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小琰琰认爹,有趣又心酸!

小琰琰认爹,有趣又心酸!

    “那你告诉我,为什么你不过生日?这么重要的日子,你为何要选择遗忘和逃避?我只听过有人因为母亲难产身亡,不想触景伤情才不过,可是简阿姨依然安好,你根本没理由!”野田骏一追到她的身边,困惑不解地看着她。

    两人的举动引来了一些职员的注意,不过野田骏一并不理会,倒是凌语芊,咬唇、皱眉,沉着脸,烦躁不已。

    电梯持续而下,两人穿过一楼大堂时,引致更多人的关注,这栋楼是专属公司的,进出的人们也几乎都是公司的职员,他们或许不认得凌语芊,但都记得野田骏一,于是都好奇了,停下脚步静看、猜想和窃窃私语。

    野田骏一还是不理,追着凌语芊直到大厦门外。

    凌语芊终于停了下来,侧看着他,因为刚才走得太急,此刻她心跳还是很急,胸前微微起伏。

    “别生气好吗?假如你真的不高兴,那就当做陪我平常吃顿饭,反正你也要吃午餐的,嗯?”野田骏一改为退一步,俊颜尽显懊恼和沮丧,深邃的眸子也布满恳求之情。

    凌语芊受刺激的心情渐趋平缓,美目从他脸上转移,不经意间“六夜言情”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飘到他仍捧住的玫瑰花上,冷不防地道,“我不喜欢玫瑰花的。”

    野田骏一愣了愣,马上道,“那你喜欢什么花?”

    凌语芊不语,忽然转身继续往前迈步起来。一会,野田骏一跟上,他已两手空空,难道……他把花给扔了?九十九朵玫瑰,价格肯定不菲,再说就算不是她的最爱,那也是很美很美的花呀……

    一丝惋惜之情,顷刻涌上了凌语芊的心头,下一秒,又被她甩开压制,若无其事地进入路旁一间餐厅。

    这是一间港式茶餐厅,服务方便快捷,食物种类众多,且价格实惠合理,成为很多华人光顾的饭馆,凌语芊平时也常来这里吃午饭。

    她坐下之后,用粤语叫了一份糖醋小排骨碟头饭,外加一杯椰奶西米露。

    餐厅服务员快速记下,接着转问野田骏一。野田骏一之前学的中文都是普通话,粤语很少听,但又不想让服务员看到他和凌语芊有这方面的差异,于是也用蹩足的粤语回了一句“一样的”,直到饭菜上来,他看清楚后,霎时傻了眼。

    糖醋小排骨!酸甜苦辣咸中,他从不吃的味道就是酸!而且,他吃了会不停打呛。然而,看着凌语芊吃得津津有味,又想到她刚才那些激动的反应,他只好硬着头皮吃了起来,心想今天上帝说不定会大发慈悲,让他顺顺利利。

    可惜,上帝睡着了,听不到他的祈祷,一块糖醋排骨下肚,他已经感到很反胃,再一块时,一股极浓的刺激味毫不阻挡地冲上他的喉咙、鼻子。

    “哈秋!”

    他控制不住,猛地打了一个喷嚏,紧接着又一个,第三个……他迅速端起温开水,拼命往嘴里灌。

    凌语芊再也忍不住,询问出声,“你……不能吃糖醋?”

    野田骏一微微喘着气,那股不适虽然舒缓了,可他依然皱着眉头,冲凌语芊歉意笑着,对周围投来的好奇眼神也尴尬不已。

    “傻傻的笨蛋!”凌语芊低声责备一下,随即吩咐服务员帮忙准备一杯纾解酸味的茶,让野田骏一喝下,另外又叫了一份适合他吃的热粥给他,然后买单,先行走了。

    沿着热闹繁华的大路,她心不在焉地游荡着,一会在喷池边坐下来,打了个电话回家和琰琰聊天,直到下午上班时间,才回办公室。

    她无法像往常那样静心工作,脑海一直在闪动着某个人影,在思忖他后来怎样了,有没有吃了那碗粥,会不会生了她的气,会否因为她的冷漠和抗拒而感到沮丧难受。

    她举着话筒,犹豫踌躇,久久都没有拨打出去,后来,电脑叮的一声响,那是新邮件的提示,是他发来的!

    邮件一打开,是漫天飞舞的花瓣,浪漫而高雅,神秘而精致,是紫罗兰!随着花瓣的芬芳呈现,生日快乐四个大字跟着闪动跳跃,如此美好的画面持续了足足两分钟才消停,而后,是邮件内容:丹,首先我想和你说一声对不起!

    在这个重要的日子里,我竟然惹你不开心,真是罪过。还记得我当初打算将你从女魔头那解救出来说过的话吗?我喜欢你,故希望你能过得快快乐乐。

    原来,你之所以逃避和排斥这个日子,是因为今天不仅是你的生日,也是你结婚纪念日。你的过往,我尽管很好奇,但还是选择尊重你,不去过问。我只想跟你说,人不应该老是回顾过去,应该向前看,应该学会遗忘和放开,否则,你永远也不会做到真正的开心。

    不管你曾经受过怎样的苦和痛,都过去了,将来也不会再重现,你又何必为此耿耿于怀?今天不仅是你的生日,也是二十六年前你妈生你的痛苦日子。其实不止是我希望你开心,你的家人,特别是你的母亲更想看到你能像别人家的女儿那样,高高兴兴地庆生,为她呈上第一块蛋糕吧?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一封字数不多的邮件,以对不起开头,也以对不起结束,凌语芊看着电脑画面,脑海迅速浮起了一张充满歉意和懊丧的俊颜,紧接着,这一年来的很多情景陆续涌上她的大脑,他对她所做的无数件事,各种各样的帮忙,像是播放电影一般,那么的清晰,那么的真切,那么地,触动人心,渐渐地,泪水模糊了她的视线。

    记得刚认识他的时候,他的中文不是很好,偶尔还要补上一些英语才能完整表达整句话,但现在,他说得很流利,他还会用中文打字,她不清楚这短短的一封信实际上耗了他多少时间和精力,她只知道,这一个个字,带着无以伦比的真情和厚意。

    曾经,她纳闷和怀疑他为什么会救她,担心他会否强行要她给他回报,但结果,她看到的是无条件地付出和奉献,而他要的,正如他所说的一样,只想她快乐度过每一天。

    谢谢你,野田骏一,谢谢,谢谢……

    她在他的邮件下面,回复了无数个谢谢,她两手不停地敲打着键盘,一次次地打出谢谢二字,直到沾满整个屏幕。

    结果,她没有发送出去,而是泪眼摩挲地看着它们,再度回忆这一年来他对她的好,爱屋及乌连带如何器重和呵护她的家人,眼泪便又是哗哗直流。

    她的心更加无法平静,整个下午就在那发呆、回忆、沉思,直到下班。

    看着同事一个个地走了,她却一动不动地窝在椅子里,双眼呆滞继续盯着电脑画面,又是不知多久过后,她才回神,打电话回家跟母亲说自己加班,要晚点再回去,然后,她也离开办公室,直达总经理室。

    站在豪华气派的大门前,她先是神思恍惚地停顿数秒,继而抬手轻轻敲了两下。

    “进来。”他用英语回复着。

    她又是略略沉吟,于是推门而进,缓缓走近他。

    见到是她,他眼中即时闪过惊喜,连说话也变得结巴起来,“你……你怎么来了?你不是应该回家了吗?”

    “你好像说过今晚陪我看电影?”凌语芊声音压得几乎低不可闻,讷讷地望着他。

    不过,就算她说得再小声,他还是听到了,更加欣喜若狂,“你想看电影?决定和我一起去看电影?”

    凌语芊点头,“你似乎很忙?”

    “不,不忙,就算忙也可以留到明天再做!”生怕她会反悔似的,他立刻合上文件,站起身。

    凌语芊不禁抿了抿唇,唇间不自觉地绽出一抹笑意。

    他们不吃晚饭,就买了几袋零食,来到影片公布区。

    由于他们光临的是唐人街的电影院,今晚上演的都是华语电影,有新片,也有旧片,凌语芊选择了一套《大话西游之仙履奇缘》。

    这是一个很老的片子,记得第一次看这部电影的时候,觉得很无厘头,第二次和采蓝在碟机看,慢慢看懂里面的涵义,最后忍不住抱在一块大哭痛哭。

    野田骏一平日极少看电影,更别提华语片,顶多是几部比较出名的大制作,大话西游自是没看过,不过他知道中国四大名著之一西游记,便也来了兴趣,更何况这部影片是凌语芊选择,他当然无条件奉陪。

    由于是旧片,安排在小的电影院播放,大概有二百个座位,但还是座无虚席,大多数是华人留学生,个别外国人,估计是陪同学朋友来。

    电影一开始,就是很伤感的曲子,立刻勾动了人的心弦,把人带进一个悲伤的世界。

    随着一抹浅蓝色的倩影在湖面飘逸而来,凌语芊凭着记忆,已经先行想起接下来的情景,动情之处泪流不止,直到整部戏播完。

    其实,这里头除了催泪情节,还有大部分是搞笑轻松的,凌语芊却深陷整部戏,是因为她想起了以前的事,想起她和贺煜的爱恨情仇、悲欢离合和甜酸苦辣。

    电影播放完毕,人们陆续走出电影院,纷纷和同伴说着观后感。

    野田骏一也迫不及待地道,“这部戏的对白很经典很好玩,特别是孙悟空说的那句,曾经有一份真诚的爱摆在我的面前,我没有珍惜,等到失去的时候才后悔莫及,尘世间最痛苦的莫过于此。如果可以给我机会再来一次的话,我会跟那个女孩子说我爱她,非要把这份爱加上一个期限,我希望是一万年。”

    凌语芊听罢,淡淡一笑,脑海闪出了紫霞凄然欲绝的眼神,耳边回荡起紫霞临死前说的话,“我的意中人是个盖世英雄,有一天他会踩着七色的云彩来娶我。我猜中了前头,可是我猜不着这结局……”

    紫霞很痴情,很执着,至死依然抱着这个信念,带着深深的遗憾离开。

    其实,自己曾经何尝不是紫霞,坚信自己最爱的男人会重新给自己带来幸福和快乐,结果却是被伤得体无完肤、伤心绝望,也依然等不到那一刻的到来。

    凌语芊抬起头,仰望着遥远孤寂的夜空,同时也将刚又冲上眼眶的泪水给逼回肚子里去,一会再看向野田骏一,关切地问,“你的胃,好些了吧?”

    野田骏一微愣,语气雀跃,“嗯,好多了。”

    “后来有没有把粥吃了?”

    “吃了!”

    凌语芊唇角微微翘起,恢复静默。

    野田骏一若有所思地望着她,猛然从口袋取出一个锦盒,递到她的面前,“生日快乐!”

    凌语芊怔了怔,不再像中午的激动,还伸出手,缓缓接过。

    那是一只相当别致精美的天然玛瑙手链,玛瑙是独特的亮红色,象征着富贵、安康和幸福,玛瑙内壁刻有她的新名字和他对她的祝福语,传达着他浓厚的情意。

    她握着手链,由衷道谢,晶亮的眸子一瞬不瞬地望着他,认真郑重地保证出来,“你放心,我以后会过得开心快乐的!”

    连绵不断的惊喜,让野田骏一满心震颤,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和耳朵。

    “对了,你说这么晚了人家还有蛋糕卖吗?做一个蛋糕,最快要多久?”凌语芊又道。

    野田骏一这也才接话,温润的嗓子更加激昂兴奋,“有,一定有,无论如何我都会让他们做出一个美丽的蛋糕!”

    说着,他拉起她,快速来到他停车的地方,驾车驶出唐人街,再走十分钟,停下。

    结果如他所言,在他的各种努力之下,大约一个小时后,店员为他们呈上一个新鲜滚辣的生日蛋糕。

    然后又是快车直奔,于晚上十点钟时,赶回她的住处。

    看到凌语芊和野田骏一一起出现,凌母甚是错愕,又见野田骏一手中的精美蛋糕,顿时明了,同时也清楚女儿今晚不是加班,而是……

    正好还没有睡觉的琰琰,兴冲冲地奔了过来,“妈咪,骏一叔叔!”

    野田骏一提了提手中的蛋糕,笑道,“琰琰你看这是什么?”

    “咦,蛋糕!但今天不是琰琰的生日哦。”

    “呵呵,琰琰不久前才过生日,今天当然不是你的生日,今天是……你妈咪的生日!”

    琰琰听罢,乌黑大眼睛更是瞪得倏大,又迅速看向凌语芊,欢欣大嚷,“妈咪,今天是你生日吗?生日快乐!”

    凌语芊心情一直激动起伏着,此刻看到全家人都高兴不已,她更是心潮澎湃,激荡不已,瞄了一下野田骏一,眼中感激再现。

    野田骏一则回她一个会心的笑,提着蛋糕自行走到茶几那,事不宜迟取出蛋糕,插上蜡烛,“琰琰,快叫妈咪过来许愿吹蜡烛。”

    琰琰即时大应一声好,小手儿紧拉着凌语芊,健步如飞地奔至茶几前,抬头仰望着凌语芊,催促,“妈咪,快,许愿,吹蜡烛。”

    其他的人,也眉开眼笑地期待着。

    凌语芊朝众人一一注视,而后缓缓蹲下,闭上眼对着烛光虔诚许愿,大约半分钟,睁开眼睛,一口气吹熄蜡烛。

    “妈咪,你许了什么愿望?快,告诉琰琰。”琰琰又是迫不及待地询问,俊俏稚嫩的小脸因为好奇而变得光亮光亮的。

    “琰琰猜猜?”凌语芊也活跃了不少。

    不过,小家伙可懒了,想都不想,大嚷着,“不猜不猜,要妈咪主动说出来,琰琰上次都这样的!”

    “姐姐,快说吧。”这时,凌语薇也兴致勃勃地插话。

    野田骏一尽管一言不发,但眼中充满期待。

    凌语芊继续沉吟数秒,两手先是轻轻搭在琰琰的小胳膊上,极尽温柔,“妈咪祝愿琰琰健康成长,乖巧懂事。”紧接着,水波荡漾的美目转向凌母和凌语薇,“祝愿姥姥和薇薇阿姨每天都开心快乐。”然后,是野田骏一,她停顿了大约两秒,迎着他惊喜又期盼的眼神,毅然往下说出来,“还祝愿骏一叔叔事业一帆风顺!”

    “啪啪啪——”

    掌声顷刻四起,凌语薇和琰琰欢呼起来,琰琰还奔到野田骏一跟前,调皮地道,“骏一叔叔,这下你可满意了?我妈咪直接提到你了哦!”

    “满意,相当满意!”野田骏一心花怒放,先是宠溺地在琰琰脸上捏了一把,星眸重返凌语芊的身上,发出火一般炙热的光芒。

    凌语芊不着痕迹地避开,切下一块蛋糕,呈给凌母,“妈,谢谢你!”

    凌母接过,忍耐多时的泪水终于唰唰地流了出来。

    凌语芊也深吸着气,继续切蛋糕,分别递给野田骏一和薇薇,轮到琰琰时,小家伙先不接,而是踮起脚跟,啵的一声在凌语芊面颊落下一吻,“琰琰不知道今天是妈咪的生日,只能送香吻给妈咪当礼物,等到下次,琰琰必定献上一份珍贵的生日礼物!”

    珍贵!现在这个吻,已足够矜贵!

    凌语芊即时将他搂住,落在一连窜的细吻,从他的小额头直到下巴,几乎吻遍他整个小脸儿。琰琰,对妈咪来说,你就是最珍贵的礼物,比任何礼物都贵重。

    快乐的时光总是过得特别快,不知不觉临近十二点钟,琰琰要睡了,野田骏一也是时候得走了,大家尽管意犹未尽,还是慢慢结束了这场来之不易的欢乐。

    野田骏一走后,薇薇去睡了,凌语芊也抱着琰琰回自己的卧室,待他睡着后,她继续侧坐床沿,发着呆。

    凌母突然走了进来,若有所思地看着她,意味深长地道,“今天中午,野田骏一打了电话给薇薇,问你为什么不庆祝生日,问今天除了是你的生日,还是什么特别的日子。薇薇告诉他,四年前的今天,是你结婚的日子。他听后,没有继续往下问。这孩子,真好,是妈活这么老,见过最善解人意的男子,妈很庆幸,老天最终能安排这样一个贵人,出现在你的生命里,如果现在要妈死去,妈也心满意足了。”

    “妈——”凌语芊拉住凌母的手,嗓音微颤。

    凌母也在床沿缓缓坐下,将凌语芊的手裹在掌中,继续老怀欣慰地感叹,“妈知道,你还没有心理准备接受一段新的感情,更甚至,你和他这辈子都不会有那样的结果,但妈还知道,你的未来不会再彷徨无助,这个优秀善良的男人定会好好呵护你,给你幸福和快乐。”

    凌语芊不再做声,美目更加水汽氤氲,看着母亲慈爱欣慰的样子,脑海渐渐浮起一个熟悉的人影,那总是很专注的眼神,那无怨无悔的关爱,每一幕都让悸动和难忘,最后,她还想起了今天中午,他迎着头皮把不适合吃的酸甜排骨吃进肚子里,然后不停打呛的狼狈样……

    一会,凌母出去了,凌语芊依然神思恍惚地呆愣着。

    临睡前,她想起了今晚那些快乐的情景,想起每个人高兴开心的模样,这其中,也包括她的。她搂着琰琰,睡得很甜很稳,美丽的唇角一直微微地往上翘着……

    野田骏一,谢谢你为我做的一切,谢谢!

    翌日,凌语准时起身上班,琰琰昨晚睡得迟,醒来时自是看不到她,小脸很是失落,早餐也不吃,低垂着头,闷闷地坐在一边。

    凌母和凌语薇赶忙过来哄和劝,最后,凌语薇答应带他下去玩,他总算肯吃了一碗粥,迫不及待地拉着凌语薇,离开家门。

    姨甥两人来到小区儿童乐园,滑梯、跷跷板、小木马,沙池,都玩耍一遍,停下来休息时,琰琰看到两个同龄小男孩对父亲喊爹哋,还牵着父亲的手撒娇亲昵着,很是羡慕,且困惑不解地问凌语薇,“薇薇阿姨,爹哋是什么意思啊?为什么琰琰没有爹哋?”

    因为几乎没人提过这个称呼,以致琰琰没听过,也就不懂是什么意思。

    凌语薇听他猛然问起,不由怔愣,正好,有个稚嫩的声音从旁边传来,“爹哋都不知道是什么意思,你是傻子还是疯子?”

    是上次和琰琰玩摔跤,最后输给琰琰、还因此和琰琰打过架的小胖子!

    琰琰记得小胖子向来和他关系不妥,于是怒骂回去,“你才是傻子!你才是疯子!”

    “好,你不是傻子,也不是疯子,你是个没有爹哋的野种!”

    这下,琰琰有点不懂了,先是绷着脸瞪了小胖子片刻,随即问凌语薇,“薇薇阿姨,什么叫做野种?没有爹哋的人就是野种吗?为什么他有爹哋,我没有?”

    凌语薇也早被小胖子气得涨红了脸,如今听到更难堪的侮辱,更是花容失色,忍不住对小胖子斥责出来,“小朋友,难道你不知道这样侮辱人是很没家教的做法吗?”

    “喂,你说谁没家教?”她话音刚落,另一道尖锐的叱喝声赫然响起,只见一个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年轻女人走了过来。

    凌语薇认得这个女人,就是这个没礼貌的小胖子的妈妈!

    “白痴妹,你确定你真懂得什么叫没家教?没家教就是像你姐姐那样,未婚生子,生个野种不知道父亲是谁,有娘生没爹养!”这个女人,也是中国移民来的,住在这个小区,上次因为丈夫多瞧了凌语芊几眼,吃醋妒忌,一直记恨在心。

    凌语薇更加义愤填膺,“你……你不要含血喷人!谁说琰琰没爹哋,琰琰的爹哋比你小胖子的爹哋不知帅多少倍!”

    “哈?你是说那个日本鬼子?哼,果然是做妓女无国界,好找不找找个鬼子,还说不是贱人?我看这小子不是野种,而是杂种!”这个恶毒的女人,小气吧啦得要死,因为琰琰样样比她儿子好,所以也妒忌上了。

    凌语薇极少遇上这样的侮辱,不知所措,顿时气哭了。

    琰琰则已经揪住小胖子,拳打脚踢起来。小胖子像个番薯似的,哪是琰琰的对手,一下子就被琰琰打得大哭出声。

    那女人见状,想也不想便往琰琰身上一推。

    幸好凌语薇眼疾手快,及时拉住琰琰,才不至于跌倒。然后,气急败坏地对那女人痛骂出来,“你好可恶,好没人性,竟然动手打人。”

    “谁叫这野种先打我儿子!”

    “那是因为你侮辱我们,还有,小孩子打架,大人怎么可以出手,你骂我们没家教,我看真正没家教的人是你!”凌语薇说着,看向已经围观过来的几个大人,“各位姐姐哥哥,你们评评理,是不是她有错?”

    这几个人都是小区居住的,不想多事,尽管觉得那女人无礼,但还是没人出来指责批评。

    一会,凌母出现了,她做好家务活,见凌语薇和琰琰下来这么久还不上去,于是下来看看,料不到让她看见令人心碎的一幕。

    &百度搜索“小说领域”看最新章节nbsp;她满腔悲愤地瞪着那个女人,恨得将那张恶毒的嘴巴给撕成碎片。

    这时,琰琰看到有几个大哥哥走过,猛地冲过去,拉住其中最高壮的那个,理直气壮地道,“谁说我没有爹哋,这就是我爹哋!”

    “噢!”

    在场的人,无不张大了嘴巴!

    琰琰拉住的那个人,是个年轻小伙子,身上还穿着高中的校服。

    小胖子的妈妈更是笑得夸张和得意,给凌母一个轻蔑鄙夷的神色,拉着小胖子走了。

    其他的人,也陆续退去。

    倒是那个高中生,忽然蹲下来,友善亲切地跟琰琰道,“小朋友,很高兴你喜欢我,不过爹哋不能乱认的哦,大哥哥还没结婚,怎么是你爹哋。”

    说着,他伸手在琰琰小脑瓜摸了一把,起身,和同伴走了。

    “XX,你老实交代,什么时候偷偷生了一个这么帅的儿子。”

    “就是!还不肯认人,那小孩真凄凉!”

    “喂,你儿子似乎比你还帅哦。”

    几名学生已慢慢远去,然而那些谈话声还清晰缭绕于凌母的耳边,还有刚才那恶毒女人的辱骂和嘲讽也继续重现于脑海,俨如一根根刺在擢着她的心窝,心酸悲痛的眼泪于是哗哗直流出来……

    “妈,别哭,别哭。”凌语薇急忙安抚,她自己却也泪流不断。

    琰琰则拉住凌母的手,追问着,“姥姥,什么是爹哋?为什么他们都有爹哋,琰琰没有。还有,为什么小胖子的妈咪说琰琰是杂种?什么叫做杂种?”

    凌母更加柔肠寸断,迅速搂住他,哽咽道,“不,琰琰才不是杂种,琰琰是妈咪和姥姥的心肝宝贝。”

    “那我爹哋呢?姥姥,我也想要爹哋,想像他们一样,牵着爹哋的手,让爹哋带我去麦当劳,我还要告诉小胖子和他妈妈,我不是野种,我也有爹哋。”

    凌母已经泣不成声,搂着他一个劲地悲酸落泪。

    凌语薇伤心之际,脑海灵光乍现,柔声哄道,“不是有骏一叔叔吗?骏一叔叔可以带琰琰去麦当劳和游乐场,对了,下个月就是野田奶奶的生日,骏一叔叔还会带琰琰去认识很多新朋友的。”

    “我不要骏一叔叔,我要爹哋,我不要被他们叫杂种,特别是那个死胖子!薇薇阿姨,你快帮我叫爹哋来,我要证明给胖子和他妈,我不是杂种,我也有爹哋,我爹哋比他爹哋还威武,还勇敢!”琰琰回头朝凌语薇嚷了一句,再次拉住凌母的手,使劲摇晃着央求道,“我想找妈咪,姥姥,请帮我打电话给妈咪,我要和妈咪说话。”

    凌母连忙稳住他,耐心规劝,“琰琰别这样,妈咪要工作,我们不能打扰她,乖,听姥姥的话,姥姥带你回家。”

    “不,我不回家,我要爹哋,我要爹哋。”因为着急和难过,琰琰已经哭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