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撩啊撩,撩得意乱情迷,热火焚身

撩啊撩,撩得意乱情迷,热火焚身

    贺煜先是皱眉纳闷一下,随即想起莫希凛刚才所说的某句话,今晚似乎要和那个舞女欢愉,莫非,好戏进入高潮了?

    一想到她被莫希凛带走,他心中莫名一乱,想也不想便抬步奔跑起来,但跑着跑着,长腿缓缓停止,唇角逸出一抹嘲弄的笑。

    自己这是怎么了!就算莫希凛真的和那个女人,与自己何干?自己怎么表现得,像是自己的女人被别的男人亵渎了似的!

    为了杜绝这个荒谬可“第五文学”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笑的念头,他索性离开莫公馆,彻底把这段见鬼的经历抛于九霄云外!

    另一厢,莫希凛的寝室,装潢奢华,富贵逼人,不愧是大名鼎鼎的XX州州长和莫氏集团的操控者。

    不过,凌语芊无心遐顾这些,她屏息凝神,集中精神剔除干扰,这个死老头,竟然在屋里点了剂,那股诡异的味儿,让她也忍不住感到轻轻的骚动。

    而紧接着,一双肥手横跨过来,把她深深抱住时,她更是浑身僵硬。

    “Jane—L,今晚的表现非常棒,来,说你想要什么,我买给你!”莫希凛手指,在凌语芊光滑细嫩的肌肤上煽情抚摸着,色迷迷的双眼更是目不转睛地盯着凌语芊那绝美迷人的容颜。

    凌语芊心中已经不断起鸡皮和恶心,不过,经过一年的特训,她懂得如何控制,不管眼前这个邪的老男人怎样令人作呕,她都得坚持,把他处理掉,这样才能让自己和琰琰,还有母亲和薇薇平安无事地生活下去,而且,琰琰还等着自己回去庆祝生日的!

    “对了,你是日本人还是中国人?”莫希凛突然又道。

    “莫爷希望我是哪里人?”凌语芊这也做声,已经收起不适,妖媚地回望着他。

    莫希凛略略沉吟,回答,“中国人。”

    “那我是中国人!”凌语芊也不假思索地接话。

    哈哈哈!

    莫希凛开怀大笑,“果然是个贴心的小尤物,深得我心,明天我带你去逛珠宝店,你要什么尽管挑!”

    明天?免了!你去别的世界找别的尤物吧!

    凌语芊在心中厌恶地冷哼一声,但表面上,还是伪装到底,媚眼一眯,冰冷的眸子被风情万种覆盖,整个人俨如一只妖精,魅惑人心,勾魂夺魄。

    “多谢莫爷,既然莫爷如此厚爱,那让我给你再尝试一种绝技。”她嗲声嗲气,不着痕迹地进入第二个步骤。

    莫希凛果然是个老,一下子就想歪了,瞅着凌语芊,两眼一亮,“哦?另一种绝技?”

    凌语芊继续媚笑着,拉着他的手,一起走到那张巨大宽敞的床榻上,往他身上轻轻一推。

    莫希凛顺势,很快便躺上去,背对着凌语芊。

    凌语芊事不宜迟,芊芊玉手爬上他的阔背,正式按摩起来!

    “原来你说的另一种绝技,是按摩!呵呵,虽然与我想象中有偏差,不过也无所谓,反正,今晚有一整夜的时间!”莫希凛嗓音没半点不悦之意,反而一副很舒服享受的模样。

    当然,这个按摩技巧,凌语芊也是经过专门苦练的,说是按摩,其实就是透过这个步骤,把组织特制的一种无色无味无影的致命转到莫希凛的身上。

    看着他满身肥肉的丑陋模样,凌语芊极力忍着作呕的冲动,涂上“独特精油”的玉指,在他身上熟稔的摸索,美眸半敛,看着渗入他的肌肤,透过张开的毛孔一点点地侵入他的体内。

    莫希凛继续发出舒服秽的吟叫,殊不知,死神已经一步步地朝他逼近,大约十五分钟过后,在他体内起效,他正式发作,只闻一声凄厉的惨叫,他扭头回望着凌语芊,两眼暴瞪,布满了难以置信和惊恐愤怒,他本能地准备袭击凌语芊,可惜,他再也没有机会,几秒钟之间,他就断了气!

    一声长吁,从凌语芊嘴里重重地呼出,将她憋了多时的气流吐了出来!

    想不到,事情会如此顺利!

    不过她清楚,计划还没彻底完成,接下来,她还要善后,她要令大家认为,年纪较长且心脏有弱点的莫希凛,是由于爱时过度兴奋引起急性心肌梗塞而猝死。

    她定神,注意力回到莫希凛的身上,从而也再次看到他那死不冥目的恐怖模样,那死死暴瞪着的双眼,还是让凌语芊感到害怕,她峨眉紧锁,缓缓伸出手去,阖上他的眼皮。

    又一口气,自她小嘴微微吐出。

    她事不宜迟,开始解下莫希凛的裤子,她侧着脸,避开看那恶心的画面,然后拉起被子盖在莫希凛的身上,再将自己的假发也弄得凌乱,裙子也像是急匆匆套上似的,这才过去打开房门,神色惊慌,边奔跑边用英语大喊,“救命,救命啊,莫爷出事了,大家快来救命!”

    她这一喊,莫家重要成员纷纷赶到,他们都清楚莫希凛的好色和私生活的糜乱,见此意外,震惊多于悲痛,当然,还是免不住追究死因。

    莫家的家庭医生经过仔细诊断,得出结果:莫希凛过程中,情绪相当高亢和兴奋,导致出现心律狂跳,心肌梗塞而猝死!

    &nbspw百度搜索“第五文学 ”看最新章节;宾果!

    正如计划所行!

    凌语芊暗暗松了一口气,但还是装出一副惊魂未定的样子,脸色惨白惨白的,定定望着莫希凛。

    忽然,一个男人走到她的面前,质问,“刚才就是你和我父亲欢愉?”

    大约三十岁左右的样子,长相斯文俊秀,应该是莫希凛的儿子。

    凌语芊佯装若无其事,怯怯地点头,伴随着道歉,“对不起,我要是知道他有心脏病,我就不会和他……不过我也是无辜的,是他坚持这样,我……我身不由己,莫爷点名到,我根本无法推搪。”

    那男人听罢,眸色越发复杂。

    凌语芊被他盯得有点发毛,但她继续佯装着,最后,情况总算有惊无险。

    “记住,这事别说出去,否则唯你是问!”男人发出警告,得凌语芊的保证,暂且走开,注意力重返莫希凛那。

    凌语芊继续不着痕迹地看着眼前的情景,从而也更加确实,正如调查所示,莫家的人对莫希凛果然不是很真心。也难怪,有个私生活如此糜乱的长辈,她们又如何敬爱得起来!由此,凌语芊也更加放心。

    大约再过半个小时后,她在刚才那个男人的命令下,离开了莫公馆,回到SEX夜总会。

    Ms—Arlene在那里等着她,对她的顺利完成任务,给了她一笔二十万美金的奖金!当然,令凌语芊开心的,并非这笔不菲的酬劳,而是……她终于有机会陪琰琰过生日!

    她刻不容缓地和Ms—Arlene辞别,然后卸妆,又是通过地道离开夜总会,赶回家中。

    大家都在等着她,Jean也在!

    看到她平安回来,Jean知道她已经成功,给她一个胜利的拥抱,凌母更是喜极而泣。

    凌语芊分别给Jean和母亲一个别有深意的注视,继而看向那个小小的人影,眼神顿然更加柔和。

    “妈咪!”琰琰也兴高采烈地呐喊出来。

    凌语芊给他一个宠溺的笑,忍住过去抱他的冲动,先回房,拿衣服洗澡,虽然她已经卸了妆,换了干净的衣服,但她不想有一丝的恶心气息传给琰琰。

    花了10分钟,她把自己清洗干净,重返客厅,迫不及待地将琰琰抱起,在他脸上留下一连窜的细吻,“琰琰,happy—birthday,生日快乐!”

    琰琰也亲着她,一个字一个字地,缓慢回道,“谢谢妈咪,妈咪遵守承诺赶回来了,等下琰琰要奖励你一块大蛋糕!”

    凌语芊笑得更欣慰,对他又是狂吻几下,这才放开他,带他来到茶几前。那儿,已经摆放着一个蛋糕,是她托母亲订做,上面写着她对琰琰的祝福语。

    点蜡烛之前,大家先后送上礼物,凌语芊身为妈咪,首当其冲,她先是打开放在电视机旁好些天的那只大箱子,把里面的东西搬出来,是一只古老的小木马坐骑,五颜六色,非常可爱。

    “哇,原来是木马,姐姐一直不让我们打开看,我猜了很多,但就是猜不到是木马呢!”凌语薇迫不及待地欢呼。

    Jean也惊奇不已,“Jane,你在哪找到这玩意的?”

    “唐人街!”凌语芊简单短促地回答,抱起琰琰坐上去,其实,这只木马几乎花了她一天工夫,走遍整个唐人街,最终在一间古老的店铺找到,马上把它买下来。

    然而,给大家惊喜的,又何止这个木马,她陪琰琰摇晃几下后,紧接着呈上第二份礼物,是她亲手制成的画册!

    一张张画纸,是关于琰琰不同阶段的情景,有学爬的、学走路的、学叫人的、伸手拿东西的、拍手唱歌的,还有摔跤的,大哭的,大笑的,闹别扭的……

    过去一年,她每个星期只能见琰琰一次,但她都深深记在脑海,回到训练营,休息期间就画出来,正好琰琰生日,她便想到装订在一块,当成长画册送给琰琰,每一张图,代表一个故事,将来只需看着图纸,便能想到当时的情景。

    果然是一份别具意义的生日礼物!大家无不为这份礼物感动、喝彩和称赞!

    “好了,你们的礼物呢?我想你们也迫不及待地要表达对琰琰的爱吧?”凌语芊首先从温馨感人的世界出来,笑吟吟地转开话题。

    大家于是也渐渐平复,陆续拿出礼物。凌母根据中国的传统,打造了一块专属琰琰生肖的金牌,凌语薇则亲自DIY一只脚链,至于Jean送的,是IPAD,还是最新版本的!

    即便彼此情同姐妹,凌语芊还是过意不去,“你呀,随便送样东西不就得了,干吗这么破费。”

    Jean则不以为然地撅起小嘴,“随便?我干儿子生日哦,这能随便吗?这IPAD我下载了很多学习工具,有助琰琰认图识字。嘿嘿,要不是考虑到琰琰还小,我恨不得买套房子送给他呢!”

    买套房子!凌语芊不由翻了翻白眼,“中国就是因为有你这样的‘妈妈’,才导致有那么多啃老族!”

    Jean先是一怔,随即哈哈大笑,抱住琰琰,“琰琰,只要你乖乖的,干妈愿意让你啃老,不过呢,现在还是先让干妈啃你一下。”

    琰琰依然不习惯Jean的亲吻,迅速挣扎,最后,是凌语芊出面,才让他乖乖地回了Jean一个香吻,把Jean逗得心花怒放,笑声不断。

    看着这样的Jean,凌语芊打心里羡慕,脑海冷不防地闪出某个高大的人影,俏脸陡然变黯,直到凌母投来关切,她才回过神来,开始点蜡烛切蛋糕。

    “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哦,祝你生日快乐!”

    轻快流畅的生日歌顷刻响起,蔓延各个角落,为这小小的客厅更添一份温馨、喜庆和动人,凌语芊点着两根彩色蜡烛,随音乐唱起歌来。

    Jean,凌语薇,就连凌母,也加入庆贺,而其中一个歌声,则发自琰琰。

    凌语薇花了一个多月,耐心努力地教导琰琰唱这首歌,琰琰也不负众望,演绎得非常好,小脑瓜歪来歪去,两只小手不停拍掌,煞是可爱。

    “Happy—Birthday—To—You,Happy—Birthday—To—You,Happy—Birthday—To—琰琰,Happy—Birthday—To—You!”

    大家唱得更起劲,特别是凌语芊,烛光映射在她美丽的眼睛上,里面闪闪发光,那是一滴滴晶莹剔透的泪珠。

    去年的今天,她在训练,每次休息她都会呆呆对着某个地方,在心里默默唱着这首生日歌,默默说出祝福,如今,她总算不用隔空传达,她可以亲自为他的小宝贝庆生,送祝福!

    她的小宝贝,她予整个生命去虔诚祈祷和祝愿,望他身体健康,快高长大,开开心心,快快乐乐!

    在音乐声中,大家吹蜡烛,切蛋糕,凌语芊刚切下第一块蛋糕,琰琰立刻端起来,呈现给她,“妈咪,请你吃!”

    凌语芊心头又是一阵难言的感动,摇了摇头,“不,这块蛋糕,应该先给姥姥。”

    &nbs“第五文学”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p;“不,琰琰的生日蛋糕,应该妈咪先吃,妈咪或姨姨的生日蛋糕,才是姥姥先吃。”琰琰也学着她,有模有样地摇晃着脑袋,极为缓慢地说出这句话,偶尔还停下,个别字还不很清楚。

    但这足以令众人震撼和感动,不仅是凌语芊,其他几个人也都流出了欣慰激动的眼泪。

    好懂事的孩子!真聪明的孩子!

    这应该又是归功于薇薇吧!

    凌语芊已经接过蛋糕,尝了一口,很甜,这是她吃过最好吃的蛋糕,带着感动、骄傲、自豪、满足、快乐和幸福!

    合家欢乐的气氛,一直弥漫着整个屋子,感动温暖着各人的心扉,持续到凌晨。

    凌语芊于是留Jean下来过夜,Jean也不婉拒,和薇薇挤一晚,凌语芊依然和琰琰睡。累了一个晚上的琰琰,睡得正香甜,凌语芊却辗转反侧,难以入眠。

    望着琰琰稚嫩的小脸,她脑海无法自控地浮起另一张俊美无铸的面容,当时虽然远距离看,虽然戴着面具,可她还是看清楚了他,时隔一年多,他变得更加成熟稳重,更加好看迷人。

    看来,他过得很好,自己和琰琰的离别并没有给他带来多大的影响,至少,他还有兴致接受莫希凛的邀请,看yan舞看得津津有味,还和别的色男人一样,对舞台上的“Jane—L”起了反应。

    也是,自己都学着放下了,何况是他,自己都已经“死”了,难道还奢望他守身如玉一辈子?

    语芊,老天安排这一幕,或许就是让你彻底死心,彻底放下,彻底释然吧!

    心中尽管这么自我安慰,可她还是感觉胸口闷闷的,像是堵住了一块石头,堵得她又慌又闷,她不懂这是怎样的感觉,这是怎样的心情,她很讨厌自己被影响了!看他活得多逍遥潇洒,所以,自己又何必惆怅?何必……悲伤?

    同一时间,洛杉矶某个五星级酒店的总统套房里,宽敞舒适的大床,同样有个人影翻来覆去,孤枕难眠。

    柔和的银白色光芒从床头灯散发出来,映出贺煜剑眉紧蹙、布满烦闷的俊脸。

    距离他离开莫公馆已经好几个小时,但他仍然无法从那莫名其妙的意乱情迷中恢复,那炙人的音乐似乎还在周围萦绕,那个魅媚妖娆的身影也继续在他眼前煽情舞动和跳跃着,深深刺激和撩拨着他身上每一处感官,令他不断起反应,越发狂热和高亢,焚身。

    这个叫做Jane—L的女人,不可否认有着极为勾心撩人的本领,然而,他确定自己不是单纯因此着迷,他觉得,对她的独特感觉一定有其他特殊的原因。

    她戴着面具,导致他看不清楚她的容颜,他于是仔细认真地紧盯着她的眼睛,希望能从中有所发现,只可惜,她化着深厚的眼影,接着浓密的假睫毛,将那原始的心灵之窗给掩盖住,加上远距离,她又跳来闪去扰乱人的视线,故他根本无法从她身上找到任何端倪和蛛丝马迹。

    她是谁?到底是谁?难道真的只是一个舞女?一个媚骨天成、把自己撩拨得意乱情迷、焚身的舞女?

    到底是她太有能耐呢?又或者,自己清心寡欲了一年多,终耐不住寂寞了?这一年多,不乏有美艳妖冶的女人自动投怀送抱,就连李晓彤也暗示过无数次,可他都毫无反应,为何唯独对上这个女人,就把持不住了?

    贺煜想着想着,不由自主地想到莫希凛说过明天晚上会把她送给自己!他清楚,莫希凛并非随口说说,假如自己没事先婉拒,这个妖娆媚人的尤物,必定会如期送到自己的面前。

    届时,自己应该怎样?顺水推舟地接受?好好纾解一回吗?又或者……

    身体猛地越来越热,狂炙的一步步侵袭他的大脑,扰乱他的思维,他再也无法清醒琢磨和思忖,他痛苦不堪地暗骂一声该死,随即跳下床,冲进浴室,用冷水让自己从情潮欲浪中冷却下来。

    一会回到卧室后,他来到窗边,看着夜空里皎洁的明月,他俊颜一怔,回头打开行李箱,取出那只小木马玩具。

    琰琰,生日快乐!

    虽然爹地无法陪你一起庆祝生日,但爹地会记着,永远都记住,今天是你的生日,也是你妈咪最痛苦那天的纪录日,对爹地来说,无比珍贵,比什么都珍贵!

    他的思绪自然而然地转到琰琰和芊芊那,回忆那些悲欢离合、痛并快乐着的日子,后来还喝酒,借着醉意进入梦乡,一直睡到第二天,被急促的电话声唤醒过来。

    是池振峯,像往常那样,算准时间跟贺煜确认,“总裁,你准备上飞机了吧?”

    贺煜仍在宿醉中,眉头本能地皱了皱,吩咐道,“帮我重新订一张回程票,日期是1号的。”

    池振峯由于惊讶,好几秒后才接话,语气转为关切,“改机票?是不是有事耽搁吗?没啥大问题吧?那个莫希凛叫你多呆两天?”

    贺煜没有解答,只回了一句“你记得照我刚才的话去办”,挂了机。

    他抱着头,呆愣了片刻,突然拿起放在床头柜上的遥控,打开电视。

    出乎意料,竟然让他看到一则震动人心的新闻报道。

    “昨晚大约九点钟,XX州州长莫希凛在家中因心脏病突发而身亡……”

    莫希凛死了?心脏病发?昨晚大约九点钟?

    贺煜顷刻瞪大了眼,他记得,昨晚离开时大约八点四十分,根据莫希凛的暗示,舞会后似乎和那个Jane—L继续欢娱,难道是被他开口中,莫希凛就在那寻欢的过程中心脏病发作?那Jane—L呢?她会怎样?

    贺煜拍的一声关掉电视,下床,快速梳洗和穿戴,事不宜迟地离开酒店,直奔莫公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