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没有了她,他悔恨万分,生不如死

没有了她,他悔恨万分,生不如死

    一个小时后,贺家的私人飞机从地面缓缓升起,冲上高空。

    豪华气派的机舱里,只有零丁两个人影,分别是贺煜与何志鹏。

    刚才贺煜理智回归后,脑子也顿然清醒不少,考虑到他离开期间公司事务要池振峯代理应对,他便拒绝池振峯同往,池振峯又不放心他,结果,叫了何志鹏陪同。

    何志鹏已经大致了解情况,也陷入深深的悲痛和惋惜当中,除了不断安慰贺煜,便是像现在这样默默地陪在身边。

    贺煜心情彻底平复下来,难以言表的哀痛却毫不间断,仍铺天盖地朝他席卷而来,渗入他的骨髓和灵魂。

    这个靠窗的位子,正是他上次把她从北京带回来时坐的,旁边本来有座位,但他执意要她坐在他的腿上,因为他想时刻亲密感受到她。

    他抱着她,贴着她的耳朵情话绵绵,把她逗得快乐不已,他还陪她一起透过窗户俯瞰地面的景物,她更是感动欲哭,当时,他只以为她是被自己的行为感动了,如今终于明白,她是因为重温到“天佑”的爱而欣然大喜。

    其实回想起来,很多事都证明了她对自己的爱很深很深,是自己胡思乱想,男性自尊心作怪啦啦文学更新最快llwx.net,全文字手打,导致怀疑她的爱。

    她把家人看得很重又怎样,五年前的她,才那么年轻,忽然发生那样的事,根本不到她控制和应付,自己又何必介怀,自己应该为她当时所受的苦感到心疼才对呀。

    至于现在,正如冯采蓝所说,那么深厚的爱,是自己一次又一次的伤害将它一点点地毁掉,想想自己这两年来怎样对她!这傻妞,能坚持到现在,已经很不错了,这正说明她对自己刻骨铭心的爱呀。

    所以,自己的纠结、吃味和懊恼,根本是多余的,是自找的,这次的痛苦和崩溃,更是自作孽。

    让她离开,虽然是为了保护她免遭牵连,可其实也有自己的不甘心成分,坏人的手段固然可怕,但怎么说自己并非普通人,只需好好策划和安排,就算留她在身边也绝对不成问题。是自己大男人主义,想她以自己为中心,当她坚持要走,自己便也气了,顺水推舟也就让她如愿了!

    自己真活该,真该死!上天大概也是觉得自己可恶,得受罚,才安排这场意外,让自己生不如死吧。

    然而,就算真要自己生不如死也不应这样啊,她那么善良和脆弱,为什么要搭上她的性命!

    自己答应过她很多事都还没实现,自己说过要宠她一辈子,疼她一辈子,爱她一辈子,让她成为天底下最幸福快乐的小女人,这些都还没施行,上天凭什么夺走她的性命。

    还有琰儿,同样是自己的心肝宝贝,自己和他相处的时间本来就短,还想着将来补偿他的,结果却……他才那么小,多么年幼脆弱的小生命。

    至于可怜可悲的岳母和薇薇,她们同样不该面临这样的结局,不该受到这样残忍的对待!

    要怪命运的残忍和无情吗?不,更应该怪自己!

    越想,悔恨悲痛越来越多,像滔滔江水涌向贺煜,贯穿他全身各处,痛苦的泪再也无法克制,从他眼角滑落了出来。

    &nb“小说领域”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sp;他抱着头,发出无声的嘶叫和咆哮!

    何志鹏看着,心酸不已,按住贺煜的手臂,再次安抚出来,“大哥,别难过,不会有事的,天公才不敢和你斗,他一定会保佑大嫂她们,一定的。”

    可惜,这些安慰的话语已不足以抚平贺煜心中的痛,他继续抱着头,深陷在自己的悔恨世界。

    何志鹏无可奈何,便也恢复静默,手缓缓滑下,轻轻搭在贺煜的肩膀上,默然伤神。

    飞机冲入云霄,进入白茫茫的世界,不知多久过后,贺煜终于抬起头来,神色依然沉痛无比。

    何志鹏一直留意着他,见状又马上提议道,“大哥,这路途还远着,不如睡一会吧。”

    可惜,贺煜充耳不闻,无动于衷。

    “去到那里还有很多工夫要做,先别说身体会不会病着,充沛的精力是必须的,大嫂和琰琰还等着你营救呢。”何志鹏锲而不舍,见贺煜总算有点儿反应,趁机推着贺煜往椅背上靠。

    贺煜便也不抗拒,还微微仰起头,闭上双眼,不过,他没立刻入眠,而是继续沉思,本想借住美好的回忆平复心中的痛,不料越想越是伤悲,越是后悔,整个旅程,他几乎没有睡过,苦苦煎熬和折磨了将近16个小时后,终于抵达事发地点。

    明媚的阳光,细白的沙滩,碧蓝的海水,怡人的海风,多么宁静的一副画面,又有谁想到,两天前在这里刚发生过一场毁灭性的爆炸,夺走了136条活生生的性命!

    贺煜默默环视着四周,眸色愈加黯沉和深邃,整个人更是被强烈的悲伤给包围,连周围这些美好的氛围也无法帮他消除。

    他步履沉重,朝着飞机降落的地方慢慢靠近,那儿,由于爆炸,地面黑成一块,光秃秃的,让人能直接想得到,当时是怎样一种壮观恐怖的画面。

    疲惫不堪的身体再也支撑不住,贺煜单膝跪在了地上,眼泪唰唰地流了出来。

    何志鹏跟着蹲下,嗓音嘶哑不已,“总裁,节哀顺变。”

    这一路上,他一直在劝贺煜,内心抱着侥幸,希望凌语芊能奇迹地存活,然而到达这里,查看过周围的环境后,他是彻底地绝望了。

    贺煜依然泪流不止,悔恨欲绝,他伸出手,捧起一撮沙泥,先是定定地看,随即用手指,搓来搓去。

    记得有次看过一则报道,也是说飞机坠毁,所有旅客全都罹难,尸骨无存,那些家属于是前往事发地点,随意分领一盅泥沙,当做是遇难亲人的骨灰。

    自己呢?要不要也带一点回去?手里头这撮沙泥,是否有她和琰琰的一部分?

    不,不会有,一定不会有!

    她没死,琰琰也没事!自己都还没死,她们怎么可以先行离去!

    你为花,我为叶,叶不落,花也不准凋零!

    贺煜想罢,五指赫然张开,黑色的沙泥顺着指缝滑泻下去,回到原先的地方。

    他站起身,疾步冲到岸边。

    碧蓝清澈的海水平静如镜,映出了他高大的倒影,那么的沉痛,那么的哀伤,连水中也似乎弥漫起无尽的伤悲。

    他不禁忆起了上次的海啸,当时危在旦夕,他想到她和琰琰,故再艰难也支撑下去。她呢,临死之前有没有想到自己,有没有暗暗呐喊自己来救她?一定有,一定会的吧。

    自己前天晚上做那个噩梦,应该就是她对自己的呼救,她的呼唤穿过了半个地球,可惜自己没有领会,自己没有及时赶来救她!

    想到她绝望无助地抱着琰琰等死的情景,贺煜简直肝肠寸断,再度热泪盈眶,泪水坠入海中,正好打在他的倒影上,他全身更是无以复加的痛!

    何志鹏一直陪在他的身边,看着他悲伤,看着他悔恨,看着他崩溃,然而除了安慰,也别无它法,毕竟自己不是死神,无法让凌语芊死而复生。

    时间就这样黯然消逝,太阳在水中的影子渐渐远去,何志鹏再次开口,提醒道,“大哥,时间不早了,我们得去纽约了,不然的话我怕航空公司下班了。”

    贺煜仿佛没听到似的,依然痴痴呆呆。

    “这里我们该看都看过了,航空公司那边知道的情况估计会更多些,人死不能复生,兴许这就是大嫂的命,大嫂虽然香消玉陨,但我想她不希望看到大哥这样。再说,大嫂的后事,还靠大哥呢。”

    贺煜终于有了些许反应,侧目看着何志鹏,看到何志鹏神色哀痛地对他发出恳求,数秒后他便也转身,离开岸边,回到飞机上。

    巨鹰在空中呼啸划过,直奔纽约,他们在当地时间下午四点抵达航空公司,那儿有很多人,都是遇难者的家属。

    贺煜并没有报出庞大的背景和来历,只当普通民众一样,默默聆听着这次事故负责“第五文学”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人的汇报和理赔等事宜,进一步了解整个事故的缘由,从而也心更绝望。

    当晚,他走在纽约街头,这个繁华的大都市,他并非第一次来,但以往都是行色匆匆为生意,他曾想过,有朝一日找个时间好好游览一下这个号称全球第一都市的城市,想不到他的游览,是在这样的情形之下。

    她来这里有近一个月,高峻的房子又在闹区不远,她估计已经游逛过这座大城吧,她感觉如何,是否很新奇兴奋,又或者,很失落?还有没有去坐过摩天轮?自己还是“天佑”的时候,曾许诺过将来会带她坐遍世界各地的摩天伦,纽约也在其中之一。

    思到此,贺煜不禁忆起她之前几次去坐摩天轮的情景,抑不住又是一阵椎心泣血,失控地伏在旁边电话停上无声痛哭出来。

    这傻妞,分明就很痴心,分明就很爱自己,是自己糊涂,是自己害死了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