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坏了他的好事

    凌语芊下意识地皱了皱眉,而后若无其事地继续朝酒店大门走。

    来人快速冲上来,劈头便骂,“贱人,把琰琰还给我。”

    凌语芊眉头蹙得更甚,这季淑芬,狗嘴吐不出象牙,言语还是这么的恶俗和卑劣。她不禁寒起脸来,冷道,“很抱歉,我不认识你,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季淑芬听罢,忆起那天在商场所受的无视,赫然间气不打一处来,出言于是更加秽俗,“呵呵,真的不认识我?那要不要说也不认识我儿子,那个睡了你八年、把你睡臭睡烂了的男人,也是你儿子的爸爸!”

    凌语芊俏脸彻底大变色,气得浑身发抖起来。疯子,变态,这就是豪门贵妇,这就是世家名媛,恶心,真是恶心透底!

    野田骏一同样被这番极具侮辱性的话语惹得勃然大怒,他已经慢慢认出眼前这个莫名冲出来的泼妇正是上次在商场见过的女人,当时他还以为只是陌路人呢,看来,情况不是那么回事。

    他眸瞳顿如寒霜降落,毫不客气地警告出声,“这位太太,请注意你的措辞,你刚才那番话,足以让我控告你诽谤和侮辱罪。”

    季淑芬注意力也马上转向野田骏一,一脸不屑地哼道,“诽谤?侮辱?我看你这鬼子还是多学一下中文得了,我刚才所说都是事实,没有半点诽谤成分,不信你可以问问她,是否在十八岁就被我儿子睡过了,还为我儿子堕胎,生娃……女孩子家不知廉耻,年纪轻轻不好好读书,就知道勾引男人……”

    啪……

    格外响亮的巴掌声陡然响起,几乎划破了整个空间,也打断了季淑芬滔滔不绝的恶言恶语。

    她捂着火辣辣的面颊,满眼难以致信地瞪着凌语芊,又恼又怒,“你……你打我?你这小贱人,竟敢打我?”

    凌语芊依然悲愤满怀,咬牙切齿地怒斥,“打你算你好运,这么卑劣恶心的嘴巴,应该被撕烂!”

    季淑芬更加抓狂,继续破口大骂,“好啊,刚才不是说告我吗,我先告,告你伤人罪。”

    凌语芊没半点惧怕,轻蔑地反驳,“是你像个疯狗似的到处乱吠,到处咬人,我不过是自卫!”

    “你……”被喻为疯狗,季淑芬白皙的脸庞顷刻变成了菜色。

    “你有本事和勇气,大可闹上法庭,看看法官得知整个事情经过后,会判我有罪或你有罪?还有,我贱命一条,我没什么好惧怕,倒是你,顶着豪门贵妇的头衔,顶着政协委员的头衔,假如大家清楚你是这般恶毒和秽俗,你还能虚伪下去?还会道貌岸然下去吗?”凌语芊继续悲痛谴责,新仇旧恨一起算,颇有豁出去的样子,“说不准,贺一航还会休掉你“第五文学”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这么恶毒野蛮的你,和兰姨比简直天地之别,你连兰姨一根手指头也比不上,我看当年贺一航是鬼遮眼了才选择你!”

    被擢中痛处,季淑芬彻底崩溃和疯狂,下意识地挥出手,准备攻击凌语芊,可惜,被野田骏一及时阻止。

    “日本人,给我住手,别碰我,别用你这脏手碰我。”

    “骏一,你别管,这是我和她的私人恩怨,让我来解决。”凌语芊也叫了一下野田骏一,还对他的担忧给以放心的安抚,然后专心应对季淑芬。

    曾经,看在贺煜的份上,她不与季淑芬这疯婆子计较,可如今,她再也不会隐忍和谦让,加上她当杀手时学到的一些本领,尽管有点退步,但对付一直养尊处优、手无束鸡之力的季淑芬来说绰绰有余,她屏息凝神,牢固稳妥地抓住季淑芬挥过来的手臂,慢慢加大力度,不一会,季淑芬痛得喊爹叫娘。

    “自三年前,我和你们贺家已无半点关系,拜托你别再出现我的面前,别再像只疯狗似地对我乱吠,否则休怪我不客气。”凌语芊依然不给半点情面,冷冷警告。

    “我才不是想和你搭上关系,我是要回琰琰,把琰琰给我,给回我!”季淑芬仍不甘心,缓和过来后继续嘴硬怒吼。

    “琰琰是我生的儿子,当年法官也已经判给我,故你,死了这条心。”

    “不错,当年你答应过阿煜他爷爷会独自把琰琰养大成人,我们才让琰琰跟你走,可现在呢,你不知廉耻嫁给一个日本人,你自己不要脸就罢了,还让我们贺家的子孙认贼做父?所以,我们一定上诉,一定把琰琰给抢回来。你这水性杨花的女人,枉费阿煜这三年为你生不如死,对别的女人看都不看一眼,你却速度勾搭上别的男人,真是恶心透了,你这祸害,害人精,我今天不和你拼了不为人!”季淑芬说着,怒火攻心,再次理智全无地袭向凌语芊。

    凌语芊本能反击,不过动作柔缓了许多,正好这时,另一个人影介入。

    “伯母,你没事吧,伯母……”

    “彤彤,是你!你来得正好,快,帮我打死这不要脸的狐狸精,简直丢尽阿煜的脸,丢尽了贺家的脸。”季淑芬惊喜大叫出来。

    凌语芊则浑身一僵,李晓彤?她不禁快速朝来人瞅了一眼,如期见到了那张熟悉的容颜。而正由于分神,导致受到攻击,李晓彤竟然真的听从季淑芬的话,与季淑芬共同对付她。

    幸好野田骏一时刻关注着,见此情况再也不顾什么礼仪,三下两下便分开她们,带凌语芊退到几步之远。

    “丹,你有没有事?”他急忙关切问候。

    凌语芊冲他摇了摇头,回了一声没事,视线重新寻向李晓彤,目不转睛地打量。

    三年的时光,并没在这个女人身上留下任何痕迹,还是那么的明艳照人,那么的意气风发,那么的高高在上。凌语芊还发现一个古怪之处,李晓彤的眼神似乎和以往有点不同了,当然不是指充满浓浓的敌意,最主要的是,浓浓敌意之下的那抹耐人寻味。总之可以说,岁月尽管没改变到李晓彤的外表,却改变了其性格和内在。

    季淑芬这边,迫不及待地跟李晓彤求助,“彤彤,你快帮伯母对付这小贱人,既然她已经另嫁他人,琰琰也就不能由她抚养,我要上诉,要把琰琰夺回来。”

    李晓彤若有所思的目光从凌语芊那收回,看着季淑芬,温柔不已,还格外亲昵地握住季淑芬的手,安抚道,“伯母您别激动,这些都可以,但必须根据程序,您先跟贺煜商量好,要真确定了,我可以找人帮忙。”

    “当然确定,阿煜知道这女人水性杨花,肯定也会狂怒不已的。”季淑芬说着,特意朝凌语芊恶狠狠一瞪。

    凌语芊不再停留,对野田骏一招呼一声,一并转身朝酒店大门走,彻底进入了酒店。

    季淑芬依然满心忿恨,好一阵子终于得以平静,整个人却是面如死灰。

    李晓彤眸光流窜,瞧了片刻,若无其事地低唤,“伯母,伯母你还好吧。”

    季淑芬望着她,讷讷地如实相告,“彤彤,其实……我刚才是骗你的,阿煜他根本就没有忘记这个女人,他……还是很沉迷,根本就放不下。”

    李晓彤听罢,神色又是一变,但不做声。

    季淑芬再次气急败坏起来,“彤彤,我该怎么办,我应该怎样才能夺回琰琰,虽然琰琰是这贱人所生,但毕竟也是阿煜的种,我真的无法接受他跟着一个日本人生活,叫那鬼子为爹地,阿煜才是他爹地呢,他根本就是认贼做父嘛!”

    李晓彤稳住她,一会,突然道,“伯母,您别急,或许我陪你去找贺煜谈谈?”

    “你肯?你真的肯和伯母一起劝阿煜?对了,你不用工作吗?”季淑芬又惊又喜,不敢确定。

    李晓彤嫣然一笑,落落大方,“自家的公司,不打紧。来,我的车在那边,我送你过去。”

    季淑芬更是喜到心里去,同时也忍不住悲叹,“彤彤你真好,阿煜喜欢的人要是你该多好,阿煜娶的老婆要是你那该多好,呜呜,伯母和阿煜都没福气,呜呜……其实阿煜喜欢你的,只不过被那小贱人下了蛊毒,所以彤彤,这次无论如何你都要帮伯母,把琰琰的抚养权争夺回来,然后你嫁给阿煜……可以吗,你能帮伯母实现这个愿望吗?”

    李晓彤笑了笑,没有直接回应她,挽住她的手臂,“来,我们走。”

    季淑芬便也不多说,随李晓彤迈动脚步,结果,由李晓彤载着朝贺氏集团奔去……

    贺氏集团,总裁办公室里

    豪华气派中一片宁静,贺煜高大伟岸的身躯慵懒逍遥地靠在宽敞的黑皮大椅上,深邃的黑眸一瞬不瞬,反复看着握在手中的一张纸条,俊颜遍布思忖。

    其实,早上她离开的时候,他是知道的,之所以假装继续睡是因为心里清楚,不管自己如何挽留,都阻止不了她的离开,反正昨晚目的已经达到,接下来要做的,便是静候和打赌,赌她对他爱得深切,对他不舍。而她留下的纸条中,说明了她是爱他的。

    爱一个人,并非一定要占有,不在那个人的身边,也非没有爱他。她虽然不在他的身边,但她还是爱他的。她是这个意思吧。

    呵呵,这小东西,明明还爱着他嘛!

    只要有爱,一切都好办!

    贺煜越想,越发心花怒放,思绪又禁不住转到昨晚的美好,那消魂蚀骨的感觉,即便回味也足以让人欲仙欲死,她一定也会这样吧。

    小东西,你要乖乖的,尽早回到老公身边,别让老公等太久,到时,老公带你体会别的美好,包准你快乐赛神仙,老公会比以前更宠你,爱你,让你时刻都体会感觉到快乐和幸福的。

    贺煜正尽情憧憬和幻想期间,外面突然传来敲门声,只是形式上响两下,房门随即被推开,两个高大颀长的人影先后走进,分别是池振峯与何志鹏,双双被贺煜的陶醉状给怔了怔,何志鹏更是迫不及待地嚷,“大哥,什么事这么开心,公司又赚大钱了吗?”

    池振峯也满眼好奇地盯着贺煜,他清楚应该不是何志鹏所说的原因,毕竟公司一直都在赚大钱,也从未见过总裁这样呢,能让总裁如此着迷陶醉和心神荡漾,只有一个人,那便是……但不可能的,她明明已经……

    好奇心的持续膨胀,让池振峯不禁也问道,“总裁,有啥好事不妨说出来和我们分享一下,让我们也高兴高兴?”

    贺煜已经抬起头,高深莫测的鹰眸在他们身上来回扫视一番,最后,停在何志鹏那,直接了当地问,“有消息了?”

    何志鹏不由失望了一把,却也照样随之转开话题,朝贺煜递上收集到的资料。

    贺煜迅速接过,刻不容缓地打开,一目十行,直到最后的一项,重重一震。

    何志鹏早看过,不禁也关切询问,“大哥,这个人和你有什么关系吗?难道有人派他来杀你?”

    池振峯却不以为然,反而更加震惊和难以置信,资料上野田峻一四个字,让他想起了那个叫简帆的小男孩和小男孩口中所说的美女妈妈,还想起贺煜前几天的春风满面,当时他还以为只是随意之事,想不到,总裁来真的!

    “总裁,这个杀手集团我略有所闻,那些人都非常心狠手辣、杀人如麻,你还是少惹为妙,总裁你要女人,大可另外寻找,这天底下不乏迷人的美女,怎么说也比帆帆的母亲强,何况她还是别人的老婆,还是个三岁大男孩的妈妈呢。”

    听池振峯这么一说,何志鹏也顿悟,眼珠子陡然更大,“大哥,你……真的看中了一个日本女人,天啊,我们中国十几亿人口,年轻女性怎么说也有一亿,就算是没结婚的、干干净净的也有两千万以上,你何必找个这样的二手……”

    “货”字还没出口,他马上被贺煜射来的凌厉目光给吓得立刻噤声,但几秒后,还是硬着头皮继续劝解,“大哥不如这样吧,我替你上网弄个征女伴启事,我保证,凭你这一等一的钻石级高富帅条件,送上门的女人必定多不胜数,而且都美若天仙、如花似玉,倾国倾城。”

    “志鹏说的没错,总裁你别再沉迷……”池振峯也赶忙附和,不过话还没说完,突被一股来势汹汹的外力给阻断。

    只见玻璃门再次被推开,毫无预警,不敲门就闯了进来,是季淑芬,还有……李晓彤。

    季淑芬一脸怒容,直奔贺煜面前,开口便是骂人的话语,“阿煜,你一定要为妈做主,那小贱人,竟然联合那日本人一起打我。”

    贺煜听罢,眸光骤冷,并非生凌语芊的气,而是痛恨母亲季淑芬,立刻也咬牙切齿地怒问出来,“你去找她麻烦?该死的谁准你去的?”

    暴跳如雷的斥喝声,响彻整个办公室,几乎引致地动山摇,不但将季淑芬吓倒,池振峯与何志鹏同样震惊无比,日本人……难道……

    然而,爆炸性的消息何止这些,季淑芬接下来的话更是宛如海底深雷,给他们带来翻天覆地的震撼。

    “我去找她要回琰琰而已,既百度搜索“小说领域”看最新章节然她不知廉耻嫁了人,那就不配再当琰琰的母亲,琰琰应该回到我们贺家!”季淑芬惊吓过后,又继续哭诉,“阿煜你真是个傻瓜,妈早说过这女人不值得你爱,你对她念念不忘,这几年因为她的死而痛苦万分,她呢,却逍遥快活,不要脸的又另嫁他人,你都不知她有多坏多贱,刚才和那日本人一起去买菜呢,整个人像个无骨妖精依偎在日本人怀里,不停对那鬼子娇笑呻吟,妈看得有多心痛知道吗!”

    为了让儿子也痛恨凌语芊,季淑芬不惜扭曲事实,撒谎污蔑,中伤诽谤。

    贺煜早就了解她的个性,知道哪些是真哪些是假,对她这样刺激自己,不禁也怒不可遏,“出去,给我滚回去。”

    季淑芬当然不肯,故意装出一副极度受伤的模样,“你不信妈的话?你以为妈在污蔑她?好,那彤彤的人品你该相信吧,彤彤,你来说句公道话,那贱人是不是联合日本人欺负我,你把你看到的都说出来,证明伯母没撒谎“第五文学 ”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

    李晓彤先是握住季淑芬的手,对她安抚一下,精明的双眼看向贺煜,缓缓道出,“伯母的确是想和她要回琰琰而已,谁知辩论争执间,凌语芊出手打人,我本上前劝阻,那个日本人于是加入,我担心伯母受伤,唯有劝伯母先作罢,凌语芊,已变得和以前大不相同,她对伯母再无半点顾虑之情,而且,她的力气大了不少,不知从哪学来的邪功,我和伯母两人合力都差点不是她的对手。”

    可惜,贺煜同样不会信她,对着她刻意表露出来的正义凛然,他回以冷冷的藐视和嘲弄。

    倒是池振峯,略微从震惊中回神后,迫不及待地询问季淑芬,“伯母,你刚才说的是真的,你当真见到Yolanda?Yolanda不是空难死了吗?你确定没认错人?”

    难得有人搭理,季淑芬也得个乐意,“她那狐媚样,就算化成灰我也认得。当年的空难,我怀疑是她的障眼法,她没男人就活不去了,便正好利用那场空难说自己死了,然后顺理成章嫁给日本人,好骗过我们所有人。哼,可惜天网恢恢,偏让我给撞到,这不要脸的狐狸精,自己下贱爱被日本人睡由她去,可别弄脏了我琰琰……”

    听着季淑芬高贵的嘴不断吐出令人唏嘘和反感的侮辱话语,池振峯不禁皱起了眉头,下意识地朝贺煜瞧去,如期见到贺煜满脸铁青,似乎再过一秒便会冲出来狠狠教训季淑芬一顿的样子,于是顾不得多想,首先把季淑芬带离现场。

    季淑芬当然也留意到儿子那吃人的恐怖模样,难得有人给她台阶下,便也迅速逃之夭夭。

    至于李晓彤,同样明白此地不宜久留,在季淑芬被池振峯带出去后,也急忙抬步跟上。

    嘈杂喧闹的房间,慢慢安静了下来,贺煜依然沉着脸,一副狂怒状。

    何志鹏则心潮澎湃,但又担心引爆贺煜心海的炸弹,故不敢立刻询问,只能不时地瞅着贺煜,决定先让贺煜怒火消退一些,不料等啊等,好长一段时间过去了,贺煜还是没半点平息,他再也忍不住,鼓起勇气脱口而出,“大哥,你叫我查这个野田骏一,正是因为他和大嫂的关系吗?大嫂真的还活着,只不过……一年前嫁给了野田骏一?你迷恋的女人并非什么女忧,而是……嫂子?”

    贺煜不语,沉默依旧。

    池振峯刚好回来了,一步一步地缓缓走近,柔情似水的桃花眼一瞬不瞬地紧盯着贺煜。

    刚才,他已经再次问过季淑芬,也大体了解到,Yolanda确实没死,非但Yolanda,还有琰琰、薇薇和凌母都没死,尽管不明白缘故,但能确定,她们都还活着!

    呵呵,他就说吗,总裁对Yolanda痴心不改,怎会突然间移情别恋迷上一个有夫之妇呢,原来,这个有夫之妇不是别人,正是Yolanda,看总裁最近的异样,还似乎和Yolanda重修旧好了?可既然如此,季淑芬又怎么说Yolanda和日本人出双入对,去菜市场买食材呢?

    总裁刚才之所以那么暴怒,是因为Yolanda煮饭给别的男人吃吧。可怜的总裁,真可怜,真可怜!

    池振峯的眼神渐渐转成同情和怜悯,讷讷地道,“总裁,你能告诉我整件事吗?说不定我们能帮你?”

    可惜,这不是公事,这不是普通的私事,贺煜再也不会与他分享,他定了定睛,回望着池振峯,冷冷地道,“那疯子呢?”

    疯子!总裁这是指……季淑芬吗?

    池振峯虽然吃惊诧异,但还是如实回答,“她……回去了,Michelle送她走的。”

    “派人监视她,不准她再出现在芊芊的百步之内!”贺煜做出吩咐,依然面无表情,目光幽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