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贺煜酷爆出场!

    G市国际机场通道上,人来人往,熙熙攘攘,只见那人潮中,琰琰淘气的小身子在窜来跑去,乌溜溜的大眼睛四处张望,透着略微失望的叹息从他嫣红的小嘴逸出,“薇薇阿姨,你骗人啦,G市机场和旧金山的差不多嘛!”

    “哎哟,我没比较过两处的机场吧,我是说,G市比旧金山更美更漂亮!”凌语薇亭亭玉立的身影紧紧追随,如花似玉的脸儿散发着纯真无邪的气质,配上她那刚发出口的娇脆言语,让人不禁认为,这只是一个外表超生长、实际年龄其实还很小的女孩。

    然后,是凌母,慈爱的呼唤充满了关切和欣然,“琰琰,别跑太快,小心人潮拥挤。”

    这一喊,不禁把周围的人都吸引了过来,他们本是潜意识地想瞧瞧,不料目光碰到凌母身边那个倩影,短暂瞥视即时变成了长驻不离。

    好美的女人!

    尽管满面疲倦和风尘仆仆,依然难掩她娇小的脸型和精致绝美的五官像钻石般绽放着奇特而夺目的光芒,细腻白嫩得俨如羊奶凝乳一样的肌肤晶莹剔透,与那一头乌黑亮丽、如瀑布般倾泻在两肩的长发形成非常鲜明的对比。柳眉如画,美目灵动灿若星辰,里面水波荡漾,柔情万种,仿佛无时不刻都在默默倾诉着动人的故事。

    妙曼的身段裹在一袭浅色刺绣及膝连身裙内,修饰得匀称纤细、玲珑有致,柳条儿的腰肢盈盈一握,曝露在空气里的美腿同样是凝脂般的嫩白,令人遐想非非。脚底踏着透明彩丝鞋带的玻璃凉鞋,足踝浑圆线条优美,十个脚指头上虽没丹蔻朱红,却更显自然美好。

    她挽住中年妇人,走得袅袅婷婷,绝色的容颜挂着淡淡的笑,整个人带出一种淡然、明朗、柔美的气息,象是一股清新纯雅的芬芳在四周悄然散开,蔓延到每个人的心头。

    人世间真有这么美丽的女子吗?这真的不是幻觉吗?大白天的,有仙子降临人间?

    男人们都看傻了眼,痴迷陶醉,有些甚至突发奇想,想着要不要上前勾搭结识,然而下一秒,这大胆的想法硬生生地忍住了。

    这个举世无双的美女已经名花有主了!紧跟在她们身后,一个高大帅气的男人推着大行李车,面容英俊,身材伟岸,气质优雅高贵,所以,他们又怎么是他的对手!

    也是,这么绝美脱俗的女人,怎会没有护花使者呢,帅哥美女的组合,后代一定是小帅哥,刚才中年妇人喊的那个活泼俊俏的小男孩,必是女子和男人的爱情结晶了!

    浅浅的惆怅和失落,顿时蒙上男人们的眼眸,他们只能怅然若失地看着女子从眼前从容地走过,对着那美丽的倩影望洋兴叹,心中的遐想化成一缕遗憾的美梦……

    “丹,想不到你们中国男人也那么好色,你也看到吧,刚才那些人的眼珠子恨不得要长在你的身上似的。”野田骏一走前几步,来到凌语芊的身边,侧脸低吟,温润的语气透着一股淡淡的吃味儿。

    凌语芊美丽的唇角下意识地翘起,瞟着他,揶揄出来,“那你也该留意到那些女人的目光,想要把你这个大帅哥活生生地吞了吧!”

    野田骏一先是一怔,立刻惊喜道,“你吃醋吗?”

    “你觉得呢?”凌语芊又是俏皮地眨了眨眼。

    野田骏一暂不接话,不过,心里美滋滋的,他发现,他的丹越来越爱开玩笑,迷人的脸上调皮神态越来越多,这些,都是他最希望见到的。

    “爹地妈咪,你们走得好慢哦!”一声稚嫩的呐喊猛然打破这温情的一面,不知走了多远的琰琰折回头来,嘟着小嘴皱着眉头,“你们的腿明明是琰琰的几倍,走得却比琰琰慢一半,哎,哎,哎!”

    凌语芊笑意更浓,取出手帕,略微弯腰,小心翼翼地抹去他额头上的细汗,这孩子,本来汗就大,又爱到处跑,机场大厅明明有冷气,可他还是冒出了小小汗珠来。

    “对了妈咪,我们等下去哪玩?”琰琰又道。

    “等下先去酒店check—in(登记入住),然后去医院探望茵茵姑婆。”一直跟着琰琰跑的凌语薇也已经过来,马上代为回答。

    “啊!那岂不是没时间玩了?”琰琰又鼓起了小脸,因为他们下机已是下午。

    凌语芊拉住他的手,温柔地道,“我们不是会逗留一段时间吗?我们会有时间玩的,明天吧,明天妈咪带你去玩,今天先陪姥姥去探望茵茵姑婆。”

    琰琰扁着小嘴犹豫了一会,勉为其难的语气,“好吧,给面子姥姥哦!”

    这老气横秋的模样,顷刻把众人的笑容都勾了出来,目光皆锁在他身上,里面都涌动着一种相同的光芒——怜爱,欣然、满足。

    他们下榻的酒店,是在市中心的一间五星级酒店。

    本来,野田骏一想定中华大酒店,记得他当时跟凌语芊提起时,凌语芊脸都白了,想也不想赶忙否定,面对他狐疑关切的眼神,她急中生智,编了一个借口,总算能蒙过去,然后才订了现在这间。

    五星级的酒店,各种配套设施自然是一流的,野田骏一订的是家庭式的总统套房,里面刚好有三个房间,他自己一间、凌语芊和琰琰一间、凌母和薇薇一间。

    琰琰头一遭住酒店,小子可新奇了,一进房就到处窜,最后还爬上床弹跳,直到大家都放好行李,准备出门了,他才意犹未尽地消停。

    来到医院,大家心情变得沉重起来,特别是看到白发苍苍、容色干瘪枯槁的茵茵姑婆,众人更是忍不住当场落泪。

    茵茵姑婆生性乐观,如今八十多岁了也算是正常老去,故她并没多大的伤感,见到她们,欣喜激动中才隐隐透出惋惜和无奈,她睁大布满血丝的双眼,逐个逐个地看着众人,然后,挣扎着作势起身。

    凌语芊本能地想去帮忙,不料野田骏一比她更快,不假思索地扶住茵茵姑婆单薄的双肩,小心翼翼地扶她起来。

    茵茵姑婆冲野田骏一感激地笑了笑,目光转到凌语芊和凌母那,“记得不久前芊芊才这么小,如今已经结婚生子,姑婆没用,你结婚的时候正好扭到脚,无法来亲自给你道贺,如今看到你过得很好,还找了这么优秀的丈夫,姑婆替你感到高兴。”

    茵茵姑婆指的结婚,其实是四年前,凌语芊和贺煜那段婚姻。不过,大家都没有纠正或解释,只含泪微笑着。

    活泼淘气的小琰琰,此刻也变得严肃起来,小小的身影站在病床前,微微仰望着茵茵姑婆,有模有样地安慰道,“茵茵姑婆,你一定要好起来,然后琰琰带你去玩。”

    茵茵姑婆视线转到琰琰的身上,刚才见到琰琰,她便喜爱不已,如今更是激昂又欣喜,颤抖的手抚摸着琰琰的小脸儿,越看那俊俏好看的小五官,心中越觉欣慰,最后,目光回到凌母的身上,心疼地道,“如萍,有些事就看成是注定的,如今芊芊和薇薇都大了,还有琰琰这么可爱,你记得放宽心态,和她们好好活下去。”

    看来,她已经知道凌父和凌母的情况。

    凌母依然淡雅如菊,握住茵茵姑婆的手,若无其事地道,“嗯,姑婆你别为心,我晓得怎么做的,倒是你,务必听护士和医生的话,每天记得笑多一点。我会常来看你的。”

    “不用常来,你多陪芊芊他们,琰琰还小,这个年纪正需要多功夫,姑婆没事的。”

    凌母便也不再多说,留下来继续陪她聊天,直到护士来提醒病人要休息了,大家才暂且离开。

    走在住院大楼前的小径上,凌语芊挽住凌母,安抚道,“妈,您别太难过,人各有命,茵茵姑婆会走得很安详、很平和的。”

    凌母定了定,从悲伤中出来,看向野田骏一,由衷欣赏,“骏一,刚才谢谢你。”

    “妈怎么客气了,茵茵姑婆是你们的亲人,也就是我的亲人。”野田骏一伤感之情已然消退,俊颜重现春风般迷人的笑,稍后拉住琰琰,转开话题,“今晚大家想吃什么?琰琰最小,优先发言。”

    “我想吃湘菜。”琰琰把他早就想吃的报出来。

    野田骏一笑意渐浓,揉了揉琰琰的发丝,看向凌母,得到凌母说无所谓的回答,随即转向凌语芊,凌语芊同样是说什么都行,至于薇薇,则赞同了琰琰的提议。

    结果,自然是去吃湘菜了!

    琰琰高兴得手舞足蹈,迅速往前奔跑起来,野田骏一下意识地挥动长腿去追,很快追到他,和他戏耍嘻哈,一会还把他抱起来,不知说了什么,惹得琰琰咯咯直笑,不停亲吻他。

    凌语薇在后头看着,情不自禁地赞叹,“姐夫真的很好哦,很疼琰琰哦。”

    凌母满面欣慰,听罢不觉朝凌语芊看了一眼,凌语芊也很有默契,侧目与凌母相视,用眼神告诉母亲,她也很欣赏这个男人,她会好好对这个男人,说不定很快,她会爱上这个男人。

    是夜,琰琰睡下了,凌语芊起身,在睡衣上披了一件衬衣,走出卧室,来到书房。

    美国那边刚好是上午,野田骏一在工作着。

    这次,她为他冲了一杯参茶,边走到他的身边,边道,“今天的公事很多吗?需要我帮忙不?”

    野田骏一接过她递来的参茶,喝了几口,语气雀悦,“你这样,已经帮我很大的忙,给我无穷尽的力量,让我像是一个超级无敌的英勇战士!”

    呵呵!

    凌语芊立刻被他的甜言蜜语给弄得有点儿娇羞,又瞧他一脸满足的样子,心里像是被针蛰了一下,感觉疼疼的,忆起他的好,又暖暖的,她体内顷刻生起一股力量,催使着她走到他的背后,芊芊玉手落于他的两边肩膀,缓缓按摩起来。

    如此举动,让野田骏一简直受宠若惊,回头,星眸惊喜交加。

    “手艺不是很好,可别嫌弃哦。”凌语芊俏脸又是一阵含羞,美目窜来窜去,不自在地避开他炙热的视线,“还有,不准看我,不然我不干了!”

    “不嫌弃,求之不得呢!”野田骏一欢喜地说罢,便也乖乖地扭过头去,虽然他很想就这么看着她。

    凌语芊恢复自如,慢慢进入状态,其实,她的手艺丝毫不亚于那些专业的按摩女士,把野田骏一服侍得一脸陶醉,本是看着公文,渐渐地,索性整个身躯往后靠在大椅内,微微闭目,尽情享受起w百度搜索“第五文学 ”看最新章节来。

    凌语芊边继续,边看着他,脑海倏忽闪起另一幕画面,曾经,她也这样为一个男人按摩,当时,是发自于爱,现在呢,发自什么?感激?内疚?又或者,有那么一点点喜欢?

    讨厌,怎么又想起不该想的人了!

    凌语芊在心中暗骂自己,条件反应地一个用力,正正掐在野田骏一的肩膀上。

    他剑眉一蹙,立刻睁开了眼,再次回头。

    凌语芊一脸窘迫,“对不起,对不起……”

    “呵呵,没事。”野田骏一微笑着,看着她连道歉都那么美丽迷人的模样,放松的心陡然一股荡漾,握住她的手,微微用力,把她拉到他的怀里。

    “啊——”凌语芊惊呼,美目瞠大,呆呆看着他,一时忘了反应。

    野田骏一则眼神炽热,一瞬不瞬地望着她,慢慢凑脸过去。

    看着他的脸距离自己越来越近,越来越放大,还有那灼热的鼻息不停洒向自己,凌语芊更加心慌意乱,不知所措,想抗拒,又不忍心,想接受,又不情愿。

    刚好,电话声响起,打破这暧昧混乱的一幕!

    凌语芊暗暗松了一口气,趁机从他怀里起来,野啦啦文学更新最快llwx.net,全文字手打田骏一则默默低咒兼失望,也顺势扶她起来,伸手去拿手机,接通电话。

    是野田宏发打来的,凌语芊虽然听不懂日语,但她多次听过野田骏一用日语喊爷爷的称呼。

    她于是静立一旁,等待他讲电话,谁知十几分钟过去了,他仍说得起劲,她突然想到琰琰,又思及刚才差点“着火”的意外画面,离开的心不由坚决起来,拿起纸和笔,快速写下一行字,告诉他,她出来很久了,不放心琰琰一个人睡,她得先回去,然后,叫他别太累,早点休息。

    她把纸张推到他的面前,不待他反应,快速走了出去。关上房门的那一刻,她又是深深地呼出一口气,紧接着,回到自己的卧室。

    出乎意料的是,琰琰竟然真的有事,她刚进门,只见琰琰正从床上跳下来,直奔向她,搂住她的腰身,稚嫩的童音带着哭意,“妈咪,你去哪了,为什么不陪琰琰睡,妈咪坏坏,妈咪说过不会离开琰琰的,呜呜,妈咪坏坏,不守信用……呜呜……”

    两只小小的手儿,却如有极大的力量,收得越来越紧,紧得凌语芊都感到了痛意,而且,痛得不仅是身体表层,还渗透到内心里去。

    她也急忙抱住他,一个劲地道歉,“琰琰,对不起,是妈咪的错,乖,别哭了,哭得妈咪心都揪起来了,对不起,妈咪知道错了,妈咪以后再也不会离开你,再也不会……”

    凌语芊说着,也呜咽起来,抱他回到床上,让他坐在她的腿上,抬起他的脸,帮他轻轻拭擦着眼泪。

    琰琰不停眨着眼,长睫毛也像两扇小门似的扑簌扑簌,还沾着点点晶莹剔透的泪珠儿,整个人看起来煞是可怜。

    凌语芊心头又是一紧,修长的手指温柔地抚摸着他嫩滑的脸儿,疼到骨子里去。

    琰琰定定望着她,怯怯地问,“妈咪,你真的会永远都爱琰琰吗,最爱最爱吗,琰琰刚才见到妈咪生了小弟弟,和爹地一起逗着小弟弟,再也不理琰琰了。”

    见到?凌语芊先是纳闷,很快明白过来,他应该是做梦了吧,难怪他会半夜醒来,难怪会哭,原来是做噩梦了。不过,他为什么无端端做这样的梦?

    得不到她的回答,琰琰更加焦急,又差点哭了起来,“妈咪,妈咪!”

    凌语芊定了定神,重新拥他入怀,殷切安抚,“琰琰做梦了,那是幻觉,不是真的,还有,妈咪不是跟琰琰说过的么,就算将来妈咪生了小弟弟,还是最疼琰琰。”

    “可是,我不要妈咪生小弟弟!妈咪,你答应琰琰,别和骏一叔叔生小弟弟小妹妹,妈咪只有琰琰一个小宝贝好不好?”琰琰抬起头来,再度透出与他年纪不相符合的成熟。

    凌语芊一时语塞,无法立刻回答,琰琰于是继续喊,继续央求,整个人更加可怜兮兮的,与他平时调皮嘻耍的模样判若两人,凌语芊彻底投降,心软地答允,“好,妈咪答应你,妈咪不和骏一叔叔生娃,妈咪只有琰琰一个小宝贝,心里永远装着琰琰。”

    得到保证,琰琰总算放心,不过,他再也不肯入睡,窝在凌语芊胸前,紧紧搂着凌语芊。

    时间一点一点地过去,凌语芊于是哄他睡,他却不肯,睁着又黑又亮的大眼睛,凌语芊唯有作罢,后来又是很长一段时间过去了,她终于听到一道轻微的呼吸声。

    她继续抱了他一会,将他慢慢放到床上,然后,出神地看着他娇气安宁的睡颜,思绪回到今晚的事上。

    想起自己差点和野田骏一接吻,想起琰琰噩梦惊醒大哭,她心中猛然窜出一个这样的念头,“会不会是琰琰潜意识里在帮他父亲阻止自己爱上别的男人?”

    不过,很快她又甩开此念头,给自己一个自嘲苦涩的笑。

    一定不是的,才不是这样子的,琰琰估计是来到陌生的地方,认床,导致半夜睡不好,绝对与贺煜无关,更不是自己胡思乱想的情况!

    想罢,她更加极力调整好心中的纷乱,也开始闭上眼,在疲倦的促使下慢慢睡了过去。

    第二天,遵照计划,大家一起出去玩。

    原本凌母觉得自己上了年纪,打算不去的,但大家都不同意,特别是琰琰,也不知是受何人所教,扬言姥姥不去的话他也不去,结果,凌母自是无法推辞,欢欢喜喜地参与了。

    此时正逢夏季,他们选择的地方是G市最大最闻名的水上乐园,那里刚好举办一场比基尼小姐大赛,整个乐园闹哄哄的,到处人头攒动,欢声笑语。

    琰琰穿着帅气的小泳衣,在水中玩得不亦乐乎,还不时钻到比赛现场趁热闹,看到人家欢呼鼓掌,他小手儿更是啪得极响极响的,凌语芊和凌语薇紧追着他,野田骏一当然也跟随保护,四人出众的外表,纷纷引来周围的关注,使得台上的作秀也逊色不少。

    对周围的注目,凌语芊没多加理会,她一心停在琰琰的身上,见到琰琰开心高兴,她也满心欣慰,她想,琰琰应该是忘了昨晚的噩梦。

    于是,她不禁又朝身边那个温文儒雅的人影瞄了瞄,盈盈美目中透着淡淡的歉意和愧意,不过很快,又因为琰琰的淘气和调皮给暂时冲走,心情也被琰琰感染,跟着轻快放松起来。

    一整天,他们都在水上乐园度过,直到傍晚才踏上归途。

    然后第三天,野田骏一有工作上的事忙,凌语芊便陪凌母再去医院探望茵茵姑婆,大家坐了一会,由于医院不允许太多人久留,凌语芊让凌母自个留下继续陪茵茵姑婆,她则带着琰琰和凌语薇到附近的某个大商场逛街。

    同一时间,此商场的西塔,一场“地王竞标会”正火热激烈进行中。

    大堂内金碧辉煌,庄严肃静,在座的都是业界各大精英,个个衣着光鲜、非富即贵、惊才风逸,然尤为最的,是第十排那个霸气侧漏的高大人影。

    尽管他已经很低调地坐在不起眼的地方,可他与生俱来的王者风范不容忽视,让他闪闪发光,让人一眼就看到他,结果自然是成为全场的焦点。

    男人大约三十三、四岁的样子,穿着一袭黑色名贵的西服,刚毅冷峻的脸型,俊美突出的五官如雕刻一般,有棱有角,斜飞的英挺剑眉正微微蹙着,让人感觉他过得不是很舒心,深邃的黑眸蕴“第五文学 ”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藏着无尽的锐利和精明,鼻梁高挺自信风发,嘴唇性感削薄轻抿,整个完美的五官,搭配上自然流露的成熟沉稳的气息,简直上帝手下巧夺天工、独一无二的精品。

    由于此刻他坐着,看不出黑色西服掩盖下具体是怎样一副完美的体魄,不过单从这巍然的身形便可猜到,那必是一副挺拔高大,伟岸修长却不粗犷的身躯,由于他面无表情,冷酷如冰,整个人宛若黑夜中的雄鹰,冷傲孤清却又盛气逼人,力拔山兮气盖世,孑然独立间散发的是胜券在握、傲睨天地、唯我独尊的强势和霸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