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浪漫激情夜,鸳梦里沉沦(1)

浪漫激情夜,鸳梦里沉沦(1)

    凌语芊听罢,娥眉一蹙,羞恼即时从心而起。她当然清楚这陪他一夜代表着什么!故她不客气地冷冷回绝,“我不会下去的,不会再见你,你爱怎样就怎样吧!”

    她挂断电话,还索性关了手机,先是深呼吸,调整一下纷乱的心情,这才回屋,若无其事地融入先前的温馨氛围。

    然而,她的内心再也做不到平静,尽管刚才说得那么冷绝,她其实依然担心这可恶的男人会不会真的冲上来,不久,当门铃出其不意作响时,她更是俨如触电一般,整个人迅速弹起,直奔大门口,先是通过门孔往外面看,但并没见有任何人影,而门铃也停止了。

    她下意识地松了一口气,且又满心纳闷。而背后毫无预警地传来一声呼唤,彻底把她吓得几乎全身瘫软。

    原来,是野田骏一见她在门口呆了这么久d5wx.com百度搜索“第五文学”看最新章节,于是走过来了,又瞧她反应这么大,不觉更感困惑和忧虑,“怎么了,谁啊?”

    “不……不知道呢,没人,估计是按错了吧。”凌语芊说得结结巴巴,语调带着淡淡的喘气声。

    野田骏一眉头微皱了下,本能地拉起她的手,即时又被那股冰凉和颤抖诧异和关切,“丹,你……很冷?”

    “呃,可能吧,冷气有点低,我去调一下。”凌语芊顺势挣脱开,疾步走去调高冷气,而后回到琰琰身边,抱住琰琰,借以平息紧张和慌乱。

    无奈,她根本镇定不下来,耳朵一直竖起仔细聆听着,生怕门铃会再度响起,心里像打鼓似的轰隆轰隆作响,如此不间断的惴惴不安和慌乱仓惶,简直要把她给逼疯,故她还是重新打开了手机,一条短信马上映入她的眼帘。

    “刚才的‘夜半惊魂’是不是很吓人?这,只是给你一个提醒,我的容忍度有限,第二次门铃响起的时候,你便再也没得选择!”

    魔鬼!大坏蛋!

    凌语芊看完短信,几乎想将手机从窗口扔出去!

    &nbd5wx.com百度搜索“第五文学”看最新章节sp;“丹——”野田骏一坐了过来。

    凌语芊迅速稳住心中慌乱,强挤出一抹浅笑,又下意识地看向母亲,只见母亲眼中同样是不解和关切之色,她咬了咬唇,毅然道,“昨天那个同学,她路过我们这里,想和我谈谈,我下去见见她。”

    她话毕,忽略不看野田骏一和母亲的反应,将琰琰放下,还若无其事地对琰琰哄了几句,随即起身,只带上手机,事不宜迟离开套房,坐电梯下到一楼,直奔酒店门外,如期见到对面马路停着一辆熟悉的车子,由于没关窗门,她还隐约见到车内驾驶座上的人正是那张阴魂不散的面容。

    她稍顿了顿,缓步走过去,停在驾驶座旁,怒瞪着里面的人,恨恨地道,“有什么事快说!”

    贺煜依然眸光诡异复杂,不做声,直接打开了副驾驶座那边的车门。

    凌语芊没照他意愿过去,继续俏脸含怒,“有什么话快说,否则我上去了!”

    “那你又何必下来!”贺煜总算应了一句,却是嘲弄意味十足,先是极为享受地看了一会她那因为无助而显得更迷人的样子,语气渐渐转为意味深长,“好像你住的那个套房正是处于这一边的方向,你猜那日本鬼子会不会忽然走到窗边吹吹风,然后又忽然往下看看,看到你这么生气地和车里的人争执,会不会认为你遇上麻烦,迅速跑下来……”

    他是大灰狼,她是他的小绵羊,他晓得怎样制服她,结果他话音尚未落下,凌语芊已从车头绕过,来到副驾驶座边,钻进车内。

    她还没坐稳,他迅速趋身压过来,高大健硕的身躯几乎把她娇小的身子淹没在座位里面,然后刻不容缓,狠狠吻住她。

    突如其来的吻,一如既往的狂热和肆意,一碰上这软软的双唇,他仿佛着了魔似的,越发着迷和沉沦,他忍不住要讨厌这样的自己,太容易被她影响,而她,又是如此的没心没肺。当然,无奈归无奈,他终究不可自拔,唯有更加狂肆,借此消除内心的烦躁。

    凌语芊则简直头昏脑胀,她知道这坏蛋很无赖,却料不到坏到这种程度,自己才上车,就二话不说对自己……

    越想,她心中越是羞恼,正好又觉察自己的身体突然往后缓缓倒去,而他也跟着更加沉重地压向她,车内景物的角度,让她渐渐意识到怎么回事!

    可恶,他竟然把座位往下调动了,难道他要在车里对自己……

    一思及这样的可能,凌语芊混沌的脑子倏然清醒,心一横,凭借她当年学到的一些功夫,出手朝他袭击过去。

    然而,这男人背后像是长了眼睛,及时阻止她,鹰眸还猛然一眯,注视她几秒,沉声质问,“从哪学来的功夫?”

    “放开我,我说过你要是再无礼,休怪我不客气!”凌语芊继续攻击。

    可惜,经过这一年多的安逸生活,她当初学到的功力已在慢慢减退,加上他本身是个很厉害的男人,故她压根不是他的对手,很快便被他制止。

    有力的大手,扼住她的下巴,他没好气地冷哼,“凭你这点功夫还真以为能对我不客气?那要不要下车,找个空旷的地方单挑一下?”

    “你……”凌语芊更加恼羞成怒,扭动脖子挣扎。

    贺煜又是给她一记嘲弄的瞥视,恢复严肃,“告诉我,这几年你到底经历过什么?这些雕虫小技,哪学来的?”

    他很清楚她以前是个手无束鸡之力的柔弱娇娃,如今这些招式对他来说尽管很肤浅,但他看得出她是受过训练,故他对她的过去又是加深了继续。只可恨,这小东西依然不肯让他知道,倔强的小嘴紧抿着,杏眼圆瞪。

    整个车厢顿时像是陷入一个冰点灵界,静得几乎连呼吸声也断了。

    时间在冰冷的空气里一点一点地流逝,一直若有所思地凝望着她的贺煜,终于松开手,同时把座位调回原位,还替她绑好安全带,自己坐正身体,启动引擎。

    凌语芊慢慢回过神来,意识到车子开始朝前行驶,不禁再度怒斥出声,“你要干嘛,不是说见见我吗?你要带我去哪?”

    “我还说过,要你陪我一晚!”贺煜仍旧霸道无比,熟稔稳固地转动着方向盘。

    凌语芊听罢,更加气急败坏,“停车,快停车,否则我和你同归于尽。”

    “好啊,能够和你做对苦命鸳鸯也不错。不过这次先别,我们先为琰琰安排好未来的生活。”他就是个超级大无赖,总知道怎样令她措手无助。

    结果,凌语芊只能安静下来,心里明明恨不得杀死他,可实际上只能动也不动地窝在座位上生着闷气和干着急。

    贺煜神色复杂,朝她深望一眼,随即集中精神驾驶,由于目前还没到九点钟,露面交通依然很繁杂,他无法提高速度,唯有慢慢穿梭于闹市中,大约十分钟后,车子停下,他先下车,走到副驾驶那边,打开车门,拉她出来。

    凌语芊本能地准备又起挣扎时,猛然被周围熟悉的环境给怔住,这个地方……这个地方……人潮涌动,成群结队,且多数是成双成对态度亲昵的情侣。

    她正呆愣期间,贺煜已经带着她,往前迈步起来。

    “放开我!”凌语芊思绪归位,继续挣扎。

    贺煜却握得紧紧地,还意有所指地道了一句,“握紧些,免得我被其他女人领走了!”

    别具深意的话语,却如一道闪电劈开凌语芊的记忆之门,曾经很熟悉的某个画面顷刻涌上她的脑海。那天,也是夜晚,他和她出来约会,她害羞,不要他牵手,谁知他出色的外表很快引来一个大胆女孩的主动追求,她事后嘟着小嘴跟他抱怨,以后不管去到哪里,都得握紧她的手,不能再让别的女人有机可趁。

    想不到,他还记得这事!

    凌语芊就这样心神荡漾和神思恍惚,直到耳边响起他的轻声呼唤,她才从中回神,随着他的指示看向前方的大银屏,整个人更是重重地震慑住。

    携子之手,与子皆老。

    一生一世,相伴相随。

    小东西,爱你,无休止!

    只见那璀璨耀眼的大屏幕上,翻滚方式播放出这几行字,伴随着色彩纷呈的花瓣漫天飞舞,背景音乐也是她熟悉的“你是我的唯一”。

    贺煜姿势已经改为站在她的背后,强健有力的双臂从后面轻轻环住她纤细的腰肢,低首啄吻着她光洁的脖颈,低吟了出来,“还记得我当年的承诺吗?我说过等将来有钱,会买下这里一个月,然后每天晚上九点钟准时播放对你爱的宣言,如今,我来实现诺言了。小东西,高兴吗?感动吗?是不是有种想哭的冲动?对不起,为这迟来的承诺。”

    高不高兴?感不感动?当然!可是,她不是在恨他吗,为什么眼眶瞬时变得那么热起来,为什么眼泪就这样不由自主地流出来了!讨厌,讨厌死了!

    “瞧,那些人都被感动到了呢,她们一定在羡慕,幻想和憧憬着她们的另一半也能给她们这样的惊喜和感动,就像当年的你。”

    &“六夜言情”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nbsp;就像当年的你……

    凌语芊记忆继续飘向遥远的从前。这个大广场,处于g市繁华地带,人流量大得惊人,广场屏幕会每天晚上专门播放各种浪漫的画面,还提供给情侣们表白爱意的机会。她很喜欢来这里,经常目不转睛地盯着银屏画面,见到别的男人对女朋友字面表白,她都感动不已,而且很羡慕,渴望自己有朝一日能成为被表白的女主角。不过,由于价格不菲,故她都尽量掩饰和隐瞒,不让他知道,直到有一天……

    原来他早已经看出她的心思,日夜兼职劳作几日后,终于筹到钱,为她献上感人珍贵的一幕。

    携子之手,与子皆老。

    一生一世,相伴相随。

    小东西,爱你,无休止!

    当屏幕上出现这个画面时,她惊愕、喜悦、激动,总之,震憾的心情是无法形容!

    当时由于太激动,引来周围人群的注目,她羞红着脸,对他娇嗔,“讨厌,为什么不事先告诉人家,害人家那么意外,你看,周围的人都看着我呢,羞死了!”

    他却没半点不自在,顺势把她搂入怀,让她的脸埋在他宽阔的胸膛上,低头贴着她的耳边温柔细语,“我要是预先告诉你,又怎么有机会看到你如此感动兴奋的样子,怎让那么多人看到我有个举世无双的宝贝,然后羡慕我,妒忌我!”

    “臭美!”她在他胸前捶了一拳。

    他握住她粉嫩的小拳头,举到唇边若无旁人地轻吻,还许诺出来,“将来等我有足够的钱,我会包下这里一个月,每天晚上九点钟都会播放这段爱的宣言。”

    她听罢,更是感动得眼泪夺眶而出,那种甜蜜和幸福,往后每每想起都能感受和体会到,都会怀念留恋,而如今,更是不可控制。

    “对不起,但我真的不能放手,小东西,你已经侵入我的骨血,我不可自拔,失去你,我会死,真的会死的!”贺煜低沉的嗓音越发深情和真切,炙热的唇继续在她脖颈上流连辗转,搁在她腰上的大手也逐渐收紧着。

    眼泪继续连绵不绝涌上凌语芊的眸眶,视线也随之愈加的模糊,可她依然清楚地看到屏幕上的那些画面,继续不由自主地回忆过去的那些的美好,心潮持续翻滚澎湃,娇小的身子渐起颤抖。

    贺煜默默看着,慌乱空虚的心像是顿时被填满,感到无比的踏实,他就知道,这小东西不会那么狠心,不会真的把他忘得一干二净,正如他,对她只会越来越爱,越来越沉沦。

    他紧紧搂住她,不断亲吻着她的脸儿、脖颈,还转到她的背后,拉下领口流连上她光洁的脊背,大手更是恣意地沿着她身上玲珑有致的曲线游走起来。

    小东西,这才开始,夜还长着,让老公继续带你重温曾经的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