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缠上

    经过一番思忖,贺煜已渐渐确定是母亲跟爷爷告的密,且还隐隐猜到,根据母亲的个性,必定加油添醋了不少,故他回到自家大屋见到季淑芬时,丝毫不给好脸色看,那眼神,甚至比那天在办公室的还阴沉恐怖。

    季淑芬也打听到贺煜被贺云清召见的理由,心里一直忐忐忑忑,可谓坐立不安,如今总算等到贺煜归来,然而却是这样的表情,故她满肚子的话不敢说半句,只能不时偷偷瞄着贺煜,不知所措地纠结着。

    贺煜吃完早餐,二话不说提着公事包离开家门。他边驾车,边回想早上的事,不知不觉中,车子驶向了凌语芊下榻的酒店,最后,停在酒店门前的马路旁。

    三天过去了,不知道她过得怎样,他忽然发觉自己这个计划有点不在控制范围内。本以为,经过那天晚上的浪漫激情,她会有所感触和感觉,而实际上,她似乎丝毫不受影响。

    虽然他有派人监视母亲,但避免被野田峻一觉察,他暂时并没有派人直接跟踪她,而只是通过琰琰来了解情况,在他的刻意“思念请求”下,琰琰这几天都保持每天和他通话一次,故他了解到,她和那日本人很恩爱,她竟然连续几天都亲自下厨煮饭给日本人吃,不过,他同时也获悉,在酒店套房的主卧室里,并非她和日本人一起住,而是属于她和琰琰的,琰琰还说,在美国也是妈咪陪着一块睡。

    这,算是沉闷中的一个令人振奋的大好消息吧。

    当时一听这个好消息,他心里忍不住冒出一个念头,难道她和那日本人是有名无实的婚姻?然后又马上忆起重逢时强行占有她的时候,她就像是多年没人侵入过似的。

    不过很快,他又疑惑不解,她是那么的诱人和美好,那日本人没理由放着不享受,除非是不爱她,又除非,日本人是性无能!

    不,他宁愿相信是她对他未忘情而守身如玉,也不希望是那日本人性无能。只可惜琰琰太小,他暂时不想他深入太多这方面的事,再说,对一个三岁多的小奶娃问这事,估计也问不出具体确切来,于是认为目前首要的还是如何重夺她的芳心。

    重夺她的芳心“六夜言情”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哎,真的还能吗,这小东西,心里到底有没有他呢?又或者,故意这样折磨他?

    思及此,他不禁又想起爷爷早上的话。

    确实,一个女人而已,虽然很美,很诱人,可凭借自己的条件,真想找到更美更诱人的也未尝不可,然而,自己就是只要她,就算她不是这世上最美最迷人的女人,但自己心目中永远都是最完美的,是自己最想要的,唯一想要的,所以,爷爷说什么不配根本就是荒谬,这辈子,她是为自己而生,注定了是自己的人,会陪自己一生一世,没人比自己和她还般配,只有自己,才能给她幸福,当然,也只有她,才适合自己,才能给自己各种快乐和满足!

    随着这些想法,贺煜沉闷的心总算再次雀跃起来,头高高仰起,远远看着她房间的位置,心中做出了下一步的决定。

    小东西,再给你一天时间,不管你愿不愿意和想不想,我将再次出现啦啦文学更新最快llwx.net,全文字手打你的面前!

    性感的薄唇,唇角微扬着,他慢慢收回了视线,重新启动车子,快速朝公司方向奔去。

    就在他离开不久,酒店大门走出了那个令他朝思暮想的可人儿,陪同一块的除了凌语薇和琰琰,还突然额外多了一个青春亮丽的女子。

    原来,沈乐萱也回中国了!

    她是野田骏一的秘书,又和凌语芊成了好姐妹,野田骏一到中国创业,她也毅然选择跟随,这段时间一直在美国那边做着交接工作,如今一完成,迫不及待地赶来了。

    她昨晚的飞机,野田骏一早已经在这个酒店另外订了一个商务套房给她,今天吃过早餐,凌语芊于是带她出去逛逛,由于凌语芊要特别准备一样礼物,因而她们抵达的目的地,是一座百货商场。

    “丹,短短数日不见,你和头儿的感情真是如滔滔江水般突飞猛进,我从没见过头儿这么春风得意的,肯定是你的功劳了。看来还是我们中国的地儿好,能促进夫妻感情!”走在时尚辉煌的商场上,沈乐萱挽住凌语芊的手,眉开眼笑地扯开话题。

    凌语芊俏脸陡然红了,并没有接话,只讷讷笑着。

    “对了,你们打算什么时候生宝宝?是不是应该考虑给琰琰添个小妹妹了,不如就现在吧,还是那句话哦,在我们的故土,培育出来的娃儿准是个人才!”沈乐萱继续暧昧地打趣道。

    凌语芊更觉窘迫不已,支支吾吾,更不知如何接话了。

    倒是琰琰,听罢小嘴儿马上撅了起来,“乐萱姑姑,我才不想要小妹妹呢!”

    沈乐萱立刻低首,注意力转到琰琰身上,“哟?姑姑没记错的话,琰琰好像很喜欢小妹妹呢,你在旧金山就说过想要小妹妹。”

    “是吗?那是以前啦,反正我现在不想要了,我不要妈咪生小弟弟或小妹妹,我要妈咪只有我一个小宝贝。”琰琰继续霸道宣扬,猛地用力摇晃凌语芊的手,撒娇道,“妈咪,抱抱!琰琰要妈咪抱着走。”

    凌语芊也已经俯下头来,瞧着琰琰,不由目瞪口呆,继而暗暗叹气,惨了,这小家伙又闹别扭了呢。

    沈乐萱不知缘由,不禁逗他,“抱什么呀,你在旧金山不都是走路的吗?你看你腿这么长了,还要妈咪抱,再过几年是你抱妈咪了呢,来,姑姑拉着你走。”

    “不,琰琰要妈咪抱,琰琰脚儿疼,走不动了!”琰琰不领沈乐萱的情,继续可怜巴巴地仰着小脸望着凌语芊。

    凌语薇看出他的心思,无语无奈地翻了翻白眼,对他又气又爱。

    沈乐萱则继续展现爱意,不由分说地将他抱起了来,“姑姑抱你,反正姑姑很久没见你,正想抱抱。”

    “不要不要,不要姑姑抱,要妈咪,要妈咪!”琰琰出其不意地挣扎,小身体使劲扭动翻转着。

    沈乐萱猝不及防,顿时惊吓得花容失色,凌语芊也不得不把他抱了过来。

    琰琰马上转向安静,紧搂住凌语芊的脖子,小身子窝在她的怀里,这软绵绵的触碰,让凌语芊感动不已,本想教训几句的念头也就瞬间消失。

    沈乐萱倒是念念叨叨的,故作很难过的样子,抱怨琰琰太“第五文学 ”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伤她的心,她还不时地伸手去轻碰琰琰的脸儿。

    琰琰顿时耍起酷,鼓着两腮不理她,小手儿依然牢固稳妥地搂住凌语芊,不停地往凌语芊怀里钻。

    整个画面很温馨,很有趣,直到她们经过一人潮稀少的转弯处时,这好芬围被某不速之客给打扰和破坏掉。

    又是季淑芬,这疯婆子,阴魂不散的!而且身边似乎多了两个人,两个身材魁梧的年轻男人,看样子,是保镖。

    看着毫无善意的来者,凌语薇已经皱起了眉儿,凌语芊也顷刻冷起脸,下意识地将琰琰抱紧一些,至于沈乐萱,一脸疑惑,不知怎么回事。

    “贱人,把琰琰给我!”季淑芬直截了当,趾高气扬地发出索求。

    听到有人喊自己的名字,琰琰从凌语芊怀里探出头来,小家伙记性可好了,竟然认出是上次那个没礼貌的老奶奶,本能地起了戒备,“是你啊!”

    季淑芬则迅速换上笑脸,朝琰琰伸出手来,“琰琰,到奶奶这儿来,奶奶带你回家。”

    琰琰哪里理她,不屑道,“奶奶?不,琰琰的奶奶在美国,在旧金山!”

    这无疑又挑起了季淑芬的怒意,气急败坏地嚷,“不,你的奶奶是我,我才是你的亲奶奶!”

    琰琰听罢,皱起眉头,看向凌语芊。

    凌语芊勉强挤出一抹笑,给他一个慈爱的眼神,目光重返季淑芬的身上,语气冷然,“那天我已经跟你说得很清楚,拜托你别再出现在我的面前,别再搅乱我的生活!”

    “哼嗯,我的意思也很明显,我要的人是琰琰,至于你这残花败柳,有多远滚多远!”

    “老巫婆,你住口,你才是残花败柳!不准你侮辱我姐姐!”凌语薇也忍不住开口驳斥了,黑白分明的双眼悲愤地瞪着季淑芬。

    季淑芬更是满眼鄙夷,“白痴妹,还是这么白痴啊,你叫谁老巫婆!还有,你这不要脸的姐姐就是一个残花败柳,一个人尽可夫的小贱人!”

    这下,连沈乐萱也怒了,“这位太太,请你自重,不管你是谁,你刚才的言行足以让我们告你诽谤和恶意中伤他人。”

    季淑芬继续疯狗乱吠,轻蔑的目光瞪着沈乐萱,“你又是哪根葱,有何资格在这里唧唧哇哇的,看你这穷酸样,和这小贱人一样出来卖的吧。”

    “可恶!”沈乐萱下意识地扬起手,准备赏季淑芬一巴掌。

    无奈,这次疯婆子早有预谋和准备,沈乐萱的手指还没碰到季淑芬,就被季淑芬带来的其中一个保镖抓住,痛得她眼泪都几乎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