好打给肖逸凡,结果却是对方关机。然后,她想到贺熠,可惜也是无法接通。

    她的朋友本来就不多,能随意打过去闲聊的,更是少之有少,采蓝等人都不行,那就只剩池振峯,但基于池振峯与贺煜的关系,她剔除了,最后,拨通高峻的!

    她还以为,结果又和刚才一样,出乎意料的,高峻竟然接了她的电话,使她心绪起伏不已,但想到不远处那个魔鬼的可恶举动后,她也不多想,开始和高峻聊谈起来,她甚至还刻意摆出娇媚温柔的表情,嗓音嗲得令她自己都忍不住起鸡皮。

    电话那端的高峻,似乎觉察到异样,突然直接了当地问她,“是不是贺煜在你身边?”

    凌语芊霎时怔然,一切娇媚的神态皆收起,讷讷地道了一声“对不起”。

    高峻却友善亲切地笑了,“呵呵,没事,我不是说过吗,你有什么尽管找我,我一定帮你!来,你继续说,想说什么都行,我都不会当真,只当是一场梦,醒了,这些就消失了!”

    温润的嗓音,配上无私伟大的话语,凌语芊顿时无从招架,早在心头翻滚多时的委屈、悲酸和凄然彻底冒了出来,眼泪哗啦啦地夺眶而出。

    高峻于是继续安慰,而她,也还来不及开口,只见一只大手忽然横伸过来,将她手机拿走,用力按了结束键,还索性关了机。

    “给回我!”凌语芊泪水还在流淌着。

    贺煜紧抓着手机,深沉的眼一瞬不瞬地盯着她,他的女人,当着他的面,通过电话对另一个男人抛媚送娇、伤心痛哭,到底有没有把他放在眼中!难道他在她心目中,真的一点分量都没有吗?这一年,难道就没有半点值得她回忆、留念且在乎的记忆吗!

    越想,他越是愤怒,不由高举手机,就那样狠狠地甩在滑梯上,手机立马破成几块。

    凌语芊急忙去捡,去拼凑,可惜手机注定难逃此劫,再无回天之术!她握着碎块,怒瞪他,眼里,依然泪珠满盈。

    这会,张阿姨总算出现了,本是欢欢喜喜地来,却立刻被眼前的情景给震住,好一会,才晓得发问,“语芊,发生什么事了?这不是你的手机吗?怎么……摔坏了?”

    看着自己曾经千祈万盼的老阿姨终于出现,又瞧瞧支离破碎的手机,凌语芊更是心酸不已,匆忙对张阿姨留下一句“阿姨,等下你带琰琰回屋”,然后掩脸朝前方的湖泊奔去。

    她听到背后张阿姨在不停叫她,还转问贺煜怎么回事,但她都不理会,继续疾步奔跑,直到那熟悉的嗓音渐渐变弱和消失,耳边只剩呼呼风声,而她也已经来到了湖边。

    她先是静静环视着整个湖面,凝望着倒影在湖水中的自己,脑海不由自主地想起这些日子以来她和他之间的情景,接着是更远久一些,直到天色全黑了,她才离开湖边,踏上回屋的路。

    张阿姨在卧室里等着她,见到她进门,立刻道歉,“语芊,对不起!不错,阿姨刚才确实是借故离开的,阿姨只是想把空间留给你和煜少,好让你俩的关系暖和起来,阿姨真的想不到会……弄巧成拙,你骂阿姨吧,要怪就怪阿姨吧,别再生煜少的气,他也不好过的。”

    都到这种地步了,张阿姨还是不忘初衷。

    如此善良体贴、处处为人着想的长辈,何罪之有!自己又怎么会责怪甚至责骂!凌语芊无比敬爱和钦佩地看着眼前一脸愧悔难过的老妇人,缓缓摇了摇头,扶住张阿姨的手,心疼地道,“阿姨,您别难过,我没事了。”

    张阿姨错愕,“真的吗?你也不怪煜少了?”

    凌语芊一愣,转开话题,“我肚子有点饿了,想在这里吃,阿姨能去叫小玉她们为我煮个面吗?不用很多料,清清淡淡就好。”

    张阿姨略略沉吟了下,便也点头,离去。

    吃完晚饭后,凌语芊洗了一个澡,早早就上床。张阿姨在她床前徘徊着,还想着为今天的事舒缓矛盾,继续为贺煜说情。

    但是,凌语芊丝毫不给她机会,态度坚硬地回绝了,“阿姨,你不想我把晚餐吃的面条全吐出来,不想我今晚噩梦缠身睡不好觉的话,那请别在我面前提这个人。”

    因此,张阿姨就算再有心,也只能暂且作罢,循例对凌语芊关切一下生活上的细节,告辞离去。

    凌语芊注意力也回到了被她抱来一起睡的小琰琰身上,不知是否因为今天与儿子相处时间少了,或还有别的原因,她一直看着他,后来实在困了,才舍得停止视线。

    尽管她没有再见到那个魔鬼,可她还是保持吃药,然后入睡。

    时间在寂静的夜里慢慢流逝着,不知多久过后,房门突然被轻轻推开,一个高大的人影闪了进来,脚步放得很轻,轻得几乎无声无息,最后,在床前停下,炯亮的鹰眸先是朝小宝宝注视了片刻,而后转到旁边的凌语芊身上,见她蛾眉深锁,容色哀愁,他不禁也发出一声轻叹,走到床的另一边,坐下,伸手抚上着她的脸庞。

    尽管他动作很轻,很小心,但还是惊醒了本就睡得不很安稳的她,迷茫睡眼先是怔怔地看了几秒,马上又闭上。

    贺煜剑眉皱得更甚,沉吟间,忆起中午的计划,搁在她脸上的大手于是来到她的睡衣领口,熟稔地解开扣子,伏下脸去。

    一切动作皆很自然,凌语芊又是极力忍着身体本能的悸动,默默承受。

    玲珑有致的身子,妙曼而诱人,即便已经尝过无数遍,贺煜却仍感到难以言表的高亢和激昂,全身血脉贲张,蓄势待发。

    不过,这次他不急着释放,先是静静审视着,由头到脚,包括她的每一寸肌肤,特别是那些重要的部位。然后,他火热健硕的身体终重重压在了她迷人的娇躯上,在她依然无动于衷的情况下,他吻上她的耳垂,伴随着邪魅的低吟,“不想再次被我用床单绑住,那就乖乖睁开眼!”

    看似漫不经心的话,却透着不容否决的意味,仿佛一块大石砸下凌语芊死水般沉寂的心驰,紧闭的眼皮也迅速睁开了,如期见到一张邪气毕露的面容,是的,他根本就是一个邪恶的魔鬼!

    她细白的手,立刻纠在了一块,就那样睁大着眼,怒瞪着他。

    贺煜勾唇,逸出一抹更加鬼魅的笑,“我不准别人违抗我的命令,所以,你千万记住,在我允诺之前都不准再闭上眼!”

    话毕,他在她娇嫩的小嘴轻轻一点,忽略她那几乎要杀死他的眼光,开始了真正的掠夺!

    凌语芊一直睁大眼眸,紧盯在他的脸上,从而发现,他的眼神已没往常的迷离和散涣,也不是赤红的,而是黯黑的,如黑夜的大海,深广辽阔,让人看不到半点里面的东西。

    “今晚是不是感觉好很多?是否觉得有点似曾相识?有点春心荡漾了?其实,老公也挺温柔的,你是知道的。老公答应你,以后再也不会化身禽兽,老公会让你只有快乐,没有痛苦,所以,宝贝,来,跟老公腾飞吧!”他两片薄唇继续一张一合,饱含深意地吐出一连窜的话,温柔的笑容里,难掩其邪魅的一面。

    凌语芊暗自强迫着自己把他赶出眼球之外,仿佛没听到他的话似的俏脸毫无表情,双手紧紧揪住身下的床单,默默承受着,偶尔会条件反射地挣扎,但意识过来后,又马上主动停止。

    这一夜,她比他早睡,娇弱的身子禁不住他连番的折磨,她累得支撑不住,沉睡了过去。

    而他,跪在她的面前,抬起她的腿,像以前那样,久久都没有放下……

    不知是由于中午睡过午觉,或其他的原因,接下来他再也无法入睡,就那样静静看着她,直到天空渐渐转亮才起身,开始做运动,然后梳洗更衣,驾车上班。

    发现贺煜一洗昨日的疲倦和颓然,恢复意气风发和容光焕发,池“小说领域”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振峯打心里高兴,且忍不住揶揄道,“总裁,我提议的劳逸结合,不错吧!”

    贺煜先是一怔,随即明白他说什么,不由给他一记白眼,问起冯采蓝,“那个女人呢?”

    “哪个女人?”池振峯先是故意装糊涂一把,待接到贺煜凌厉的眼神,这才解释,依然玩味尽显,“她怎么说也是Yolanda的闺蜜,我当然会想办法保住她,不然我这个特助可浪得虚名了!”

    贺煜于是又给他一个自以为是不知所谓的眼神,随即转到工作上。

    池振峯也马上一本正经起来,先是对昨天的工作进行汇报,接着说出今天的行程。

    贺煜听后,忽然问,“今晚的应酬,能不能推掉?”

    “呃……总裁不想去?可是,您上次已经推过一次,这次要是再推,我担心……这几个香港佬不高兴了,特别是那个林总,虽说他不是什么大人物,但毕竟每年给我们的生意也不少,我们没理由有钱不赚对吧?而且……高峻似乎联系过他,万一总裁您再拒绝,我怕给人机会。”

    贺煜略作沉吟,便也道,“好,那你如期安排。没什么事的话,先去做事吧。”

    “行,那先走,拜拜!”池振峯领命,出去了。

    贺煜继续呆愣了一会,开始进入工作,一直忙到晚上才离开公司,如期赴约,抵达一所高级夜总会。

    生意应酬,无非都是谈笑风声,猜酒划拳,美女环绕。

    高级VIP房里,幽暗的灯光依然掩盖不住彰显的金碧辉煌,几个衣着打扮都很名贵的男人围坐在一块,他们怀中皆有佳人相伴,有的甚至左拥右抱。

    相较于那几个男子的色迷迷样,贺煜鹤立鸡群,单身只影,当然,并不是没有女人给他,而是……他主动拒绝了。俊美绝伦的面孔,高大挺拔、健硕伟岸的身材,还是贺氏集团掌管人,如此完美的男人,注定成为全场的焦点,这多少双眼睛,都是集中在他的身上!

    “早闻贺总应酬从不要女人陪伴于旁,如今亲眼所见,当真不是虚言呢!”一个年约五十来岁的男人若有所思地瞧着贺煜,冷不防地调侃了一句。

    另一个男人也立刻笑着接话,“贺总家有仙妻,自是不屑外面这些庸脂俗粉,廖某真心想看下贺太太到底长得怎样的倾国倾城,能让贺总在酒色场地都身心不乱。”

    “听说贺太太比贺总裁小将近八岁,年纪上确实很嫩,不过我还是觉得女人二十五岁以上才最具魅力,毕竟晓得如何取悦男人。”忽然间,这杂乱的男人声里,融入一个娇嗲的女音,只见依偎在林总怀中的一名年轻女子,正狐媚痴迷地瞄着贺煜,妖气十足的眼眸隐隐泛着一股不甘心。

    而紧接着,另外一个女嗓音响起,“Lacy你这话听起来酸味十足呢,何不直接说你比贺太太更会服侍贺总裁?贺总裁睿智能干,又如此专情,肯定吸引无数女人为之倾倒,但怎么说我们做这一行的,应该有自知之明,客人要,我们就倾力付出,客人拒绝,我们应该安守本份,你刚才那样说,很容易让人以为你还记恨着上次被贺总拒绝过呢。”

    原来,这两个女人,分别是陪在林总左右的女,年纪相仿,相貌艳丽不凡,但也因此互看对方不顺眼。

    “你们都住口,这是什么场地,哪轮到你们嚼舌!”林总迅速叱喝了一句,趁机在她们屁股掐了一把。

    两人也赶忙噤声,但还是偷偷彼此对瞪了一眼。

    林总马上给贺煜赔罪,“贺总,别理这些下贱之人,来,我们继续喝!”

    相较于众人的惊慌焦急,贺煜依然一脸淡定从容,仿佛刚才被讨论的对像,并不是他。

    这肥头大脑的林总,确实说对了一件事,这个地方,只是供他应酬客人的某种场地,至于那些女人,他压根没瞧过她们一眼,她们又有何资格和能耐牵动影响到他的心!

    贺煜高深莫测的鹰眸,复杂地朝众人环视了一下,经过那个叫做Lacy的女人时,他冷冽的唇角勾起一抹鄙夷轻蔑的嗤笑,随即也端起酒杯,一干而尽。

    接下来,大家又是欢乐了一阵子,贺煜突然起身,借故去洗手间,走出这个让他厌烦至极的房间。

    他先是到露天庭院呼吸一下清新的空气,少倾准备离开时,忽被一个说话声给吸引住。

    “凌云霄,你根本就是大骗子,说什么你女儿嫁了一个大富豪,说什么会给钱帮我外婆治病,通通都是谎话,我蒋如燕真是瞎了眼才信你这些鬼话,你走,我以后再也不想见到你!”

    “如燕,别生气,我没有撒谎,我说的都是事实,贺煜真的是我女婿,贺氏集团听过吧,产业遍布全球,他们家还是G市的首富,所以钱对我来说轻而易举。我也跟你说过,我那女儿性子倔强的很,故你得再给我几天,我想个合适的理由……”

    “想想想,你还要想到什么时候,亏我把清白之身给了你!人家华哥没得到我半点便宜都愿意资助我,你呢?你就会说,凌云霄,别再做戏了,我们就此一刀两断!”

    “别,如燕……”

    “宵哥,不是我说你,你这次也太离谱了,连我都不想帮你了。你明知道如燕很爱你,你却一次次地让她失望,你上次放她鸽子不陪她去法国旅游也就算了,现在她外婆病了,一点都耽误不得啊!”

    “我知道,我也头疼,不过我说那些都是真话,不信明天我带你……去找贺煜,他很重视我女儿,我一开口,他一定会给的。”

    “那你明天先见了他再来找我!华哥,我们走!”女人继续冷绝怒道,真的走了。

    凌云霄本欲追去,却被那个叫华哥的人拉住,华哥对他低语几声,也离开了,留下凌云霄一个人在憋闷叹气!

    小吵闹的庭院,彻底安静了下来,贺煜继续在暗处停立片刻,然后缓缓走到凌云霄的面前。

    凌云霄见到他,先是一阵错愕,收到他眼中发出的鄙夷,不禁又恼羞成怒,顺势跟他要钱,“混小子,既然你都听到了,那赶紧给我五十万,不,我要一百万,你带支票在身吧,马上开给我!”

    贺煜不语,继续眼神凌厉地审视着他,质问,“刚才那个女人是谁?”

    凌云霄尽管早听过关于贺煜的丰功伟绩,清楚贺煜是怎样的人,但他觉得自己怎么说也是贺煜的岳父,而且,他还记恨着当年的事,因此也倨傲不下,没有回答。

    贺煜略微停顿,嗓音越发冷冽,“刚才那个女人,是你的情fu?你背着妈和芊芊她们出来鬼混?”

    感受着那慑人的气势越发强大和威逼,凌云霄不觉也恼了,“是又怎样?这社会上哪个男人不好色?别告诉我你没在外面乱搞,我才不信!来这种地方,不就是花天酒地!”

    “告诉我,你和那个女人发展到什么程度?你是逢场作戏呢?还是来真的?”贺煜自顾追问着,冷酷的俊颜不仅神色严肃,还非常凝重,刚才凌云霄对那女人的紧张样,他可是看得一清二楚。

    可惜,凌云霄还是不肯说,只继续跟他要钱。

    “不回答我的话,你休想从我这得到一分钱!”贺煜也开始冷硬起来。

    凌云霄本就心烦意燥,当年积压心底多时的那股怨气忽然像是引爆的炸弹,无法阻挡轰然而出,“哼,不给就不给,有什么了不起,老子才不稀罕你的钱!当年老子家财万贯的时候,你还不是个穷光蛋,如果不是你,老子用的着这么倒霉吗?别以为现在富贵了,就嚣张了,我告诉你,主要老子不高兴,老子随时可以叫芊芊离开你,当年可以,现在同样可以!”

    如此话语,贺煜立刻被震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