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离婚,争夺抚养权

离婚,争夺抚养权

    她这话刚落,众人顿时都傻了眼,更是震惊难掩。

    贺云清也满眼沉痛,注视着她,少顷,若无其事地道,“你妈的事,张阿姨跟我说了,她怎么忽然间中毒了?不如我们安排两个保姆给她?”

    见他突然转开话题,凌语芊一愕,很快也婉拒道,“不用了,谢谢爷爷,我会亲自照顾她。”

    “芊芊……”

    “记得我小产出院的时候,爷爷曾经说过让我先休养,等身体好了再考虑离开的事,如今我已康复,请爷爷实现您的诺言。”凌语芊继续一瞬不瞬地看着贺云清,恳求的语气透着一丝不容抗拒的坚决。

    这时,贺熠已经过来,加入规劝,“语芊,你别冲动,有事好好商量,二伯娘搞不清楚状况,所以误会了,你跟她解释清楚就行。”

    凌语芊视线转向贺熠,对他的关心,她铭感于心,但无法阻止她坚持,“没什么好商量的,我凌语芊算什么?怎么有资格跟一些高贵优雅、冰清玉洁的豪门名媛商量?”

    “什么高贵优雅冰清玉洁?你在指桑骂槐谁?”季淑芬猛地又跑过来,恼羞成怒地道。

    凌语芊毫无惧色,美丽的唇形,像朵孤傲的梅花般绽开,沾上一抹冷笑,“你觉得呢?你那么聪明,肯定知道我在说谁!”

    “你……”季淑芬更加气得语塞。

    凌语芊冷然依旧,“你不一直想我走的吗?如今难得我自己提出来,你应该谢天谢地,烧香拜佛。”

    “你这小……好,你滚,不过琰琰,你休想带走!”

    “琰琰是我生的,不跟我,难道,跟你吗?我没记错的话,你曾经想方设法不让我怀孕,甚至恶毒到想将我弄流产,故你根本没资格和琰琰扯上半点关系!”凌语芊再也不给情面,亲口抖出季淑芬的恶行,让大家看清楚,这个自诩高贵的名媛,内心是怎样的恶毒。

    决定豁出去的她,还不惜自毁,“你认定我是个狐狸精,说不定,琰琰不是你们贺家高贵的种,你大概不希望你那尊贵无比的儿子当别人的便宜老爸吧!”

    吁——

    客厅里,顷刻传出数道抽气声!

    季淑芬则被气得几乎爆血管,指着凌语芊,浑身发抖。

    忽然,一个打扮得雍容华贵的老妇人蹒跚过来,停在凌语芊的面前,厉声质问,“你确定你要离婚?凭什么?”

    凌语芊视线不由也转过去,她记得这个老妇人,还有老妇人身边的老人,他们是季淑芬的父母,张阿姨今天在电话里说季淑芬娘家的人来吃饭,想不到,他们还留下来过夜。

    兴许季淑芬在他们面前说过什么吧,他们对她的态度,从不友善,或者可以说,他们就像季淑芬没有将她当成儿媳妇那样,压根没有把她当成外孙的妻子,除了这对老夫妇,季淑芬娘家几乎所有的人,都没有给她好脸色看,这也是为什么今天张阿姨在电话里说季淑芬的家人来吃饭时,她毫不犹豫地拒绝了!

    凭什么?呵呵,他们高贵的季家人,认为她没资格嫁给贺煜也就罢了,竟然连离婚,都说凭什么,在他们这些高贵的人眼中,大概是觉得穷人没有权利做任何决定吧,似乎一切抉择都应该由他们这些所谓的名门富豪施行吧!

    凌语芊想罢,便也不再客气,对老妇人淡淡一瞥,不理她,目光回到贺云清的身上,毅然道,“爷爷,语芊在等您的答复,爷爷应该也不想把事情闹大吧?语芊是个什么都不是的穷人,倒无所谓,但贺家,豪门世家,就连面子也价值连城,必定赌不起。”

    “语芊——”贺云清更加沉痛,哑口无言。

    而在场其他的人,同样是深深震颤。在他们印象里,凌语芊是个温顺淡然、胆怯隐忍的女孩,可如今……刚才那番话,真的是她说的吗?是什么,让她有勇气和魄力说出那样的话?

    诧异震惊地瞧着她,他们蓦然发现,她再也不是他们想象中的那个逆来顺受、沉默少言的女孩,兴许,她本就不是这样的人,她不过是把锋芒隐藏起来罢了,如今,她绽放而出,此刻的她,让他们仿佛看到了两年前的婚礼上,那个从容淡定、傲气不屈的女孩。

    他们不禁,再一次看向贺煜——那个一直没吱过声的男主角。

    整个过程,贺煜都在默默地看,打自凌语芊进屋,见到她柔若无骨地被高峻拥着进来,他怒气禁不止地冒起,但并没有表露;听到她跟爷爷提出离婚,他怒火更是膨胀不已,但还是若无其事地冷眼旁观着,直到这一刻,那翻滚的心驰俨如上次经历过的大海啸,巨涛骇浪,狂飙难阻。

    终于,他从站了起来,迈着优雅的步伐,伟岸挺拔的身躯一步步地朝凌语芊靠近,直到停在她的跟前。

    他距离她,只有咫尺之远,他的气息,几乎都能将她整个包围住,那锐利阴鸷的鹰眸,更像是一副犀利的穿透镜,把她一层层地剥开来,他高高在上地俯视着她,冷冷地道出,“好,我答应你,离——婚!”

    众人又是倒抽一口气,贺云清气急败坏地劝解,“阿煜你……语芊年纪小,说话难免有点孩子气,你都这么大个人,怎么还跟她一起闹。”

    “爸,话不是这么说,她没见过世面就可以胡来吗,刚才那些话你也听到了,要是传出去,阿煜颜面何在,我们还要出去见人吗?”季淑芬也迅速发话,气咻咻地反驳,贺煜的表态,让她立刻恢复了战斗力。

    “二伯娘,语芊刚才只是气话而已,再说,那些无须有的事……是您先提出,语芊受到羞辱,这样反讽也人之常情。”贺熠忍不住维护,说着,看向贺煜,“二哥……”

    可惜,贺煜回他一记冷冰冰的瞪视,在暗示他,别越轨,别多管闲事!继而,冷眸重返凌语芊的身上,低沉的嗓音更是如冰般幽冷,“你可以离开,但琰琰,你休想带走!女人,我可以再找,我的儿子,必须留在我的身边。”

    决然的话语,像是一把尖刀狠狠刺在凌语芊的大动脉,让她血流不止,直到全身血液全部流干,那绝美的容颜刷的变白,本就无力的身子,更是重重一个摇晃。

    高峻及时冲过来,接住她,焦急地看着她。

    “既然你红杏出墙,那休想得到一分钱赡养费,滚,立刻上去收拾你的东西,给我有多远滚多远,有多快滚多快!”季淑芬继续神气威威地怒吼,她对凌语芊的偏见太深,即便曾经从丈夫那得知凌语芊和贺煜的那段过往,也无法让她对凌语芊有所改观。

    “你给我住口,少说话!”贺云清再度出声,轻斥季淑芬,然后,朝众人环视一圈,特别是贺煜,目光足足停留了好几秒,宣布道,“刚才这事,到此为止,语芊你应该很累了,先上去休息,阿燿,你去叫保姆来扶大嫂上去。”

    他不怒而威,语气严肃深沉,不容否决,以致暂时也没人再敢辩驳。

    保姆立刻闻声赶至,扶着神思恍惚的凌语芊上楼去了。

    贺云清也动身离开,他走的时候,把高峻叫上,与高峻一路走到大屋前方的一排长椅上,坐下,先是沉吟片刻,随即看向高峻,语重心长地道,“语芊这孩子,的确招人喜欢,但你应该有分寸,怎么说,她也是阿煜的妻子,你应该有所避忌的。”

    高峻神色略微变了变,讷讷地道,“不错,我对她有那个意思,但一直都是发乎情止乎礼,今天之所以扶着她进去,是因为她身体不适。她刚小产不久,身体尚未痊愈,加上劳累奔波了一天,我当然不能任她一个人进屋。我想不到屋里那么多人,更想不到……那个季淑芬不问青红皂白就胡乱污蔑人。”

    贺云清听罢,便也不语。

    一会,高峻接着说,“爷爷,你会同意芊芊的请求吗?我看芊芊她……是铁定要离开了。”

    贺云清面色又是一怔,长长地叹出一口气。

    高峻则继续娓娓分析,“我知道爷爷疼爱芊芊,希望她和贺煜能白头偕老,但爷爷有没有想过,他们其实并不适合?芊芊嫁进来也差不多两年了,她快不快乐,爷爷应该大概了解吧。先别说贺煜对她“第五文学 ”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怎样,就说季淑芬,据闻她早认定了李晓彤,一直仇视芊芊,譬如今晚的事,我想季淑芬不是误会,而是对芊芊早有偏“小说领域”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见,认定芊芊是个不三不四的女人,有这样的婆婆,试问芊芊以后的日子还能怎么好过?”

    “可是……我真的不想他们分开。”贺云清也终于发出一句。

    “爷爷的苦心我懂,请恕高峻冒犯说一句,爷爷的一时不舍,说不定会酿成惨剧!”高峻低沉惆怅的嗓音,透出一股冷冽。

    贺云清身体微微一颤,不再接话。

    高峻也静默下来,许久过后,他再度做声,“时间不早了,我扶爷爷回去吧。”

    一会,贺云清才缓缓站起身,由高峻搀扶着,默默踩在小径上,朝住处走。

    皎洁的明月照在他们的身上,将他们的影子集在一块,拉得很长、很长……

    月光还射到各个房屋,各间卧室,透过窗台,笼罩着凌语芊,辉映出她苍白如纸的面容和脆弱无力的身子。

    刚才她回到卧室后,不顾张阿姨和其他保姆的关切的目光,态度坚决地将她们全部遣退,她甚至连琰琰也叫张阿姨抱走。

    然后,她反锁房门,关掉一切灯光,爬到这里来,蜷缩在角落上,静静看着窗外,整个人像是灵魂出窍似的,麻木呆滞。

    他终于答应离婚了,她却没有预期中的释然和解脱,是因为他的决然吗?又或者,因为他扬言要和她争夺琰琰的抚养权?

    “女人,我可以再找,我的儿子,必须留在我的身边!”

    不,她才不会让琰琰跟他,才不会让琰琰受到“后妈”的忽略甚至欺凌!所以,她无法释然和解脱是因为后者。琰琰是她的命根子,她可以没了男人,但儿子,一定不能失去,一定不能给受到半点委屈。

    她会和他,争夺到底!

    思及此,凌语芊浑身立马恢复了力气,她跳下飘窗,连鞋子也不穿,冲出卧室,来到隔壁的婴儿房。

    这间婴儿房,是琰琰出生前就准备好的,不过她看琰琰还小,舍不得让他一个人睡,才在卧室临时加了一张小床。

    看到凌语芊突然出现,张阿姨又惊又喜,“语芊,你……你没事了?”

    凌语芊仿佛没有见到张阿姨,目光直落在那个小小的身影上,弯腰,将他抱起来。

    张阿姨见状,更加诧异,“噢,琰琰在睡觉呢,语芊你要抱他去哪?抱他回去那边睡吗?”

    凌语芊依然不语,但也没立刻抱着琰琰走,而是在床沿坐下,脸紧紧贴着琰琰的身体,无尽怜爱地摩挲和呵护。

    张阿姨看着,渐渐明白过来,便也不再做声,慈爱的双眼更是怜惜无比。

    时间一点点地消逝,凌语芊就这样紧抱着琰琰,一言不发,张阿姨也默默地守在一旁……

    同一时间,贺氏集团的总裁办公室,灯火辉明,酒气弥漫,名贵高雅的黑色沙发上,坐着两个人影,半躺着的那个,是贺煜,另一个,则是池振峯。

    方才,贺云清等人离开后,季淑芬继续话题,继续辱骂凌语芊,誓言旦旦这次无论如何都要彻底将凌语芊扫出家门。

    贺煜不吭声,只是沉着脸,一副不知所思状,不久突然也冲出家门,飞车回到公司,还叫上池振峯。

    他一进门就拿出酒来喝,池振峯则静静坐在一边,见他喝得差不多了,不由出声劝止,“总裁,好了,虽说酒能麻醉神智,但这东西喝多了毕竟会伤身,你消愁过了就行了。”

    贺煜半眯的醉眼缓缓睁开,若有所思地望着池振峯,拿在手中的杯子忽的再次移到唇间,又是一杯干尽。

    池振峯无奈地一声长叹,“这不正是总裁要的结果吗,事情都依照你的计划发展,你应当感到欣慰和放心才对。我知道,你舍不得Yolanda,但老实说,根据目前的状况,分开是最佳且也是唯一的选择,接下来Yolanda体验新生活,阅历多了,心境也就随之成熟,心结说不定能慢慢解开……”

    贺煜听罢,薄唇一扯,勾出一抹懊丧的苦笑,“她变了,再也不是那个乖巧听话的小东西,你都不知道她刚才有多可恶,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胡言乱语,压根就没考虑过我。”

    “我知道,当然知道,你刚才不都跟我说了嘛!不过贺熠说的对,她年纪还小,又是女孩子,心里有委屈难免会发泄的,你又何必跟她计较。接下来你要做的,是好好整合一下两段人生,且专心对付高峻那伙人,尘埃落定后,再把Yolanda追回来,我敢保证,到时你们会恩恩爱爱,比以前还幸福快乐”池振峯也马上附和。

    原来,对于这一连窜的秘密,贺煜已全都告诉了池振峯。

    歌德鲁远在意大利,又因为特殊的职业,无法时常和他通话,更不会听他诉苦、安慰他,再说,他接下来的计划需要一个人帮忙,他思来量去,选择了池振峯——这个一直以来对他忠心耿耿的下属。

    而结果也如他意愿,池振峯不但保守秘密,还协助他进行一切计划,特别是,像现在这样,在他心情郁闷时陪他喝酒,开解他。

    “对了总裁,他们没有预期中的动作,其实会不会是他们尚未发觉你恢复记忆?”池振峯突然转到严肃的话题上。

    贺煜也再次怔愣,不,啦啦文学更新最快llwx.net,全文字手打他们一定知道,歌德鲁的催眠术与别的催眠术之所以不一样,正是由于利用了那块晶片,植入晶片的人,自然会觉察。

    “难道是高峻?高峻说服他们不准伤害Yolanda?”池振峯继续猜测,嘀咕着。

    贺煜眼波暗涌,依然不语,但心中有数。

    “总裁,老实说你担不担心Yolanda被高峻抢走?或者可以这么说,高峻会不会趁机抢走Yolanda?”池振峯又道,见贺煜对他投来一记冷瞪,赶忙嘿嘿一笑,“开玩笑而已,总裁别介意,我猜啊,Yolanda不管表面上对总裁多不在意,心里实则还是爱总裁如命,除了总裁,天王老子都打不进她的心,更别提那个阴险狡诈的小人高峻。”

    爱他如命?听到这样的字眼,贺煜内心更苦、更涩,瞅着池振峯,少顷,若无其事地揶揄了一句,“我从不知道,你除了是个特助,还是个居委会大妈。”

    池振峯桃花眼一瞠,大嚷,“什么居委会大妈,是兄弟!我除了是总裁的下属,还是两肋插刀的好兄弟。”

    好兄弟!贺煜心头一热,讷讷地道,“假如将来我再需要你这个好兄弟的帮忙,你还会帮吗?”

    “当然,做兄弟有今生无来世,振峯有机会和总裁称兄道弟,必会好好珍惜。好兄弟,一辈子!”

    好兄弟,一辈子!贺煜性感的薄唇再次扬起,重新拿起酒瓶,快速熟稔地倒满酒杯,举向池振峯,“谢谢你,好兄弟!”

    面对这罕见的道谢,池振峯先是一呆,随即也倒了一杯酒,举向贺煜,继而仰头干掉。

    接下来,他们继续倒,继续喝,今朝有酒今朝醉,其他的事,明天醒来再做决定……

    一夜无眠的凌语芊,天刚蒙蒙亮就起床,琰琰今天也起得特早,故她亲自为他梳洗、换衣服、喂奶。

    “语芊,你今天还要回去看凌大婶么?要是不需要的话,不如我们带琰琰出去花园晒晒太阳?”张阿姨隐约知道一些事,忽然提议道。

    凌语芊顿了顿,来不及接话,手机忽然响起,是高峻打电话过来,约她见面,说有要事跟她谈,关于离婚那件事。

    她略作思忖,答允高峻,还报出见面的地点,挂断电话后,对张阿姨刚才的提议也做出回答,大约五分钟后,在张阿姨的陪伴下,带着琰琰离开卧室,走出大屋,来到儿童游乐场。

    高峻已在那里等候,见到她,立刻表露关切,“你身体没什么了吧?”

    “嗯,没事了,谢谢。”凌语芊淡淡一应,回头,支开张阿姨,“阿姨,我有点事跟高峻谈谈,你……去帮我准备一瓶热水可好?”

    本来,见到高峻出现,张阿姨纳闷不已,无奈凌语芊要她回避,她唯有听命。

    看着张阿姨渐渐远去的身影,凌语芊视线收回,重新看向高峻,道歉出声,“昨晚的事,对不起!”

    “呃,我……我不介意。”高峻也急忙道,略作停顿后,告知要事,“你提出离婚的请求,我和爷爷谈过,爷爷最后也被我说服了,本来打算照你的意愿去做,可是……贺煜不肯,今天早上他和爷爷大吵起来,说无论如何都要把琰琰的抚养权争到手。”

    凌语芊本是淡然的俏脸,立马变色,身体也大大一颤,她下意识地扶住婴儿车,自个稳住了。

    “不过你放心,我会帮你,贺家虽然财大气粗,但也不能一手遮天,我已经在联系一些律师朋友,他们都是顶尖的人才,一定能让法官将琰琰判给你的。”高峻安抚她。

    不料,凌语芊婉拒,“不用了……”

    “不用了?为什么?难道你……你打算放弃琰琰?”高峻错愕。

    放弃琰琰?看着车内手舞足蹈、稚嫩可爱的小人儿,凌语芊心中爱意加深几许,不,她绝不会放弃!

    “芊芊,你是不是怕连累我?我都说了没事的,何况这次爷爷也有意把琰琰给你,所以……”

    “我知道,谢谢你的好意。你放心,琰琰我会争到底,琰琰是我十月怀胎生出来,我绝不会让他离开我的身边,我会找另一个人帮我,那个人,比你更适合。”

    “另一个人?是谁?”

    可惜,凌语芊不再接话,美目从他身上抽离,重返婴儿车内,她弯腰,伸出芊芊素手,将琰琰抱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