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闷搔的男人,你这是要她更恨你吗?

闷搔的男人,你这是要她更恨你吗?

    又或者,他们要测试他与她的决裂是真还是假?

    想到这个可能性,贺煜车速顿然放慢,但很快,又被他否决。

    不,不可能,假如他们真的要测试,应该是只派一辆车暗中跟踪,而不会三部车如此大阵仗,看来,他们真的是行动了!

    本来,贺煜想和这些车子周旋一番,耍耍他们,但想到琰琰的情况,于是作罢,重新把车速放到最快,准备摆脱他们。

    然而,由于他那部布迪加威龙今天刚好碰上年审,他今晚随便开了一部普通车子,速度无法超极,根本摆脱不了他们,反而距离还越来越近。

    在一个三岔路口,他忽闻“砰”的巨响,整个人弹跳了一下,紧接着,又是砰砰两声,三部车子一并撞到他的车上,他眼疾手快,总算勉强稳住了方向盘,来个踩油门、大转弯,在一道尖锐的刹车声划破寂静的夜空时,他身体也跟着再一次弹跳而起,引擎赫然熄火,车子再也无法操控,停留原地!

    轰——

    副驾驶座的车窗玻璃被打爆,几块玻璃碎片,从他耳边掠过。

    他来不及多想,躲闪之余,迅速打开车门,一鼓作气,冲到马路边的空地上。

    歹徒们也纷纷围涌过来,他们手里都拿着武器,有钢管、长刀、木棍,个个凶神恶煞,来者不善。

    一二三四五……十二!

    贺煜锐利的鹰眸先是快速环视一遍,看准他们总共多少人和多少武器,身材体力都如何,随即心中有数,暗暗做出了应对的措施。

    “兄弟们,给我上,谁能杀死他,赏金百两!”

    在一个带头的起哄下,歹徒已经迫不及待地行动起来。贺煜也事不宜迟,挺身迎战。

    路灯下,即时银光四起,撕杀声中人影晃动,而最矫健最威风的,是那高大劲拔的一人。

    贺煜临危不俱,容色淡定镇静,黑眸如箭紧盯着每一个目标,拳脚并用将他们一个个击倒。

    每听一声凄厉的惨叫,他冷冽的薄唇便是狂妄一扯,打得更起劲。

    &n“六夜言情”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bsp;然而,敌人毕竟众多,且都有备而来,这撕打的过程中,他想丝毫不损是不可能,在歹徒倒下一半时,他的左臂和右腿分别挨了几棍和几钢管,特别是他的左臂,不久前才遭凌煜芊用剪刀刺伤,尚未完全康复,此时更不禁打击,故只剩下右手和一双脚。

    尽管如此,他还是异常骁勇,而且,他清楚自己必须取胜,因为她和琰琰还在医院等着他,他要尽快解决他们,好赶去安慰她,去救琰琰!

    如此重要和强烈的信念支撑,他简直勇者无敌,歹徒陆续倒下三个人时,他右脚也已挨上一刀,当敌人只剩下一个时,他更是四肢皆“残”,再也支撑不住,倒在了地上。

    剩下的歹徒,是个二十岁左右的小子,估计入行不久,体力倒是不错,但也只得一股蛮力,看到同伙都七歪八斜地倒在地上,他吓得脸都绿了,瞪着贺煜,浑身哆嗦不停,被他握在手上的钢管随之抖动,在朦胧灯影中闪晃闪晃的。

    贺煜观察过这人的反应,不禁暗暗放下心来,眯眼睨视着他,冷声质问,“为谁办的事?谁派你们来的?”

    那小伙子微微一愕,没有立刻回话。

    “刚出来混不久吧,走在这道上,有样东西一定要记住,见风使舵,现在的情况你已清楚,假如你坦白告诉我幕后指使人,我不但对你不予追究,还会派人罩着你,当然,你想远走高飞也行,我会给你一笔钱。”贺煜继续从容不迫,循循诱导着,尽管躺在地上,却丝毫不影响他的魄力。

    &nbd5wx.com百度搜索“第五文学”看最新章节sp;“我……我不知道,我接到通知,就跟过来了。”那小伙子总算开口。

    贺煜也不继续,反正这事,迟点可以查到,目前重要的,应该是……

    “有手机的吧?打110报警。”

    小伙子一听,再度目瞪口呆。

    贺煜见状,继续游说,“你放心,我说过不会追究的。”

    小伙子则狐疑的眼神瞅着贺煜,又看了看四周,结果还是没报警,不过也没继续袭击贺煜,而是钢管一扔,逃之夭夭。

    看着那魁梧的身影逐渐远去,很快消失于夜色当中,贺煜低咒之余,也彻底放心。

    他四处张望一下,随即提了提气,两只手支撑着开始往前匍匐起来。

    “小东西,别哭,琰琰会没事的,等我,我就来了,别再哭了,记住别再哭了知道吗……”

    他边默默呢喃,边努力匍匐,想爬到大马路上,奈何浑身的伤痛让他根本力不从心,可他依然毫不松懈,锲而不舍,高大的身躯一寸一寸地往前,直到最后再也爬不动了,他修长的手臂终于停了下来,头也侧着瘫软在手臂上。

    黑夜,更加死一般的沉寂。

    约莫十来分钟,寂寥的空气里又被一阵尖锐急促的响声给划破,只见几辆警车和救护车飞速赶来,许多警察从车上陆续走下,其中一个碰巧是贺煜结识的朋友廖警官,看清楚贺煜的脸,他大惊失色,先是呐喊几声,得不到贺煜的回应,急忙抱起贺煜,冲向救护车。

    其他警员也陆续检查着倒在地上的歹徒,然后搬上担架,扛上救护车。

    一切弄妥后,数辆车子重新启航,朝医院快速驶去……

    妇幼医院

    急诊室里,仍处处弥漫着愁云惨雾和焦急迫切的气息。

    冯采蓝不停看着手机上的时间,心里已经对贺煜骂了无数遍。

    她觉得,凭他的能力,最多半个小时能赶到,故她打完电话二十分钟后开始期待,谁知等啊等,现在都两个小时了,还是不见那恶魔的人影!

    她忍不住,再次拨打他的电话,竟是处于无法接通状态,后来,她甚至打给池振峯,结果是无人接听!

    SHIT!

    她不禁又暗暗骂了两声。

    凌语芊继续关注着琰琰的情况,偶尔忍不住扫向冯采蓝,内心更是波涛汹涌。

    关于琰琰的忽然发烧,她本就没想过要通知贺煜,即便医院不肯破例把正规医生叫回来,她也宁愿静候,独饮煎熬。

    然而,当冯采蓝自作主张地告诉他之后,她的心便也起了骚动,甚至也期待着他的出现,从而也知道,两个多小时了,他毫无音信。

    她不禁为自己那不该有的奢望感到悲哀,甚至讨厌。她早该料到这样的结果的,都判定好了,他又怎么会来。采蓝说他在应酬,她想,被他应酬的那个人,应该是李晓彤吧,只有李晓彤,才会比生意重要,比他的儿子重要。

    “琰琰,你一定要坚强,靠你自己支撑下去,你必须好好的,因为将来,妈咪要靠你来支撑下去,知道吗?听到妈咪的话吗?”她握紧琰琰的小手,在心中默念出声,然后,仰头,深吸了一口气,把那些个悲伤和痛楚都压到心里去。

    管他来不来!他最好别再来,她才不要他的到来,才不稀罕!

    贺煜是没有来,不过来的,是另一个人。

    不久,急诊室的门蓦然被推开,一个高大的身影快速闪进,是……高峻!

    冯采蓝首先发觉,也惊喜不已,既然等不到贺煜,那高峻也不错啊!

    她迫不及待地起身,不用高峻开口,立刻将情况告诉高峻,高峻听罢,朝凌语芊看了一眼,给她一个安抚的眼神,随即又冲出急诊室,一会再回来时,给大家带来一个大好消息,“院方已经通知了张医师,她是儿科最权威的著名医生,有她在,琰琰会很快退烧的。”

    迎着他真挚亲切的眼神,凌语芊眼眶像是大火漫过,顷刻热了起来,泪花闪闪,蒙上了她纯澈墨黑的眸瞳。

    高峻笑脸依旧,继续若无其事地安慰,“小孩子发烧挺正常的事,你无需太过慌张,琰琰不会有事的。”

    冯采蓝也跟着附和,凌语芊讷讷地点了点头,重新坐下来,注意力回到琰琰身上,静候医生的到来。

    不到半个小时,张医师赶到,不愧是权威医生,在她的诊治之下,琰琰慢慢退了烧,到了差不多凌晨六点钟,更是彻底恢复了常温,众人皆松了一口气,特别是凌语芊,紧抿着唇,流出了高兴的眼泪,这也正式跟高峻道谢。

    “对了,你怎么知道琰琰的事?难道是……谁告诉你的?”冯采蓝则忍不住疑问了,在暗忖着是不是贺煜吩咐他过来。

    高峻来回望着她们,回答得模棱两可,“假如我说是心血来潮,碰巧呢?”

    冯采蓝嘴巴微张,翻了一个白眼,不相信他这样的解释,她觉得,要么是贺煜派来他,要么是他无意中从贺煜那得到消息。

    至于凌语芊,清楚高峻和贺煜水火不容的关系,想法自然和冯采蓝不同,但她也没多加深入,不管高峻为何出现于此,她只知道,救琰琰的人,是高峻,他从深夜陪着她,一起到天亮,到琰琰脱离危险。

    接下来,高峻有事暂且离去,凌语芊等人则呆到中午,得医生确定琰琰已无大碍,于是出院,回家疗养。

    另一间医院,某高级病房安宁静谧,干净宽敞的病床上躺着一个高大的身影,鼻青脸肿,伤痕累累。

    坐在床前的,是池振峯,俊颜一片担忧,思忖层层。

    昨晚,贺煜离开后,他自个应酬那些官员,直到十二点多才结束,心想打个电话跟贺煜汇报一下,顺便问问琰琰的情况,谁知贺煜两个手机都无法接通。

    他正纳闷之际,接到廖警官的电话,说贺煜在某某路上遭到袭击,身受重伤,被送往医院。他顿时心惊胆战,迅速飞车赶至医院,等了很久,终于见到贺煜被医生从手术室里推出来,伤势果然很严重,且昏迷不醒。

    安排贺煜住进高级病房后,他边留意贺煜的情况,边和廖警官保持联系,从中得知整件事的情况,得知是谁下的毒手,更加迫切期待贺煜的醒来。

    墙上的时钟,指向下午两点,贺煜一直紧闭的双眼,总算缓缓睁开。

    池振峯大喜,刻不容缓地询问,“总裁,你感觉怎样?还有哪里不舒服的吗?”

    贺煜皱着眉,看了看他,随即转开视线,环视周围,稍后,再重返他的身上。

    “对了,昨天那伙人,是娱记杂志社的林智雄派来的,估计是对总裁让他杂志社关闭而怀恨在身,吃了豹子胆,收买一些小混混来对付你,警局已在全力追捕他,相信不久便可拿下。”池振峯又迫不及待地汇报情况。

    贺煜眼神一定,干涸的薄唇轻启,吐出来的嗓音沙哑得几乎低不可闻,“琰琰昨晚发高烧,在市妇幼医院,你去查一下现在什么情况。”

    池振峯怔了怔,便也马上照办,完后又汇报,“医院说她们一个小时之前已经出院了,我想应该没事了。”

    琰琰没事了?那么,她也不会哭了吧,这让人挂心的小东西……

    贺煜感觉心中霎时卸下了一块巨石,然而,一股怅然还是淡淡萦绕。冯采蓝说是背着她偷偷通知自己的,后来冯采蓝有没有告诉她?自己没有出现,她又会怎么想?

    “对了,我手机呢?你打开,看看有没有什么留言。”贺煜忽然再吩咐池振峯。

    池振峯又是听命,把从廖警官那认领回来的两部手机都打开,其中一部是比较机密、很少人知道的,并无任何短信,至于另一部,是一个电话留言。

    贺煜,你这没人性的家伙,真是无药可救了,竟然真的没有过来,你都富可敌国了,为什么还把应酬看的那么重,难道钱比你儿子的命还重要吗?又或者,你根本不将琰琰当成你儿子,呵呵,也是,凭你贺煜的条件,想要多少儿子不行啊,好,你叫那些女人给你生吧,至于琰琰,将来只有语芊这个亲人,你这个冷血父亲,滚一边去吧!

    是冯采蓝的声音!

    他就知道会这样!

    听完这段话,池振峯心头大撼,瞧贺煜满眼黯然,不禁提议道,“总裁,不如把昨晚的事告诉她们吧,或者,由我来解释。”

    “不用了。”贺煜阻止,沉吟片刻,淡淡的语气转为狠绝,“叫廖警官,不管用什么办法,务必抓到林智雄,然后,由我来处置。还有,叮嘱他对这次的事,尽可能地保密,别张扬出去,至于董事局那边,就说我有事出国了。”

    池振峯立刻声音洪亮地应是,稍后,话题回到凌语芊的身上,可惜,贺煜不让他说,他唯有作罢,改为关注贺煜的伤势,不久,在贺煜的催促下暂且离开。

    偌大病房里,回归沉寂,贺煜依然一动不动地躺在床上,深邃的黑眸定定望着头顶的天花板,渐渐地,越发出神,眸色也越发的深沉和晦暗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