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放你回家,不代表放开你!

放你回家,不代表放开你!

    这副嗓子本是很有磁性,极好听迷人的,然而在凌语芊看来却是相当的卑劣,无需抬头看也能确定发自何人,她心头怒火更甚,低头沉吟少倾,看了看手机,随即抬起脸,手臂跟着挥出去。

    这次贺煜早有防备,躲闪之际伸手接住手机,鹰眸半敛睨视着她,眼中迸发出来的特别光芒,似在嘲弄她的白费心机。

    凌语芊于是更加杏眼圆瞪,冷冷地发出话来,“放我走,而且以后不准再在我面前出现,或许,我会放你一马,对今百度搜索“六夜言情”看最新章节天的事一概不咎。”

    可惜,这恶魔根本不领她的情,高大的身躯重新坐回床上,搂她入怀,在她美丽圆润的耳垂轻咬一口,亲昵暧昧的语气若无其事地道,“你该看到老公刚才有多爽,所以,老公怎么会放开你,老公非但不放手,老公还要……”

    “住口,大色狼,别乱叫,我不是你老婆。”

    “好,你不是我老婆,我是你老公。”贺煜继续揶揄逗着她。

    “你也不是我老公,我没你这种卑鄙无耻,下流无礼,肮脏龌龊的丈夫。”凌语芊则痛痛快快地骂出来,脑海忽然一激灵,以此反击,“我老公是野田骏一,他才是我男人,至于你和我,毫无关系!”

    果然,一听这个可恶的名字,贺煜脸上邪魅的笑瞬间凝住,动作粗暴掩住她的嘴,怒吼,“不准说!不准提那个日本鬼子!”

    凌语芊也满腔怒气着,顺势抓住他的手,一口咬在他手背上,直到他痛得本能地缩回去,她继续冷道,“不错,他是日本人,但比起你这个禽兽,他好多了,你连他手指头都不如……对了,他很能干,你最好别招惹我们,否则……”

    “否则怎样,告我?打我?甚至……杀了我?”贺煜伸出另一边大手,迅雷般地扼住了她光洁娇嫩的下巴,眼神再次呈现骇人的阴鸷,咬牙切齿地哼道,“看来,你不怕被他知道你今天是怎样在我的身下呻吟,怎样被我X。对了,要不要将视频由你带去给他?顺道让他看看你是怎样被我弄得欲仙欲死,让他看看到底是他厉害“六夜言情”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还是我厉害……”

    想到她被别的男人要过,贺煜再度抓狂和崩溃,恨不得再次狠狠占有她,用他的味道覆盖那个该死的日本鬼子留在她身上的味道。

    凌语芊则羞愤到极点,使劲拍着他的手腕,怒喝,“住口!休想再拿这些东西威胁我!”

    她先是大口大口地喘着气,稍后继续不甘示弱地低吼出来,“你以为我不敢吗?你以为我真的很怕吗?别忘了,我再也不是凌语芊,凌语芊已经死了,我现在叫简丹,丈夫是日本人,大不了我们离开中国!可你就不同,贺氏在G市鼎鼎有名,你贺大总裁的一举一动更是直接影响到贺氏集团的股票,贺一然和高峻一伙,他们一直在虎视眈眈着你这个总裁之位,我就不信你肯将继承人这个位置拱手于人!”

    一针见血的一番话,即时令贺煜震住,他惊震的,并非这些后果,而是她的豁出去,是她的无情!

    看来,这几年她长大了不少,再也不是以前那个娇娇弱弱、无助无措的小东西。

    好啊,不错嘛!

    贺煜眸色越来越深,一言不发,直勾勾地盯着她,闪烁的完全是让人看不懂的且又令人感到不寒而栗的精芒。

    凌语芊不禁再度心慌意乱,一会开始寻找她的衣服,准备逃离。可惜找来找去都见不得她的裙子,她的视线不得不回到他的身上,娇喝,“快把衣服给回我!”

    贺煜仿佛没听到似的,依然诡异鬼魅地看着她。

    凌语芊见状,本能地打在他的身上,然而,由于她和他在身体上的悬殊,她这绣花拳头就算使劲捶打着他健硕的胸膛,也像是在弹棉花,无痛无痒,对他根本构不成任何威胁,反而令她越觉得心思纷乱和狂燥,渐渐地失控,反手打在自己的头上。

    这下,男人总算有反应了,急忙抓住她的手,低沉的嗓音透出心疼,“该死,你犯傻了,不是在打我吗,怎么打到自己头上了,快停下,不准再打了。”

    凌语芊继续抓狂发泄几下,脑海灵光一闪,动作不由更加激烈起来,她甚至使劲扯着自己的头发。

    看着那丝缎般的长发几乎要断了似的,贺煜更是心急心惧到极点,又哄又求,“傻瓜,小傻瓜,快给我停下,停下……好了,老公知道你心里不舒服,那你告诉老公,你要怎样才不伤到自己,乖,说吧,老公都听你的……”

    “我要我的衣服,快把裙子给回我,快!”凌语芊趁机嘟嚷。

    “好,老公这就去拿,不准再自个伤害。”贺煜赶忙照办,拥她走到衣柜前,将她的裙子取出来。

    凌语芊迅速抢过来,穿回身上,同时又发现,这是夏装的裙子,根本遮不住他在她身上留下的痕迹,她于是又恨恨地瞪了他一眼。

    贺煜被她刚才那么一吓,也顿时变得有点像惊弓之鸟,一瞬不瞬地望着他,以防她再做出任何自我伤害的事。

    凌语芊再为这可恶的情形纠结愁闷一阵子,转念一想反正天黑了,别人也不一定留意到,便决定不再理会,打算先离开这儿再说,想罢,她去穿鞋子,找手机,刻不容缓地朝房外走,一路直奔总统套房的大门口,出去后又马不停蹄地跑到电梯那,眼见娇小的身影就要冲进去,背后猛然有个人影及时走来,长臂捞住她的腰身,带她进入旁边另一座电梯内。

    是他!还是这个混蛋!他也已经穿戴整齐,继续阴魂不散缠着她,她下意识地挣扎。

    他却搂得牢牢的,高大的身躯往电梯壁上一靠,将她搂在胸前,与她形成前胸贴后背的姿势……正好抵住她的……低沉的嗓音自头顶传下,“宝贝,我们好象还没试过在电梯里做,不知这滋味怎样,想不想现在就体会一下?”

    早在开始的时候,凌语芊已经浑身僵硬,此刻听他这些调情暧昧的话语,更是羞恼不已,怒声娇喝,“恶魔,淫贼,恶心,滚开。”

    贺煜低笑出声,心驰荡漾之余,忍不住感叹这小东西的魔力,只有她,才能如此勾起他的欲念,让他不知疲倦,永远都保持着这种骁勇的状态,他不禁在想,假如自己和她去到无人打扰的地方,自己到底会与她缠绵多少回。

    一想到自己不分日夜地与她水乳融合,她不再挣扎,而是乖乖地在他……尽情绽放,他更是消魂蚀骨,四肢百骇都高亢起来。

    会的,这样的消魂美妙一定会有的。

    他收紧手臂,把她搂得更紧,低头嗅着她头发上散出来的淡淡洗发精味,正好电梯到了地下层,他再度开口,“想早点回去见琰琰,那就乖乖让我送你。”

    凌语芊当然不心甘,但权衡之下还是听从了,由他带着坐进他的名贵轿车,连安全带也是他代劳,不过,这色胚子根本没放过任何能占她便宜的机会,连这样也能在她身上偷个香,最后,还单手握住她的小手,一只手操控方向盘,车子缓缓驶离酒店,朝她居住的酒店奔去。

    凌语芊一直绷着脸,娥眉紧蹙,沉怒不语,倒是贺煜,不时瞄着她,见她鼓着两腮怒气丝毫不减,他既感到无奈懊恼,同时也觉好笑,忽然想到一个恶作剧的念头,拉她的手来到他的……

    凌语芊总算有了反应,像触电一般,迅速躲开,杏眼圆瞪,“卑鄙!坏蛋!”

    “没听过男人不坏女人不爱吗?”贺煜薄唇微微勾着,很享受这种作弄她的趣味,“小东西,你以前有多爱我,应该比我还清楚吧。”

    “那是我瞎了眼,我有眼无珠!”

    “呵呵……是吗?不会啊,我看你这眼睛明亮的很,美丽的很,当时我就是被这么一双纯澈干净又亮若星辰的美眸吸引住的,然后一栽下去不可收拾的。”贺煜顺势表达对她的爱,希望能唤起她对过去的思念。

    可惜,凌语芊在气头上,再也不会受迷惑了。

    他略略沉吟,转开话题,“什么时候带琰琰出来给我看看?他有三岁半了吧,长得怎样,像你,还是像我,不过我想他应该像我,那你一定很疼他。”

    他暂时隐瞒见过琰琰的情况。

    随着他的述说,凌语芊心驰起了微微的荡漾,脑海已经不由自主地闪现出琰琰可爱稚嫩的样子,回酒店的心情不由更加急切了,“开快点。”

    贺煜充耳不闻,若非不想再折腾她,他恨不得原地踏步,就这样和她手牵手地耗下去。

    “放你回去,只是为了让你见到琰琰,并不代表我会放过你,回去后,好好想想怎么和那日本鬼子摊牌,给你两天时间,你自己搞定。要么,你把这三年的情况告诉我,我来搞定!”贺煜话锋陡然一转,俊颜上吊儿郎当的表情也收起来,恢复冷漠严肃。

    他了解这小女人倔强性格,从而清楚一时半会恐怕无法得知她这几年的情况,看来,有必要约那日本鬼子见见面。

    她下榻的酒店,已经映入眼帘,贺煜直接把车停在酒店大门口,自己并没有下车,直接打开副驾驶座的车门开关,不过,在她下车前,他趋身过去,低声警告她,“不准再让那日本鬼子碰你!”

    凌语芊先是一怔,随即也故意激怒他,“要你管,我就爱被他碰,他是我老公,我被他碰天经地义,不像你,强X犯!”

    强X犯!

    看着她殷红的小嘴喋喋不休,贺煜真想按住她,就这样在车里要了她,不过,他还是平息怒气,继续言语威胁,“是吗?那回去后记得先看看你的身体,你确定当那日本鬼子看到这些爱的痕迹时问你,你不会哑口无言,那你尽管让他看!不过我肯定,笨笨的你一定不会这么做。”

    果然,他如期看到了她俏脸变色。

    呵呵!这小东西,哪是她的对手呢。他趁机在她微张的小嘴偷亲一口,忍住不舍,催促她,“好了,注意安全,下去吧。”

    凌语芊定神,嘟着小嘴给他一记恨恨的瞪视,便也下车去,头也不回地奔进酒店,回到下榻的房间。

    等了一整天的琰琰,首先扑进她的怀里,“妈咪,你总算回来了。”

    凌语芊先是深深抱了他一下,随即扶正他的身子,看着他那委屈的模样,更是心疼不已,连声道歉,“对不起,对不起。”

    “事情都办妥了吗?那个同学,是谁啊?”凌母也已经走过来,问出心中的疑惑。

    凌语薇那丫头,眼尖的很,竟然马上看到她脖颈上的吻痕,天真无邪地道,“咦,姐姐,你……你脖子受伤了吗?怎么红一块紫一块?”

    凌母听罢,也留意到了,同样关切又惊讶,继续问,“芊芊,你快告诉妈吧,那些高中同学,不都断了联系的吗?怎么突然间又碰上,你还帮她?”

    d5wx.com百度搜索“第五文学”看最新章节凌语芊娇颜已经变色,咬了咬唇,迎着母亲热切精明的眼神,结结巴巴地道,“呃……呃……是那个以前经常和我画画的女同学吴景丽,她大哥最近被官司缠上,跑到一个偏僻的地方躲起来,她叫我陪她一起去找她大哥,我想到她以前和我关系挺好的,如今她开口相求,便……便答应了。哪儿是郊区,蚊子比较多,这些……都是蚊子咬的痕迹。”

    思想单纯的凌语薇听罢,已经全然相信,凌母倒是有点沉思,并非不信她,而是心里总觉得有点不踏实。

    而祸不单行的是,房门忽然再次被打开,一个熟悉的高大人影火速闪进,野田骏一,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