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真相大白,楚天佑果然是自己!

真相大白,楚天佑果然是自己!

    张阿姨说罢,朝刚才那个女医生打了一下眼色。

    医生也赶忙结结巴巴地附和,“是的,我们也只是说可能而已,凌小姐休养得宜的话,想再生宝宝也不是难事,毕竟她还年轻。”

    “嗯,所以现在要做的,是尽快让语芊好起来,身体养好了,什么都不成问题。”张阿姨继续鼓舞道,见贺煜已经包扎好伤口,情绪也渐渐稳定,这才开始去问候凌母。

    凌母重创不振,只冲张阿姨感激回应一下,继续陷入悲痛忧愁当中。

    张阿姨注意力于是转到凌语芊的身上,先是凝视片刻,随即握住凌语芊的手,无限心疼地喊了出来,“语芊,是阿姨,你还好吧?丫头,一切都会过去的,都会没事的。”

    凌语芊的手,总算轻轻地动了一动。

    张阿姨心中更觉怜惜,力度略微收紧了一些。

    这时,凌母猛然把贺煜叫出房外。

    在走廊的尽头,迎面吹着冰凉的夜风,凌母意味深长地请求出声,“放她走吧。”

    贺煜一听,陡然一震。

    凌母神色哀切,接着说,“过几天等芊芊身体没什么事,我会安排和她爸离婚,然后我们会离开G城,你放心,我会照顾好她和琰琰的。”

    “你……你已经知道了?”贺煜终于做声,心头大惊。

    凌母清楚他指什么,并没有就着话题回应,而是继续道,“你和芊芊注定不可能,与其做无谓的纠缠,让彼此痛苦,倒不如放开,让对方都好过一些。”

    “不,我不能放过她,我不能让她走,你根本不懂!”贺煜也进入话题,神色急切起来。

    “我懂!我和芊芊都懂,不懂的人,是你!”凌母摇了摇头,看着他,毅然低吼,“四年前,你和芊芊不可能,现今,你们同样不可能,这,就是你们的命,你们注定无法长久,只有放手才是给彼此的好结果!”

    再一次的,贺煜浑身僵硬,锐利的鹰眸定定望着凌母,半响,一字一句地问,“你说什么?什么四年前四年后?我和她四年前已经认识?你怎么知道?你确定?你确定?”

    凌母低垂下头,不再吭声。

    “怎么回事?你刚才为什么那样说,妈,你刚才的话什么意思,到底怎么回事?告诉我,告诉我!”贺煜更加焦急,他甚至,不由分说地拽住凌母的手,大力摇晃,“你们到底有什么秘密蒙着我?凌云霄说我当年害他一无所有,说我欠他,你却说四年前我和芊芊不可能,这其中到底怎么回事,你给我说详细点,给我说仔细点!”

    他整个心情已经慌乱不已,一心只想着知道具体情况,于是不断摇晃着凌母,直到凌母感到疼痛,做出挣扎,他终回过神,慢慢放开了凌母。

    凌母先是轻揉了下疼痛的双手,若有所思地注视着贺煜,最后一次恳求和劝解,“趁芊芊现在还活着,你放过她,否则再这样彼此折磨,她出啥意外,你就真的后悔莫及了。”

    说罢,给贺煜深深一瞥,瘦弱的身子从贺煜身边越过。

    贺煜跟着转身,目送凌母逐渐走远,他忽然大喊出来,“楚天佑是谁?楚天佑到底是谁?我和楚天佑有什么关系,我就是楚天佑吗?楚天佑就是我,对吗?是不是?”

    凌母急促行走的两脚,赫然停止,身体僵在原地约有两秒,继而又重新迈动,走得更快,消失于急诊室的门口内。

    贺煜依然稳稳伫立原地,深邃的黑眸一瞬不瞬地紧盯着空荡荡的走廊,盯着急诊室的门口处,一会,动身,并非跟着进病房,而是冲入电梯,离开医院,驾车直奔池振峯查到的某个住宅。

    他使劲拍打着大门,边打边呐喊,“凌云霄,开门,给我出来!出来!”

    不久,房门打开,正是凌云霄,看到贺煜毫无预警地出现,瞬间目瞪口呆。

    贺煜一手推开门,高大的身影闪进内,不由分说地揪住凌云霄,唰唰先是甩出两拳。

    凌云霄发出哀叫的同时,另一个人影直奔过来,扶住凌云霄,急切直喊,“霄哥,你怎么了,没事吧?”

    凌云霄站直身子,轻轻扭动着整个嘴巴,瞪着贺煜,破口大骂,“你这混小子发什么神经,三更半夜跑来这里做什么,还动粗打我,活得不耐烦了?”

    “我看活得不耐烦的人,是你!”贺煜冷冷哼了一句,愤怒的眼神下意识地转向凌云霄身边那个人影,看到那微微隆起的腹部,全身僵住。

    该死!

    他在心中暗暗低咒了一句,再次拽住凌云霄,继续甩出一拳,“你出去鬼混也就罢了,竟然连孩子都搞出来,你还是不是人!”

    “别打,你是谁,干嘛打人,放开霄哥,否则我报警!”蒋如燕再次跑过来劝阻。

    贺煜给她狠狠一瞪,“报警?叫警察来抓他还是抓你?你说,要多少钱才肯离开他?”

    蒋如燕面色变了变,佯装恼羞成怒,“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你到底是谁?私闯民宅可是犯法的!”

    贺煜薄唇一扯,给她鄙夷一瞥,注意力重返凌云霄的身上,低沉的嗓音冷得让人心寒,“芊芊因为你出轨流产了,你最好做好心理准备,我一定不会放过你!”

    凌云霄听罢,脊背一直,但很快又漫不经心地嗤哼,“她流产关我什么事,你是她老公,你照顾她不就行了?你有的是钱,有足够的办法让她平安无事!”

    “你……”贺煜拳头再次箍紧。

    蒋如燕顿时也插话,“你……你就是贺煜?”

    贺煜视若无睹,没理会她,继续望着凌云霄,想起某件事,命令,“跟我出去!”

    凌云霄一愣,戒备十足地看着他,不给反应。

    贺煜索性直接出手,扯住他。

    “你放手!”蒋如燕又一次阻止。

    “滚开!”贺煜一声叱喝,拽住凌云霄,朝房外走。

    蒋如燕继续跟上,最后,是凌云霄喊住她,叫她在屋里等,他便也迈动脚步,随贺煜走出门外,下楼,停在小区内一个花圃前。

    贺煜终于松开他,黑眸不断射出凌厉的光芒,毅然问出,“楚天佑是谁?”

    凌云霄面色倏忽一变,两眼瞪大。

    “你上次说,我害得你一无所有,到底是什么意思,给我说清楚,现在就给我说清楚,否则,你今晚休想离开!”贺煜继续冷着脸,眸光阴鸷。

    凌云霄则再愣了下,便也低吼出来,“不错,就是你,是你这个混小子,当年使下三流的手段把芊芊迷得神魂颠倒和死心塌地,不但搞大她的肚子,还让她不听我的话,不肯嫁给那个富商,害我不得不破产,你根本就是个害人精,如果不是你,芊芊必定嫁个好人家,详尽荣华富贵,而我,也不用倒霉这么多年!”

    积压心底多时的怨气彻底爆发出来,凌云霄说得脸红耳赤,仿佛回到当下,再次体会当时那种痛苦,还有这些年来的痛苦。

    至于贺煜,整个人仿佛被定了格,血液似乎瞬间停止了流动,足足愣了半分钟,然后,高大的身躯重重一晃!

    楚天佑果然是自己,自己果然是楚天佑!

    第一次,她见到自己,神思恍惚,痴痴迷迷,并非因为她是疯子,而是因为自己是“楚天佑”。

    当她看到自己和李晓彤在酒店缠绵,撕心裂肺,因为“楚天佑”背叛了她。

    她想方设法嫁给自己,因为自己就是楚天佑!

    结婚的时候,凌母对自己眼神隐藏内疚,凌云霄则像仇人一样看着自己!

    她总是透过自己看另一个人,因为她在追忆“楚天佑”。

    在北京,她看到自己为语涵做的那件花裙子,反应极大,因为“楚天佑”也曾经为她制作过一件裙子。

    冯八婆说过,再深的爱也经不起一次次的伤害!

    贺熠长得像自己,扮成楚天佑,成功让她顺利生出琰琰!

    很多很多暗示,都与楚天佑有关!

    只是,自己一直没有发觉!

    自己,一直在吃自己的醋,还因此折磨伤害她!

    真是该死,真是糊涂!

    一会,凌云霄再次开口,眼中仍敌意遍布,“混小子,总算明白为什么我看你不顺眼了吧,如果不是你,我凌云霄不会变成这样!”

    “她当年为什么会堕胎?谁逼她堕胎的?是不是你?是不是你?”贺煜则沉声质问。

    凌云霄先是被他骇人的表情怔愣一下,随即也不甘示弱地道,“不错,是我,那孽种本不该存在,我当然不能让她生出来……”

    “砰——”

    不知几时,贺煜闪电雷鸣般,再次揪住凌云霄,又是一个威力十足的拳头重重捶打在凌云霄的脸上。

    凌云霄既痛又恼,瓜瓜大叫,“你这混小子,三番五次打我,你简直就是我凌云霄的克星,四年前这样,如今又这样,你等着瞧,我一定要芊芊离开你,反正她也想过和你离婚,我这就助她一臂之力!”

    “照我说,你才是我的克星!如果不是你,我和芊芊不会错过这么多年,芊芊不会这么痛苦,更不会离开我!”贺煜也失去理智地吼了回去,他虽然不清楚以前到底怎么回事,但他知道,自己和芊芊分开,罪魁祸首是凌云霄,他越想,越恼怒,冷冷地道,“四年前,或许你能拆散我们,但现在,你休想!你再也没有那个能耐!”

    “是吗?不过就算我没那个能耐又如何,现在是芊芊要离开,这样更有理由!我已经将你去夜总会偷腥的事告诉她,她现在对你是彻底死心,死不原谅!”

    贺煜一听这些无中生有的话,顿时又是勃然大怒,再次揪住凌云霄的领口,“你说什么?你……”

    “我什么我,做得出就不怕认,哼,说我不是人,你又好到哪去,不就和我半斤八两吗!”

    “住口,别将我和你这个禽兽相提并论!”贺煜气急败坏地怒喝。

    &nbs“第五文学 ”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p;可惜,凌云霄已经认定他也出轨,继续口不择言地批判,“不错,我不应该相提并论,至少,如燕比芊芊她妈年轻和漂亮,可是外面那些女人,根本就和芊芊无法比,你是个瞎了眼的禽兽,饥不择食的禽兽!”

    尽管这个女儿百般“忤逆”,然而在凌云霄眼中,还是觉得女儿最好,还是潜意识里为女儿维护,他拿出更多的证据,指责贺煜,“你叫人给我钱,不就是默认我的做法吗,哼,真是个虚伪的混小子!”

    “我给你钱?我什么时候给你钱?”贺煜瞳孔陡然一缩。

    “前几天,就是那个高峻拿来的,说你叫他交给我。我当时跟芊芊提过的,还叫她好好讨你欢心。”

    高峻!高峻!

    “不过你放心,我想了一下,虽然你可恶,但男人嘛,哪个不好色,我会劝芊芊别离开你,你这混小子当年害得我不浅,因果循环,既然你害得我一无所有,那你得偿还我,助我东山再起。”凌云霄自顾说出他的美好计划。

    贺煜已经不理他接下来的话,他只记住,凌云霄跟芊芊说过“他”给凌云霄钱!

    出去鬼混、给钱凌云霄包二奶,难怪她会流产,难怪她对他没有半点反应,原来……原来都是这个“禽兽岳父”做的好事!

    还有高峻,又是高峻!又是这个杀千刀的野种!

    刹那间,贺煜还想到,自己和李晓彤“深情对望”的相片,必定也是高峻搞的鬼!

    整个胸口宛若烈火燃烧,贺煜怒不可遏,再次趋近凌云霄,咬牙切齿地警告而出,“你最好求神拜佛芊芊别离开我,最好祈祷她和我永远在一起,否则,你休想活过今年!”

    说罢,给凌云霄一个凶残的瞪视,转身,怒气腾腾地朝小区外走,驾车驰骋而去。

    他再次把速度调到最高,亡命奔跑在宽敞无人的道路上,脑海尽是今晚的一些情景,是凌云霄刚才说过的那些话,然后,他企图去回忆,使劲回忆那段失去的过往,可惜任他想破头皆一片空白,根本找不到半点和楚天佑有关的信息。

    吱——吱——

    他猛然一个急刹车,两手用力捶打在方向盘上,结果,伤开,鲜红的血瞬时染红整个纱布。

    他没理会,继续苦苦追忆,苦恼痛恨万分,整个人濒临崩溃。

    他掏出手机,拨通歌德鲁留给他的电话号码,“歌德鲁,你马上过来中国,来帮我取出晶片,帮我恢复记忆,只要你能让我记起以前的事,你要什么都行,我都会满足!”

    电话那端,停顿数秒,才传来歌德鲁凝重严肃的回应,“对不起贺煜,我现在忙,非常忙,我目前有非常重要的事要做,迟点再给你电话,再见!”

    非常重要的事,比自己的事还重要吗?贺煜对着手机想再开口,可惜,歌德鲁已经挂断电话,只闻嘟嘟声不停传来。

    贺煜眉头皱得更紧,好一会才放下手机,重新启动车子。

    接下来,在宽敞的道路上,他漫无目的地驰骋飞奔,不断追忆,结果仍是一点信息都没有,但他d5wx.com百度搜索“第五文学”看最新章节丝毫没有放弃,屡败屡战,期间,还又想到自己这将近两年来是怎样对待凌语芊,想起今晚看到她是怎样了无生气地躺在床上,怎样的心如死灰,对自己毫无感觉。整个人不由再觉懊悔无及和抓狂崩溃!

    凌母今晚在走廊上说,要他放了芊芊,否则再这样下去,芊芊再出啥意外,他会后悔莫及!

    的确,他现在就已经追悔莫及,可是,他真的不想放开她,特别是知道自己就是那个让她念念不忘的楚天佑,试问他还能任她离开吗!

    不,不行,绝对不行!

    不管曾经楚天佑和她是怎么一回事,他都不准她离开,再也不准她和他分开!

    可是,接下来他应该怎么办?没有记忆,他根本不知道以前是个怎样的人,根本不知道为什么她会那么爱以前的自己,是什么让她那么爱?是什么呢?直接问她吗?不,他没有勇气,她已经恨死他,就算她知道他已清楚真相,估计还是会离开,她已经被伤得彻底,已经绝望到连“楚天佑”都不要了,她肯定不会再理他的!

    好累,真累!

    贺煜感觉身心疲惫,整个人几乎瘫软无力,然而,他还是阻止不了自己别去想,别去自个折磨,曾经,他不断折磨她,如今,他自食其果!

    就这样,天亮了!

    他几乎跑遍了整个G市的马路,从深夜到黎明,路灯渐渐熄灭,取代的是冉冉升起的阳光,而他,不知不觉中回到了贺家。

    他熄灭车子,没有立刻出去,而是继续坐在驾驶座,背往后靠,深深依偎在宽大的座椅上,正准备闭目养神一下,却忽见窗外慢慢走来一个人影,一个让他勃然大怒,且立刻打开车门冲出去的混蛋!

    灿烂明媚的阳光底下,对立着的两个人影差不多高,一个怒气腾腾,面容骇人;一个则淡定从容,唇角还挂着一抹诡异的轻笑,彼此均不说话,只各有心思地注视着对方。

    不知过了多久,贺煜上前两步,一把揪住高峻,毫不客气地挥出一拳。

    高峻触不及防,即时往后打了一个趔趄,幸好他身手不凡,勉强稳住身体,不至于跌倒。

    “我老早就警告过你,别再招惹我,这,就是你乱捣蛋的代价!”贺煜上前,准备再攻击。

    这次,高峻有所防备,先是往后退几步,随即快速伸手,反击。

    两人于是扭打成一团,最后,是贺煜败下,毕竟,他本来就有伤在身,加上彻夜不眠身心受创,高峻似乎想趁机教训他一顿似的,毫不谦让。

    “你知道吗?你最大的弱点是不够冷静,你把一个女人看得太重!下次冲动之前,记得先想想自己当时当刻到底有没有那个能力去击败对方!”高峻抹着唇角的血,冷笑道。尽管他赢了,但他还是挂了彩。

    贺煜则主要是伤在手上,不断沁出的鲜血再次染红整块纱布,连绵不绝打落在草地上。他怒气不减,瞪着高峻,恨不得再来一场搏斗。

    高峻毫无惧色,给他留下一个诡异的瞥视,迈起脚步,走向他的车子。

    “站住!”贺煜大喝,闪电般地冲过去,伟岸的身躯堵在高峻面前,“你到底是谁?”

    高峻眸光飞速一闪,恢复淡定,“我是谁?你不是早就一清二楚吗?堂——弟!”

    “我呸!你能骗得了爷爷,骗得了贺一然,但绝对骗不了我,你说,你真实身份到底是谁,你混进贺家到底有何目的?”贺煜越来越肯定自己曾经的怀疑,眼前这个阴险狡诈的高峻,绝不是大伯的私生子那么简单!

    高峻稳住惊慌,“是吗?那我也一直觉得,你不是爷爷的孙子,不是二叔的儿子!”

    “你……”贺煜顿时气结。

    高峻趋近,留下一句意味深长的话,“记住,就算你再厉害,也只能针对那些普通人类而言,而我,不是普通人类,我是……人类克星,所以,你和我斗永远只有输的结果!目前我是副总裁,是因为我还不想当总裁,哪天我觉得我对那个位置感兴趣了,你……只有主动交出来的份儿!”

    说罢,不顾贺煜那几乎要杀死人的目光,冷笑着转过身去,重新走向他的车子,驱车扬尘而去……

    目送着黑色的轿车一点一点地消失,贺煜脑海尽是刚才的情景,是高峻那不可一世的嘴脸和那肆无忌惮的话语。

    尽管他伪装得好,可自己还是捕捉到了他当时的心虚和惊慌,那就更加证实,他身份可疑!

    这个臭蛋,到底是谁,有什么资本如此大放厥词?他进公司三个多月,工作上很多时候都出其不意,但自己毕竟在贺氏几年,对贺氏运行了如指掌,故暂时还是能够压住他。只不过,事实会否真的像他方才所说,他暂时尚未使出全部功力,等哪天觉得时候到了,会将自己连根拔起?

    不,自己绝不会让这一天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