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父子重逢

    坐在他身边的男人,也是一个大帅哥,同样一身黑色西服,不过,给人的感觉与他是不同的类型,最大的区别是,那双细长的桃花眼漾漾多情,使得整个人看起来非常斯文和俊雅。

    他们正是贺煜和池振峯。

    池振峯略略侧头,凑近贺煜的耳朵,低声道,“总裁,刚刚承泽发短信过来,说一切尽在掌控当中,您放心去追。”

    贺煜依然面无表情,不过,幽冷的眸瞳悄然窜起一抹光亮,显示他有听到振峯的话。

    就在此时,台上负责人报出另一个人的竞标价码,他于是抬起那只运筹帷幄的手,果断竖起两根手指,低沉浑厚的嗓音自他冷冽的薄唇逸出,“二十亿!”

    哗——

    &nbsp“小说领域”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这样的报价,无不震惊全场,所有人的目光齐刷刷地朝他直射过来。

    本来,投标会的规律是加五千万一次,上一个人起价十五亿,他应该跟着报十五亿五千万,再甚至,十六、七亿吧,而非一下子就这么大的跨度。

    不愧是财力雄厚的贺氏集团!不愧是风驰电掣的贺煜!

    他这一报价,吓退了一大半同行,他们都停止竞标,带着略略的遗憾,安静看下去。

    还有几个继续角逐,到了竞价二十三亿时,贺煜再一次举牌,喊出二十六亿,又是震动全场,结果,只剩一个对手与他纠缠到底,待他报出三十四亿时,再也没人敢继续,他成了今晚的赢家,这块黄金地皮,归贺氏集团。

    那些同行,纷纷朝贺煜围涌过来,各种各样的道贺声不绝于耳,无数名片也陆续投递过来。

    面对恭维和谄媚,贺煜薄唇勉强一扯,并不伸手去接名片,连谢谢都吝于回他们,高大的身躯站了起来,在众人下意识地让道后,阔步朝门口走去。

    池振峯吩咐两名保镖留下接名片,自己也和另外两名保镖紧追出去……

    从商场西门到停车场的途中,有个小小的院子,几个年约四五岁的孩童正在演练着什么,距离他们不远处,站着另一个稍微矮点的小人影,正是琰琰小朋友也。

    他本是跟随妈咪和薇薇阿姨逛街,谁知进去的都是卖女人衣服的店,妈咪和薇薇阿姨都看得不亦乐呼,难为他从兴致勃勃到意兴阑珊。更离谱的是,刚才那个店的老板娘竟然对他露出“色迷迷”的眼神,还使劲捏他的脸,他最不喜欢被外人这样了,感到很生气,给老板娘恶狠狠一瞪,看向妈咪,希望能赶紧离开,谁知妈咪还很投入地帮薇薇阿姨试着新裙子,他郁闷之下偷偷溜走,漫无目的地到处逛,忽见几个小哥哥朝这里来,便也尾随。

    这几个小哥,好像说要参加什么亲子活动,刚才围在一起,每人轮流表演一次,他们都统一自我介绍,大家好,我叫某某,这是我爹地某某,这是我妈咪某某……

    他们都好奇怪,名字和爹地都有同一个字,不像他,叫简帆,爹地叫野田骏一,完全不相同的。

    不过,有个小哥倒和他差不多,但也因此遭到大伙的嘲笑,他们竟然都叫那小哥是野种!

    看着眼前的画面,琰琰不禁想起上次被野田皓杰和其他小朋友辱骂的情景,小心房于是被怒火填满,正义之情促使他打算上前批评,不料人家已经发现他,还朝他围过来,带头的胖子神气地吆喝道,“喂,你是谁?谁让你偷偷躲在这里看我们彩排的!”

    迎着他们不怀好意的眼神,琰琰先是沉吟一下,随即嘴角扬起,客气地打出招呼,“你们好!”

    薇薇阿姨说过,伸手不打笑脸人。

    可惜,人家对他产生了排斥,他越是这样越招人妒忌,长得帅,衣着又潮,跟电视上的小明星一样,真是讨厌!

    “小野种,给我好好教训他!”小胖子指使刚才那个被嘲笑的小哥,恶声恶气。

    琰琰怒气再起,便也不打算再和他们客气,给小哥一个安抚的眼神,冷眸瞪向胖子,寒着脸批评出声,“你们怎么可以这样欺负人,还当不当他是朋友!”

    他这样,更招来仇视,几人又是朝他靠近几步。

    见他们都凶神恶煞,还都比自己大,琰琰知道自己应该掉头离开,但想到他们的无礼,想到被欺负的小哥和自己一样的遭遇,狭义心肠不由继续流露,骨子里那股不服输的遗传基因让他毫不退缩,不甘示弱地怒道,“你们和爹地名字有相同的字就了不起吗,你们的行为简直野蛮兼无礼!”

    “关你什么事,我们就爱说他是野种,他都没意见你嚷个屁毛,难道你也是野种?”

    “住口,我才不是野种,我有爹地。”琰琰更加怒不可遏。

    “是吗,那你爹地叫什么名字,你又叫什么,该不会和小豆子一样,不同姓吧!”

    被说中,琰琰小脸庞陡然变色,小眉头紧蹙着,乌黑透亮的大眼睛如冰般冷下来。

    小胖子见状,可得意了,说话也大声了不少,“喂,聋了吗?最好乖乖说出来,你叫什么,你老子叫什么!不然的话,今天别想走,除非……你肯从我们的裤档一个个爬过去!”

    “哈哈……哈哈……”

    几个小毛孩得意大笑出来。

    琰琰尽管怒火持续高涨,但也懂得观察环境,于是没有硬拼,边冷冷回望着他们,边思忖如何摆脱。

    正好,前面走来几个大叔叔,他们都穿着清一色的黑色衣服,很神气很威武的样子,俨如电视里看到的大人物驾临的场景。

    琰琰认真衡量思忖,随即不顾一切地奔跑过去,迅速拉住最高大最好看的那个叔叔,重返众小子面前,煞有其事地道,“谁说我是野种,这就是我爹地,比你们的爹地都能干!”

    几个小毛孩见状,也马上变色了,但还是硬着头皮压住惊慌死撑,暂时没有被吓退。

    琰琰小心肝不由咯噔咯噔的,毅然豁出去,仰起小脸对帅气的大叔叔发出恳求的眼神,“爹地,他们想欺负我,你快帮我教训他们,好吗,好不好?”

    被琰琰拉住的人,正是贺煜,他刚从投标会场出来,准备去拿车,不料碰上这样的一幕。

    好小的男孩,的确,跟185厘米的他相比,这个身高只及他腿部的小豆丁很渺小,小的让他心驰微微荡漾,生起一种古怪的感觉,而那俊俏稚气的小脸充满央求又令他莫名的怜爱,以致破天荒地配合他的请求,鹰眸暂且离开他的小脸,转向那几个小毛孩,漫不经心地道,“你们是谁,父母呢?”

    他就这么一问,嗓音像平时的淡漠,却足以把几小子吓到,他们再也不敢停留,夹起尾巴逃跑了。

    琰琰终于松了一口气,再次仰头看着贺煜,毫不掩饰崇拜和感激,“大叔叔,刚刚真的很谢谢你。”

    贺煜不语,俯视着他,心潮依然荡漾起伏着。

    琰琰也继续友好微笑,如今静心下来细看,发现这个大叔叔长得真好看耶,很有型,很神武,比骏一爹地还完美哦!

    要是大叔叔真的是自己的爹地,那该多好!

    他脑子里出其不意地迸出这样一个念头,不过很快,他又自嘲地笑了笑,想起自己是时候回到妈咪身边了,依依不舍地辞别,“叔叔,我走了,后会有期。”

    眼见他就要转身,贺煜本能地拉住他,待他重新抬起脸儿,乌黑闪亮的大眼睛发出困惑之色,他情不自禁地问了出来,“刚才,为什么说我是你爹哋?”

    他低沉冷冽的嗓音已下意识地轻柔下来,小豆丁刚才那千变万化的表情,触动着他孤寂的心。

    “因为你长得高大威武、英俊潇洒、风流倜傥、人见人爱,车见车载……”琰琰便也迅速应答,把他学到的中国成语一股劲地全都搬出来,说着说着,眼中崇拜之情猛然加剧,“最主要的是,你看起来好威风好厉害,还有那么多保镖哦,你刚才也看到,那几个小毛渣吓得动都不敢动!”

    尽管知道这些形容词对自己很正常,但贺煜还是忍不住满心欢欣,不知因何缘故,他觉得眼前这个给他特别情愫的小男孩如此赞美他的时候,那种感觉非常棒,让他忍不住继续问,“你碰到危险时,经常随便认爹地的吗?”

    琰琰头一歪,小眉头挑了挑,“十次算不算经常?”

    呵呵,看来他是当街认爹地了!贺煜薄唇漾起一抹趣味的笑,“不觉得自己这样很没用?”

    琰琰立马摇头,不以为然的表情,“no—no—no,男子汉大丈夫能屈能伸,面子固然重要,但有时要看情况,像刚才,假如我不找你救命,说不定我会被他们围攻起来,然后叫我沿着他们的裤裆底一个个钻过去……故你说,哪种丢脸更可怕?”

    真是个聪明的孩子!

    贺煜冷硬的面部线条愈发柔和与舒缓,好看的唇角弧度更深。

    “对了叔叔,我今天认你作爹地的事,你能否答应我别告诉我妈咪?”琰琰猛地又道,发出一个请求。

    贺煜下意识地颌首答允,又不知怎么的,顺势问,“你妈咪叫什么名字?”

    “妈咪啊……”琰琰乌溜溜的大眼睛灵动一下,“叫大美女。”

    大美女……贺煜眼中笑意更浓,“那爹地呢?”

    “叫野田骏一……”

    “野田骏一?你是日本人?”

    “不,不,我是中国人。”琰琰答得可响亮了!

    中国人?中国也有野田这样的姓氏吗?贺煜先是一怔,随即想到什么,又问,“那你叫什么?”

    “我叫简帆!”

    果然如此!看来这个野田骏一爹地,又是他认得喽!

    “总裁,电话!”一直静默于旁的池振峯蓦然走上前来,把手机恭敬地递给贺煜。

    贺煜没立即理会,注意力仍然停在琰琰身上,忽然取出一张特别的名片,递给琰琰,“你想见我的话,可以照着上面的地址来找我。”

    琰琰先是愣了愣,随即把这漂亮的卡片接过来,又瞧了瞧贺煜,从自己小手腕解下独特的绳子,礼尚往来,“这是我妈咪亲手编织给我的手绳子,我现在正式送给你,作为你将来见我的信物。”

    呵呵,小家伙,古装戏看多了!

    贺煜也不假思索地接过,压根就没意识到,这只是一条手绳子,没有电话没有地址,如何联系!

    他紧紧拽住绳子,这才从池振峯那接过手机。

    琰琰也拿起挂在胸前的3G电话,把开关打开,在唯一的按键使劲一按。

    “琰琰,是琰琰吗,你跑哪去了,怎么把手机也关掉,你把妈咪吓死了。”电话那端,立刻传来凌语芊心急欲哭的声音。

    琰琰却相当淡定,“哎哟妈咪,你别急,我没事。”

    “那你干吗关掉手机,妈咪说过你在外面的话,要时刻开着手机,你真不乖,妈咪找遍整个商场都见不到你,妈咪几乎以为你已经……已经……呜呜……”

    “好了,妈咪你别哭,是我不好,我以后不会这样了,你别哭啊,再美的女人哭也不好看的。还有你放心,我这么机灵,绝不会被坏人拐走的。我在西门大门口等你哦。”琰琰说完,慢慢挂了电话。

    然后,正式和贺煜辞别。

    看着他帅气的小身子活泼淘气地跑开,贺煜耳边不自觉地回荡着他刚刚和妈咪说电话的情景,心头突然涌上一种说不出的特别感觉,有股冲动欲追上去,陪他一起等待他那爱哭的、吓坏了的大美女妈咪过来。

    冲动毕竟是冲动,贺煜当然没有这样做,待那抹调皮的小身影渐渐消失于转弯处,他也收回视线,举起手中的绳子若有所思地注视片刻,把它收起放进口袋,连同那股莫名的怅然若失也隐藏起来,俊美绝伦的面庞温柔神色已然退去,恢复以往的冷酷淡漠,重新挥动两腿,朝停车场走去……

    西门大门口,琰琰刚到半分钟,凌语芊也急匆匆地赶来,见到那熟悉的小身子,不由分说地把他纳入怀中,欣喜之际再度落泪。

    不久,凌语薇也气喘吁吁地跑过来,轻微责备,“琰琰,你又不乖了!非但自己偷溜,还关掉手机,你可知道你妈咪刚才几乎崩溃了!”

    琰琰自知有错,小嘴扁了扁,从凌语芊怀中出来,看着妈咪美丽的脸庞像突然多出两条小河流似的,不禁抬起小小的手儿,拭去那些讨厌的眼泪,且道歉出来,“妈咪,我知道错了,你别哭,哭得我心肝儿都揪起来了!”

    最后这句,是他往日哭的时候,凌语芊这样说的,想不到他记住了,还学以致用。

    凌语芊忍俊不禁,即时破泣为笑,捧住他的小脸,看看,摸摸,亲亲,最后停下来时,不w百度搜索“第五文学 ”看最新章节经意间瞄到他手腕上空空的,娥眉蹙起,“妈咪送给你的绳子呢?”

    琰琰也一愣,眼神闪烁,若无其事地道,“可能刚才不小心,弄丢了!”

    是吗?会弄丢吗?她就是担心他淘气,做的时候把扣子弄得很密实。

    迎着妈咪狐疑的眼神,琰琰心肝儿直跳,继续道,“这又不是买来的,妈咪再做一条给琰琰不就得了,就这么说定了,妈咪一定要补做给琰琰哦!”

    说罢,还迅速搂住凌语芊的脖颈,啵了一声,希望能转开妈咪的注意力。

    凌语芊依然有点心神恍惚,正好野田骏一出现了,刚才他忙完工作,打电话问她们在哪,凌语芊便把琰琰失踪的事告诉他,他火速赶来了。

    “爹地!”琰琰鬼精灵得很,生怕再次遭到批评,赶紧先示好,小身子闪电般地奔向野田骏一。

    野田骏一本能地将他抱了起来,温柔地问,“刚刚去哪了?爹地不是教过你要听妈咪的话吗?妈咪最疼你,你一定不能做出什么让她担心的事。”

    “嗯嗯,是我不好,是我调皮,我保证,下不为例!”琰琰吐吐小舌头,还举起两个手指,发誓状。

    这么可爱的小宝贝,大家又如何舍得责备,所以,这个惊心动魄的小插曲,就此为止。

    野田骏一带着大家走出商场,准备找个地方吃晚餐。

    不过,在商场正门处,凌语芊嘎然止步,被对面一个大广告牌给吸引了视线。

    “新一代歌神肖逸凡巡回演唱会G市站,深情演绎,不见不散!”

    歌神!

    他彻底成功了!

    超凡的外表,独特的歌喉,自身的勤奋拼搏加上雄厚的背后支持,他注定会成功!

    为了真真正正过上新生活,这几年来,她对中国的一切都没有关注,但心中还是一直有所惦记,如今见到他过得这么精彩,她感到莫大的欣慰和鼓舞。

    犹记得,那个清冷黑暗的雨夜,他和她各自拥有一个梦想,她的梦想破碎了,他的得以实现,故她还是觉得这个世界有希望。

    “你认识他?”野田骏一的嗓音猛然在耳边响起。

    凌语芊回神,侧目向他,讷讷地道,“歌神哦,谁不认识!”

    仅仅是歌神吗?野田骏一不语,从她的神态中,他看到的不是一个粉丝对偶像的崇拜和喜爱,而是……另一种情愫,一种超乎感情的关系。

    “长得很帅。”他不禁低吟了句,视线重返广告牌上。

    “爹地妈咪你们指牌子上的大哥哥吗?是长得不错,但不及我见到的大叔叔好看!”琰琰冷不丁地也插了一句。

    大家的注意力于是不约而同地转移他的身上。

    “什么大叔叔?谁啊?”凌语薇首先问了出来,兴致勃勃的。

    “呃……就是刚才逛商场的时候,无意中见到的。不是我夸张哦,那个大叔叔真的超酷、超帅、超有型!是这世界上最厉害最完美的男人!”脑海重现那个熟悉的人影,琰琰再度露出崇拜渴慕的神色。

    众人于是更加好奇,野田骏一还故作吃醋,“哟,比爹地还帅?”

    “当然!”琰琰不假思索地回应,但很快,又搂住野田骏一的脖子,“虽然他很帅,但琰琰爱的人,是爹地!”

    呵呵!

    野田骏一即时心花怒放地笑了,忍不住对琰琰狂亲几口,稍会停下来时,再看了看那个广告牌,问凌语芊,“想不想去看看?”

    凌语芊微愣,不自在地摇头,“不……不用了。”

    野田骏一见状,眸色恢复深暗,内心里已形成一个决定,把广告牌上的订票热线默记下来,而后,若无其事地抱紧琰琰,跟姐妹俩轻声提醒一下,迈步继续往吃饭的地方前进。

    凌语芊也对着广告牌上的人影再深望一眼,心不在焉地抬步,慢慢跟了上去……

    是夜,华星俱乐部的高级VIP房。

    灯火辉明,安宁静谧,烟雾缭绕中几个男人的身影若隐若现。

    “来,我们再次祝贺老大旗开得胜,力压群敌!”一道朝气蓬勃的欢呼声赫然响起,打破豪华房间内的沉静。

    另外两个男人也纷纷举起酒杯向第四个正低头沉思的人影。

    只见男人高大的身躯微微一僵,头缓缓抬起,明亮灯光下是一张俊美绝伦的面容,尽管神情落寞、黯然伤神,却依然无以伦比。

    他深邃的鹰眸略带着醉意,定定望着眼前的三个人,池振峯、李承泽,昊宇。

    振峯是陪他多年、为他忠心效劳、不可缺少的左右手;李承泽和昊宇则是与他一见如故、两年前入股他的新公司、明里代他打理新公司暗中则协助他扩大发展贺氏的伙伴,今天的竞标会,正是昊宇充当劲敌,与他纠缠到底,导致其他的对手纷纷怯步,他才轻易赢出。

    他们身份和职责虽然不同,却都是与他肝胆相照、共同进退、厮杀商场的好兄弟!

    他对他们由衷感激,奈何他展现不了欢颜,多年来无止尽的伤痛时刻吞噬侵蚀着他,让他即便遇上再值得庆祝的事,也兴致阑珊。

    他回他们饱含深意的一望,随即端起属于自己的那一杯,二话不说地一口气干尽。

    池振峯等人本是高高兴兴的面容顷刻都暗淡下来,但没多说,也默默静饮。

    “振峯,林智那个瘪三有消息了没?警方还没抓到他吗?”一会,一身浅色休闲服的昊宇做声,隽秀的脸庞透着淡淡的忧虑。

    青春帅气的李承泽接话,“警方办事太不给力了,这样下去老大岂不是还要随时有危险?对了,那几个保镖还行吧?要不要再多加几个。”

    池振峯先不加入话题,看向依然埋头闷喝的贺煜,伸出手去,苦口婆心地劝阻,“总裁,别喝了。”

    “别管我,你们继续聊。”健壮的手臂轻轻一顿,把池振峯的手给甩开。

    池振峯欲再相劝,昊宇过来,冲他摇了摇头,池振峯于是作罢。

    不久,房门被推开,另一个颀长的人影走了进来。

    “噢噢,歌神你可来了!”李承泽迫不及待地大嚷。

    肖逸凡淡淡一笑,下意识地寻求贺煜的身影,见贺煜一如既往地孤独卖醉,炯亮的眼眸也不禁一暗。

    “演唱会准备得怎样了?我可是做好十足的准备去欣赏,上台献花的情节我都想好了呢!”李承泽起身拥住肖逸凡坐下。他今年才二十六岁,是个电脑天才,性格也比较开朗。

    昊宇倒了一杯红酒,移到肖逸凡的面前。

    肖逸凡端起品尝几口,放下酒杯时,从口袋取出门票,一一递给他们,最后轮到贺煜时,手中还剩两张,他拿起其中一张,递给贺煜。

    贺煜先是接过他递来的,然后又主动从他手中拿过另一张,两张都收了下来。

    曾经,他跟肖逸凡说过,将来肖逸凡要是开演唱会,记得给他预留两张演唱会,他要带他的小女人去看,这几年,肖逸凡每当在G市开演唱会,都会下意识地为他预留两张。

    门票刚派完,红木大门再一次被推开,随着各种各样的香水味扑鼻而来,几个身影婀娜多姿地走进。

    她们长得美yan旅人,身材惹火,挑逗男人的手段一流,是这个高级俱乐部的顶级舞女,昊宇安排她们进来,最主要的目的是希望能挑起贺煜的情yu,打破贺煜清心寡欲的和尚生活。

    几个女人各就各位,最美艳最迷人的那个,扭动着水蛇腰,款款来到贺煜的身边,白嫩的藕臂挽住贺煜的臂弯。

    这个超级大帅哥,是老板的朋友,老板多次约他来这里,故她不是第一次见到他和挑逗他,无奈每次她都满心希望地来,结果却失望苦恼地离去!

    不过今晚,她发誓一定要俘虏到他!铁定要把这块冷酷冰山劈开,融化他凝结的血液,让他随她一起火热跳跃,一起燃烧,一起狂奔,一起冲向欲望的天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