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去美国

    机票是高峻负责订购,她们乘坐的是头等舱,凌语芊也是后来才知道,尽管心中过意不去,但也没多加挣扎,毕竟,这些都已成事实,而且,她也没坚持把钱还给高峻,因为她知道,他一定不会收,故她决定,把这份感激一并记下,记在心里。

    凌语薇已经很久很久没坐过飞机,何况如今身处的又是这种高级豪华的头等舱,兴奋得到处张望,拉着凌母滔滔不绝地谈了起来。

    凌语芊上次在高空飞,是去北京回来的时候,当时乘坐的是贺家的私人飞机,她被贺煜抱在怀里,他贴着她的耳朵,爱语绵绵地跟她讲述地面的一栋栋建筑物,他还说,将来他会亲自驾驶,带她飞遍整个地球。

    很美很好的、令人憧憬期待的未来!

    可也是虚无缥缈、根本无法实现的未来!

    “妈……妈……”

    “哇,琰琰叫妈咪哦,姐姐,琰琰在叫你。”

    在凌语薇的惊喜呼唤声中,凌语芊回过神来,先是怔了怔,随即也狂喜,“琰琰,你刚才说什么?你真的在叫妈咪?乖,再叫一次,来,妈……咪,妈……咪!”

    “妈……妈……”琰琰果然再叫出声。

    凌语芊彻底地欣喜若狂,迅速抱起他,搂在胸前,又亲又吻。

    啦啦文学更新最快llwx.net,全文字手打

    “琰琰一上飞机就晓得叫妈妈,这是一个很好的兆头,看来美国非常适合琰琰的成长。”坐在对面的高峻,也开始做声,满面笑容。

    凌母同样是眉开眼笑的,极尽宠溺地揉着琰琰小脑瓜儿,“记得芊芊刚满一岁的时候,我带她去外婆家,她也是在车上头一次喊妈妈的。”

    “看来是遗传!”高峻继续欢欣地道,还趁势追问,“后来呢?阿姨能否跟我说一些关于芊芊小时候的趣事?”

    凌母赫然一怔,瞧了瞧凌语芊,见她并不反对,便也挑选个别的说出来,有些还是连凌语芊也不知道的,顿时惹得大家都呵呵笑,碰巧这躺航班的头等舱,只有他们几个人,得以无所顾忌,放心欢乐,直到午餐时间才消停。

    午饭后,凌语薇和琰琰很快就睡过去了,凌母在凌语芊的叮嘱声中也渐渐进入梦乡,凌语芊则先是满腹思绪地望着高峻,继而也缓缓闭上眼,沉沉睡去。

    唯独高峻,视线牢牢锁定凌语芊的身上,那深邃的眸瞳里面,暗潮汹涌,隐藏着很多很多……

    整个旅途,历经19个小时,终于在当地时间上午11点多抵达肯尼迪国际机场。

    高峻先带大家在机场用了午餐,然后再坐车直奔纽约市中心。

    早听闻纽约是世界最大的城市,到处摩天大厦,人如潮涌。如今亲眼一见,果然名不虚传,虽然坐在车内看不到顶端,但那一栋栋气势磅礴的大楼,足以显示这个大都市的繁荣蓬勃,至于街道上,则是行人如织,各种肤色、各种年龄的都有。

    “等安顿下来后,我再带你们来仔细游逛一次,我们可以去百老汇、布朗克斯动物园,中央公园,博物馆等,在帝国大厦,能饱览整个纽约市貌。”高峻做声,打破车厢内的沉默。

    凌语薇于是也迫不及待地询问,“高峻哥哥,我们到时可以去好莱坞看看吗?还有星光大道。”

    高峻听罢,回她微微一笑,“好莱坞在洛杉矶,距离这里将近五个小时的飞机,不过我们迟点也可以去,对了,薇薇有特别喜欢的明星不?可以站在他的手印旁留影纪念的哦。”

    “真的吗?那太好了!”凌语薇又是快速欢呼出来,稍后见众人都盯着她,她有点儿不好意思了,吐了吐小舌尖,羞红的脸儿稍稍一扭,重新往车外看去。

    凌语芊这也望向高峻,沉吟地道,“你打算在这逗留多久,下次去中国,大概什么时候?”

    “还没决定,至少先等约翰医生回来,给薇薇看看怎么回事。”

    “那会不会耽搁你工作?”凌语芊清楚,身为贺氏副总裁,尽管没有总裁的日理万机,但也绝对很忙的,更何况,高峻应该还要兼顾着他原本的事业。

    “我一年到头都埋在工作里,难得有机会偷偷懒,何乐而不为?”高峻却调侃,若有所思地注视着她,又接着道,“你放心,即便我人在美国,还是可以很好地处理事务,我都自有安排。”

    凌语芊抿唇,重重地点了点头,正好,凌语薇猛然喊了一声,说外面有人在拍电影,大家的视线便随之转开,然后继续沿途观光,再过不久,车子缓缓停下。

    高峻先下车,凌语薇跟上,接着是凌母,最后,是凌语芊和仍熟睡的琰琰。

    映入众人眼帘的,是一栋三层楼高的别墅,一中年女人正从里面走出来。

    只见她身材高挑,皮肤偏白,深眼睛,高鼻子,唇形很长,因为正笑着,微微往上翘,金色的头发随意盘着,简洁而优雅,身上的衣着打扮也非常素雅,透着淡然的气息。

    她是谁?难道就是……高峻的母亲?瑟琳。凯特?

    凌语芊紧紧打量着慢慢走来的中年女人,暗忖。

    这会,高峻“六夜言情”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忽然走上前几步,长臂展开,中年女人立刻奔至他的胸前,与他来个深深的拥抱。

    “mum,I—am—back!”【妈妈,我回来了】

    果然是高峻的母亲!

    凌语芊心中的猜想得到印证,美目变得更加微波荡漾。高峻事先曾多次跟她提及他的母亲是个坚强自立的女人,想不到,竟是如此的淡雅、简约。

    拥抱过的母子俩,慢慢松开,瑟琳凯特开始看向在场其他的人,首先是……凌语芊。

    “你就是芊芊?果然是个很迷人的丫头。”她用的是中文,且咬字很清楚。

    凌母和凌语薇已经震惊得目瞪口呆。

    凌语芊也微讶,嫣然一笑,“阿姨您好!”

    “高峻的朋友,就是我的孩子,欢迎你们!”瑟琳凯特随即看向了凌母,依然十分友好的态度。

    凌母礼尚往来,很客气地打出招呼。

    “第五文学”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寒暄一番后,大伙开始进屋。

    出乎众人的意料,屋里并没有预期中的豪华气派和美轮美奂,而是一切以简约优雅布置。高峻说过,这栋房子是他母亲自己掏钱买的,屋里的家具和布置也是她亲自动手DIY,凌语芊当时还以为,瑟琳凯特会像中国很多贵妇一样布置,料想不到,她的DIY是如此的仔细和深入。

    不过,凌语芊倒是第一眼就喜欢上了这个舒适悠然的地方,就连琰琰,进屋醒来之后也睁大眼睛四处张望,感兴趣的很。

    在瑟琳凯特的安排下,她们一家四口在三楼住下,凯特瑟琳忙得不亦乐乎,搬这搬那,她说高峻很少带朋友回来,而她自己的朋友都是本土的,这栋房子极少有人住进来,如今她们莅临,正好可以充分利用资源。

    兴许这包含着客套的意味,但凌语芊看得出,凯特瑟琳对她们的到访是真心欢迎,故她也不再拘束,安心住下。

    大家经过将近一天一夜的旅途,都非常疲惫,吃过晚饭便早早睡觉了,凌语芊尽管心中再多思绪,此刻也暂且放到一边,安然入眠好恢复体力。

    第二天,高峻就开始带她们去逛,凯特瑟琳也陪同前往,首先是游览纽约市区,由此凌语芊更深深体会到纽约的繁华和重要,不愧是整个美国的金融经济中心,不愧时刻左右着全球的媒体、政治、教育、娱乐与时尚界!

    还有一处地方令凌家几母女大开眼界!第三天黄昏,他们观光回到住处时,看着周围那一排排华美的房子,凌语薇随口评论了一下。

    谁知道,凯特瑟琳说那些看起来很富贵的房子,都是中国人买的,是一些……官员!

    不谙世事的凌语薇听罢,马上又天真无邪地道,“不是说当官的都清正廉洁吗?他们怎么有钱买这么好的房子?还是在美国?”

    如此敏感的话题,凌语芊心头大震,凌母则赶忙轻斥凌语薇。

    凌语薇嘟着小嘴,满眼不解。她不明白,自己说真心话而已,妈妈为什么会批评她。

    “过几天我带你们去窜窜门,我和其中两户人家关系挺好的,介绍你们认识认识。”凯特瑟琳善解人意地打破窘局。

    众人回神,开始进屋,话题随之聊开,刚才那件事在刻意之下也就很快被遗忘。

    接下来,她们还去逛了其他景点,随着日子的一天天过去,凌语芊的心情也在不知不觉中改变,夜晚再也不用安眠药来辅助睡觉,还令她高兴和欣慰的是,高峻在飞机上随口说的那句话,似乎应验了。

    琰琰来美国才半个月,长得特别快,不但会叫妈妈,还会叫姨姨、叔叔和婆婆,都是单个字的,但足以把众人逗得乐翻天,特别是凯特瑟琳,她从没跟这么小的婴儿深入相处过,对琰琰相当疼爱,爱不释手。

    而这天,更是迎来了一个大好消息。

    高峻告诉凌语芊,约翰医生回来了!他还带着她,去见那个医生。

    在纽约市区一间五星级酒店的总统套房里,凌语芊正式见到了那个医生。

    大约是一名50来岁的男人,外形长相和她见过其他美国男人没啥大区别,只是,他的神情有点儿古怪。

    打自凌语芊一进屋,那双深邃诡异的蓝眸就紧紧盯上了。

    尽管平时经常受到一些异性的关注,但凌语芊觉得,约翰医生的眼神和那些男人不一样,迸发过来的两道光,仿佛一副穿透镜,把她从里到外看个透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