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真相大白,恢复记忆(3)

真相大白,恢复记忆(3)

    走出华清居的贺煜,直接回到自己的家,季淑芬依然带着琰琰在一楼客厅玩,贺一航也回来了,迫不及待地询问凌语芊的情况。

    对着满面真切的父亲,贺煜如实相告,“她情况已经稳定下来,明天应该可以出院了。”

    “那就好,那就好!”贺一航放下心,顺势安慰,“你也别太难过,你们还年轻,将来想要孩子随时都可以。”

    殊不知,这正好刺中贺煜内心的痛,想起医生的话,他痛彻心扉,俊颜陡然转暗。

    贺一航留意到了,不禁关切询问。

    这次,贺煜没有再解答。

    贺一航也就没多想,只认为贺煜是在为无缘的胎儿难过,继续安抚一番,叫贺煜去休息。

    贺煜越过他,走到琰琰面前,先是静静注视了几秒,高大的身躯缓缓蹲下,眼神极具怜爱,低声喊出,“琰琰,爹哋回来了。”

    季淑芬趁机讨好,抱起琰琰教导着,“琰琰乖,叫爹哋,或者,朝爹哋笑一笑。”

    琰琰当然不会叫,但晓得咧嘴呵笑,贺煜看着,高兴之余心中更觉伤感,伸手在琰琰头上揉来揉去。

    “阿煜,你要不要先吃点什么?妈叫保姆为你准备。”季淑芬慈爱无比。

    贺煜目光终于转向她,若有所思地朝她注视了几秒,不应答,且站起身来,独自朝楼上走去。

    偌大的卧室,仍一片寂静,贺煜再次感到空虚和孤寂深深包围过来,他将自己疲惫不堪的身体抛进大床上,翻来覆去,看着死气沉沉的周围,想起往日的某些情景,她曾经如何爱他,而他却是怎样怀疑和伤害她,然后又想起她现在对他的绝望和死心,悔恨之情顿如滔滔江水,吞噬着他整个身心。

    怎么办?接下来他应该怎么办?难道真的放手吗?

    不,不放,怎么能放!

    一声无奈痛苦的长叹,自贺煜嘴里发出,他下床,走到窗台那,停在花裙子前。

    摸着裙子上一片片淡紫色的花瓣,他便能体会到当时自己是怎样的兴奋和辛苦,其实,自己一直都爱着她,不管是楚天佑或贺煜的身份,都无法停止对她的爱,当然,可能楚天佑时爱得更多,至少,那时对她的爱应该是坚定的,不存在伤害的。

    楚天佑……楚天佑……

    到底自己以前过的是什么样的日子,有什么魅力将她迷得如此沉沦呢?

    贺煜思及此,不禁又想到贺云清,爷爷今天那样解释,兴许是真实,但他觉得,这只是一部分原因,爷爷似乎另有隐衷。

    都到这种地步了爷爷还不愿坦白,到底是何缘故?难道自己小时候被拐并非意外,而是……阴谋?幕后策划者,是谁?大伯吗?

    贺煜脑海冷不防地闪过这样一个念头,渐渐的,给予肯定。

    假如真的这样,那就可以解释爷爷为什么隐瞒了!大伯担心自己长大后对他和贺炜造成威胁,于是趁早铲除自己,爷爷四年前找到自己时,发现真相,但不想子孙自相残杀,便隐瞒了,还消除以前的痕迹,让自己和爸爸无从查起!可惜自己刚才一时激愤,以致没有问爷爷自己被认回家之前过的是怎样的生活!不过就算问,爷爷会说吗?会完完整整、真真实实相告吗?又或者,再一次编造谎言敷衍自己?

    爷爷,你要家庭和睦我理解,但你不该包庇罪犯,大伯既然犯错,就应受罚!

    贺煜越想,心中越是忿然,将父亲叫了上来。

    当贺一航得知贺煜以前叫楚天佑,还曾经和凌语芊相恋,顷刻间,大大震惊和蹉叹,曾经一些疑惑也总算明白过来。当他又听贺煜小时候被拐是贺一然搞的鬼,不由勃然大怒,准备立刻就去找贺云清。

    不过,贺煜及时把他劝止,“虽然我们的猜测很有道理,可我们暂时还没找到证据,爷爷又有心保住大伯,我们这样揭穿,结果只会徒劳,会打草惊蛇。”

    “难道就这样任他们逍遥法外?”并非贺一航不念兄弟情,而是他那个兄长已经凶狠到让他绝望和死心。

    “当然不是!正所谓抓贼要拿赃,我们必须等到证据齐全,然后将他连根拔起。”贺煜语气里的冰冷和痛恨并不比贺一航的少。

    贺一航下意识地点头,忽然反过来安抚和劝解,“阿煜,不管爷爷怎么想,他对你的爱不假,他最器重的人,终究是你。”

    “我知道,我不会怪他。”贺煜也渐渐息怒。虽说爷爷的隐瞒让他和芊芊这段婚姻走了很多弯路,特别是芊芊,身心受创,伤痕累累,但他还是很感谢爷爷尚未自私到把芊芊一家除掉,感谢爷爷把芊芊再安排到他的身边。

    正常的事情谈妥后,贺一航开始想到晶片的事,匪夷所思地道,“阿煜,你确定大脑真的被植入晶片?你认识的那个朋友真有这么厉害?就算你大伯再阴险,最多也就杀人犯火,这晶片的事,如此高科技和科幻,他怎么会!”

    贺煜也回过神来,迎着父亲困惑不解的眼神,他先是沉吟一下,肯定地点头,“我相信他。”

    “那他有没有办法帮你取出来?或者,我们找其他医生看看?”

    贺煜不回答,而是先问起另一件事,“爸,你觉得……高峻真的是大伯的私生子?”

    “当然。验DNA的事,是你爷爷验证过的,应该假不了。”贺一航应得极快,见贺煜皱着眉头一副质疑的样子,继续道,“莫非你怀疑爷爷?但爷爷有什么理由这样做?不错,爷爷是隐瞒了当年的真相,那是因为他要维护你大伯,高峻这事就不同,假如高峻不是贺家的人,爷爷又有什么必要说是!还有你大伯也不会乱认儿子。”

    贺煜听罢,也觉得有道理,不过心中依然消除不了对高峻的怀疑,也因此,他决定不找其他医生看。不管高峻早上那样说只是故作声势呢,或真有那个能耐,他都觉得自己应该小心谨慎为妙。

    “虽然以前的记忆重要,但也不用急于一时,对了,你可以问问语芊,她应该知道不少。”稍会,贺一航又做声,他尚不知晓凌语芊与贺煜的矛盾,就事论事,不由心疼起凌语芊来,“真难为这孩子了,明知道你是天佑,却忍住不说。以后你好好疼她吧,至于你妈那边,我会劝劝。”

    贺煜便也没将实情相告,只冲父亲感激一笑,突然起身。

    “你去哪?又去医院?”

    贺煜点头,一提到她,想见她的心难以控制的强烈,他已经走到衣柜那,重新换上干净的衣服,随后,与贺一航一起下楼。

    季淑芬见贺煜又准备去医院,很是不悦,得知贺煜还打算把琰琰也带去,更是不同意。

    贺煜早就不爽她对凌语芊的针对,如今便也毫不客气地冷道,“你不是不承认她吗?不是曾经想方设法不让她怀孕吗?不是不喜欢琰琰吗?那我带琰琰去哪,又与你何干?”

    被儿子当着下人的面如此奚落和讥讽,季淑芬颜面大失,不禁更气恼,这时,贺一航出面,不断哄她安慰她。

    季淑芬心知贺煜的个性,得此台阶,于是作罢,气咻咻地放下琰琰,朝楼上走去。

    贺煜压根不理会,注意力集中在琰琰身上,冰冷的眸光瞬间柔和下来,“琰琰,来,爹哋带你去找妈咪,今晚我们在医院和妈咪一起过夜哦。”

    “煜少,你的手还有伤,不如我陪你们去?”保姆小玉自告奋勇。

    贺一航也附和,“琰琰毕竟还小,有小玉跟去,这一路好安排。”

    贺煜略作思忖,便也允了,待小玉收拾好关于琰琰的必需品,刻不容缓地离开家门。

    这次,他不再亲自驾车,而是由司机送,他坐在后座,单手抱着琰琰,小玉则坐在他的身边,随时候命和关注着。

    一路上,他都逗着琰琰玩,不停自言自语,不停地笑,与他往日冷酷淡漠的形象简直天渊之别,但他丝毫不在意,仿佛整个车厢只有他和琰琰。

    对于琰琰的到来,一直在医院守候的张阿姨和凌母等人错愕之余,皆欢喜又紧张,特别是凌母,特疼这个外孙,急忙叫贺煜把琰琰带回家。

    张阿姨倒是持有不同的看法,“凌大婶不用太担心,虽说这里是医院,可毕竟是高级病房,环境卫生都很不错,再说琰琰刚出生的时候不也在医院住过几天,所以没问题的,就一个晚上而已,有琰琰陪语芊,对语芊的病情大有帮助。”

    其实,张阿姨又是在为贺煜制造机会!

    凌母当然也明白张阿姨的用心,再沉吟片刻后,便不再阻挠,何况张阿姨有句话是事实,女儿尽管不说,但她清楚,女儿一定很想念琰琰,有琰琰在,比任何良药都好。

    而事实证明的确如此!

    原本,凌语芊在闭目静思,贺煜抱着琰琰来到床前后,并没有直接告诉她,而是拉起琰琰的手,轻抚她的脸庞。

    那娇柔的、细腻的、熟悉的触摸感,让凌语芊浑身僵硬,迅速睁开了眼,见到那让她时刻想念、想到心都痛了的小人影,更是激动得热泪盈眶!

    她这也才发觉,自己是这么的记挂琰琰,是这么的想见到琰琰,她不顾身体的虚弱,立刻起身,准备把琰琰抱过来,不料刚好扭到腰,痛得她小脸几乎皱成一团。

    贺煜见状,无限心疼,低沉的嗓音急促不已,“怎么了?严不严重?要不要叫医生?”

    凌语芊对他视若无睹,看向凌母和张阿姨,给她们一个放心的眼神,稍微缓和一下痛后,重新抱过琰琰,迫不及待地亲吻琰琰。

    琰琰记得妈咪的味道,小身体也使劲往凌语芊怀里钻,胖呼呼的小手儿在凌语芊身上摸来摸去。

    “小玉已经为琰琰带齐东西,他今晚会留下来陪你睡,明天你出院,再和他一起回家。”贺煜继续讨好着,最后这句,更加温柔,“我也会一直和你们在一起。”

    可惜,凌语芊还是当他透明,注意力全然集中在琰琰身上,抱了一会,将琰琰举起来,看着他,看了又看,母爱光辉尽显,充斥着她全身上下。

    这时,张阿姨忽然朝凌母打了一个眼色,凌母略作思忖,便叫上薇薇,借出去吃晚饭的理由,四人暂且离去,把房间留给他们一家三口。

    &nbsw百度搜索“第五文学 ”看最新章节p;贺煜索性坐到床上,用琰琰融入话题,“琰琰乖,叫妈咪,跟妈咪说你很想念妈咪,从昨晚到现在你都很好,让妈咪别担心。”

    琰琰不懂得说,但会笑,那笑容,比天底下任何蜜糖都甜,甜到人的心扉去。

    “爹哋也很挂年妈咪,爹哋很爱很爱妈咪。”贺煜继续道,脸不红气不喘,说着视线转到凌语芊身上,大手猛地伸出去,握住凌语芊的手。

    凌语芊仿佛碰到毒蛇一般,迅速甩开。

    贺煜坚持不懈,继续去抓。

    “出去!”凌语芊娇声叱喝出来,身体本来就还没好,气息也就很虚弱。

    贺煜本能地松手,不过并没有依言离开,深眸定定望着她,娓娓道出,“我刚和爷爷谈过,他一直知道我以前的身份,还刻意封锁起来,让大家都查不到。我问他为什么这样,他没有完全坦白,我一时气愤,也就没有多问以前的事,小东西,你能告诉我?当我是楚天佑的时候,我住在哪?过着怎样的生活?还有……我们是怎样相遇的,我们都经历过什么?我很好奇,很想知道,你都告诉我好不好?求你,老公求你了。”

    低沉浑厚的嗓音,多么的无助和乞怜,俊美的容颜也格外虔诚和真切。贺煜知道此刻自己应当小心翼翼,然他又清楚,自己应该对她做出亲昵的动作,让她更加深切体会到从前,体会她和他之间曾经是怎样的美好和刻骨。

    因而,他顾不着会遭到她的抗议甚至恼怒,不由分说将她纳入怀中,嘴巴贴到她的耳际,用最具魅力的语调低吟,“我们之前是不是有过很多美好的时光,你很爱我,我也很爱你,对吧?来,你想一想,然后告诉老公,让老公也重温体会一下,乖,宝贝你听话,可好?”

    确实,随着他的诉说,凌语芊已无法克制地想起从前,不过,当脑海闪出来的某些片段尚未清晰之前,又立刻被她极力按住,她还使劲扭动着身子,不让他碰,为了阻止他往下说,她甚至大呼凌母和张阿姨。

    贺煜急忙捂住她的嘴,懊恼万般,“好,我投降,你别叫她们进来,让我们一家三口静静呆在一块,我答应你不会再胡来,我只看看你和琰琰。对了,你也不想烦恼到张阿姨和你妈吧,特别是你妈,她心情不好,我们就别再给她添烦恼,我不说话,再也不会说话。”

    贺煜话毕,依依不舍地放开她,为表示他的诚意,还自动退到床前的大椅上,不过,爱意绵绵的双眼,没有离开片刻。

    凌语芊也安静下来,暗自调整一下心情,重新集中思绪到琰琰身上,看着他,逗着他,抚摸着他,甚至……亲吻他。

    让贺煜瞧着羡慕不已,同时,更是满心悔恨,哎,都怪自己不懂珍惜,否则这么温馨幸福的画面必定是三个人,必定有自己。

    “芊芊,小东西……”他又是禁不住地低唤她,大手不受控制地抬起。

    凌语芊立马给他一瞪,警告他别乱来。

    那精壮的手臂,俨如碰到什么猛兽,赶忙缩了回去,贺煜像个小媳妇似的,一脸委屈和沮丧,默默注视着她。

    稍后,他又忍不住改为呼唤琰琰,“琰琰,爹哋叫你哦,看看爹哋,对了,告诉妈咪爹哋很爱她,爹哋以后再也不会让妈咪伤心。爹哋前天晚上做了一个梦,梦到爹哋买了一只太空船,爹哋亲自驾驶,载着你和妈咪奔向其他星球,那个星球是爹哋买给妈咪的,名字叫Yolanda,是妈咪最喜欢的紫罗兰花,也是妈咪的英文名。”

    琰琰似乎已经晓得分辨一些声音,听到贺煜不断述说,也本能地看过来,奈何凌语芊及时抱他转过角度,让贺煜想走儿子政策也没门!

    贺煜真的是浑身数解都用尽,瞅着她,愁眉,苦脸,苦笑,懊悔,沮丧,一会,忽然起身,到床尾躺下。

    高级病房的大床,是2米乘1米8,他横着睡,身高还是比床宽多出几厘米,故他只能屈膝、侧躺,望着她,继续痛苦纠结,不知多久过后,难以抵挡困意,沉睡过去了,渐渐还打出了粗促的鼾声。

    凌语芊听到了,俏脸怔了怔,但并没多关注,继续把精力放在琰琰身上,珍惜和琰琰的相处。

    不久,房门被推开,是凌母。见里面这么久没动静,贺煜也不出去,她有点不放心,如今一看贺煜在床上睡了过去,不由一愣,随即缓缓走近,先是逗了一下琰琰,继而看向凌语芊,迟疑地道,“明天就要出院了,你……真打算跟妈回家住?”

    “嗯。”凌语芊毫不犹豫地点头。

    “可是……琰琰呢?我想阿煜不会让他跟你走。”凌母是明眼人,看得出贺煜借用琰琰来缓和他和芊芊之间的关系,见凌语芊不语,她接着说,“芊芊,其实你们之间走了这么多弯路,是因为他失忆了,如今真相大w百度搜索“第五文学 ”看最新章节白,这说明老天爷大发慈悲,给你们一个机会,你何不把握把握?”

    “别提老天爷!它怎么会慈悲!它要是慈悲,就不会给我们带来这么多苦痛,不会让爸去外面找女人!”凌语芊总算做声,语气忿然地打断凌母的话。

    瞬时间,一股钻心的痛袭向凌母,她沉吟了好半响,悲凉低叹,“妈是个婚姻失败者,本来没有资格和能力给你意见,但妈还是希望你能幸福,希望你能真正得到老天的眷顾。张阿姨有些话说对了,贺煜可能和你爸真的不一样,毕竟,这个世上也并非每个男人都会出轨。如今他知道真相,说不定这是一个转机,我看他,是真的在乎你。”

    凌语芊再次静默。

    “妈会如期和你爸离婚,带着薇薇继续在那个房子住,其实……也没什么,这几年妈已经习惯没有你爸的陪伴,如今是名副其实而已,妈就当做,他死了。”

    “妈——”凌语芊立刻热泪盈眶。

    “有些事,妈不强求,也看淡了,现在对妈来说最重要的是你和薇薇。妈知道你对贺煜很失望、很绝望……甚至爱已消失,但妈还是期盼你能和他白头偕老,毕竟,找一个如此深爱的人,不仅缘分和勇气,也是一种福分,他和你爸不同,你可以再给他一次机会。”凌母也眼中泪花闪闪,尽管她觉得自己没有资格去为女儿定断,可终究还是劝了,兴许她潜意识里依然相信这个世上有真爱,她把自己的梦想寄托在女儿的身上,因为她知道,凭女儿的个性,假如真的离开贺煜,这辈子便不可能再嫁人,女儿才23岁,这漫漫岁月,如何度过!为了说服凌语芊,凌母甚至扯上凌语薇,“假如你能和贺煜冰释前嫌,那么,由贺煜出面帮忙,薇薇的病或能治好。只要你们两个都安好,妈这辈子,算是没有白活过!”

    听到母亲最后这句话,凌语芊更加泪如潮涌,柔肠寸断。

    “妈不是叫你立刻原谅他,妈是觉得,既然这是一个转机,那就好好把握,给彼此一个机会,将来要是还无法走下去,那也不会有遗憾了。”凌母突然握住凌语芊的手,悲伤的嗓音透出一丝热切的乞怜,“芊芊,证明给妈看,这个世上还是有真爱,证明给妈看你还是幸福的,一切的苦,到妈这里结束,你和薇薇会得到眷顾,得到补偿。”

    凌语芊看着母亲,翻转手腕反握住凌母的手,泪水更加哗哗直流,她下意识地侧目往贺煜身上看了看,不料正好见到他睁开的眼,朦胧的视线里,映出他幽邃炙热的瞳仁,那里,泛着水晶般的光亮,是她的一滴滴泪珠。

    她怔了怔,急忙扭头,准备移开视线。

    贺煜已坐起来,不由分说地把她抱住,恳求出声,“听你妈的话,给我一个机会,我答应你以后再也不会伤害你,好吗?虽然我做了很多让你伤心的事,但我知道你就算真的不爱我,也只是一段时间而已,将来你一定会再爱我,因为我们是命中注定,不管我们中途遇上什么,我们都会彼此相爱,白头偕老。”

    “放开我!”凌语芊挣扎,依然声带哭意。

    “不放,这辈子都不会放!”贺煜低首,吻在她的脸上,吻去她满面泪痕,一会停下来时,毅然道出某件事,“歌德鲁说我的大脑被植入了晶片,有可能就是这块晶片让我失忆。”

    晶片!

    晶片?

    贺煜这话一出,即时将凌母和凌语芊给震住。

    凌语芊认为,他这是找借口博取她的同情,不禁翻白眼,决定不理他。

    凌母倒是信了,赶忙询问,“贺煜你说真的,那个什么晶片,是什么东西?谁弄的,有何目的?”

    尽管事先检查过这里安全系统完善,但贺煜还是尽量把嗓音压低,解释出来,“晶片一般是机密组织里领导者用来控制下属的一项高科技手段,给我值入晶片的人和目的,暂时我还查不到,且不晓得如何取出来,故我暂时只能靠你,你跟我说我们以前的事,试试能否刺激我的大脑神经,让我摆脱这个晶片的控制。”

    凌母听罢,目瞪口呆。

    凌语芊则眸光晃动一下,但还是一脸冷然的样子。

    “很多事情和机密,本来我早就想告诉你,但之前由于……”贺煜及时顿了顿,不敢说出曾经怀疑她是高峻的人,“看到你一心爱着楚天佑,让我觉得自己是一厢情愿,于是退缩了,导致现在才告诉你。宝贝,你看这么多危险在我身边,难道你舍得抛下我,舍得让我自己一个人承受?留在我身边好吗,留下来,帮老公解除危机。”

    “我又不是女强人,没那个能力帮你,你要人帮助,何不去找那个,我想有人乐意得很!”凌语芊总算冷哼了一句。

    贺煜唇角陡然一扬,眼中带笑,“老公已经够强大了,老公要的不是什么女强人,而是好妻子,让老公宠着爱着,偶尔听听老公的心声,帮老公排忧解难,总之,你是最佳人选,除了你,再也没人适合。”

    说罢,他趁机抱住她,迅速在耳朵轻轻一咬,丝毫没有因为凌母这个大灯泡在而感到任何窘迫或尴尬。

    凌语芊脸皮薄,如今还在气头上,结果,自是恼羞成怒,边挣扎边骂他。

    善解w百度搜索“第五文学 ”看最新章节人意的凌母,忽然借口说有点困,不待凌语芊反应就出去了,再次把空间留给两人。

    贺煜更加迫不及待,搂住凌语芊又吻又摸,不管凌语芊的痛骂,直到挣扎间,凌语芊弄到他受伤的手,痛得他裂嘴大叫,坏坏的他甚至借此夸张申吟起来。

    可惜,就算他装得再逼真,都再也无法打动凌语芊的心,凌语芊仿佛没听到没看到,抱着不知几时已经熟睡过去的琰琰躺下,目不斜视地望着琰琰,一会也闭上眼,沉入梦乡。

    贺煜尽管失落,却已不像之前那么纠结悲愁,毕竟他清楚根据目前的情况,他还能和她共处一室已是老天的厚待,他要做的,就是不能气馁,要坚持不懈,循序渐进,慢慢撬开她封闭上的那扇心门。

    想罢,他掏出手机,再一次拨打歌德鲁的电话。这次,歌德鲁接听了,还给他一个振奋人心的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