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噩耗传来,贺煜几乎崩溃

噩耗传来,贺煜几乎崩溃

    中国。

    贺煜的办公室里,一大清早就气氛凝重紧张,只因池振峯对他禀报了凌语芊的消息。

    原来,那天贺煜发了噩梦后,池振峯真的立刻吩咐安排在纽约那边的保镖深入调查观察凌语芊有没有受到高峻的侵犯。

    保镖听命,本打算潜入高峻的家,不料还没有实质性发现就被精明敏锐的高峻发觉,于是赶紧回避,免得高峻查到贺煜这里来,影响整个计划前功尽毁。

    直到昨天下午,高峻突然出现在公司,池振峯事不宜迟,马上通知纽约的保镖继续行动,保镖也迅速冲入了高峻的家。

    而结果,竟是人去楼空,一个人影也没有,只搜到两封告别信,保镖还备份信件内容,通过邮件方式转给贺煜,从而得知,她和高峻真的有事情发生,高峻那畜生竟然真的侵犯了她,还害得她伤痛欲绝偷偷逃离。

    若不是池振峯极力劝阻,贺煜可能早就冲过去找高峻算帐,把高峻痛打一顿,打到高峻再也起不来!

    “总裁,你先别气,目前首要做的,是找到yolanda等人的下落……”池振峯再度开口,劝慰。

    “找找找,到哪去找,她根本就不想被人找到!”贺煜则气急败坏地打断,过于心急的他,理智和思维已经一点一点地消磨,大脑也像停止了运动似的,六神无主。

    紧接着,他还对池振峯发泄怒气,“看你请的什么保镖,连潜个屋也被觉察,真是一群没用的饭桶!”

    池振峯挨骂,心中难免有点不是滋味,其实他安排的人算是不错,只因高峻太过防备,导致行动失败,再说大家哪料到凌语芊会那么快偷跑。

    “叩,叩!”

    正好这时,敲门声突然响起。

    池振峯从苦恼中回神,瞄向贺煜,见贺煜无动于衷,便自行过去开门。

    来人是李秘书,她先是冲池振峯微微一笑,走进来,郑重禀报,“总裁,洛杉矶的Global集团刚发了邮件过来,说他们总裁在飞机上遭遇恐怖分子劫机,意外身亡,请求我们暂停他们的订单合作。”

    贺煜依然毫无反应,池振峯发问,“劫机?意外身亡?属实吗?这次的合作规模很大的。”

    “我刚才上网看过,当地时间中午1点钟的确有趟从纽约到洛杉矶的航班遭到恐怖分子袭击,被迫中途降落,但最后,飞机还是爆炸了,所有旅客无一幸免,全部罹难,飞机内有来自各国的人们,我们中国的也有,还有婴儿。”

    从纽约到洛杉矶,中国的也有,还有婴儿……

    一听这次词句,贺煜像是被什么震到,心中即时窜起一股不好的预感,急声吩咐,“把网站给我,关于这趟意外的报道,打开给我,我要看!对了,遇难人的名单公布了吗?都有谁,有哪些中国人?”

    池振峯先是为贺煜突如其来的举动怔愣,渐渐地,明白过来,也赶忙叫李秘书登录网站。

    李秘书领命,走到贺煜的身边,迅速打开IE浏览器,搜索相关资料,画面即时呈现出很多条信息。

    贺煜刻不容缓地取回鼠标,自个儿点开来看,池振峯也靠近过来,一起仔细阅读。

    这些报道,说来说去都大同小异,并没有他们想知道的确切结果,贺煜注意力不再停留电脑屏幕,抬眸看向池振峯,果断吩咐,“无论用什么办法,尽快给我弄到所有旅客的名单。”

    “是的,总裁。”池振峯大声回应,站直身体准备离开前,又忍不住先安抚,“总裁你也不用太担心,应该不会有她们的。”

    贺煜不再做声,面色凝重,一双剑眉深深皱着,很明显就是心急如焚的状况。

    池振峯不多说,事不宜迟地叫上李秘书,一起出去了。

    室内回归宁静,贺煜更觉心慌,他再次打开网上信息查看,而后还拿起话筒各个渠道查询,结果都没他想知道的重要内容,他唯有消停,拿出烟来抽,在房内走来走去,最后,当他准备走出办公室时,池振峯回来了。

    “怎样,有结果了吗?”贺煜立刻询问。

    池振峯回望着他,炯亮的眸瞳,涌过一股沉痛。

    贺煜留意到了,心头猛地一凛,拔高嗓音继续问了一次,这也才晓得看向池振峯的手,如期见到他拿着一张百度搜索“小说领域”看最新章节纸,便刻不容缓地抢过来。

    XXXX年x月x日从纽约到洛杉矶的XX航班遇难者名单:

    凌语芊(带一婴儿)。

    简如萍。

    凌语薇。

    名单上的字密密麻麻,各种各样都有,但他很快就找到这几个熟悉的。

    凌语芊(带一婴儿)!

    简简单单的几个字,却仿佛一道闪电当面劈来,劈在贺煜的天灵盖,夹杂着狂风暴雨“小说领域”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狠狠吹打着他全身上下,让他顿觉眼前一黑,耳边嗡嗡作响,浑身无力,高大健硕的身躯,重重地打了一个踉跄!

    “总裁!”池振峯眼疾手快,赶忙伸手搀扶,心中同样悲痛满怀。

    刚才得知这个消息,他简直不愿相信自己的眼睛,打了好几次电话过去跟领事馆确定,只希望得到回复是他们搞错了,可惜结果还是如此,他终于不得不接受事实。

    他一动不动地窝在大椅上,不敢把这个噩耗立刻汇报给贺煜。他觉得自己都这般痛彻心扉,难以想象贺煜知道后会是怎样的悲痛欲绝和绝望崩溃。

    但最后,他还是迅速跑了过来,因为他清楚,这个事实终究会被知道,凭贺煜的能力,一定很快知晓,故他不敢再耽搁,而结果证明,贺煜的反应真的非常让人担心。

    若说这个消息对自己是五雷轰顶,那么对贺煜,简直是魂飞魄散,被打入了十八层地狱,永世不得超生!

    “不,不可能是真的,一定是他们弄错了,该死的美国人,连名单都弄错,振峰,你从哪得来的名单,根本就不准确,你再去查,亲自打去纽约的航空公司,叫他们董事长出面,快,快!”贺煜虽然已经站直身体,但整个人还是有点儿摇摇欲坠的感觉,眼睛仿佛被定了格,死死地瞪着名单,一会,又忽然改为呢喃,“又或者,我是在做梦,对了,昨晚我又做了一个噩梦,梦境具体我不记得,我只知道,今天起来之后心很慌,很痛,似乎被人在心窝狠狠打过。”

    “总裁……”池振峯摇头,沉痛低唤。

    “每次她出事,我都能感应到,奈何救不了她,振峯,我真没用,我连一个女人都保护不了,我要那么多荣誉有何用?我最想要的却得不到!我还跟高峻斗什么?还跟他斗什么?对了,高峻,应该是高峻弄的,他想我死心,想我痛苦,故意说她死了,这王八蛋,这畜生。”悲痛顷刻转成愤怒,贺煜陡然起身,就这样抓着纸张冲出办公室。

    池振峯见状,赶忙跟上,两人疾步如飞闯进了高峻的办公室。

    高峻正埋首案前,见他们毫无预警地出现,不禁怔然,但很快,发出一声闷哼。

    只因为,贺煜已经绕过办公桌来到他的跟前,不由分说揪住他,一拳打在他的脸上。

    池振峯一惊,急忙拉住贺煜,阻止他继续对高峻的袭击。

    “高峻,你这王八蛋,竟敢侵犯她,我今天一定收拾你,让你为她陪葬。”贺煜尽管被拉开,怒气却丝毫不退。

    突然遭到袭击,高峻既纳闷又恼火,又听贺煜这狠话,隐约明了,而最后那句,更是给了他当头一棒。

    给她陪葬?

    这个她,是指芊芊?芊芊……死了?

    高峻在想,会不会是自己中文不好而听错,然而当他瞄到贺煜刚才因为打他而滑到地上的一张纸时,又是深深一震,急忙拣起来。

    凌语芊!

    虽然他不大懂汉字,但他认得这是她的名字,下面还有一个相近的是薇薇吗?

    这是什么名单?她们的名字怎么出现这里。

    他迅速沿着整页纸看,特别是那题目抬头,可惜无法理解,故他抬头,看向池振峰。

    “这是关于XXXX年x月x日从纽约到洛杉矶的XX航班遇难者名单。”不用高峻问,池振峯主动说出来,继续死命劝慰和贺抱住贺煜,因为贺煜也被他报出的字句给刺激得更加激动和崩溃。

    至于高峻,得到证实,面如死灰。

    不,不可能,她不是还在家吗,怎么会飞机出事。

    这趟飞机事故,他早看过报道,却从没想到她会在其中。他离开美国,是想给她时间平复,压跟没想过她会偷溜,早知道,他应该暗中派人监视。

    她为什么如此偏执,如此与众不同。这就是她对他的报复吗?芊芊,你要是一定要我受到报应,我愿意,但我不要你用自己的性命来给我痛苦,不要,不要这样啊!

    高峻忽然扔掉名单,高大的身躯腾地站起,迅雷般地朝外面冲去。

    贺煜见状,下意识地准备去追,但被池振峯阻止。

    “滚开!”贺煜怒斥。

    池振峯并没有照做,继续使劲拽着他,劝解安慰道,“总裁,我明白你心里的痛,但现在不是追究高峻的时候,就算你打死高峻,yolanda也不会复生,不如我们去美国看看,说不定yolanda她们福大命大,死里逃生。”

    去美国看看!的确,他刚才也立刻想到飞去事发地点,后来忽然又想到高峻,一时狂怒难忍,才过来找高峻算账。

    对,她一定没事,他不允许她死,她的他贺煜的女人,任何人都休想夺走她的性命,包括死神!

    他目前要斗的,不是高峻这畜生,而是死神,他要从死神手中把她救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