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怜香惜玉,爷也会!

怜香惜玉,爷也会!

    凌语芊始料不及,脑海下意识地闪出他刚才所说的那番话,胸口不禁一紧,然而又见他拿着情趣内衣重返她的跟前,她瞬时明了。

    他绑她起来,并非狠狠抽她一顿,而是……故技重施,想对她做出诸如上次那样的卑劣事!

    混乱无章的心头强烈起了颤动,惊惧恐慌如浪潮般冲涌上来,凌语芊羞愤难言,怒斥出来,“贺煜,你……放开我,你不能绑我,不能这样欺负我,大坏蛋,大烂人,大魔鬼!”

    贺煜依然视若无睹的样子,把情趣内衣往她身上套。

    凌语芊使劲扭动着身子,强烈抗拒,“住手,我不穿,我说过不穿的!”

    穿不穿,还能由你吗?贺煜总算看向她,给她一记嘲弄的注视,情趣内衣全然套进了她的身体,他还忽然用撕扯的方式,将胸罩和内裤自她身上扯掉。

    呜……

    听着那兹兹作响,凌语芊感觉全身都哆嗦起来,本能地低头,看到自己几乎衣不蔽体,简直想找个地洞钻进去。

    既然是情趣内衣,自然是极为大胆和豪放的款式,当时一看,她还没认真考虑过,如今真正穿上了,她才发觉超乎想象的露骨,而且……

    由于她被邦住,两腿呈大大张开的情况,根本就一览无遗。

    面对如此活色生香的画面,贺煜也愣到了。她身无寸缕的样子,他见过不少,她身上每一处,他更是目熟能详,但此等魅惑众生的画面,可谓头一次。

    这种绑架式的姿势,本就邪魅生香,如今还配上这几乎像是没穿的性感内衣,整个效果更深深刺激着人的眼球,欲火立刻被勾动,一发不可收拾!

    贺煜再也按捺不住,扑向她,再度吻住了她。

    凌语芊奋起挣扎,想也不想就张开嘴,用力一咬。

    贺煜闷闷吃疼了一下,嘴唇从她口上抽离,但并不由此放过她,反而转为攻略别的地方,顺着她线条迷人的娇躯一步步往下……

    安宁静谧中,逐渐窜起一股暗色调的暧昧和压抑,撩人的情yu漫过大床,扩散到房间各个角落。

    这一过程,凌语芊毫不间断地反抗和挣扎着,程度比以往都激烈和坚决。如此熟悉的场面,如此熟悉的感觉,她当然清楚接下来会是怎样的勾天引地与狂热奔腾,上一次,她不得已,混混沌沌,以致让他占了便宜,但这次,她再也不能让错误重演。

    是的,这根本就是一个错误,她和他,再也不可能,她和他,再也不能这样,她必须捍卫自己的清白,必须……要对那个尊重她,爱护她的男人负责!

    她几乎使出全身的力气,咆哮出来,“贺煜,住手,别再碰我,否则我告你强X!”

    对于她的反抗尽管很令贺煜懊丧,但也预料之中,只不过,现今一听这个刺耳的字眼从她嘴里发出,他不禁抓狂了!

    头瞬间自她胸前抬起来,他冰冷黯黑的眸子半敛着,睨视着她,不断迸射出来的寒意显示了他的不悦和恼怒。

    凌语芊略微压下怒气,撅着小嘴瞟他,而后动之以情分析出来,“你在G市是一等一的大人物,难道就不怕声败名裂吗,一旦让人知道你的卑劣行径,对贺氏也有影响,说不准,你的总裁之位会被爷爷取消,由高峻来取代。你辛苦努力了那么多年,也不想心血付诸东流吧。”

    贺煜边聆听,边嗤之以鼻,表情也愈加阴沉,哼哼,这小东西挺会能言善道嘛,说得很有道理嘛,可她又知不知道,这些东西跟她比,根本什么也不是!没有了她,他要这些声誉名利有何用!过去三年,他享誉各种名利荣耀,但他过得一点都不快乐,甚至可以说是生不如死,只因为,没有她在身边。

    凌语芊以为他动容了,不由趁势追击,继续警告,“你现在放过我,我既往不咎,不然,我真的会告你强X!”

    贺煜定了定神,迷散的眸子重新凝聚起火热的光亮,修长的手指缓缓爬上她尖细的下巴,粗粝的指皮惩罚式地刮着她的娇嫩,毫无惧怕冷哼出声,“强X?你确定知道什么叫强X?在你我之间,根本不存在这样的事。这不,你刚才不就猛盯着我看?哪次的欢愉,你不是在我身下绽放吟叫的……”

    “胡扯!住口!我没有,我才没有,坏蛋,人家才不是那样,是你强迫的,是你逼的!”凌语芊立刻尖叫,迅速打断他的污蔑之言,因为激动嗓子剧烈颤抖,她顺势哀诉起他的罪状,“你根本就不会尊重我,从不顾及我的感百度搜索“六夜言情”看最新章节受,你只想到你做什么就做什么,不问我愿意与否,不问我高兴与否,你明知我结婚了,却还是三番五次这样对我,根本没想过这样给我带来的伤害。不错,我不爱骏一,但我感激他,这辈子都会记住他对我的好,我内疚,我想补偿他,我想不到好办法,我做不到和他履行夫妻之欢,故我只能煮饭给他吃,这样,我心里会好过一些。我之所以那么痛苦,都是你造成的,都是你这个禽兽害的!”

    隐藏心底多时的委屈、辛酸和痛楚总算能以控诉出来,凌语芊触景伤情,忍不住潸然泪下,说完后,更是泣不成声。

    贺煜被深深震撼,看着她梨花带雨的楚楚模样,那白莹剔透的泪珠儿,俨如一道道强光直刺他的眼球,让他阵阵吃疼,他跌坐在床上,纳她入怀,“好了好了,别哭了,我不继续就是了,别哭。”

    凌语芊仍在痛苦边缘,继续呜咽抽泣,“衰人,混蛋,呜呜,呜呜……”

    微烫的泪儿,依旧流个不止,很快便弄湿了贺煜整个胸膛,凉意透过的肌肤直沁他的心扉,像是无数支锋利的箭头横插而入,他低着嗓子,道歉出来,“好,是我错,都是我的错,我不该那样对你,以后我会尊重你,顾念你的意愿,你同意了,我再做,现在你先别哭,乖,别再哭了可好?”

    凌语芊再悲伤痛哭一会,终于停下,眼泪也消停,但还是喘着气。“第五文学”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

    贺煜将她搂得更紧,不断吻着她的发丝,吻住她的额头,然后捧起她泪痕未干的小脸,心里禁不住微微叹气,这傻妞,让人放心不下的傻丫头,舍不得伤害的小东西。

    凌语芊咬着唇,望着他俊美绝伦的面庞,泪水在眼眶中凝结住了,好一阵子后,回过神来,别开脸。

    贺煜又是无奈地叹息一声,抓起她的手准备解开绳子,但突然又想起什么似的,先下床,从急救箱里拿来药膏,这才解开她手上的绳子,还有脚踝的也一并松开。

    绳子虽然很软,却还是在她娇嫩的肌肤上生成了淡淡的印痕,他首先动作轻微地揉了一下,随即搽上药膏。

    凌语芊本欲拒绝,然而那舒适冰凉的感觉使她打消了念头,美目迷离呆呆地看着他,脑海渐渐浮起一幕熟悉的画面,曾经,他也像现在这样,小心呵护她,而正因为那一个个呵护,她被吸引,深深眷恋,不可自拔地沉沦。

    整个周围,霎时安静了下来,他专心细致地为她搽着药,她则神思恍惚地盯着他看,直到他停下,抬起头来,彼此望进各自的眼眸深处。

    凌语芊终于晃过神来,手急忙从他掌中抽出,迅速跳下床去,捡起被他扯下的衣物。

    薄薄的裙衫,早已被毁,根本无法再穿。

    贺煜这也跟着下床,抓起自己先前随意脱下的衬衣,递给她。

    凌语芊怔了怔,接过,进入浴室,稍后再出来时,扭扭捏捏,不知所措。

    他长得高大魁伟,衬衣尺码自然也很大,穿在她1米65的娇小身材上,显得又宽又长,可又由于她下半身没东西遮掩,故还是感到浑身不自在,下意识地拉着衬衣下摆,恨不得能拉过膝盖,拉到脚跟去。

    贺煜却猛然被震住了,不,确切来说,是被迷住!

    这是她头一遭穿他的衬衣,想不到效果竟是这般性感撩人,魅惑人心。

    衬衣下摆刚过臀部,勉强盖住她的,露出一双纤长细白的嫩腿,莹莹白白,毫无瑕疵,让人不禁想象她是否穿了内裤,他无法自控地,吞了吞口水,喉结因此起了极大的动荡,眼神,更加暗黑深邃。

    凌语芊被他这么一盯,更加不自在起来,更是使劲扯着衬衣,发出口的声音,略带颤抖,“琰……琰琰呢?”

    贺煜收回被勾走的魂魄,继续眸色深深地注视了她几秒,长腿一划,走到她的面前,拉住她。

    “你……你要干嘛!”凌语芊如惊弓之鸟,大呼。

    贺煜强忍着笑,没好气地道,“不是想看琰琰吗?不跟我走,怎么看到他?”

    凌语芊眉心一蹙,但也放下心来,呼出一口气。

    贺煜见状,又是懊恼简沮丧,不过也没多加表露,握住她的皓腕,带她走出卧室。

    两人都并不知道,卧室内靠近窗户的一处隐秘的地方,一个微型摄像头正“六夜言情”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在运行,通过某种高科技的反射和接驳,把刚才床上发生的一幕,远距离地、模糊朦胧地拍摄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