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强!硬!

    季淑芬又是疯狂一阵子,累得再也发不出力,终于停止谩骂,人也从大书桌后出来,退到前面的沙发上,大口大口地喘着气。

    贺云清则继续一动不动地跌坐在大椅上,目无焦点盯着桌面满页凌乱的字。

    吵吵闹闹的书房,一下子就静了下来,时间就此悄悄流逝,直到一个高大的人影赫然光临,沉重的局面总算得以打破。

    身形高大,面容俊朗,浑身上下稳重高雅的气质自然流露,这突然出现的人,正是高峻。

    经过一段时间的平息,季淑芬已无刚才那么失控,又见来人是死对头,她更是迅速恢复以往的冷傲,给高峻一记敌意的瞥视,站了起来,跟贺云清辞别。

    贺云清抬了抬手,算是回应了她。

    季淑芬扭头便走,由始至终都没给高峻好脸色看。

    高峻倒也不在意,若无其事地阔步走到书桌前,呈上专程带回来的食物,“爷爷,我今天去城郊办事,正好看到那儿的老伯伯酿桃花酒,于是帮他一起弄,换了一瓶回来,您尝尝。”

    贺云清不自觉地扬起唇角,欣赏和疼爱慢慢涌上眸眶,起身把酒接过,还顺道从书桌后出来,走到沙发那。

    他坐下,事不宜迟打开瓶盖,先是移到鼻子下方嗅了嗅,满意一叹,随即掀起平时用来喝茶的小杯子,倒来品尝。

    “好喝,真好喝!”他迫不及待地发出赞叹,紧接着连续喝了几杯,再度看向“听潮阁”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高峻,眼中慈爱之情越发浓烈。

    高峻也一脸微笑,朗声道,“呵呵,老伯有说多给我一瓶的,我见他做的那么辛苦,便拒绝了,或许我明天可以再去帮他。”

    贺云清却摇头,边轻轻摇晃着小杯子,边注视着随之晃动的透明液体,意味深长地道,“好的东西就该稀少,这才更显难得和矜贵,也让人更深刻地记住。”

    “也是,爷爷说的有道理。”高峻马上附和,一会,语气转为迟疑,岔开话题,“二婶过来找爷爷,有重要的事?爷爷心情似乎不大好。”

    贺云清摇动的手僵在半空,深眸抬起,重新盯着高峻,约莫十来秒钟,猛然问,“阿峻,你确定语芊当年真的是乘坐那趟飞机去洛杉机的?你确定她们都上了飞机?”

    高峻一听这样的话题,顿时愣了愣,稍后,如实应答,“嗯,我跟航空公司确认过,她们的确都上了飞机。”

    既然如此,她们又怎么会死里逃生,那些杀人不眨眼的恐怖分子又为什么唯独放过她们,除非……恐怖分子中有日本人,看中语芊,语芊丫头于是用婚姻换取几人的活命?那她也不可能活得如此平静,那日本人要真是恐怖分子的身份,不可能带着她到处走的。

    见贺云清忽然嘀咕呢喃着,高峻更加好奇,“爷爷,你在说什么?对了,你怎么突然间问起语芊的事,难道二婶她跟你说过什么吗?请你告诉高峻。”

    贺云清依然双眉紧蹙,望着高峻,终于如实相告,“语芊她,其实没有死,她和她母亲、妹妹,还有琰琰,其实都活着。”

    高峻一听,彻底目瞪口呆,许久才能发出话,“爷爷,你说真的?语芊真的没死?你确定?那她呢,她现在哪,她在哪!”

    他激动震撼得几乎嗥叫了起来。

    贺云清尽管已经激动过,但此时情绪还是不禁随着起了轻微的波动,“嗯,应该是,她好像住在XX酒店,她嫁了人,你……去帮爷爷查一查,看看到底怎么个情况。对了,记住暗查,别让她知道,毕竟情况不同了,我怕这丫头……”

    “好,我知道,我明白,我这就去,爷爷,你等我消息,我立刻去查。”高峻说着,人已经站起来,且快速冲了出去。

    偌大的书房,再一次回归沉寂,贺云清先是满面思忖地呆愣了一阵子,而后重新端起酒瓶,倒满小杯子,再次品尝起来……

    第三天下午,高峻总算见到了凌语芊,他没有下去找她,只躲在车子里,远远看着她。

    三年不见,她还是那么的美,那么的年轻,她看起来比刚到美国那段日子好很多,是身边这个男人给她带来的吗?

    老头子有个超广阔的情报网,仅仅两天时间便能将事情查得一清二楚。

    当年那次空难,彻底转折和改变了她的一生。他难以相信,那么善良娇弱的她,是怎样的无路可逃之下接受炼狱般的杀手培训“听潮阁”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是怎样痛苦挣扎和煎熬于苦海深渊,然后坚持下去。故他不禁再次对当年自己一时冲动的兽性感到深深的后悔和内疚,是自己,亲手把她送到另一个男人的怀中!

    野田骏一,日本野田家族的后代,表面上是个普通殷实的商人,实则是组织的顶级杀手,亲自代替她执行以后的杀人任务,换取了她的自由。

    她就是这么有魅力的一个女人,无论去到哪,不管什么情况下,都能让人为她奋不顾身,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也因此,她才爱上这个日本人吧,看她的笑,多自在,多会心,多甜蜜,幸福彰显,看来,她是把贺煜忘却了?

    想到此,高峻心里忽然像是打破五味瓶,百感交集。

    她对贺煜的那份爱有多深刻和投入,他清楚、明白,他甚至曾经怀疑过她这辈子也不会从中摆脱,可现在,她似乎彻底放下了,这是另一个男人的功劳。到底,是自己做得还不够好呢,又或自己注定了与她不可能?

    一家三口的影子已渐渐走远,高峻也不由自主地启动车子,缓缓跟上去,待他们上了的士,依然跟着他们一路往前,直到他们再下车,踏向百货商场,他担心被敏锐力极强的野田峻一发现,才停止,且掉头离去。

    他满脑都是她美丽的倩影,是她如何娇媚可人地和野田峻一甜蜜相处的画面,孤独的心于是更觉悔恨、酸涩和悲怅。

    他就这样漫无目的地穿梭于各街各巷,直到天色暗了下来,他也终于定下方向,朝贺家大宅直驱而去。

    这次,他直接出现在贺云清的卧室,对贺云清禀告查来的情况。当然,以免贺云清怀疑他为什么能短短时间就能够查出这么多,他并没完全如实相告,而是采取了一半真实一半隐瞒,只大概说了野田峻一的背景和身份,至于凌语芊的那段杀手遭遇,碱口不提,装作还不知道。

    即便只是这些,足以贺云清彻底决定放弃凌语芊。顶级杀手?不,他绝不允许他的孙子惹上一个杀手!就当做,他们有缘无份吧,其实三年前的离婚已说明了这点。

    “爷爷,你打算怎么做?”忽然,高峻开口询问。

    贺云清定了定神,注视着他,“那你呢?你又何打算?”

    “我?”高峻略略沉吟,语气幽幽,“她可能不想再见到我了吧。”

    “是否她不想见你,你就不会出现在她的面前?”贺云清继续问得意味深长。

    “也许吧。”

    贺云清听罢,下意识地点了点头,同时心里在感叹,哎,要是阿煜也能这样那该多好。只可惜,阿峻是阿峻,阿煜是阿煜,两人根本不同,故又怎能要求他们一样。不过无论如何,他都得阻止任何不好的事情发生,家宅安宁,依然是他的竭力追求。

    在叹息声中,贺云清收拾起心情,叫高峻先回去休息。

    高峻眸光暗涌,也没再多说,暂且告退了,临走前,留下一句话,“爷爷,关于这件事,你有什么需要帮忙的话尽管吩咐高峻去做。”

    “嗯,会的。”贺云清再次露出赞赏慈爱的神色,目送高峻离去,然后,他缓缓走到窗户边,重新陷入了沉思……

    黑夜过去后,又一3gnovel.cn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个生机勃勃的早晨来临了人间。

    初升的太阳磅礴四射,穿过晨雾一道一道地射向大地,耀眼的光芒把整个世界照亮,万物苏醒,朝气蓬勃。

    宽敞广阔的运动场上,两个高大的人影在并肩慢跑的,一个面色微微涨红,跑得有点吃力,另一个则气定神闲,丝毫不受影响。不过,幸好已经到了终点,两人的脚步皆慢慢停了下来。

    贺煜拿起两条毛巾,一条递给贺云清,一条自己用来拭擦着细微的汗水,轻笑道,“爷爷老当益壮,今天又多跑了一公里。”

    “跟你一比,爷爷就不中用了,你瞧,爷爷这气还喘着呢。”贺云清接过毛巾,慢条斯理地抹了一把脸,定定看向贺煜。

    这身形,这体魄,这容貌,这气质,无一不是上天的完美之作,堪称举世无双,然而为什么,就是无法找到一个真正合适的伴侣呢。

    贺煜何等精明和敏锐,立刻捕捉到贺云清眼中的惋惜和沉重之色,略略沉吟,迟疑地问出,“爷爷今天忽然间叫我来陪你晨运,是否又有什么想不通的事找我谈?”

    贺云清在长凳坐了下来,喝了一口水,便也不拐弯抹角,郑重其事地道,“语芊她……其实没有死,她和琰琰都回国了,是吧?”

    贺煜挺直的脊背倏忽一僵,数秒,也缓缓坐下。

    贺云清继续面色严肃凝重地望着他,果断要求,“阿煜,答应爷爷,别再去找她,你们,根本不可能了。”

    不可能?才不是!贺煜俊颜也陡然沉下了。

    “对方不好惹的,那是顶级杀手,杀人不眨眼的魔头,他骨子里有着凶残的狼性,爷爷不想白头人送黑发人啊!”

    贺煜眸光顿时又是一亮,看来,爷爷都调查过了!他依然寒着脸,总算做声,“顶级杀手又怎样?骨子里藏着凶残的狼性又怎样?凭我们贺家的实力,还怕他不行?假如真的这样,那我们不知死过多少回了!”

    “不同的,不错,我们也有一流的保镖,可那是没办法的,那是必须的,不像这个完全可以避免,高峻说的没错,既然你们已经过去了,那就该学会放下,不是你的,就别去强求。”

    高峻!原来是这畜生!他就奇怪了,爷爷的消息怎会这么灵通,一下子查出这么多!到底是高峻那畜生主动找爷爷的呢?又或者,是爷爷叫高峻帮忙的?不管是前者或后者,都让他感到非常的不悦,非常的生气!

    瞬时,贺煜嗓子像是在冰水里漫过,沉怒出声,“爷爷,这是我的私事,请你别理,我自有分寸。”

    “别理?你是爷爷的孙子,关乎到你的性命,甚至关乎到整个贺家,爷爷怎么会不理!”贺云清也不自觉地拔高声音,但他又清楚孙子的强硬个性,故还是选择软着来,“阿煜,就当爷爷求你吧,一个女人而已,何必那么执着。听高峻说,她现在过得挺好的,看来那个人才是她的真命天子,才是真正能给她幸福的人,至于你和她,注定是不配……”

    “不配?当年爷爷要我娶她的时候,不是说过她是我的命定伴侣吗?现在又说不配?”贺煜冷冷一哼,嗓音尽管仍旧低沉醇厚,但难掩狂怒,瞪着贺云清转瞬窘迫的面容,更加决然地道,“在这世上,没人比我更适合她,只有我,才能给她幸福!”

    “那你当初又何必放她走,你当初要是真觉得她那么重要,就该想尽办法留住她,你自己大概也觉得她不适合你,才舍得放手的吧,那你说,你为什么放她走,为什么?”

    为什么?那是因为……不过,他不会说出真正的原因。这个抉择,算是他人生中最失策的一个抉择,给他带来最严重的影响,故他不会重蹈覆彻,这次,他无论如何都不会让她从他身边离开,谁都阻止不了,即便是眼前的一家之主!

    贺煜想罢,调整好神色,平静却又不容否决地道,“爷爷,我的事,我会自行处理,而且这次,我不希望再有任何人插手与干涉。时候不早了,我陪你回去。”

    贺云清却无动于衷,静静看着他,很明显,不赞同他的话。

    贺煜稍顿,便也不勉强,“今天有个早会要开,我得早点回公司,先走了,爷爷等下再自己回去,或者我命人过来陪你。”

    说罢,他自行站起身,阔步昂扬,头也不回地朝住宅区走去。

    贺云清双眼紧紧追随,渐渐地眉头更加深锁,更加忧心忡忡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