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出国前夕的意外!

出国前夕的意外!

    翌日,高峻突然来访凌家。

    原来,当初凌语芊提出离婚时,他已着手为她的移民做准备工作,动用各种关系和势力,短短时间内便也能够让凌语芊等人都得到批准,他这几天正好有事回美国,今天刚下飞机就迫不及待地前来告知这个好消息,他还说,他认识的那个医生这个月末会回美国。

    这对凌语芊来说,的确是个好消息,不,是两个好消息,故她也事不宜迟,午饭过后,一家四口出发去领事馆,开始申请办护照。

    高峻,陪同前往。

    凌语芊推着婴儿车,凌母和凌语薇走在左端,高峻则紧随在右,一行人低调地踏入领事馆大厅,却仍吸引了无数人的目光。

    大家都以为,这个外国男人来给妻儿和娘家办理移民手续。

    就连领事馆的工作人员,得知他们不是夫妻关系,不禁也大觉意外,俊男美女,多绝配,同时他们还感到略微的疑惑,但毕竟材料有依有据,他们就算心存纳闷,结果还是顺利地为几人一一办妥。

    领事馆的外面,正好有个很大的公园,很多小孩子在玩耍嘻哈,高峻忽然提议,带琰琰过去玩玩。

    凌语芊见时间尚早,与母亲相视一下,便也答允。

    进入公园,她把琰琰从婴儿车内抱出来,扶着他,让他站在地上。

    高峻蹲在旁边,笑如春风地逗弄起来,“琰琰,来,走过来高峻叔叔这儿。”

    凌语芊于是也扶着琰琰,一步一个脚印,朝高峻迈进。

    琰琰将近八个月大,在家已晓得爬,且爬得很快很灵活,如今在搀扶之下,竟也走得极为顺利,他还兴奋地挥动着两只手,冲着高峻咧嘴呵笑。

    高峻更是笑意盈盈,继续逗琰琰一会,目光转向凌语芊,“美国那边的房子,外面也有一个大公园,那里平时也有很多小孩子在玩耍,到时候你们可以带琰琰去。”

    凌语芊俏脸微微一怔,美目与他对上,波光潋滟,发出由衷的感激,“谢谢你高峻,谢谢你为我所做的一切。”

    高峻唇角再度扬起,再做声时,转开了话题,“我已事先跟领事馆打过招呼,你们的护照会优先办理,估计一周就能出来,你们没其他特别要事,不如早点过去?因为我不知道约翰医生会不会提前回国,我们等他,总好过,他等我们。”

    凌语芊点头,“嗯,我们都没啥事,这几天也就是买点必需品。”

    “其实也不用准备很多,那边什么都有。”

    凌语芊又是轻轻颌首,稍后,注意力回到琰琰身上。

    高峻也不再吭声,关于离婚的事,他缄口不提,凌语芊也没主动谈及,彼此都围绕着琰琰偶尔闲聊,大约五点多的时候,分道扬镳。

    夜晚,凌语芊像往常那样,先带琰琰在床上玩一会,待他累了,哄他入睡,她则继续静静地躺着,边看着他,边发呆。

    时间就这样悄悄地流逝,不知多久过后,当她习惯性地抚摸琰琰的脸时,惊觉整个脸庞都好烫,还有额头、手脚,身体等,也都非常热,热得不同寻常,热得让她心头大颤。

    发烧?!

    她脑海里,即时闪出这样的念头!于是立刻轻拍琰琰的脸儿,“琰琰,乖,醒醒,醒醒。”

    不久,琰琰总算醒来,却是大哭大闹“第五文学”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而且,身上体温越来越热。

    凌语芊急忙抱起他,快速冲出卧室,直奔母亲的寝室,用力拍门,“妈,琰琰发烧了,妈,妈——”

    很快,凌母被叫醒,也立刻被琰琰的情况给吓到。

    “妈,琰琰好烫,这是发烧吗,琰琰是不是发高烧了?怎么办,怎么办?”琰琰身体素来很好,加上细心照料,出生这么久,可谓连个喷嚏都没打过,更别说发烧,故凌语芊顿时被乱了方寸,六神无主。

    凌母有经验,惊慌过后,把薇薇也叫醒,一起带着琰琰去医院。

    坐在计程车里,凌语芊紧紧抱着琰琰,泪流不止。

    琰琰打自出生,便一直在贺家住,本来她昨晚还担心琰琰突然换个环境会不习惯,结果琰琰并没任何异样,好吃好睡,她正准备放下心,不料今天就出意外了,还是首次发高烧。

    是昨晚睡觉着凉了呢,还是今天下午在公园吹到风?又或者,他不想去美国,借此表示抗议?

    “芊芊,别担心,别难过,琰琰不会有事的。”陪她坐在后座的凌母,不禁安慰她。

    凌语芊泪眼婆娑,看向母亲,呜咽出声,“妈,你说琰琰是不是不想去美国?”

    凌母怔了怔,迅速摇头,“怎么会,你想多了,乖,别胡思乱想,小孩子发烧是常事,到医院看了,会退烧的。”

    “就是就是,薇薇还是小宝宝时也发烧感冒过呢。”凌语薇为了让姐姐别再难过,也急忙安慰。

    殊不知,天真无邪的她,弄巧成拙。

    毕竟,她就是因为发高烧,才变成这样的!

    所以,凌语芊更加心胆俱裂,催促司机加速,撕心裂肺,不断呐喊着司机。

    凌母明白她的心情,更是安抚连连,“芊芊,别这样,没事的,听妈妈的话,一定不会那样的。”

    凌语芊这也才略微安定,望着母亲满是急切悲痛的眼神,她哭着喊出一声,“妈……”

    凌母眼眶盈泪,索性拥她入怀,“琰琰洪福齐天,绝不会有事,再说情况根本不一样,你不用担心,真的不用,一个小发烧而已。”

    随着凌母的诉说,凌语芊心情渐渐平复下来,不一会,医院到了。

    琰琰马上被安排诊治,但由于是夜晚,值班的只是两名实习医生,她们技术还不是那么熟练,凌语芊于是请求她们把能否把正式医生临时叫回来。

    医院有医院的规定,并不是什么人都随时可以把休息医生传召回来,由于琰琰的病情还没达到那个程度,结果院方拒绝了凌语芊的要求,只由那两个实习医生继续诊治。

    退烧针已经打了,其他一些退烧辅助程序也做了,但琰琰还是昏迷不醒,浑身滚烫。

    凌语芊抱着他,感受着他身上传出的热能即便隔着衣服也足以把人烫痛,本就没停过的眼泪,更是连绵不绝。

    凌母和凌语薇也紧紧陪伴于旁,安慰,焦急,担忧,等待。

    正好,冯采蓝来了电话,凌语芊控制不住情绪,便如实相告了情况,二十分钟后,冯采蓝抵达。

    她继续大概一下情况,对凌语芊安慰一番,随即借故走出去,拨通贺煜的电话。

    响了好几声,电话才被接通,贺煜那低沉冷漠的嗓音传来。

    冯采蓝也废话少说,直奔主题,“你听着,琰琰忽然发高烧,现在市妇幼医院,但今晚值班医生都是实习生,你要是还当琰琰是你的儿子,赶紧想办法,把一些医术高明的儿科医生给叫回医院!”

    数秒后,贺煜才接话,“你说真的?”

    “废话!我骗你干吗,语芊并没想过找你,是我蒙着她偷偷给你打的电话,不管你和她之间有什么恩怨情仇,琰琰是无辜的,希望你还有一丝人性。”冯采蓝继续语气凝重地低吼,不过说着说着,忽闻嘟嘟声响起。

    可恶,这冷血无人性的大色狼,竟然挂断电话了,不待她说完,也不回复她是否会来。

    冯采蓝闷闷地瞅着手机,打算再打过去,但最终,还是作罢,收起手机,回到急诊室内。

    凌语芊依然泪流不止,六神无主。冯采蓝见她几乎要崩溃的模样,不禁如实相告,“你放心,我刚才已经打了电话通知贺煜,他应该很快会过来,到时医院肯定会乖乖地把正规医生召唤回来的。”

    凌语芊听罢,美目微瞠,晶莹的泪也暂时凝住了。

    “我知道你不想让他知道,但琰琰的身体要紧,请原谅我的自作主张。”

    凌语芊摇头,抿紧双唇,回冯采蓝一个感激的神色。

    “琰琰很快会好起来的。”冯采蓝也嫣然一笑,继续安抚,但心里面,其实还是有点点担心。

    刚才通电话的时候,她隐约听出那边很吵,似乎是夜总会那些地方,贺煜应该是在应酬,希望他能抛开生意,真的会来。

    贺煜到底会不会相信她的话?会不会过来?

    不错,贺煜此刻的确是在应酬。

    凌语芊的离开,让他依然满心憋闷和烦恼,对工作暂时也不起劲,更别提应酬,然而今晚约会的人,不是客户,而是房管局的大爷们,就算贺煜再财大气粗,也不得不卖个面子。

    他本就兴致缺w百度搜索“第五文学 ”看最新章节缺,如今听到琰琰出此意外,是彻底不顾了,对那些官员说明原因,留下池振峯继续应酬,自己则刻不容缓地离开夜总会,驾车直奔冯采蓝所说的妇幼医院。

    他的心跳,几乎和车速一样的快,心情焦急无章、慌乱难掩。

    想不到琰琰才离开一天就感冒发烧,这不听话的小妮子,难道没有尽责?她不是最疼琰琰的吗,怎会让他有机会生病,敢情她还在为离婚的事伤心难过,以至忽略了儿子?她母亲呢,还有薇薇,都可以帮忙照顾的呀。

    刹那间,他觉得琰琰这个发烧来的好,正好可以让她看看,她的倔强和固执带来了什么样的后果。

    当然,他只是瞬间这么赌气而已。想到琰琰那么小就要躺在病床上倍受折磨,想到她一定是六神无主地守在床前哭成了泪人,他整个心随即揪得紧紧的,脚板不由再朝下一踩油门,轿车更加飞速驰骋起来。

    不过走着走着,他突然发现异状,车头外的观后镜里,沉寂的道路上不知几时多出两部车子,不,是三部,它们同样快速飞飙,朝他紧追。

    他希望,这只是碰巧,但经验和警备告诉他,这三辆车子“第五文学”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是冲着他而来!

    莫非,是高峻派来的人?他们终于按耐不住,终于要行动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