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拿他的钱养小白脸

拿他的钱养小白脸

    “好,知道!”池振峯马上领命,且顺势问,“总裁,你是什么时候见到Yolanda的?那天碰见帆帆的时候应该还没知道吧?你和Yolanda见过面了吗,她原谅你了吗?你们……关系和好了吗?”

    “根据资料显示,嫂子已经改嫁野田骏一,大哥你接下来有何打算,有没有单独约过他见面?准备怎么跟他说?”何志鹏也急忙附和。

    贺煜来回瞅着他们,看着他们眼中期待之情愈加变浓,心窝似乎都快要跳了出来,他才漫不经心地道,“你们都说完了?没别的事了吧?那都出去,该干什么干什么去,别妨碍我思考。”

    池振峯一怔,何志鹏则赖着脸皮道,“大哥想什么呢?一人计短二人计长,不如我们一起想,说不定能早点想到好法子。”

    “不错,古语有云,三个臭皮匠赛过一个诸葛亮,更何况我们三个都不仅是臭皮匠,共同商量的话必定事半功倍。”池振峯也转过脑筋来。

    贺煜扯唇,笑了笑,又是好一会,缓缓地却是咬着牙道出,“我在想我女人,怎么了,难道你们也想陪我一块想——我的——女人?”

    “呃……”

    池振峯与何志鹏面色陡然一窘,皆发现头顶忽然很多乌鸦飞过。

    “好了,出去吧,你们的好心我记得,下次请你们喝茶!”贺煜再道,正式下了遣退令。

    两灰头土脸的男人尽管还想挣扎,但迎着贺煜那不容否决的表情,唯有作罢,异口同声回了一句,“那好,我们先出去,总裁(大哥)有什么想不通需要帮忙的话,尽管找我们啊。”

    话毕,面面相觑,一步一回头,总算走了。

    偌大的办公室又一次恢复寂静,贺煜再度拿出了凌语芊留下的纸条,边看,脑海边闪出母亲方才所说的某件事,表情于是变得又爱又恨。

    可恶的小东西,从他钱包拿走几百元,不仅是为了搭车,还……为了买东西给那日本鬼子吃!拿他的钱买好吃的弄给别的男人吃,这算是拿他的钱去养别的男人吗?天底下大概只有这小女人敢这样,真不乖,一点也不将他放在心上。

    他给她钱花,多多都行,但绝不包括花在别的男人身上!这让他感到极大极大的侮辱呀!

    他不禁放下纸条,抓起手机下意识地想拨通她的电话对她教训一顿,但又猛然想起什么似的,及时打住了。

    一会,翻到另一组号码,陷入犹豫。

    打?还是不打?接电话的人,是自己想找的琰琰呢,或其他人?要是那日本鬼子,自己会不会立刻做出警告和威胁?

    几番思量和踌躇,已经耗上五分钟,贺煜最终还是拨通了电话。

    幸好,接电话的是琰琰。

    得知琰琰是自己的亲骨肉,贺煜比先前更激动和喜爱,低沉的嗓音格外的温柔,“琰琰吗,是我,你爹地。”

    小东西也不负他所望,马上认出了他,“爹地,你总算打电话给我了,我可想死你了。”

    “爹地也想你,很想很想!”贺煜几乎感动落泪,但不忘提醒道,“嘘,琰琰小声点,以免别人听到。”

    “爹地请放心,现在只有琰琰一个人在客厅,妈咪和骏一爹地正忙着呢,还有姥姥和薇薇阿姨也是。”小家伙今天吃醋了,对野田骏一的称呼也略微改变了。

    贺煜听罢,也忍不住迟疑地问,“他们……在忙什么?”

    “妈咪和爹地忙着准备午餐。妈咪今天买了很多菜回来,说是亲自煮给骏一爹地吃的。”小家伙说着,趁机告起状来,“爹地你知道吗,妈咪从没煮过饭给琰琰吃,今天第一次下厨,却是煮给骏一爹地吃。妈咪说过琰琰在她心中是第一位,我看妈咪是小狗,骗琰琰,骏一爹地才是她最疼的人。刚才她和骏一爹地一块洗菜煮菜,说琰琰不会,叫琰琰出来这里等。不过也好,琰琰才有机会听到爹地的电话。”

    琰琰的无意之言,只是小孩子的一时抱怨,但对贺煜来说,却是一个极大的打击。

    煮饭……烧菜!一块准备午餐!

    自己和她好这么多年,她可是从未亲手为他煮过饭,她曾经跟他说过一个梦想,希望将来为他煮饭洗衣,她要他陪她一起去菜市场,陪她一块准备材料,然而结果她却要了另一个男人实现这个美好的梦想。

    “爹地,爹地你还在吗,怎么不说话,难道挂断电话了?可为什么不和琰琰说一声,难道你也不爱琰琰了?”琰琰的声音再次传来,将贺煜从沉思中拉回神。

    听着琰琰难过欲哭的语气,贺煜更加心如刀割,仿佛那股难过是发生在他的身上,且程度非常大,几乎是切肤般的痛。

    他深吸一口气,赶忙安抚出声,“琰琰别伤心,妈咪当然不会不要你,你在妈咪心目中绝对是第一位,绝对的。”

    “真的吗,妈咪跟你说的?”

    不管妈咪有没有说,在爹地重回妈咪身边之前,你都是第一位,这必须的!你帮爹地占住这个位置,别让其他男人抢走!贺煜在心中默默应了这句,又是微微调整一下心情,语气恢复轻快,“还有爹地也疼你,爹地最疼你,永远都不会改变。”

    “谢谢爹地,爹地真好。”琰琰马上高兴起来,稍顿了顿,奶声奶气地发出请求,“爹地,琰琰想见你。”

    “呃——”

    “怎么了?爹地不希望见到琰琰?”真是个敏感的小家伙,软绵绵的“第五文学”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童音又变回了委屈和可怜,还透出吸鼻子的动作。

    立刻就把贺煜“降服”,赶忙回应,“当然不是,只不过爹地最近有点忙,经常出差,琰琰这样吧,你再等几天,爹地把工作安排好,抽时间陪你。”

    “那爹地不能骗人哦。”

    “当然,爹地当然不会骗琰琰。”贺煜说得大声,内里则心虚的很,工作再忙也不及儿子重要,之所以“六夜言情”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暂时不能见琰琰,还不是为了他的追妻计划。

    呵呵——

    幸好琰琰是个乖宝宝,又对他百分百信任,再加上,凌母忽然从厨房出来找他了。

    “琰琰,在和谁谈电话哦,准备吃饭了。”

    小琰琰小心肝猛地一咯噔,急忙伸手捂住话筒,语调也压到最低,“爹地,姥姥出来了,我得挂线了,拜拜,还有,记住你的诺言,琰琰等你!”

    说罢,不待贺煜反应,迅速挂断电话。不过,人倒是没立刻起来,反而窝在沙发上,一副闷闷不乐的样子。

    凌母已经走近来,见状迫不及待地坐下,“琰琰怎么了?哪儿不舒服了吗?”

    琰琰继续鼓着脸,不吭声。

    凌母更是吓坏了,下意识地探手到他小额头摸了摸,并没发觉任何异状,略微放心,将他抱了起来,语气比先前更关切和疼爱,“姥姥的小心肝儿,谁惹你不高兴了,来,告诉姥姥,姥姥为你做主。”

    琰琰雪亮的黑珠子转啊转,瞄到另一个从厨房出来的熟悉人影,小脸于是鼓得更圆,窝在凌母怀中,意有所指地赌气道,“琰琰想姥姥煮饭给琰琰吃,专门哦,煮琰琰最爱吃的菜。”

    凌母一听,愣了愣,正纳闷着,见到凌语芊走过来,恍然大悟。

    凌语芊回母亲一个淡淡的苦笑,也在沙发缓缓坐下,先是对琰琰注视片刻,伸出手,在琰琰小胳膊轻轻一碰。

    琰琰嘟着嘴,佯装不理不睬。

    凌语芊继续哭笑不得,数秒,也故意道,“琰琰这算什么?不要妈咪了?虽然妈咪买了很多菜是爹地喜欢吃的,但也有很多是琰琰爱吃的呀,你看虾球、炒薯条、大闸蟹等,都是琰琰的最爱,算起来比爹地多了呢。”

    “就是就是,小孩子不能这么小气,妈咪是最爱琰琰的。”凌母跟着附和,扶了一下琰琰的小肩膀,准备让他站直,不料小家伙依然闹着别扭,使劲往她怀里钻。

    “看来琰琰真的不稀罕妈咪了,Ok,那妈咪走了,妈咪去吃饭,你什么时候想吃,叫姥姥陪你。”凌语芊再道一句,话毕转身,作势离开。

    琰琰终究是个小娃儿,再也按捺不住,主动从凌母怀中出来,像条泥鳅似的迅速跳下沙发,凌母还没恍过神他就已经奔到凌语芊的身边,小手臂牢牢固固地圈住凌语芊纤细的腰枝,呜呜出声,“妈咪坏蛋,妈咪是小狗,妈咪怎么可以不理琰琰,呜呜,呜呜……”

    凌语芊迅速回头,蹲下,在他小脸轻轻一捏,“妈咪哪有不理琰琰,妈咪一烧好菜就出来叫琰琰去吃,可惜呀,妈咪一腔热情遭遇冷水,有人不理妈咪呢。”

    “琰琰才不是这样,那是因为妈咪……因为妈咪……”

    “因为妈咪重视爹地多过琰琰吗,你这傻孩子,就爱胡思乱想,妈咪不是说过吗,妈咪最爱的人是琰琰,最疼的也是琰琰,今天之所以煮饭给爹地吃,是因为……因为……”轮到凌语芊结结巴巴。

    “因为什么?”琰琰恢复机灵状,大眼睛忽闪忽闪地,定定瞅着凌语芊。

    凌语芊心海仿佛被砸下一块巨石,望着他,脑海无法克制地飞逝闪过一张酷似他的俊颜,转后不禁暗骂自己一顿。

    真是的,干吗要想起他呢!

    不谙世事的小琰琰,却缠住妈咪追根究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