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摆脱地狱组织,迈向新旅程!

摆脱地狱组织,迈向新旅程!

    凌语芊更是毛骨悚然,本能地后退,厉声大喊,“不要,不要这样。”

    “哼,我早料到你和Jane那贱人是一路货色,不要?现在轮不到你作主!”Ms—Arlene气咻咻地怒斥了一句,继续吩咐那些男人,“看来她需要好好训练,你们都给我卖力点!”

    几人早就对凌语芊垂涎多时,皆兴奋地大声应是,然后迫不及待地扑向凌语芊,其中两个各自抓住了凌语芊的一只手臂,撕的一声,衣服马上被撕开。

    凌语芊更是恐慌到极点,立刻奋起反抗和挣扎,同时继续朝Ms—Arlene恳求,“不要,Ms—Arlene,请你快叫他们住手,求你,求求你……我保证一定完成你的任务,但别安排他们,别……”

    可惜,Ms—Arlene何等人士?如Jean所说,是个吃人不吐骨的女魔头,凌语芊越是抗拒,她越恼火,越发希望看着凌语芊受到惩罚。

    身上的衣服已经一件件地剥落,凌语芊简直心胆俱碎,她不断挣扎和哀求,甚至威胁,奈何Ms—Arlene看准她的弱点,持着有筹码在身,知道她最终还是会乖乖听命于自己,于是更加不理会,高挑健美的身躯慵懒地斜靠在大椅上,唇角噙着嗜血的冷笑,静静看着这邪恶的一幕。

    此时,凌语芊全身只剩内衣和内裤,她这也才想起某件事,急忙道,“好,我答应你,但必须等我月事干净后,我正来着月经,正来着月经。”

    她话一出,那几个男人顷刻停止了动作,连Ms—Arlene也探究的眼神盯着她。

    凌语芊暂且压住心慌,继续道,“知道我们中国人最可贵的是什么吗,骨气!虽然我在你的手下,但我也是有尊严的,我最痛恨这种毫无人性的压迫,别以为用我儿子和母亲就真的可以控制我一生,每个人都有容忍度,我也不例外,容忍度一旦被打破,我宁可玉碎,不为瓦全。与其在这世上苟且偷生,倒不如痛痛快快死一回,十八年后又是一条好汉。或许你觉得我死了,你还可以培“第五文学”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养新的,但你想想,你花了这么多精力心血培训我,就这样白费,不觉得可惜吗?你Ms—Arlene算盘比任何人都准,亏本的生意一定不会做的,对不对!”

    如此一席话,字字掷地有声,简直敲到了Ms—Arlene心窝里去,尽管她恼怒极了,但还是赞同这些观点,她瞪着凌语芊,除了痛恨,还悄然伴随起欣赏之情。

    这个中国娃娃,果然不简单,是否每个中国女人,都这样?

    “我们中国人还有一句话,那就是,越压迫越反抗!只要你能尊重我,我也会好好配合,我是人,需要被当做人来看待,而非奴隶!”凌语芊眼中已经无泪,但那被泪水洗涤过的双眼,更加清晰地映出坚定和冷然。

    Ms—Arlene继续满腹思忖地瞅着她,少顷,突然起身,走到她的跟前,居高临下地俯视着她,严声道,“好,我姑且信你一次,不过训练还是得进行,三天后,等你月事结束,我会继续!”

    说罢,朝众人打了一个眼色,趾高气扬地走了出去。

    几个男人眼见到嘴的鸭子就这样飞走了,无不懊恼和惋惜,盯着凌语芊那性感勾魂的身段和水嫩嫩的肌肤再欣赏片刻,终于悻悻然地离去。

    整个空间安静了下来,仿佛黑暗的地狱中突然洒下一把希望的光明,将那紧张、凝重、恐怖的气息逐渐消散,凌语芊重重地呼出一口气。

    不过,她不敢多加发呆或悲痛,急忙拣起衣服快速穿回到身上,毫不停留地离开这个人间地狱,直奔医院找Jean。

    Jean得知情况,也几乎魂飞魄散,悲愤无比地痛骂了Ms—Arlene一顿,心情慢慢平复下来后,催促凌语芊,“这事不能再拖了,快找野田带你走。”

    “你呢,Carlo没出现之前,我不能放下你不管。”凌语芊依然不肯。

    “情况不同了,这其间的危险,你应该比我还清楚!”

    “正因为我体会过,我才更不能独自逃脱。”凌语芊继续摇头,她清楚,自己一旦走了,Ms—Arlene会把目标转移到Jean身上,自己今天能侥幸躲开,Jean呢?到时借助什么幸免?那个毫无人性的Ms—Arlene,还会被说服吗?

    所以,她不能这么自私,三个月前,Jean可以为了她继续留下冒险,她同样可以,她必须这样!

    凌语芊想罢,握住Jean的手,故作轻松,“不是还有三天时间吗?说不定在这之前,野田骏一能找到Carlo,我们都不用有事。”

    Jean仍旧忧心忡忡,但也没再多说,望着凌语芊,一会,将她纳入怀中。

    凌语芊也深深抱住Jean,渐渐地,安静的病房响起了悲切哀伤的痛哭声。

    凌语芊回到家后,继续找野田骏一,但这可恶的日本鬼子,再一次关机了,她发了短信还不见他像上次那样回复电话!

    她并没将这次的恐怖事件坦白给母亲,因为心想着非但不能得到解决,反而让母亲担心和悲伤,故她默默承受和煎熬,每次都是躲在卧室里,才敢伤悲落泪。

    琰琰看到她哭,小脸儿呈现前所未有的严肃,皱着浓密的小眉头,伸手抚上她的眼睛,软绵绵的童音无邪直嚷,“妈咪哭哭,妈咪哭哭。”

    看着如此脆弱稚嫩的他,凌语芊简直柔肠寸断,她抱他起来,凝泪注视着他,无意识地问,“琰琰,你会保护妈咪吗?将来你长大了,能保护妈咪的吗?”

    “保护妈咪,保护妈咪。”琰琰不清楚这话的意思,却会说出这样的字。

    凌语芊于是更觉心酸,不断亲吻他,灼痛的眼泪频频挥洒在他的小脸上,哀伤的呢喃继续从她唇间逸出,“琰琰,你快点长大,赶紧长大好吗?这样就再也没人能欺负妈咪,妈咪再也不用感到不知所措和无助无奈了。”

    琰琰不再做声,静静地窝在她的怀中,小手儿牢牢圈住她的腰肢,让凌语芊愈加感动和不舍,心中重新燃起希望之火,祈祷和渴望野田骏一及时出现。

    时光流逝,三天时间很快便过去,Jean的身体已经痊愈得差不多,她陪凌语芊一起去见Ms—Arlene。

    本来,她们想过逃跑,但思来想去,还是决定来赌一赌。

    依然是那天的会客室,空气幽冷幽冷的,明明灯火辉明照亮四方,凌语芊却感觉周围一片灰暗和阴沉,无法克制地忆起那天的恐怖情景,身体于是禁不住地发抖。

    Jean紧握她的手,盯着Ms—Arlene,直截了当地说明来意,“Ms—Arlene,我想你也清楚我们今天来是为了什么,你的任务我们保证完成,但请你放过Jane,别让那些男人玷污了她。”

    打从她们出现,Ms—Arlene也目不转睛,不过,那深邃的蓝眸里面看不出具体是怎样的神色,待Jean这么一说,她也冷哼出来,“你凭什么跟我谈条件?玷污?你们既然加入组织,再也不配和这样的字眼搭上关系!”

    Jean听罢,怒火再起,不由也拔高声音,“这个组织并非我们愿意加入的,我们怎么会进来,你心知肚明!”

    凌语芊则开始谈条件,轻缓的嗓子,难掩淡淡的怯意,“你要怎样才能放过我们?你要多少钱,开个价。”

    “放过你们?开个价?那你们认为自己值多少钱?”Ms—Arlene诡异的眼神马上转到凌语芊那。

    瞬时间,凌语芊和Jean都沉默了下来。

    “你们可知道每次行动的酬劳具体有多少吗?”Ms—Arlene蓝眸一眯,缓缓举起一根指头,“一千万美金!”

    一千万美金!

    竟然这么多!

    可Ms—Arlene给她们的奖金才二十万至五十万美元呢!

    “现在清楚你们值多少钱了吧?那还敢奢望我放走你们吗?你们确定付得起价?”Ms—Arlene说罢,冷笑起来。

    凌语芊和Jean满腔悲愤,但已经无言以对,只能恨恨地瞪着这个野心蓬勃的女魔头,随着女魔头的笑声越来越阴森,眼神越来越不怀好意,她们的心跳也越来越快,恐惧感慢慢包围过来。

    不过,危险面前,她们毅然坚持着,凌语芊极力平复着内心的慌乱,讨价还价,“好,我们继续帮你,但我说过,我们需要尊重,你要是不肯相信我们,即便叫再多的人来……训练我们,我们只要不愿意,行动的过程同样不会如期进行!”

    “不错,并非你让那些臭男人占有我们,我们就会听话,那样你也太小看我们中国女人了。”Jean跟着附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闪烁着倔强顽固的光芒。

    Ms—Arlene继续眸瞳半敛,睨视着她们,忽然,朝外面喊了一声。

    房门应声推开,两个魁梧伟岸的保镖走了进来。

    凌语芊和Jean身体都不禁微微一哆嗦,彼此相拥,迅速后退。

    看着她们瞪大眼睛,戒备十足的模样,Ms—Arlene艳红的唇角又是嘲讽地扯了扯,对两男打了一个眼色,他们于是走到凌语芊和Jean面前。

    凌语芊这也才发现,保镖手里分别拿着一张纸,递给她和Jean。

    两人彼此相视一下,齐齐伸出手,迟疑地接过,一看里面的内容,愣住了。

    脱离组织合约?!

    Ms—Arlene允许她们离开组织?她刚才不是还在算得精准痛快的吗?怎么转眼间就答应让她们离开了?这,不是在做梦吧?

    凌语芊和Jean心有灵犀,迅速抓起对方的手指,伸到嘴里使劲一咬,在两道惨叫声且感觉到剧痛当中,她们终于确定这是真实!

    “记住,你们虽然离开了,但并不代表我们毫无关系,合约d5wx.com百度搜索“第五文学”看最新章节上的那些规条,你们要是敢违背任何一项,我都会收回承诺,然后……”Ms—Arlene做声,依然面无表情,冷若冰霜。

    凌语芊和Jean望着她,异口同声地道,“你为什么肯放过我们?”

    可惜,Ms—Arlene不再言语,她们于是又彼此对视一下,不再犹豫,拿起笔在上面签下自己的名字。

    其实,对于这种血腥黑暗的组织,根本不是一纸之约能效束,女魔头想做什么,压根不是她们能够辩驳得到,如今既然能脱离,算是最大的惊喜,至于个中原因,既然女魔头不打算说,她们也决定不再理会,最主要的是,她们可以脱离女魔头,凌语芊能逃过今天的非人“训练”!

    凌语芊和Jean各自留下一份,把另一份交回给保镖,继续满腹思绪地注视了Ms—Arlene片刻,双双冲出房门,头也不回地离去。

    而接下来,当她们看到赫然出现在眼前的两个熟悉人影,总算明白了怎么回事!

    野田骏一出现了,那个曾经决定营救Jean的意大利人Carlo也来了!

    凌语芊一瞬不瞬地看着野田骏一,直到感觉眼眶儿有点热了,她才晃过神,低声道,“是你们救了我和Jean?你真的找到了Carlo?”

    “Carlo,你是怎样让女魔头答应放过我的,快告诉我。”Jean则缠着Carlo询问起来。

    然而,两男人都不回应,只默默相视一眼,各自拉起凌语芊和Jean的手,分道扬镳。

    凌语芊下意识地挣扎,无奈这日本鬼子臂力大的很,结果当她回头想去看和喊Jean时,已经不见了对方的影子。

    “喂,你干吗了,放开我,真是个野蛮的男人!”凌语芊继续抗拒着。

    野田骏一这也开始松手,似笑非笑地瞅着她。

    凌语芊回他一记白眼,又道,“现在你能否把原因告诉我了?根据Ms—Arlene所说,我和Jean好像很值钱,你到底给了她多少钱?”

    “一分钱也不用。”

    一分钱也不用?怎么可能!凌语芊杏眼圆瞪,难以置信。

    野田骏一则继续展现着他迷人的笑,“不是说过别问原因吗?好了,这下你总算从苦海脱离,不用再担心了吧?”

    想不到他还是不肯说明原因,看来他是不打算说了,那么Carlo呢?Jean能否得知?又或者,和自己一样?

    凌语芊稍作思忖后,便也作罢,转向别的顾虑,“对了,你确定Ms—Arlene真的放过我?不会再对付我?”

    “嗯!”野田骏一点头,“你算是,彻底自由了!接下来你想根据计划随我去旧金山呢?还是继续留在这里?”

    “我留下,你答应吗?”

    野田骏一怔了怔,神态郑重起来,“不错,我不仅是一个商人那么简单,有些事,请原谅我暂时无法告知,但我再次跟你保证,我对你绝无恶意,我是真心希望你过得快乐。如果你不愿意跟我走,我不会勉强,或者我可以送你回中国。”

    凌语芊没立即回复,晶亮纯澈的美瞳一眨不眨地盯着他,人家说,一个人再能装,眼神绝对装不了,从这双深邃漆黑的眼眸里,她看到的依然是真诚和友善,所以,她答应了他,“好,我随你去旧金山。”

    真正开始我的新生活!真正开始我的重生!凌语芊在心中还默默补充了这句。

    野田顿时笑了,整个人显得更加亲切和友爱,然后,他就这样痴痴地望着她。

    凌语芊也不回避,眼中渐渐升起了感激和感动。感谢这个素未相识的男人,及时把她从火海中搭救出来;感谢这个神秘却带着善意的男人,给她重生的机会,给她全家好好活下去的机会。由衷感谢,无限感谢!

    与野田暂且分别后,凌语芊首先打个电话给Jean,不过对方关机,她便先回家,把喜讯告诉母亲。

    得知女儿终于安然脱离组织,凌母也欣喜若狂,又知女儿决定随野田骏一去旧金山,更表示支持,她虽没见过野田骏一,但心想女儿长大了,经过这么多阅历,决定必是合理和正确的。

    而后,凌语芊再次拨打Jean的手机,这次终于接通了,如她所料,Carlo也没把缘由告诉Jean,而Jean也已经决定随Carlo去意大利。

    想到要分开,凌语芊依依不舍,立刻提议道,“Jean,不如你跟我们一起去旧金山,我想这次野田骏一不会再觉得做不到。”

    可惜,那个Carlo并无野田骏一的开明,他要求Jean一定得随他去意大利。

    Jean忍住离别的无奈和伤感,安抚道,“Jane,别这样,不是有电话吗?我们可以每天通电话,再或者,等我去到那边安顿好后,我再回美国找你玩,我们还是可以见面的。”

    凌语芊也不想Jean继续难过,便不再坚持,就着话题聊开,直到琰琰要吃饭了,才结束通话。

    尽管已摆脱了Ms—Arlene的控制,但凌语芊和Jean都不愿在这个代表着邪恶的地方多呆一秒,加上不想耽搁野田骏一和Carlo的工作,于是约好第三天出发离开。

    她们在机场做最后的道别,Jean随Carlo去意大利,凌语芊一家四口则随野田骏一飞w百度搜索“第五文学 ”看最新章节往旧金山。

    去到那里,凌语芊再次见识到野田骏一的能干和关心,他已为她们准备了一套房子,房子是三室两厅,崭新整洁,雅致幽静,且还是一个华人甚多的住宅区,周边有学校、医院、商场、银行、超市等,设施配套非常完善。

    环视着整个屋子,凌语芊目光落在野田骏一身上时,再次衷心地投以谢意。

    野田骏一一如既往地温柔淡笑着,冷不防地提出一个请求,“我很少吃过地道的中国菜,你们不介意的话,能否今晚收容我,让我有幸尝尝阿姨的手艺?”

    凌语芊尚未回答,凌母迫不及待地答允,她今天第一次见到这个年轻人,并没想象中因为他是日本人而无感,反而很喜欢,难得人家开口,她自是抓住机会,正式答谢他营救女儿的大恩大德。

    结果,野田骏一还自告奋勇,帮助她们安顿。

    兴许是从黑暗地狱中逃脱出来的缘故吧,凌语芊心情大好,把这里当成自己的新家一样布置修饰。

    凌语薇不知情,去到新环境兴致勃勃,不谙世事的琰琰只知道大家忙来忙去很热闹,更是兴奋不已。

    傍晚,凌母亲自下厨,做了一顿丰盛的晚餐,一是庆祝新家入住,二是答谢野田骏一的救命之恩。

    越往下接触,凌语芊对野田骏一越发的迷惑,他真是个开朗热情的男人,席间用他那不是很流利的中文谈笑风生,先后收服了凌母和凌语薇的心,就连小琰琰,也一个劲地喊他骏一叔叔,还罕见地为他送上珍贵的香吻。

    由此,当晚饭过后凌语芊与他来到阳台时,忍不住调侃他,“你果然了得,一下子就把我全家人都收服了!你该不会正是凭着这张嘴和态度哄女魔头放过我的吧?”

    避免引来意外,他们决定好今后不再直接提及Ms—Arlene的名字,改为用女魔头称呼。

    野田骏一听罢,笑意更浓,意味深长地回应,“我最想收服的那个,没动心呢!”

    凌语芊清楚他暗指什么,俏脸怔了怔,岔开话题,“你真的是日本人吗?”

    “嗯?”野田骏一浓眉一挑。

    “我总觉得,你是我们中国人!”

    “呵呵,你是希望我是中国人吧?你们就那么讨厌日本人吗?”

    讨厌?与其说讨厌,倒不如说毫无感觉,日本帝国侵华那段血泪史,是许许多多中国人心里的痛和恨,即便时隔几十年,人们心中还是无法释怀,明知或许不该把过去这段仇恨转移现在这批新生的日本人身上,但偏偏就是无法真正做得到。

    不过,凌语芊清楚,自己认为他是中国人与这个无关,她是直觉里认为他是中国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