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情趣小内内

    “对了丹丹,刚才那泼妇是谁,真的是琰琰的……祖母吗?”沈乐萱顺势问起心中疑惑。

    凌语芊回神,若有所思地注视着沈乐萱,没回答,反而低声请求,“萱萱,关于刚才那件事,你能否答应我别告诉骏一?也别告诉我妈。”

    沈乐萱愣然,数秒,颌首答允。她还突然挽住凌语芊的手臂,语气转向轻快,“礼物买好了,接下来是不是去买做蛋糕的材料?”

    凌语薇不禁也附和,“姐夫喜欢吃杏仁,妈妈说成记的杏仁味道最好最纯。”

    提到吃的,百无聊赖多时的琰琰更是迅速恢复活力,摇晃凌语芊的手欢呼,“好喽好喽,我们去买杏仁弄蛋糕,妈咪这次先为爹地做生日蛋糕,明年琰琰生日了就为琰琰做。”

    凌语芊渐渐笑颜“听潮阁”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逐开,彻底按下心中那股莫名的慌乱,分别对各人点了点头,牵起琰琰的手,重新往前走了起来。

    一行四人,说说笑笑,慢慢地远去,贺煜这也才从旁边的柱子后面出来,深眸一瞬不瞬直盯着那抹美丽的背影,方才偷看偷听到的某些消息不由再度跃上了他的脑海,整个人于是再度陷入恼怒和纠结当中。

    根据资料显示,日本鬼子好像正是这几天生日,哼哼,又是煮饭又是生日蛋糕,看来这几年她学了不少技术,而这些,却是为别的男人展示!

    还有那件情趣内衣,她竟然真的买了,还准备在野田峻一生日那晚穿上。她跟了他这么久,可是从没穿过这玩意儿给他看,哪次不是他想方设法、使出浑身数解来诱惑调教她,如今,她竟为了另一个男人……

    不,他不允许这样,决不允许她这样做!

    贺啦啦文学更新最快llwx.net,全文字手打煜那张媲比太阳神般俊美绝伦的面容不断转向暗沉和阴霾,心中频频咒骂不已,一会目光转向凌语芊旁边那个人影,暗黑的瞳仁更是骤然缩起,迸出道道冷冽的寒光。

    其实,更该死的是这个不知从哪冒出来的女人,叫日本鬼子为头儿,看来是从美国跟过来的吧。不管你是谁,中国人或日本人,你胆敢帮那鬼子,就是我的拦路虎,必须解决!

    熟悉的人影越走越远,到最后完全消失,贺煜这也才收回视线,重新看向那间内衣店,毅然走了进去。

    本是女性集中营的场地,突然闯进一个男人,还是一个帅爆酷爆的男人,正在买东西的几名女性不由纷纷停下,呆呆看着贺煜,眼里皆涌动着相同的神色:惊艳,诧异,羞赧。

    至于四十来岁的老板娘,同样把眼睛瞪大得跟两只铜铃似的,也难掩惊艳之色,当然她清楚自己的身份和资本,并没继续萌发任何不该有的春心,迎向贺煜,满面笑容谄媚道,“先生你好,有什么能帮到你吗?”

    贺煜不语,回她淡淡一瞥,对另外几个女顾客更是视若无睹,自顾走到凌语芊刚才挑选衣物的地方,正好看到那个款式的情趣内衣。

    老板娘也留意到贺煜目光停驻的是什么,马上又道,“先生真是好眼光,这款内衣是本店最畅销商品,普通身材的女人穿上它,会立刻脱胎换骨,好身材的女人穿上它更是转身成为妖精,看先生你这么高质素,女伴一定是个性感女郎,听大姐一句话,这套内衣,买!”

    “多少钱?”贺煜忽然也低声问出,脑海已在勾勒出他的小女人穿上时的模样。

    老板娘瞅着他,那满身名牌且浑然天成的尊贵气质,眼珠子飞速转啊转,朗声回道,“看先生你是新顾客,大姐我给你一个八折优惠,五百元。”

    五百……贺煜薄唇一勾,不过也没说什么,拿起一件紫色的,递给老板娘,“替我包起来。”

    老板娘见他果然如此爽快,真是又惊又喜,不由后悔为什么不给再高点价,她就知道他是个大富豪,她应该赚比别人多五倍六倍呀,而不是只比别人多赚两百!

    当然,后悔归后悔,这价已给出去,老板娘清楚不可能再加,心想以此为训,下次记住就是了,再说,她这样也还是懵了一条大水鱼呢,知足了!

    故她更加喜笑眉开,继续恭维的态度,为贺煜包装起情趣内衣,还不忘热情欢送,叫他以后多光顾。

    贺煜懒得理她,抓紧袋子,头也不回地步出内衣店,往左边走,穿过商场区,来到写字楼为住的东塔,乘坐电梯直上三十八楼,抵达一间气势磅礴的公司--煦集团。

    宽敞明亮、豪华气派的休息室里,三位体形高大的男人悠然斜靠在不同的沙发上,各自英俊的脸庞带着不同的表情,他们正是池振峯、昊宇和李承泽。

    原来,贺煜私下建立的事业王国正是这间一直以来都由昊宇和李承泽出面打理经营的公司,经过这几年的奋斗拼搏,公司规模越来越大,涉及的产业也越来越广,截止上季度,总资产已经达到50亿元。

    这些年,估计是高峻和贺一然等人的“杰作”,外界一直传闻贺煜在外面私自创业,是这间公司的真正大老板,不过贺煜从不承认,只称昊宇和李承泽是他在生意上的好伙伴、好知己,那些人拿不出实质性的证据,故这些只能是个传闻,而且,贺云清对这个传闻似乎不大在意,也不知道是不相信呢,又或者……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地默默认可贺煜这样做。

    对此,贺煜求之不得,心中有数的他也更加肆无忌惮地和昊宇、李承泽在一起,自由出入这儿。

    刚才,贺煜正在公司接见一个大客户,接到通知说母亲又找凌语芊的麻烦,地址正好是这附近,他便吩咐李承泽先去处理,想不到,结果是这样的戏剧性。

    回到这儿,池振峯已将整件事告诉昊宇,昊宇听后,先是震惊,随即爆笑。

    没有贺煜在旁,池振峯终于也毫不客气地大笑出来,只有李承泽,满心尴尬和窘迫,偶尔还夹杂着那股无法自控的惋惜,且又随之抱怨起来,结果又惹得池振峯和昊宇狂笑不已。

    这热闹的局面,直到此刻贺煜出现了才暂且结束,三人不约而同地坐正身子,注意力转移贺煜身上。

    昊宇距离贺煜最近,首当其冲,饱含深意地道出一句,“老大,恭喜你,守得云开见月明!”

    池振峯也跟着说,“总裁,你找到Yolanda了吗?你们……有没有怎样?”

    贺煜不语,只是若有所思地瞅了他们一眼,随即拿起桌面一罐啤酒,打开一口气喝了半罐,而后,看向李承泽。

    李承泽神色讷讷,凝望着他,欲言又止。

    “老大,你放心吧,刚才我已经教训过承泽,这小子是无论如何也不会再乱发春的。”昊宇又做声,隐隐透着调侃的意味。

    李承泽再也忍不住,嚷了出来,“什么乱发春,我又不知道她是大嫂,别说我了,当时就算你看到,我保证你也想不到她是老大的老婆,两人根本就不衬……”

    最后两个字,可谓擢中了贺煜的死穴,俊脸陡然转沉,鹰眸也更冷,握住啤酒罐的大手收紧,发出兹兹作响。

    李承泽嘿嘿直笑,赶忙解释,“我……我当然不是说老大你这无以伦比的外表和大嫂倾国倾城的容貌不衬,而是指,大嫂太年轻,而你又有点儿大,这老夫少妻的……”

    他不说还好,说了是越描越黑,只见贺煜额头的黑线更加转深、再深、不断地深!

    哈哈——

    寂静的房间,顷刻又是传出两道极度响亮的爆笑声,池振峯和昊宇实在是忍不住,即便贺煜在场,也毫无客气地狂笑出来了。

    老夫少妻,这不摆明了说贺煜老牛吃嫩草嘛,虽然两人年纪比普通夫妻相差大一些,但也不至于是老夫少妻吧,一般来说,52岁,配个25岁的,才算是老夫少妻吧。

    可怜的李承泽,看来还是做不到接受事实,也难怪,活了27岁好不容易看中的女人,竟然是个有夫之妇,还是他最敬畏和重视的老大的女人,以后可是连暗恋或想也不能想呢。

    看着李承泽那越发紧张和哭丧样,又瞧贺煜极度郁闷深沉,昊宇总算停止笑,决定救李承泽一把,郑重其事地转开话题,“老大,上次跟你提的那个粱博士,他大概下周能抽空过来,他会带齐仪器,到时你打算在哪给他检查?”

    这几年,贺煜一直谨记晶片事件,歌德鲁那边得不到新发展,他于是将情况也告诉昊宇和李承泽,昊宇刚好和一华裔脑科权威医生交往笃深,彼此思量过后,决定让这个粱博士看看。

    不过,贺煜这还没做声,池振峯抢先发言,“真的要看吗?这几年来总裁并无任何异样,说不定那个歌德鲁查错了,总裁大脑根本就没什么晶片呢。”

    “不管有没有,都应测试测试,有的话,说不定粱博士能除掉,没有的话,至少能彻底放下心来,再也不用忌讳那高峻。”昊宇继续做出分析。

    “就是就是,还是看看好。”李承泽也赶忙附和,看向贺煜,等待贺煜的决定。

    贺煜来回看着几人,再沉吟少顷,颌首,“行,场地方面,我会安排。”

    昊宇说得没错,不管有没有都应该确定一下,曾经因为她的死讯,他颓废了两年时间,如今她回来了,是时候,和高峻等人彻彻底底地算一笔账!

    感受着贺煜倏然散发出来的寒气,池振峯又顺势提及另一个问题,“高峻得知Yolanda死而复活,说不定有所动静,总裁要不要安排一些防备措施,要不要派人监视高峻?”

    “嗯!”贺煜又是肯定地点了点头,曾经,为了保护她,他选择了对她不在乎的方式,结果让他生不如死煎熬三年,还带出这样的苦恼结果,故如今,他再也不会让她离开,他要表现得很在乎很在乎她,就算这会成为敌人对付他的一个软肋,他也不会退缩,他要动用一切能力,保护好她!

    当然,目前要做的,还是先让她回到他的身边!

    想罢,他定睛,看向众人,“明天中午大家都抽点时间,我请你们吃午餐,让你们见见一个重要嘉宾。”

    “重要嘉宾?是大嫂吗?”李承泽那琥珀色的双眼,再度泛起光亮。

    结果,招来贺煜一记冷冷的瞪视。

    池振峯对凌语芊有着一种独特的感情,多年不见死而复生,他心情还是很激动和荡漾,当然,他不会像李承泽那样笨笨地表露和坦白出来。

    至于昊宇,则是纯属好奇和兴味的心里,他早就想看看能让贺煜如此沉迷的女人,到底是怎样的独特!

    所以,对于贺煜这个邀请,三人心理虽然不尽相同,但都兴致勃勃,期盼时间早点过去,明天中午尽快来临……

    同一时间,某高雅幽静的咖啡厅里,李晓彤和季淑芬会合。

    季淑芬仍满腔怒火和忿恨,对着李晓彤这个“好儿媳人选”,毫不隐瞒地表露自己的情感。

    李晓彤继续扮演着善良能干的“天使”,轻轻拥住季淑芬的肩头,柔声安抚道,“伯母,您别难过,这些结果我们都预算过了,反正我们目的已经达到,接下来静候佳音。”

    季淑芬略微仰脸,望着她,迟迟疑疑,“真的吗?阿煜他爷爷真的会阻止他?那小贱人也会无比痛恨我,故更加不会搭理阿煜?”

    “当然!”李晓彤信心满怀,不错,这些计划都是她想出来的,首先,让贺爷爷对贺煜施加压力和从中阻挠,其次,让季淑3gnovel.cn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芬去找凌语芊的麻烦,激怒凌语芊,招致凌语芊更多的排斥,更不会和贺煜重修旧好。

    想到自己的妙计即将得逞,她是满心凉透和痛快,当然,她深知得继续伪装下去,故又是摆出一副贤良淑德的样子,假惺惺地劝慰季淑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