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楚天佑的爱,楚天佑的恨,楚天佑的痛

楚天佑的爱,楚天佑的恨,楚天佑的痛

    &n“第五文学 ”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bsp;“天佑,我们分手吧!”

    “小东西,今天不是愚人节。”

    “嗯,今天不是愚人节,所以,刚才的话……是真实。”

    “芊芊,别玩了!”

    “芊芊,别离开我,你说过会等我,等我飞黄腾达,等我求婚,正式成为我的妻子,为我生儿育女,与我相伴一生。”

    “我再给你一次机会,收回刚才的话,不然,你会后悔,一定会后悔,这辈子,你休想我再爱你,休想我再记住你。”

    休想!

    吱——

    有人出车祸了,浑身是血……快,给他动手术……

    阿煜,阿煜,阿煜……

    贺煜,贺煜醒醒,你怎样,还好吗?还行吗?能记起来了没?贺煜,醒醒,醒醒……

    是母亲在叫他?还有歌德鲁,歌德鲁也在叫他!

    记起来了没?记忆……记忆……

    歌德鲁,歌德鲁……

    他张口,大声呼喊,他欲睁开眼,奈何沉重的眼皮动弹不得。而且,他感觉头很痛,像是有千军万马踩在他的头上,他的头仿佛被踏破了,难以言表的痛。

    啊——啊——

    他承受不了,痛苦呻吟,随后,失去知觉,周围的世界跟着陷入了沉寂。

    不知多久过后,他的意识又渐渐苏醒,那一声声呼唤和呐喊继续在耳边回旋。

    他于是又本能地张开嘴巴去应答,他不断地叫着“歌德鲁”三个字,挥动两手,企图将眼前的黑暗冲破,同时也拼命睁眼,一番艰难的拼搏后,那像是被冰川镇住的眼皮总算缓缓睁开,模糊的视线里,映出一个朦胧的人影,影像越发清晰,是……歌德鲁!

    “你终于醒了,你可醒来了!”歌德鲁惊喜的语气难掩焦急,脸上的担忧之色也尚未完全褪去。

    室内强烈的光线让贺煜下意识地半眯起眼,注视着歌德鲁,继而,眼球左右移动,环视四周,看到了墙壁中央的时钟,显示是下午两点钟。

    “你刚才果然昏迷过去了,昏迷了足足四个小时!”歌德鲁也看着时钟,解释道,紧接着,迫不及待地询问结果,“怎样,你能想起来了吗?以前的事,都记起来了没?”

    以前的事,都记起来了没……

    迎着歌德鲁好奇期待的眼神,一幕幕熟悉的画面,再一次涌上了贺煜的脑海。

    是的,他记起来了,全都记起来了!那26年的记忆都回到了他的脑海,包括悲欢离合,包括伤痛愤恨!

    久久得不到贺煜的回应,歌德鲁伸出手,在贺煜肩上轻拍一下。

    贺煜定了定神,眸色复杂地瞅着歌德鲁,讷讷道出,“嗯,都记起来了。”

    歌德鲁猛地呼了一口气,又道,“那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做?做好如何对付那些人的准备和措施没?对了,这几天我查过资料,你们G市有个保全公司,素质非常不错,他们保护的人,从没有失手过,或者你可以找他们谈谈?”

    歌德鲁提及的对象,贺煜当然知道,不过,他并没就着话题聊谈。

    歌德鲁再一次皱起了眉头,语气也小心翼翼起来,“怎么了?难道那些记忆都是伤人的?哎,我早说过了,其实你不一定要恢复记忆,如此一来,非但惊动了那伙人,还让你想起不开心的事……”

    “没事,谢谢你!”贺煜总算做声,打断歌德鲁的话,俊颜依然一片深沉,眼神阴冷。

    歌德鲁心中还是纳闷不已,但也没有多说,再过一会,道别,“我是时候去开会了,你……继续在这儿休息一下?”

    贺煜略作沉吟,颌首,目送着歌德鲁离去,他便也起身,来到窗口那,拉开窗户。

    清爽的凉风扑面而来,吹醒了他混沌的神智,刚才经历过的一切情景再次冒出眼前,包括那些尘封多时的记忆。

    曾经,他迫切希望能恢复记忆,自从知道自己是楚天佑的身份后更甚,他无时无刻不在想着,那段记忆到底是怎么回事,自己和她的那段恋爱,是怎样的。

    果然够缠绵、够情深、够刻骨铭心!

    她很爱楚天佑,可惜,那份爱终究没有深到令她不顾所有,没有令她把楚天佑当成她的一切!那份爱,即便再浓,在亲情面前都不堪一击。

    也许,楚天佑没有资格要她不顾一切,但,楚天佑就是要她完整的爱,要她以他为中心!既然爱上,那就得全心,全部!

    ——我再给你一次机会,收回刚才的话,不然,你会后悔,一定会后悔,这辈子你休想我再爱你,休想我再记住你——

    这是当年楚天佑对她说的最后一句话,结果也正好应验了。他果然忘了她,却并没有停止爱她。

    即便三年已过,即便心底积压着浓浓的恨意,他还是为她着迷、为她沉沦。

    而她呢?为天佑守候了三年,可惜最终还是敌不过她的家人,他,再一次败在亲情上!

    不错,贺煜给她的伤害很多很多,但让她下定决心斩断情丝的,不是这些伤害,而是……凌云宵的出轨!

    她的家人,总能左右她的想法,牵动她的心!

    “嘀——嘀——”

    寂静的空间,手机声乍响。

    贺煜回神,数秒后才扭头回到沙发前,捞起手机,接通。

    “总裁,你下午还回来吗?”是池振峯。

    又是少顷,贺煜淡淡地应,“不回去了,有事找我?”

    “哦,没,我问问而已。”池振峯说罢,等了一会见贺煜不再做声,于是收线,“那我不打扰你了,有事随时给我电话。”

    贺煜静默依旧,手指摩挲到按键,结束通话,然后继续呆愣了一会,离开酒店,驾车一路驰骋,最后,停在某个广场的路旁。

    跟五年前相比,这儿更热闹,更繁华了,可他依然很清晰地看到,他爬上临时搭起的高架上认真劳作,而她,在下面全神贯注画着他。

    就是这样的突然和意外之下,让对周围的事极少留意的他马上感应到,不惜冒着被工头批评责骂的危险,中途离开现场,走近她,霸道地宣示对她的占有权。

    当时她是那么的惊慌,那么的诧异,带着一丝羞愤,却因此,更加肯定了他要她的心,他在想,这么清纯娇俏的她,尝起来一定很棒。

    她羞愤而逃,他则遗落了心……

    初次邂逅的情景,在贺煜脑海反复重现,时隔多年再次想起,依然让他陶醉不已,不知多久过后,他才意犹未尽地从中出来,继续启动车子,走向另一个地方。

    那里,不再是拥挤杂乱、面贴面建立的城中村,通过改建后变成了一栋栋整齐干净的民居,尽管时过境迁,但抹灭不到的,是他和她的爱。

    在那间不到十平方的房子里,他用爱感动她,让她心甘情愿地献上她的初夜,正式成为他的女人,品尝过她的美好,他更加深陷和沉沦。他知道,从那一刻起,他楚天佑注定了这辈子都栽在了这个绝美脱俗的小精灵身上。

    而她,也是很爱他的,他看得出来,她对他同样是不可自拔,于是他更加发奋努力,争取尽快合法拥有她,永远将她扣留在身边,只可惜,这一天还没有到来,她就无情地抛弃了他,为了她的父母,为了她的家人,她选择不要他,还放弃了她和他的爱情结晶。

    第一个宝宝的事,他早已经从凌云霄那隐约了解到,当时除了痛,还有对她的怜惜,可是此刻自个记起来时,多了一丝恨意。

    每次和她恩爱缠绵,他都没有做任何安全措施,除了是为一时的痛快之外,不可否认还有让她怀孕的目的,他认为,只要她怀孕了,她会更加离不开他。

    可惜结果,他终究无法如愿!

    其实想想又怎么可能,她才十八岁,还在读大二,怎么可能为他生儿育女,就算……她父亲没有碰上经济危机,那个宝宝,也不会留下来吧。

    &n“听潮阁”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bsp;所以,这是谁的错?到底应该怨自己的痴心妄想呢,还是怨她的残忍无情?

    “先生,先生请让让,请让让……”

    突然间,一声吆喝,把贺煜从回忆中惊醒。

    映入他眼帘的,是一个卖棉花糖的小贩,他高大的身躯,下意识地往后退了几步,看着小贩推着车子过去,脑海又是闪出一幕熟悉的画面。

    她喜欢吃棉花糖,他每次都是买了带她回出租屋,看着她那粉嫩的小舌头舔着棉花糖,他焚身,用他熟稔的技术,一步步诱惑她,让她毫无招架之力,随他进入欲望世界。

    其实,他最喜欢的时刻,是两人缠绵后,她浑身无力地窝在他的怀里,美目带着中迷离,在他的诱哄下,娇喘吁吁地对他说,“天佑,我爱你,好爱好爱你,一生一世。”

    一生一世……

    好听的字眼经由她迷人的小嘴说出,更是魅惑人心,勾人魂魄,他信了,满腹优越感和自豪感,也因此,当她提出分手时,他是那么的愤怒,愤怒到像只野兽一般,狠狠撕裂着她的身子。

    他不禁怀疑,她对他只是一种迷恋,那么小的她,根本不懂什么是爱,她没尝过情yu,在他这么一个xing爱高手的下便深深沦陷了,着迷了,到了关键时刻,她舍弃了他,牺牲了他!

    但是,接下来呢?接下来的几年守候,饱受折磨坚持呆在他的身边,又是因为什么?如果不是爱,那又是因为什么?

    他的手机,突然再次响起,这次,是母亲打来,问他今晚回不回家吃饭。

    他这才发觉,天快要黑了!

    对着话筒,他跟母亲应了一声嗯,挂断后,离开民居,回到他停靠车子的地方。

    他没有立刻踏上回家的路,而是驾车到处逛,去的地方都是他和她曾经出现过的,每到一处,他都会清晰地忆起当年的情景,都能让他陶醉沉迷,从而,心里更加混乱、更加复杂,到母亲再一次来电,他终踏上归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