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离婚(1)

    跟往常一样,偌大的寝室笼罩在一片柔和的灯光中,整个空间显得更加宁谧和安静,婴儿床上,那个小小的人影仍在酣然熟睡,只不过,巨大的双人床被一高大伟岸的身影给霸占了!

    瞪着那抹熟悉的身影,凌语芊想起他刚才的可恶,尚未完全消失的悲愤之情蓦地再跃上心头,冲过去,娇喝,“出去!”

    男人仿佛没有听到,依然闭着眼,悠悠然。

    凌语芊知道他肯定还没睡,朝左右环视一下,美目锁定在那只热水壶上,下意识地拿起,但下一秒,又无奈地放下,转身走到琰琰的小床前。

    小床是专门为琰琰设置,只有1乘1。5米大,琰琰已经占去一大半,剩下的地方顶多够她坐下。她心情憋闷依旧,默默注视着琰琰,稍后,起身走到飘窗那,这也才发现,平时摆放在上面的棉被不见了,而大床那边,除了那混蛋盖在身上的一张,其他被褥也都不见踪影,当她打开那些衣柜,同样找不到!

    可恶,一定是他弄的!

    所以,她才不会向他妥协!不就是被子嘛,她宁愿冻死也不会过去,也不会与这个不可理喻的魔鬼同床共被!

    凌语芊义愤填膺地回到飘窗上,心里堵得慌,翻来覆去无法入眠,视线也随着看来看去,不经意间瞄到那件紫色花裙子,一股冲动顿然涌上心来,她再次走下飘窗,寻找能点燃火种的东西,可找来找去都没有,结果便拿出剪刀,准备把它剪烂。

    不过,她手中的剪刀还没来得及碰到裙子,手腕陡然多出一只大手,大手的主人,正是那个让她痛恨至极的恶魔!

    “放手!”她挣扎着,再一次怒斥。

    贺煜牢牢握住她白嫩的皓腕,深邃的鹰眸复杂诡异地俯视着她,“这裙子,好像是我的吧!”

    凌语芊先是一怔,随即也冷道,“笑话,你送我的,早已经属于我了!”

    “是吗?能得到我亲手做的礼物,必须是值得我爱的女人,你,已不值得我爱,所以这礼物,我收回来!”贺煜也接着说,仍然眸色深深,高深莫测。

    凌语芊俏脸即时泛红,心中燃起一丝羞愤,一个用力,从他禁锢中挣脱出来,剪刀也朝梳妆台上重重一搁,怒气腾腾的身子重新回到飘窗上。

    呵呵,收回去!好啊,尽管收,我不稀罕,我才不稀罕!才不要你那些东西弄脏我的手!

    她不懂,自己为什么会这么生气,都已经看清楚他了,为什么还如此气急败坏,为什么呢,自己这是怎么了!

    眼眶儿,烫得难受,一股炙热的液体已凝聚在周边,几乎要冲破而出。她拼命地、艰难地强忍着,但最后,滚烫的泪滴还是一窜窜地划过两边面颊。

    她紧咬着唇,急忙伸手去擦,不停地拭擦着,无奈那不争气的眼泪不休不止,任她怎么抹都抹不百度搜索“六夜言情”看最新章节完。

    该死,自己这是怎么了,为什么还要为这个烂人流泪,不就是礼物吗,再珍贵、再重要的自己都烧了,这些个复制品,毫无意啦啦文学更新最快llwx.net,全文字手打义的复制品,又何必去在意,何必去在意!

    看着窗外漆黑的一片,她真恨不得打破玻璃,往地面跳下去,然后一了百了,可她又知道,自己不能这样,不管心里多难受痛苦,她都要留住性命,因为这个世上还有很多人值得她留恋、需要她保护,譬如母亲、薇薇,还有琰琰。

    琰琰……

    一想到这个娇小脆弱的生命,她泪水顷刻停止,人也从飘窗下来,再次来到小床边。

    她坐在地上,侧脸趴着床,静静看着琰琰天真无邪的睡颜,看着看着,勉强睡过去了。

    卧室里,不由变得更宁静,大床上的男人这才有动静,重新跳下床,蹑手蹑脚地来到她的身边,他先是若有所思地对她注视了片刻,随即抱起她,回到双人床上,动作更加轻缓,将她放下之后,他也随着侧躺着,继续凝望着她,这张美丽迷人的小脸,却总是带着固执倔强的表情,于是禁不住地摇头叹气,但那深邃的眼眸里,是毫不间断的柔情和爱意。

    漫漫长夜,就这样悄然流逝着,他彻夜不眠,就这样默默地看着她,直到天亮。

    睡梦中的凌语芊,感觉有双眼睛一直盯着她看,有只手在一直轻抚呵护着她的身体,让她悲伤痛楚的心一点一点地温暖起来,然后睡得很安详,很沉静,根本不想醒来,直到一阵尖锐的手机铃声不断作响,加上身体遭到强烈的摇晃,她不得不睁开沉重的眼皮。

    毫不间断的铃声,发自她的手机;用力摇晃着她的人,是张阿姨。

    张阿姨举着手机,神色略微焦急地禀告,“语芊,你手机都响好几次了,是薇薇打来的。”

    薇薇!

    凌语芊一听,立刻接过手机,按下接听按键,听完薇薇的哭诉,混沌的脑子彻底清醒。

    “姐姐,妈妈昏迷过去了,医生说妈妈中毒。”

    中毒?

    母亲中毒?!

    凌语芊如五雷轰顶,嗓子颤个不停,“薇薇你说真的?你确定没有弄错?你没骗姐姐?”

    “嗯,真的,今天我起来的时候,见不到妈妈,于是去她房间看看,谁知道妈妈躺在床上,任我怎么喊也喊不醒,本来我打电话给你,但没人接,打给爸爸也不接,我只好去隔壁求助,他们送妈妈来医院,医生说妈妈是中毒了。”凌语薇嘤嘤泣泣,断断续续间,总算把话说完。

    凌语芊更是全身发冷,哆嗦不已,跟薇薇问清楚医院的名字后,迅速挂断电话,跑去换衣服。

    张阿姨跟过去,询问道,“语芊,发生什么事了吗?你要出去?”

    迎着张阿姨满是关切的脸,凌语芊如实相告,同时做出交代,“阿姨,我得立刻去医院,琰琰就麻烦你帮我照顾,有什么事,给我打电话。”

    “行,快去,对了,你还没吃早餐,先吃了早餐再去。”

    “不用了,不用了……”别说吃早餐,凌语芊是连头发也没有梳,一换好衣服就朝房外跑。

    张阿姨又是追上去,“那你自己小心点,对了,要不要通知煜少?”

    凌语芊脚步倏忽一停,但又马上迈动,不给任何回应,彻底离去。

    张阿姨看着凌语芊的身影风一般地消失,重返房内时,自个犹豫了一下,还是拨出了贺煜的电话……

    一路上,凌语芊不断催促司机加快速度,且不停打电话给薇薇,得知母亲还在手术中,心情更是焦急如焚,恨不得自己能长翅膀,立刻飞至母亲的身边,她一时焦急,甚至还哭了。她弄不明白,母亲无端端怎么会中毒,还有,母亲中的什么毒呢?

    司机只知道凌语芊要去医院,并不知道实情,见状担忧不已,“少奶奶,您身体很不舒服吗?请再忍耐一下,很快到了,很快到了。”

    凌语芊不应,只是一个劲地落泪,直到司机说出一声“到了”,她也仿佛听到一个大好消息,对司机留下一声谢谢,不顾司机询问要不要陪她进去,就迅速下车,抵达薇薇报出的地址。

    “姐姐!”薇薇已经哭成了泪人,眼睛脸颊鼻子都红红的。

    凌语芊心疼地拥住她,问道,“妈呢?”

    “还在里面。”

    不过,凌语薇一话毕,手术室的门也刚好打开,医生走了出来。

    &nb百度搜索“六夜言情”看最新章节sp;凌语芊赶忙迎上去,“医生,我是凌语芊,里面的病人是我妈,请问她情况怎样?”

    医生略略沉吟,做出报告,“病人体内有大量安眠药,幸好发现及时,我们已将安眠药取出来,病人暂无性命危险,不过我们怀疑她是服药自杀,希望家属好好开解她。”

    服毒自杀?母亲吃安眠药自杀?怎么会呢!凌语芊一听报告,重重震住了,一会直到医生呼唤,她才回过神来,又是急声问道,“那我妈呢,她还要昏迷多久,大概什么时候才醒来?”

    “应该两三个小时就行了吧,你放心,昏迷是正常状态,现在我们安排她去病房,你们在那里等她醒来。”医生说罢,给她一个安抚的眼神,转身回去手术室。

    紧接着,凌母被护士推出来。

    凌语芊立刻扑到推车上,看到母亲容色憔悴、奄奄一息的样子,眼泪扑簌扑簌地往外流,紧紧握住母亲的手,一路追随,直至进入病房。

    护士安排好一切,暂且离去,病房只剩凌语芊、凌语薇和依然昏迷不醒的凌母。

    “姐姐,你说妈妈为什么要吃安眠药,为什么要自杀?”凌语薇趴在病床前,边哭边问。

    凌语芊也依然眼中凝泪,先是心如刀割地瞧着母亲那比白色床单还苍白的容颜,继而看向凌语薇,哽咽地道,“对了,这几天你有没有发现妈有什么不妥?心情方面怎样?”

    “没有大的变化,就是经常会坐着发呆,我都听姐姐您的话,多陪她聊天,陪她出去逛街,不过昨天……”凌语薇吸了吸鼻子,柳媚儿轻轻一蹙。

    “昨天怎样?”凌语芊语气也急促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