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如此独特的重逢

    此记者话一出,其他人也纷纷起了骚动,个别曾经知晓贺煜和凌语芊离婚案的记者更是好奇困惑不已。

    太太?他们不是离婚了吗,怎么还称呼为太太?顶多,也应该是前妻吧。还有,当时争夺抚养权都闹上了法庭,如今竟然会采纳“太太”的观点和想法,他贺煜何等厉害,压根不需要借别人的构思呀。

    不过,尽管心中困惑连连,个别记者们并不敢趁机提问,准备先看看情况再决定。

    至于贺煜,受此突如其来的询问,脊背瞬间僵硬,俊脸也一下子起了变化。

    池振峯反应迅速,立刻代为回答,“谢谢各位对总裁夫人的抬举和称赞,公司有总裁打理,无需烦劳到总裁夫人,夫人生性喜静,相较于商场打滚,她更愿意在家相夫教子。”

    记者是明眼人,在这行业混过的,听罢自然明白了池振峯的意思,于是不再揪着,改为转问其他方面。

    然而,由于刚才心情被影响,贺煜变得兴致缺缺,情绪低落,接下来便都由池振峯代为回答,直到记者招待会结束。

    贺煜回到办公室,疲惫的身体窝在宽大的办公椅内,眉头深锁,一脸沉郁。

    池振峯陪在一边,心里默默叹着气。

    稍后,贺煜拉开抽屉,取出一个盒子,打开,拿起里面的木马玩具来看,看得痴迷。

    池振峯见状,不觉更加心酸。虽然空难已成事实,但贺煜还是不肯接受Yolanda和琰琰的离去,头一个月,贺煜简直过着行尸走肉、醉生梦死的生活,认为一切都是自己造成,是自己害死了Yolanda和琰琰,那后悔样,简直想随她们而去。

    也就那时候,他更加发觉Yolanda对贺煜超乎想像的重要。他多次劝慰贺煜,不惜拿高峻来说事,奈何贺煜再也没有以往的斗志,贺煜当时的回答是,“知道我为什么想和高峻斗吗?因为我要取出晶片、揪出幕后指使,攻破阴谋,与她无忧无虑、幸福快乐地生活下去,可如今,她不在了,这些问题即便处理了又如何?”

    的确,生命里最重要的那个人无法再和自己分享成果,一切便变得毫无意义,也就再无发奋的动力!

    不过,后来他还是坚持不懈地劝慰恳求,兴许家人也出面吧,又兴许自身的毅力吧,贺煜终于恢复了正常,他大觉欣慰,可并没想过探测其中的原因,虽然贺煜看起来没什么大事,但他知道,贺煜不会停止对Yolanda和琰琰的记挂,贺煜将这两个最重要的人放在心中。

    每次见到好看好玩的东西,贺煜都会买下来,像现在这个木马玩具,是今天早上所买,贺煜当时还说,琰琰一定很喜欢。

    Yolanda和琰琰要是知道她们有个极为痴情的丈夫和相当慈爱的父亲,在天之灵也会感到很欣慰吧。

    按住悲叹,池振峯对贺煜继续注视了片刻,迟疑道,“总裁,你真打算接受莫希凛的邀请,去参加他的庆祝会?”

    那天正好是琰琰的生日,琰琰去年的生日,贺煜哪都不去,直接呆在卧室里,追忆和Yolanda、琰琰的美好时光。

    贺煜再沉吟数秒,收起木马玩具,用指示解答了池振峯的问题,“你去订机票,27号去,29号回程。”

    池振峯略作思忖,便也听命,兴许这样安排未尝不可,至少好过贺煜再像去年那样,关在房里独自饮恨悲痛。

    池振峯暂且离去,贺煜也走到窗边,透着落地窗俯视下面的景物,一会拿起烟来抽,这一年多,他更加烟不离手了。

    “蹬蹬蹬——”

    忽然,一阵高跟鞋声响起,贺煜剑眉一蹙,并没回头。

    来人慢慢走近,停在他的身侧。

    “东西放在桌上就行了。”贺煜语气冷得像冰,人家才来,他就下逐客令。

    不错,这来人的确不受他的欢迎,她是李晓彤!

    打自离婚案后,她又和他有了交集,得知凌语芊遇上空难,她更是处心积虑、不折不挠地与他扯上关系,她借助叔叔为她建立的公司,和贺氏合作,她还利用她了得的法律知识,继续为贺氏负责某些相关案件。

    贺煜并不拒绝,既然她主动贴上门来,给他带来好处,他岂有不接受之理?她打着什么鬼主意,他清楚,但他不会让她得逞。

    所以,这一年李晓彤同样不好过,但她坚持不懈,苦苦支撑着,她想终有一天他会被打动,毕竟,那个最关键的人已经不在人世!

    “听伯母说你最近又开始酗酒,为什么呢?”李晓彤仰望着贺煜煞是好看迷人的侧脸,语气关切地道出。

    贺煜却充而不闻,继续自个吸着烟,看着窗外。

    “她们的离去,我知道这给你造成很大的打击,你很愧悔,但一切已成定局,我想她们也不愿意看到你这样的吧?”李晓彤眼神更加眷恋。

    可惜,贺煜还是不瞅不睬,当她透明。

    故她心里很难受,极难堪,不过,她没有放弃,这样的局面她又不是第一次面对,在他面前,她早已经没了尊严和自我,路是她决定要这么走,那么,她得走下去。

    她继续含情脉脉,蓦然伸出手,从侧面搂住他精壮的腰腹。

    贺煜身体先是一僵,冷冷的怒斥跟着发出,“放——手!”

    李晓彤非但不依从,还抱得紧紧的,整个身子无比亲密地贴在他的身上,低吟出声,“贺煜,我们忘记过去吧,我们重新在一起好吗?我不比她差,我对你的爱不会比她少,我还可以为你生儿育女,她能给你的,我都可以,都可以的。”

    “哼哈哈……”

    一声冷笑,在这冰冷的空气里骤然响了起来,贺煜勾着唇,满眼不屑和轻蔑的神色。

    “只要你别再自个折磨,我什么都愿意做,我们重头来过吧,我们当做她没出现过,其实,那几年我们过得挺好的,没有她,你一样很快乐,我们观点相似,思想一致,更适合在一起,对不对?对不对?”李晓彤不理他的嘲笑,继续着她的恳求,她已陷得不可自拔,再也顾不得其他,她只想,和他在一起。

    无奈,多情终被无情毁,他只有一颗心,早在六年前给了一个叫做凌语芊的小女人,尽管这颗心很痛很痛,但仍坚持为她跳跃着,只有她,才能让它苏醒和跳动。至于其他的女人,休想取代她,她是独一无二的,任何人都妄想来取代,他才不准任何人把她从他脑海记忆里剔除!

    故而,他回了李晓彤一个无情的叱喝。

    “滚!”

    那决裂的语气,让人不寒而栗,让人心碎,也让人,不得不听命。

    李晓彤咬唇,满眼哀痛,犹豫挣扎了一会,终还是依依不舍地松开手,站直身子。

    “以后还想出现在我的面前,那就给我收起你的痴心妄想,你打着什么算盘,我清楚!但你休想得逞,即便她死了,也没人可以取代她的地位,而你,更是不可能,不可能明白不?”贺煜终于正眼看来,却是一种冰冷无情的瞥视,那两道凌厉的视线,宛若两把尖刀狠入李晓彤的心窝。

    李晓彤高挑纤细的身子,禁不住打了一个踉跄,她极力支撑,总算稳住没有跌倒,眼泪已经冲上她的眸眶,她神色哀切,隔着悲痛的泪水望着他,这个令她陷得不可自拔却又伤她痛彻心扉的男人。

    许久许久,直到他转身走向他的办公桌,她也才扭头,掩脸而去。

    整个宽阔的空间,趋向死一般的沉寂,静得,一切万物似乎都停止了生命。

    贺煜再次打开抽屉,取出木马玩具,深邃的黑瞳一瞬不瞬地紧盯着,不久,突然想到什么有趣的画面似的,唇角往上扬起,他看得更加入神,更加痴呆……

    美国

    自从接到Ms—Arlene的通知后,凌家小小的套间,弥漫在愁云惨雾当中。

    除了不知情的凌语薇和不谙世事的琰琰依然无忧无虑,凌母和凌语芊则忧心忡忡,诚惶诚恐。其中,又算凌母“第五文学 ”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尤为严重。

    这天,凌语芊心血来潮,把Jean邀请来家中做客,说是做客,其实就是让母亲煮一顿丰盛的晚餐,大家一起分享、团聚。

    Jean早在电话中得知凌语芊即将执行任务,除了不断安慰和鼓励凌语芊,还不忘传授她一些经验,如今面对面,她更是不遗余力地给凌语芊打气。

    Jean在下午四点多就过来了,一直窝在凌语芊的卧室,先是打量着这虽小却不失温馨幽雅的卧室,然后盘膝坐在床上,与凌语芊手拉手。

    “Jane,别怕,不会有事的。”她重复着这句说过N次的安慰话语。

    凌语芊感激一笑,忽然从床头柜那拿起一个盒子,打开,里面整齐排放着三条款式一样的复古水晶手链。她拿起其中一条,递给Jean,“前天逛街时看到,觉得还不错,送你。”

    Jean接过,先是愉悦地欣赏一下,看向盒子里另外两条,疑问,“你买了三条一模一样的,第三条,是送给谁的?”

    “我的另一个挚友。”

    “另一个挚友?谁啊?”Jean更加好奇,见凌语芊面色略微变了变,又马上道歉,“对不起。”

    凌语芊摇头,视线重返手链上,娓娓道出,“我还在中国的时候,结识一个好朋友,我和她的关系亲如姐妹,她也是琰琰的干妈。”

    Jean听罢,恍然大悟,但又隐隐担忧,“你现在还和她联系?”

    凌语芊再一次摇头,语气幽幽,“在我来美国后,我们就断了联系,如今,她估计会认为我死了,我们将来都会活在彼此心中。”

    Jean神色跟着黯然,拥住凌语芊的肩头,“还有我呢,我会取代她,活在你的面前!”

    凌语芊樱唇翘起,纯澈晶亮的眸瞳中,泪花闪闪。

    “以后我也是你一辈子的朋友,但我不要像她那样活在彼此心里,我要你也活在我的面前。Jane,加油,你一定行的!”

    凌语芊稍顿,也坚定地道出,“嗯,我们都要长命百岁,都要活在彼此的面前。”

    然后,她们又是静静对望,彼此眼中都盈满了会心真挚的笑。

    接下来,凌语芊正式进入备战状态。

    根据Ms—Arlene的要求,她回到组织内部训练彩排,随着一步步程序的顺利进行,她彻底排除恐惧和担忧,坦然等待那天的到来。

    3月28日,这个特殊的日子,象征着邪恶和黑暗的日子,总算来临。

    凌语芊化好妆,由组织专门乔装成夜总会保镖的成员护送到莫希凛的住所——莫公馆。

    宽敞的厅堂,布置装饰得美伦美奂,临时搭建了一个小舞台,装有几根钢管,是为她而备。

    Ms—Arlene事先跟她说过,莫希凛邀请宾客共同欣赏她跳舞,然而出乎意料的是,这宾客当中,竟然有他!

    这张刻骨铭心的俊颜,即便凌语芊已经将他放下,但还是没有忘却,以致在众多宾客中,一眼就看到了他。

    凌语芊还以为,是自己眼花产生的幻觉,可她又马上明白,那是真实的,不管他为什么会来,他真真切切地坐在那里是事实!

    幸好,根据约定,她只有进入莫希凛的寝室单独相处才以真面目相见,跳舞时可以戴着羽毛面具,否则,她不敢确定这个计划还能否进行下去。虽然她化了浓妆,和以前的样子有很大的区别,一般的人未必能认出来,但这并不包括他,毕竟,他对她是那么的熟悉!

    她知道,假如自己解开面具,冲下这个舞台,未来的路必将扭转,当然,她并非妄想他还会爱她,但至少,他不会见死不救。

    可惜,这里是美国,他有足够的能力战胜Ms—Arlene和她的组织吗?连莫希凛都会被解决,在美国算不上什么的他,要是被牵扯进来,还能活命吗?

    到时候,不但他出事,她也会被处理,最主要的是,琰琰、母亲和薇薇……她们都会受到牵连!

    所以,万万不能!绝对不能!在过去的一年多,她备受各种磨练和痛苦,无非是为了琰琰和母亲等人的性命,如今要是出啥意外,那段非人的坚持岂不是白费?

    罢了,就当做,他没有出现,就当做,她不认识他,他只是莫希凛邀请的众多宾客之一,仅此而已!

    凌语芊在心中一番思想挣扎,做出了最后的决定,暗暗深吸一口气,把一切不该有的思绪通通甩开,恢复原本的意向,开始进入表演。

    浪潮炙热翻滚的音乐声中,她熟稔轻盈地摆动着妖娆的身体,尽情卖力地演绎,用自己的魅力将台下男人撩拨得失魂落魄。

    如此血脉贲张的画面,确实令众人神魂颠倒,理智渐失,就连贺煜,也看得目瞪口呆。

    “第五文学 ”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

    “贺老弟,怎样,老兄这次的招待没错吧?”莫希凛就坐在贺煜的身边,忽然扭头过来调侃了一句。

    贺煜视线也暂且从舞台转向莫希凛,抿唇微笑。

    认识莫希凛,是一个偶然的机会,三年前,他来洛杉矶公干,无意中救了莫希凛,莫希凛竟然就此与他称兄道弟。

    对莫希凛的厚爱,他当然不拒绝,他不会像莫希凛那样,真的视对方为兄长,但结识多一个人,是好事,何况莫希凛在洛杉矶是个不简单的人物!

    他一直保持着与莫希凛的联系,这次莫希凛竞选预祝会,邀请他,他便也来了,虽然到现在为止,他还不清楚自己为什么会来。

    “听过洛杉矶最出名的一所夜总会SEX没?这个Jane—L就是那儿的顶级舞女,她是上个礼拜才开始出现,第一次上台就把所有的人迷住,那时期,各大声色场地传得最多的,就是Jane—L。”莫希凛说罢,色迷迷的目光急不可耐地回到舞台上。

    Jane—L!

    贺煜在心中默默念着这个名字,锐利的眸子也朝舞台转移,恰好看到,台上的倩影进入戏肉。

    她身上的薄裙近乎透明,里面只着性感的内衣内裤,美好春光若隐若现,不过最直接刺激感官的,当属那双傲人的胸脯,栩栩如生停立在她胸脯上部的东西,是蝴蝶纹身吧?如此景象,让人恨不得成为那对蝴蝶,尽情贪婪地深埋在那对丰满坚挺的豪ru上。

    她撩起短裙,如蝉翼般的薄纱从她的膝盖一点点往上掀起,白嫩细滑的玉腿也一寸寸地呈现在众人眼前,一直到……那神秘的三角地带之下!

    刹那间,贺煜感到自己的呼吸加促起来,一股久违的快感贯穿他的全身,让他浑身骚热,热不可耐。

    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感觉?难道是自己太久没有女人的缘故?以致见到这么一个魅惑人心的妖精,身体便无法克制地起了反应?

    确实,这就是一个魅惑人心的妖精,打自她出现,他心头立刻燃起一股莫名的感觉,当时他在想,这是否人类正常的好奇心驱使,想知道她接下来要做什么,如今,终于知道她做了什么,他心中的感应更强,那是一种需要、渴求、赤果裸的性!

    他竟然对这个尤物有感觉,他竟然想……把她纳在怀中,压在身下,然后……

    “连贺老弟也起了反应,看来我这次的安排果然妙极!”莫希凛的声音,再次传来。

    贺煜侧目,看到莫希凛眼中发出的暧昧神色。

    “今晚是我的大好日子,一切又已经订好的,明天吧,明晚我一定让贺老弟也尝尝这举世无双的佳品!”

    “多谢莫老的好意,不用了。”贺煜赶忙婉拒。

    “不用?呵呵,贺老弟无需拘谨,女人是为男人而生,像Jane—L这种绝顶尤物,更是专门为我们这些成功的男人准备,贺老弟你就别跟我客气了。”

    贺煜又是扯一扯唇,饱含深意地道,“听说莫老有心脏病,这房事,还是谨慎为好。”

    “哦?贺老弟这是关心我?呵呵,你放心,不用替我担忧,我能受得住,再说,我们中国不是有句老话叫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吗,哈哈!”莫希凛视线又转开了,这,色心上脑,舍不得离开台上的人多一秒钟。

    贺煜继续若有所思地瞅着他,数秒后,目光也重返台上,那撩人的小妖精,依然在上面狂放舞动着,使出浑身数解继续迷惑台下众多凡夫俗子。

    而他自己,也脱离不了俗,随着她的舞动,那股本能的情潮在他体内不断窜动、奔走,把他折磨得心猿意马,心烦气躁,更离谱的是,看到莫希凛那色迷迷的眼睛毫不眨闪地盯着她,看到其他众多宾客流口水、飙鼻血的痴迷样,一股气恼莫名其妙地冲上他的胸口,有股冲动恨不得把这一只只恶心的眼睛都挖掉!

    贺煜,你这是怎么了!不就是一个妓女嘛!你竟然也会沉沦!

    别忘了,你的心是芊芊的,那小东西要是知道你对另一个女人起了反应,估计又要伤心痛哭了,说不定,以后再也不理你了!

    他已被那莫名的感觉逼得神智混乱,开始胡思乱想起来,压根忘了,他最爱的小东西、他最爱的小女人,已经对他失望绝望,故才坚决离婚离开他,然后……葬身空难,去了另一个世界。

    他就这样倍受折磨了一阵子,赫然起身,借用小解的理由,离开现场。

    在莫公馆豪华气派的洗手间里,他用冷水不断冲洗着自己的脸庞,把那一阵阵热潮给驱散,同时也将那见鬼的欲望退却。

    许久他停下来时,大口大口地吐着气,心不在焉地看着镜子里面的自己,渐渐地,镜面飘出另一个影子,那个不断扭动着妖娆的娇躯、魅惑人心的倩影。

    “shit!”

    他不禁又低咒一声,迅速甩开这古怪烦人的思绪,转身毅然离开了洗手间。他“小说领域”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先是漫无目的地到处游荡,最后回到现场时,发现那儿已经一片寂静,空无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