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嫁,还是不嫁

    野田骏一先是带她来到旁边的长凳上,细心扑扫着上面的落叶,这才体贴地安排她坐下,娓娓道出,“爷爷的父亲,即我曾爷爷,曾经效命于皇军,日本军队谴回本土,曾爷爷认为是自己办事不能,觉得愧对皇军,于是选择自杀了结他的一生。爷爷书房里的长枪、长刀和军装,都是曾爷爷留下的,曾爷爷还留下一份遗书,叮嘱爷爷替他好生保管这些遗物,说这代表着他的忠心,代表着他的英勇,还说除自家子孙之外,任何人要是毁到这些东西,杀——无——赦!”

    听及此,凌语芊总算明白过来。想不到,他们家还有这样一段历史,那么算起来,他曾爷爷岂不是侩子手?

    仿佛猜到她的心思,野田骏一赶忙解释,“我曾爷爷是真心希望共荣,我曾爷爷素来主张和平共处的,他从不允许自己的手下滥杀无辜,更没亲自杀过一个老百姓。”

    “这是他跟你爷爷说,然后你爷爷再跟你们说的?他是在掩饰吧……”凌语芊怒骂出声,因为想起那段血海深仇的历史,整个人显得异常激动,脸都涨红了。

    她忽然连带自己也讨厌起来,自己怎么会让他有机会跟她求婚?他刚才的意思,就是说假如她答应嫁给他,今晚那件意外会当做没发生过?琰琰不会有被罚的危险?

    不,她才不会嫁!

    凌语芊想罢,给野田骏一恨恨一瞪,起身准备离去。

    野田骏一见状,也急忙跟上,三下两下便拉住她。

    “别碰我!”凌语芊的嗓音,充满了强烈的厌恶。

    一抹受伤的表情即时从野田骏一眼中消逝而过,他就知道不应该告诉她的,之前没有跟她说这段过往,就是担心,对他产生厌恶。其实,他有什么错?再错,也是祖先的错啊!有错的人,都受到报应。曾爷爷是曾爷爷,他是他,他并没有任何恶意,他是真心喜欢她,真心想对她好,想对她身边的人好啊!

    “我不会嫁给你的,你死了这条心吧,我也不会再接受你的帮助,我会带琰琰和我的家人离开旧金山!”凌语芊继续厌恶地瞪了他一眼,用力挣脱开他,拼命往前奔跑起来,直奔回家。

    凌母还在等她,见她气喘吁吁脸都红了,不禁纳闷又担忧,“怎么了?对了,野田骏一呢?他回去了?事情后来怎样了?有没有新的消息?”

    凌语芊微微吐着气,注视着母亲,稍后,毅然将情况告知,说完后,满腹悲凉和凄然。

    想不到,要一份安宁的日子对她来说竟是这么的难,她本以为自己终于能够安定下来,还策划着未来的路怎么走,怎么把琰琰带大,然而结果……难道她注定要一生颠簸,一生劳苦吗?

    凌母则更加哀毁骨立,悲愁满怀。事情怎么会演变成这样,怎么兜兜转转又回到了原点?其实,一开始对野田骏一,她也心存成见和排斥,但渐渐随着他的各种好表现,特别是想到他把女儿从万劫不复中救出来,她于是慢慢忽略他的身份,慢慢对他改观,前阵子琰琰遭人欺负,她甚至还想过,假如让他来充当琰琰的爹哋,不失是件好事。可惜,有些人终究要面对,他日本人的身份,注定改变不了。

    &nbs百度搜索“六夜言情”看最新章节p;只是,苦了女儿呐!

    凌母想着想着,心疼地拥住了凌语芊的肩头,“芊芊,别难过,无论你怎么选择,妈都支持你,不管未来还有多少艰难险阻,妈都会陪你走下去,终有一天我们会安定下来,一定会的。”

    凌语芊回望着母亲,重重地点了点头,稍后强装笑脸,故作平静地道,“妈,时间不早了,你去休息吧。”

    “嗯,你也是。”凌母拉起凌语芊,与她一起走向寝室,在彼此门口分开时,再深深对望一下,这才各自进房。

    凌语芊刚走近床榻,正好听到睡得正香的琰琰说梦话,“我爹哋是大帅哥,是大英雄,比你们爹哋都帅都勇敢都强大!”

    她先是怔了怔,忍不住笑开来,探手抚上他的小额头,在心里默默说了出来,“是的,琰琰的爹哋比其他小朋友的爹哋都好看,都英勇,都能干。”

    透过琰琰俊俏的小脸庞,她情不自禁忆起另一张俊美绝伦的男性面孔,然后拿来一张白纸和铅笔,在上面唰唰画了起来,无需十分钟,洁白的A4纸上出现一张棱角分明、刚毅冷峻的面容。

    她低着头,就那样出神地看着画像,坐累了就躺下来,睡过去后,图纸轻轻趴在她的胸前,一直到天亮。

    琰琰首先醒来,看到妈咪竟然在,小脸像是抹上一层亮光,迅速起身准备爬到妈咪的怀里,却猛然被那儿的一张纸吸引了视线。

    他浓密的小眉头先是皱了皱,随即伸出短短的手儿,将图纸拿起,一看里面的人物,立刻惊呼出声,“哇,真好看的大叔叔!”

    这一叫,把凌语芊吵醒,即时也被眼前的情景给愣到。

    琰琰发现她醒了,迫不及待地扬着画纸询问,“妈咪,这个叔叔好帅好英勇哦,他是谁呢?他的画像怎么会在妈咪的怀里。”

    “呃——”凌语芊一时哑然,习惯性地轻咬一下樱唇。

    “妈咪,我想认这个叔叔做我爹哋好不好?我有这张画纸,小胖子他们就不会再说我没爹哋了!”琰琰继续天真无邪地低嚷,目光重新回到图纸上,越看越喜欢,纯澈干净的大眼睛不自觉地露出了崇拜和渴望神色。

    凌语芊心头陡然一热,再三踌躇和思忖,将琰琰抱了过来,让他坐在她的腿上,柔声问,“琰琰真的很喜欢这个叔叔?”

    “当然!”琰琰不假思索地回应。

    凌语芊心里又是一激荡,深吸一口气,毅然道出,“其实,他就是琰琰的爹哋。”

    “啊!妈咪你说真的?这个叔叔真的是琰琰的爹哋?你没骗我吧?我说真爹哋哦,就是在我们祖国当兵的爹哋哦!”

    凌语芊抿唇,肯定地颌首,“嗯,真的爹哋。”

    “哇塞!太棒了!琰琰终于有爹哋了,还是这么好看、这么棒的爹哋!谢谢妈咪,谢谢你替琰琰找了这么棒的爹哋,琰琰的爹哋是最棒的,天下第一!”琰琰突然爬起来,捧住凌语芊的脸,啵啵啵地送出好几个香吻。

    凌语芊笑得更欣慰,也搂住他猛亲。

    少顷,琰琰从她身上跳开,下床冲出房去,找到正在客厅静坐的薇薇,迫不及待地兴奋欢呼,“薇薇阿姨,琰琰有爹地了,你看,这是琰琰的爹哋!”

    薇薇眉儿一挑,接过他递来的画纸一看,顿时目瞪口呆。

    这会,凌母刚好端着早餐过来,琰琰又是箭一般地奔至她的跟前,“姥姥,你也来看看,琰琰的爹哋是不是世界上最好看最棒的爹哋!”

    凌母满面微笑,先是小心翼翼地放下早餐,俯身去看画纸,看清楚里面的人,也瞬时震住了。

    &“第五文学 ”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nbsp;凌语芊已经从房间出来,分别对神色有异母亲和薇薇讷讷笑了笑,带琰琰到沙发那坐下,教导他,“琰琰,还记得薇薇阿姨说过的话吗,爹哋的工作很机密,暂时不能让人知道,关于爹哋的事,你不能对外人说,这张画纸也只能在家里看,在只有妈咪、姥姥和薇薇阿姨的面前才能拿出来,知道么?”

    “骏一叔叔也不能吗?那么小胖子他们还是会说我没爹哋的啊。”琰琰撅起小嘴,不是很愿意。

    凌语芊在他小脑瓜抚摸一把,继续温柔怜爱地哄,“妈咪不是教过你吗,我们只在乎值得在乎的人,小胖子他没礼貌,不是好孩子,不值得我们浪费精力,以后不管他说什么,琰琰都别去介意,当他不存在!”

    “好,我知道!”琰琰终于答应,两眼猛地眯了一下,在心中做出一个决定,“小胖子,我就暂且让你拽拽,将来我爹哋回来的时候,我再带他让你看看,直接让你气死,哼!”

    接下来,大家开始吃早餐,凌语薇终究忍不住,直接问出这张画纸的来源,凌语芊没有解释,只是宠溺地看着她,接着,又给凌母投以饱含深意的一眼,以致凌母尽管也心潮起伏,结果却什么都没有说。

    吃完早餐后,凌语芊打了一个电话给沈乐萱,说自己临时有点事,不回公司了。

    然后,她带着琰琰、薇薇、还有凌母,一起离开家门,决定出去好好玩一天。

    她们先是去逛商场,买了很多东西,中午去吃自助餐,下午到水上乐园玩,晚上还在外面吃了饭才正式结束行程。不过,回到大厦门口时,碰上野田骏一。

    他高大的身影孤独地伫立在灯柱下面,眸色深邃又复杂,定定看着凌语芊等人慢慢走近。

    凌母始终记得他是女儿的救命恩人,依然很友好地打出招呼,“骏一,你来了,吃过饭了吧。”

    “嗯,吃过了。”野田骏一也一如既往的客气和尊敬,视线重返凌语芊的身上,讷讷地道,“乐萱说你今天不上班,没什么事吧?”

    凌语芊还没做声,刚才在车上小憩一会如今刚好醒来的琰琰已经迫不及待地分享他的趣事,“骏一叔叔你好,我们今天过得很开心哦,我们去逛街,上馆子,还去了水上乐园,很好玩呢!”

    野田骏一俊颜先是略略一愣,随即露出温馨宠爱的笑,欲伸手去摸琰琰的脸时,却见凌语芊抱着琰琰毫无预警地走开,他于是赶忙跟上。

    凌语芊见状,停下脚步,把琰琰交给凌母,“妈,你先带琰琰上去。”

    凌母稍愕,便也点头,将琰琰抱过来,不料琰琰嘀咕嘟嚷,说要和野田骏一玩玩,结果,是凌母和凌语薇又哄又劝,他才肯作罢。

    凌母带着琰琰走了,四周围于是恢复宁静,凌语芊美目流盼到处扫视,就是不看眼前的人影。

    野田骏一则目不转睛地盯着她,忽然一把抓住她的手,将口袋里的戒指取出来,迅速套进去。

    凌语芊视线不得不看过来,正好被那璀璨闪耀的钻石折射过来的光芒刺到,本能地眯起眼,紧接着,才挣扎。

    “嫁给我,丹,请嫁给我!”野田骏一不由分说地在她面前单膝跪下,仰望着她,眼神灼热,满面恳求。

    凌语芊抗拒得更激烈,“我不接受,昨天不是说过了吗,我不会嫁给日本人,绝对不会!还有,我要辞职,回去告诉你爷爷,让他放心,我会主动离开你们公司,主动离开旧金山!”

    “丹——”野田骏一伤心难过立刻转为诧异震惊。

    凌语芊也趁此把手缩回百度搜索“六夜言情”看最新章节来,那颗沉重的钻戒忽然就那样从野田骏一手中滑落,哐哐哐地溜到地板砖上,在路灯的照射形成一道闪亮的弧度,像流星一样。

    凌语芊即时感到一丝惋惜,下意识地想去捡,最后却还是忍住了,且连看也不看野田骏一,急匆匆地冲进大厦,奔进电梯,松了一口气。

    她倚靠在电梯壁上,微微扬起下巴看着那一闪一闪的楼层数字,脑海又是禁不住地闪出钻戒滑落在地上形成的耀眼光影,直到铿的一声作响,她才回过神来,随着电梯门缓缓打开,她走了出去,在家门口平复一下心情,才开门进内。

    见不到某个期盼的人影,琰琰不禁疑问,“妈咪,骏一叔叔呢?”

    凌语芊微怔,若无其事地解释,“骏一叔叔他很忙,先回去了。”

    琰琰听罢,小脸即时涌上一抹失望。

    凌语芊牵住他的手,“来,妈咪带你去洗澡。”

    洗完澡,琰琰在床上躺下,依然记得某件事,困惑不解地问,“妈咪,骏一叔叔今晚为什么不上来我们家啊?你和骏一叔叔吵架了吗?是不是他做了什么事让你生气?你别生他的气好不好?”

    凌语芊沉吟一下,讷讷地问,“野田爷爷那样对琰琰,琰琰不生骏一叔叔的气?”

    “为什么要生骏一叔叔的气?凶我的人是野田爷爷,又不是骏一叔叔,叔叔他还帮助我呢,我应该感谢他。再说,他平时对我那么好,我相信骏一叔叔是好人!”琰琰说着,一骨碌爬起来,拉住凌语芊的手摇晃,“妈咪,别生骏一叔叔的气了好不好?”

    凌语芊抿了抿唇,重新安排他躺下,“来,睡觉了,妈咪给你讲故事。”

    注意力被转开,琰琰不再纠结,渐渐便进入了梦乡。

    凌语芊神思恍惚,对他静静凝视了片刻,也起身去洗澡,这晚临睡前,她脑海一直回荡着一个这样的念头:一个人的好,真的可以抵消某些东西吗?

    接下来的日子,凌语芊依然没去上班,她每天都带琰琰出去玩,从而意识到自己之前忙于工作,对他忽略了很多,故她对休假更加理所当然了。

    这天,她像往常那样,带琰琰出去晨运,不料在小区门口处被一个人截止去路,是那个在李欣怡的寿宴上挑拨离间、搬弄是非的中国女子!

    见到她,凌语芊不由自主地想起她的坏,于是也不给好脸色看,本是柔情似水的明眸倏忽一冷。

    然而,那女人非但不知错,还突然当场辱骂出来,“你这不要脸的狐狸精,总算让我找到了,XX竟然给你住这么好的房子,今天不撕破你的脸,我不为人!”

    说着,她扬起手,准备朝凌语芊甩一巴掌过来。

    凌语芊眼疾手快,及时抓住恶妇的手臂,也毫不客气地喝道,“我不管你老公在外面有多少女人,但我可以肯定地告诉你,我不认识他!我儿子上次喊他爹哋,只是小孩子一时不懂事,我现在正式跟你道歉,至于其他的事,你最好就此算了,别再发疯,否则休怪我不客气。”

    “呵呵,说得挺高傲嘛,你以为这样说就能骗得过我吗?今天我要让所有人知道,你这个不要脸的狐狸精勾搭人家老公,偷偷生了野种……”

    “我不是野种,我爹哋也不是那天的叔叔,我爹哋比他好看威风多了!”琰琰猛然也插口,小脸儿气咻咻的,看来他也记得这个坏女人。

    恶妇见到琰琰这个优良品种,妒忌心再起,恨不得用眼光杀死琰琰。

    凌语芊急忙将琰琰护在自己脚边,冷视着恶妇,心底那股傲气自然流露,美目透出不屑,“我不清楚你是患有幻想症或精神错乱,我老实告诉你,我这辈子爱的男人,只有一个,举世无双,无人能及;我儿子的父亲,也只有我爱的男人才有资格!至于你老公,让他省着点。”

    “你……”恶妇即时被气得恼羞成怒,但又困惑起来。

    凌语芊没再理她,抱起琰琰,潇洒淡然地往前走去。

    “妈咪,你好棒!”

    “琰琰也好棒!”

    “爹哋最棒!”

    “嗯,怎么说?”

    “因为爹哋娶了好棒的妈咪,生了好棒的琰琰啊,所以你说爹哋是不是最棒?”

    “呵呵……”

    阳光底下,母子两笑声不断,略微大点的手,不停点着胸前那小小的额头,小小的手儿则点着妈咪美丽的鼻尖,如此温馨的一幕,延续到另一个人出现才消停。

    “野田奶奶!”看着蓦然出现的熟悉人影,琰琰首先喜悦呐喊。

    李欣怡则直接伸出手,将琰琰抱了过来,“小琰琰哦,这么久没见,有没有想奶奶呢?”

    “当然有,肯定有的!”

    “呵呵,小嘴巴真甜,不枉奶奶也无限记挂你呢!”李欣怡又是心花怒放一阵子,这才舍得松开琰琰,注意力转到凌语芊的身上。

    凌语芊嫣然一笑,客气道,“李阿姨,今天怎么有空出来?”

    “是不是阿姨不来找你,你就不记得阿姨的存在了?”李欣怡却直截了当地抱怨一声,见凌语芊静默下来,又是一声感叹,说明来意,“有些话,我想和你单独谈谈,要不先送琰琰回家?”

    凌语芊略略沉吟,颌首。李欣怡于是牵住琰琰的手,往凌语芊的住处走,边走边和琰琰热乎着,凌语芊在旁边看着,百感交集。

    将琰琰送回家后,她们就在小区外的茶室坐下,封闭幽静的小厢房里,淡淡的茶香四处萦绕,和着那甘甜的茶味沁入喉咙,人的心境也变得无比宁静。

    凌语芊默默品尝着茉莉花茶,李欣怡则娓娓而道,“二百年前,野田家族有个先人在经商途中被贼人所害,有幸得一中年汉子搭救,汉子是杀手组织的头目,为报答恩情,先人许诺,将来野田家族的每一代都会安排一人为组织效劳,为期十五年。到了这一代,完成使命的人是骏一。他十二岁就开始加入组织,接受特别训练,然后帮组织杀人,一直到前年,终于期满归来。看着他那么英勇,我作为母亲,一半替他感到骄傲,一半替他感到心酸,就在我以为不用再为他担心受怕,不用再每天祈祷他平安无事时,某天他忽然告诉我,他还要继续这样的生涯,因为他爱上一个女子,这个女子像精灵般的纯洁和美丽,他要保护她,将她从地狱中救出来,让她每天都无忧无虑、快快乐乐地过日子。为了换取那个女孩的自由,他答应杀8个目标人物,因为爱,他为这个女子付出很多很多,但他从没有对她提及,甚至有一次,他替女孩去履行任务,情况极为险恶,他受了重伤,足足躺在床上休养一个月,这些,他都没有告诉那个女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