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真相大白,恢复记忆(4)

真相大白,恢复记忆(4)

    “虽然我暂时还不能取出晶片,但我已经找到一个办法,可以试着让你先恢复记忆,我忙完手头上的事就过去中国找你!”

    和歌德鲁的通话已然结束,但贺煜耳边仍反复回响着歌德鲁说的话,这句让他激动兴奋无比的话,然后,傻傻地笑了,再然后,扭头下意识地准备和他的小宝贝分享,这也才发觉,她依然一脸安详地沉睡着。

    他目不转睛,就这样静静凝望,渐渐地笑意更浓,眼神也越发温柔,他突然发现,自己很爱很爱这个小女人!这个小东西!这个小宝贝!让他爱到骨髓里去呢!

    安宁的夜,就此在他自我陶醉和沉沦中消逝,不知多久过后,他实在撑不住了,重新卷缩在床尾,怀着美好的希望再次睡去。

    可惜,当他第二天醒来,兴冲冲地跑去办理出院手续,准备带妻携儿把家还时,凌语芊竟然抱着琰琰准备回娘家。

    偌大的病房里,欢天喜地顿时变得凝重紧张,凌语芊纤瘦的小手紧抱住琰琰,一脸倔强。

    贺煜则仿佛严冬里被人当头淋下一盆冷水,俊颜满是深沉,黑眸也阴鸷无比地瞅着她,可看着看着,还是摆出了低姿态,又哄又求,“乖,别闹了,琰琰在贺家住惯了,忽然间到别处,会引来不适的。”

    张阿姨也马上劝解和恳求,“语芊,你就原谅煜少一次吧,或者,你不用原谅他,但你先别离开,不管你心中多恼煜少,琰琰是无辜的,你那么疼琰琰,要是他有什么事,你心里一定不好受。”

    凌母尽管昨天劝过凌语芊,但此刻,并没有做出任何表态,只默默看着。

    倒是凌语薇,也帮起贺煜来,“姐姐,不如薇薇跟你去,薇薇和你睡,让姐夫再去书房睡。”

    “行,我睡书房,且不经你允许我不会踏进卧室半步。”贺煜又爽快不已,为了先把她哄回家,他做出最后的让步,但想想又觉得不妥,补充道,“当然,我想见琰琰的时候,你让我见,每天晚上我都抽出一个小时陪琰琰玩,除外,你都不用见到我。”

    “你和煜少始终是夫妻,你这样带着琰琰回娘家住,让贺家其他成员知道会有想法的,特别是大哥那一家人。至于爷爷,他那么疼你,你又是个贴心的丫头,就算真的要怎么样,也应该跟他老人家正式确定过。”张阿姨继续苦口婆心,想方设法,“阿姨答应你,会更细心照顾你,绝不让煜少再欺负你,当然,煜少疼你都来不及,往后必定每天都是想办法令你开心,不会再做出任何令你伤心的事。”

    “芊芊,去吧!”终于,凌母也开口,话语简单扼要却饱含深意。

    凌语芊咬着唇,越咬越用力,看着母亲,又看看张阿姨,然后是薇薇,甚至还有琰琰,就唯独不看贺煜,好一阵子过后,便也作罢,不过,她没有带薇薇一起过去,因为母亲此刻更需要薇薇。

    上车之前,她满眼水汽氤氲地望着母亲,很多很多的话语,化成了一句情意强烈的叮嘱,“妈,有事一定给我打电话,一定!”

    凌母反而笑了,忍住悲伤地笑了,轻拍着凌语芊的手背,“你也是,有什么,务必告诉妈。”

    贺煜忽然走近过来,插话,“妈,你放心,我会照顾好她和琰琰,会每天都带她回去看你,你要多保重身体,有事也可以直接给我打电话。”

    面对贺煜一脸诚恳和真切,凌母用眼神告诉他,希望他能把握住这最后的一次机会,别再辜负凌语芊,希望他和凌语芊能够做到相濡以沫,一世相随。

    贺煜会意地冲凌母点了点头,随即拥住凌语芊,温柔地道,“外面空气冷,你身体还很弱,要尽快上车去。”

    “嗯,去吧,有事再通电话。”凌母慢慢松开了凌语芊的手。

    感受到母亲放手动作中的依依不舍和强忍的悲怅,凌语芊眼泪再次夺眶而出。

    “别哭,傻孩子,怎么老是哭。”凌母终于也哽咽了。

    贺煜看懂凌语芊的心,知道她担心和牵挂的是什么,不由更加心疼和怜爱,手指温柔地替她拭着眼泪,“乖,我们暂时回家而已,明天又可以见面了呢。”

    说着,他把声音压得更低,低得只有凌语芊能听见,“你这样,你妈岂不是更难过?”

    果然,凌语芊迅速将眼泪逼回去,对母亲强挤出一抹笑容,继而看向凌语薇,帮薇薇擦泪,极尽怜爱地道,“好好照顾妈,有事立刻给姐姐打电话。”

    “嗯!”凌语薇不停吸着鼻子,依然满眼眷恋。

    最后,是凌母出面,主动带着凌语薇转身先走,坐进贺煜为她们安排的另一辆车子。

    看着车子缓缓离去,凌语芊喉咙又是紧紧的,热热的,贺煜重新搂住她,又是一番安抚和哄求,凌语芊终于随他上了车。

    贺煜今天安排的是一辆加长型的轿车,除了驾驶座和副驾驶座之外,后面另有两排座位,他和凌语芊、琰琰坐在第一排,张阿姨则和小玉坐在第二排。

    从张阿姨手中接过琰琰,凌语芊心情开始平复,随着注意力慢慢转到琰琰w百度搜索“第五文学 ”看最新章节身上,离别的伤感也渐渐消退。

    如履薄冰的关系让贺煜不敢轻举妄动,只静静看着她们,偶尔伸手逗逗琰琰,对凌语芊,可再也不敢像昨晚那样占便宜,因此这一路回家,尚算顺顺利利,平安无事。

    回到贺家后,贺煜更是小心翼翼,寸步不离地跟在凌语芊的身边,大概贺一航已将某些事实告诉季淑芬,季淑芬终于不再像以前那样趾高气扬,冷面相对,只不过,她还是没有主动朝凌语芊示好。

    凌语芊对她的态度,更是丝毫不变,就连贺一航,她也懒得打招呼,一进屋便朝楼梯口走,直奔卧室。

    “肚子饿了没?中午想吃什么,老公叫她们安排。”贺煜马上献媚。

    凌语芊不理他,自顾吩咐张阿姨,“阿姨,我想吃菜干粥,麻烦你帮我准备。”

    张阿姨领命,和小玉一块离去,整个房间于是又只剩贺煜和凌语芊。贺煜正大动脑筋想着如何讨佳人欢心,不料池振峯一通电话过来,他不得不先回公司一趟。

    站在她的面前,他深情款款地看着她,“老公已经两天没回公司,如今有件事非要我处理不可,我先去看看,我答应你,办完事马上回来。”

    凌语芊自然还是充耳不闻,贺煜也不多加纠结,事不宜迟地离去。

    偌大的卧室,彻底陷入宁静,琰琰正好睡着了,凌语芊于是打个电话回家,一直聊到张阿姨端着粥进来。

    吃完粥,她没有立即上床,而是走到飘窗那,通过干净剔透的玻璃对着外面的天空发呆,一会视线不知不觉地转到旁边的花裙子上,心里头,猛地一揪。

    她想起了被她烧毁的另一件裙子,想起了其他被烧毁的物品,都是他所送、她曾苦苦保留了多年、视为宝物,结果,还是落得化成灰烬的下场。

    “煜少兴许有时候很霸道,但不可置疑他是爱你的,你就再给他一个机会吧。”不知几时,张阿姨已经走了过来。

    凌语芊娇颜微微一怔,不做声。

    张阿姨接着将凌语芊小产那天晚上的情况相告,替贺煜解释,“煜少是个重情意的男人,但他分得很清楚,对李晓彤并没那种意思,那张相片,根本不值得在意。”

    凌语芊娥眉轻轻皱起,依然沉吟不语。

    张阿姨也稍顿了顿,继续语重心长地道,“阿姨也是女人,明白你的想法,你爸的事给你刺激和打击确实很大,但你不能因为这样而错过自己的幸福,你妈是你妈,你是你,再说正因为你爸出轨,你更要幸福,这样算是给你妈一丝安慰。还有琰琰,我知道你将来不会再嫁,你会加倍的爱给琰琰,但母亲终究是母亲,永远取代不了父亲的那分,你要是真的为琰琰好,应该给他最好的,而最好不过的便是一个健全的家庭,一对疼他爱他的父母!”

    张阿姨循序渐进,由轻到重,且适可而止。说罢,她转开话题,语气也不再那么沉重,但都关切难掩,“小产相当于半个生娃,你还是要多加保重和注意,尽量躺着。”

    “嗯,我知道了,谢谢阿姨。”凌语芊终于开口,视线从裙子上收回来,转身,到床上躺下。

    张阿姨也不再吭声,静静看着她闭上眼,看着她熟睡过去……

    贺煜这一去,并没有真的尽快回来,而是到了第二天上午才风尘仆仆地出现,一进门就跟凌语芊道歉,“对不起,老公现在才回来,不过幸好赶得及,你都收拾好了吗?等我两分钟,我洗个脸,换件衣服。”

    说罢,看了她几秒,他才走进浴室,再出来时,见凌语芊依然穿着睡衣,不由纳闷,“怎么还不换衣服?你生气了?乖,别这样,我有原因的,工地有两个工人劳作过程中出意外致死,工头没有妥当处理,导致其他工人罢工,还大打出手,又有几个重伤被送进医院。”

    本来,凌语芊对他的存在与否没有多加关注,但如今听到他这个消息,平静的心不由自主地起了波浪。

    意外致死?罢工?大打出手?据她所知,贺氏对旗下员工都非常严厉,特别是工地这些危险地带,请的工头都是很负责人且很有爱心的人,如今出人命,怎么会不妥当处理?

    “我和振峯一直在那边处理,我们怀疑,这次的意外并非真的是意外,而是有人蓄意造成,那个工头也已被收买了。”贺煜继续说,尽管凌语芊没发表任何话语,但他清楚她善良的个性,一定在为那些工人担心。

    有人故意的……莫非是……高峻?可是,高峻有这么坏吗?为了达到目的,牺牲无辜的人?

    “整件事就是这样,你看,老公不是故意迟归的,来,你快去换衣服,或者,老公帮你?”贺煜说着,刻不容缓地拥住凌语芊,迫不及待想马上行动了。

    不过,被凌语芊推开。

    而正好这时,张阿姨进来了,告诉他,凌语芊刚小产,不宜出外,他才恍然大悟!

    这小东西,竟然不跟她说,害他一直惦记着,特意赶回来呢!不过也好,至少她不会埋怨他迟归。

    他再呆了一会,见凌语芊还是对他不瞅不睬,便暂且离开,重返公司,继续处理事后工作。

    张阿姨又是顺势帮贺煜说好话,继续劝凌语芊原谅贺煜,凌语芊则依然缄默不语,待张阿姨走开时,她忽然拿起手机,找到高峻的电话号码,盯着看了半响,最终,还是没有拨打出去。

    这一夜,贺煜回来了,不过,凌晨才回来,为了不吵到她休息,他洗过澡,到书房去睡,翌日一早,又出去。

    这些,都是凌语芊从小玉和张阿姨口中得知,以致即便她不想关注任何关于他的事,但终究逃避不了,也因此,无法自控地受影响,可她又不愿意问他,直到下午冯采蓝和肖逸凡出现!

    两个好朋友双双莅临,凌语芊纠结悲切的心立刻被惊喜覆盖,握住冯采蓝的手,声音透着略微颤抖,“你们怎么来了?今天不是周中吗?还有逸凡,你不是在为新电影录制主题曲吗?”

    “我是奉命而来!”冯采蓝也紧紧扶住凌语芊的手,眼睛眨了眨,发出一个暧昧的信息。

    反观肖逸凡,正经多了,俊朗的面庞布满担忧和关切,“你身体没事吧?”

    “语芊,你是不是不把我当好朋友了?发生这么大的事也不告诉我!如果不是贺煜怕你在家闷着,叫我来陪你,我还一直被蒙在鼓里呢。”冯采蓝也接着说,抱怨中带着担心。

    凌语芊恍然大悟,愣神数秒后,若无其事地道,“我想到你们都忙,况且我已经没什么大碍,就不说了,免得你们担心。”

    “担心什么,朋友就是用来担心的呢,就算我们再忙,关心你的时间还是有的。”冯采蓝继续义气凛然。

    凌语芊抿抿樱唇,心头充斥着是感激。

    肖逸凡望着她,忽然又道,“你妈呢?没什么事了吧?”

    “嗯,我妈……比我想象中坚强,比我坚强很多。”凌语芊看向窗外,幽幽出口。

    “人家说患难见真情,你爸却是大难临头独自飞,语芊,我记得你曾经跟我说过,你爸和你妈感情很好,为什么……反而在这种环境下出轨呢?听贺煜说那个女人还有了你爸的骨肉,是个男孩。”冯采蓝也变得伤感起来,隐隐中透着悲愤。

    凌语芊听罢,几次和父亲对峙的情景立马浮上脑海,心底的痛就此被挖出来,本就虚弱的身子,陡然大力摇晃了一下。

    肖逸凡眼疾手快,扶住她。

    冯采蓝也不禁为自己的冲动后悔不已,赶忙道歉。

    凌语芊摇了摇头,示意采蓝无需自责,随即回到沙发坐下,吸了吸鼻子,说出母亲的决定,“既然他选择了别人,我妈和我们也不会再稀罕他,我妈决定和他离婚。”

    肖逸凡和冯采蓝顿时大震,冯采蓝又是口直心快地问,“离婚?你确定?真的没有挽回的余地了吗?或你找贺煜跟你爸说?你爸现在不同往日,贺煜的话,他一定会听。”

    肖逸凡w百度搜索“第五文学 ”看最新章节不语,但也无比期待和赞同的样子。

    凌语芊略作沉吟,继续告知其他事情,“贺煜找过了,也因此……得知他是楚天佑的身份。”

    “啊——”冯采蓝又是一阵震惊,目瞪口呆。

    肖逸凡还不清楚凌语芊的过去,纳闷不解地皱了皱眉头。

    凌语芊便也不隐瞒,悲愤痛诉,“采蓝,你说我这辈子是不是注定离不开他呢?不管我怎么努力,到头来还是走不了。然而,我不想,真的不想再被命运折磨和戏弄下去,它凭什么?凭什么想做什么就什么!”

    “别激动,别难过,语芊,语芊……”冯采蓝赶忙稳住凌语芊的手,努力安抚,“没听过人定胜天吗?是的,它没啥好凭,这是一个过程而已,不管它如何演绎,最终结果由你来定,所以,你比它强,你还是比它强!”

    “可是……”

    “可是,很多人劝你,贺煜更是想尽办法求你哄你,对吧?不用管他们,你只需跟着自己的心走,你还想给他机会,那就给!你认为不值得的话,那就不顾其他人,谁都不顾!”冯采蓝性格敢爱敢恨,处理事情干脆利落,想法也就比较果断。

    “我不知道……我觉得,我想离开他,我觉得,这个世界再也没有真爱,但我又觉得……我……我……采蓝,我的心好乱,我看不到自己在想什么,看不到自己想要什么,我真的不知道,真的不知道……”凌语芊手从冯采蓝掌中脱离,抱住自己的头,痛苦低吟出来。

    冯采蓝更加心疼,索性把她搂入怀中,“那就别想,别去知道,你刚小产过,你目前需要的是好好养好身体,其他的事过一段时间再想,不用现在就去想的。”

    “语芊,虽然我不清楚你和贺煜之间是怎么回事,但我赞同采蓝后面这些话,你现在要做的,是调养身体,俗话说身体是革命的本钱,不管你将来选择怎样的路,都需要一副好身体去完成,所以,先把革命的本钱筹好!”肖逸凡也焦急地插了一句。

    “就是就是!”冯采蓝开始轻拍着凌语芊的后背。

    一会,凌语芊抬起头来,看着肖逸凡真诚热切、忧心忡忡的脸,还有冯采蓝满眼担忧和关心,她终也点了点头。

    冯采蓝小心翼翼地扶正她的身体,替她拭去眼泪,然后把话题转到琰琰身上,说着说着,琰琰醒了,本是悲伤沉寂的室内瞬时寻回不少生气,随着话题深入,大家的注意力彻底集中于琰琰,一个下午就这样过去了……

    夜晚,贺煜依然半夜才归,不过,他今天爬上大床,躺在凌语芊的身边,搂她入怀。

    凌语芊被惊醒,本能地挣扎。

    贺煜收紧手臂,恳求出声,“别,让老公抱抱,老公很累,想抱着你睡,只是抱着你,不会再做别的举动。”

    听着那低沉的嗓音充满渴望和疲惫,凌语芊不禁忆起下午采蓝告知的事,挣扎的动作于是渐渐减弱,直到最后,彻底消失。

    “真是老公的贴心宝贝,谢谢你,小东西,谢谢你!”贺煜继续低吟,本是搁在她小腹上的大手,忽然游走了起来。

    凌语芊顷刻又是全身僵硬,本欲再做抗拒,不过她慢慢发现,他的手只移动一阵子便停止,粗促的呼吸声渐渐飘到她的耳畔。

    他,睡着了!

    她先是静静躺了一会,随即回头,看到了他酣然大睡的倦容,飞扬的剑眉紧皱着,恐怕这梦里,不会很轻松。

    下午见面时,采蓝还跟她提起这次工地发生的大事件,贺氏从没遇过这样的事故,不但警方介入,连媒体也趁机八卦起哄,不过,令贺煜乱了阵脚并非这些人,而是工地的员工,还有那两名死者的家属和重伤者的家属。

    那些人好像是约好的,同一时间出现在贺氏集团的大厦楼下,举着横幅,情绪高涨,大呼贺煜的名字,痛骂贺煜是无良老板,要贺煜出来给个交代,其中两名家属还是身怀六甲的孕妇,她们跪在地上,说等不到贺煜出来交代,她们不会离开。

    采蓝说的时候,她心海忍不住起了波动,但她一直忍着,而采蓝似乎存心要她知道,一直自顾述说,加油添醋,绘声绘色,不管此事本来怎样,经由此等渲染,都显得格外严重。最后,采蓝还说整件事并非意外,而是有人故意安排。至于谁安排的,采蓝不知道,但她当时不由自主地想到了贺一然,还有高峻。

    采蓝说的,毕竟只是听来的,具体的进展如何,恐怕只有贺煜知道,可她,当然不会问他。

    “我是楚天佑,我真的是楚天佑吗?楚天佑是个怎样的人?我怎样才能让你像爱楚天佑那么爱我,芊芊,小宝贝,告诉我好吗?告诉老公,老公一定会像以前那样爱你疼你。”

    一声梦呓,在这寂静的夜响起,把凌语芊从沉思中拉回神来。

    她定睛,看着他迷人的睡颜,看得出神。

    “你为花,我为叶,花不枯,叶不落,一世永相随,小东西,有你在身边真好,能抱着你睡,真好。”贺煜继续无意识地呢喃,圈在她腰间的大手收得更紧,整个脸庞深埋在她的胸前。

    凌语芊全身再度僵硬,一动不动地躺在那,脑海不停回响着他刚说过的那些梦呓,感受着他紧紧地抱着她入怀,她还似乎听到了他胸口发出的稳健有力的心跳声。

    敏感的心湖,顿如波涛汹涌,直到凌语芊睡着了,也依然无法平复下来……

    白天驱散了黑夜,冲不掉的,是美好的心情。

    休息了一夜的贺煜悠悠转醒,看到蜷缩在怀中的人影,更是激动欣喜万分。

    昨晚能搂着她,他本做好半夜会被她挣脱开的心里准备,想不到……她没有!她竟然没有!这是否代表,她心中其实还有自己,她原谅自己了?

    想到此,贺煜更是眉飞色舞、满心雀跃,正准备低首吻醒他的睡美人,不料……他的手机蓦然响起!

    是哪个不识趣的家伙!难道不知道这个时候不该扰人清梦的吗!

    他剑眉一蹙,冷眸瞪着手机,没有立刻去接。

    连绵不断的铃声,倒是将凌语芊吵醒,惺忪睡眼先是沿着响声望去,随即下意识地回头,这也才发觉,自己躺在一个健壮宽阔的胸膛里。

    她俏脸一讷,咬了咬唇,立起挣扎。

    稍后,贺煜才松手,再见那手机坚持不懈地吵个不停,便也拿起,接通。

    是歌德鲁!

    贺煜本是不悦的心情顷刻之间一百八十度转变,惊喜不已,“是你?你事情忙完了?可以过来了?”

    “我已经过来了,现在G市白云国际机场,怎样,准备安排我住在哪?”

    “啊!真的?住我家酒店,当然是住我家酒店!对了,我去接你?你等我,我争取在半个小时内到。”贺煜低沉的嗓音越发高亢。

    “不用了,我搭计程车吧,我可不想浪费时间在这里等,半个小时太长了,我们直接在你酒店汇合。”

    “行!我立刻过去!”贺煜说罢,也马上挂了电话,迅速起身,不过,刚下床又回头,蹲在凌语芊的跟前,兴冲冲地道,“歌德鲁来了,他要帮我恢复记忆,我先去见他。”

    说罢,他冲进浴室,很快便梳洗更衣完毕,临走前,又来到凌语芊的面前,“乖,等我,老公回来后,不仅是贺煜,还是楚天佑,你最爱的楚天佑,也是最爱你的楚天佑。”“第五文学 ”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