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被发现

    睡衣?凌语芊这也才往自己身上瞅,顿然一愕,她昨晚明明穿着他的衬衣入睡,怎么现在换成了睡衣?纳闷之余,她也倍觉庆幸,自己真是迷糊呢,竟然真的穿成那样睡觉,要是被琰琰见到那多不好,虽然他还只是一个三来岁的小奶娃,可毕竟不妥的。

    “妈咪,这里还有衣服,也是你新买的吗?”琰琰忽然又大嚷,亲自将衣服搬到凌语芊的面前。

    凌语芊浑身又是一僵,拿起端详,看着看着脑海终来了印象,这是她曾经穿过的衣服,由于是贺煜买给她的,故她当年离开贺家时并没带上,连同身上这套睡衣,也是以前在贺家穿过的!

    难道是他回去把衣服拿来给她穿?她想罢,问琰琰,“贺……叔叔呢?”

    “在书房讲电话,还有玩电脑。”

    玩电脑?不,他不是有这种爱好和闲情的人,估计是在工作吧。

    凌语芊再呆愣了下,开始换衣服,脱掉睡衣穿上裙子,整个过程跟以往那样背对着琰琰,而琰琰也很乖,静候妈咪着装完毕,待妈咪转过身,高兴地赞美出来,“妈咪好漂亮。”

    凌语芊抿唇浅笑,伸手到他头顶轻揉一把,拉住他的小手儿,带他出房间。

    那个高大的身影,正好也从书房出来,立刻被她这身娇媚可人的打扮给吸走了魂魄。

    当年看到这件裙子,他马上想起她,不问价值当即就买下,后来因为碰上一些事儿,以致还没真正见她穿过。

    这迷人的小东西,果然天生丽质,穿什么都好看,这件款式修身的及膝短裙,更是让她穿出一番滋味。

    绚丽娇媚的玫瑰红色,将她白如凝脂的肌肤衬托得更加绯绯夺目,脸上脂粉不施出尘脱俗,美目水盈灵动仿佛在唱着一首动人的歌,朱唇不点而红,微翘的唇型诱惑四射,与那刚刚起床而尚未来得及梳整的柔顺长发搭配在一起,清丽中带着几分慵懒,纯真中透着丝丝妩媚,带出一种软软的感觉,让人酥到骨子里去。

    不愧,是他的小妖精呐!

    贺煜费了好大劲头,总算克制住没将她扯入怀中火热狂吻,然后压在身下……

    如此赤果裸的眼神,这般直勾勾的盯视,简直要把人活剥生吞了似的,凌语浑身散发出不自在的气息,两边面颊火辣滚烫,陷入了瞬间的恍惚。

    结果,是不谙世事的琰琰打破这暗流冲涌的局面,仰起小脸望着贺煜,奶声奶气地道,“爹地,你不玩电脑了?”

    贺煜立马回神,双眼也盈满笑意,长臂一展将琰琰抱了起来,走进饭厅。

    凌语芊稍做停顿,脚步迟缓地跟上。

    “几时学到不洗漱就吃东西了?”低沉的揶揄,从前面传来。

    凌语芊嘎然止步,随即扭头走向旁边的浴室,用五分钟时间快速梳洗一番,头发依然没整理,重返餐厅。

    琰琰已被放到洁白的餐椅上,津津有味享用着早餐,见到凌语芊进来,很有素养地招呼,“妈咪吃早餐!”

    凌语芊微笑颌首,在他旁边坐下,快速扫一扫桌面丰富多样的各类点心,先拿起一个麦片面包,撕开一小撮一小撮地喂给琰琰。

    贺煜坐在琰琰的另一边,也耐心服侍着琰琰吃用,琰琰乖巧懂事,抓起两只金沙包,一人一个递给凌语芊和贺煜。

    “妈咪,你吃。爹地,你吃。”

    这称呼,叫得极为自然。

    两人不由皆怔愣了下。

    而后,贺煜直接张嘴接过,一口吃下,边咀嚼边掏出手机,给凌语芊发了一条短信,“你瞧,这画面多温馨,一家三口本来就应该这样,乖,回到我的身边,带琰琰回来,我们重新开始好不好?”

    凌语芊没想到是他突然发短信,只听手机响了,于是拿起来,看d5wx.com百度搜索“第五文学”看最新章节罢,心情微漾,但并不回应。

    “我会尊重你,顾及你的意愿,一定比那R国鬼子更疼你。”贺煜又迅速发道,不用直接说出口,他还能自然地情话浓浓。

    这下,凌语芊忍不住回驳了,“拜托别老叫他R国鬼子,他有名有姓,叫野田骏一。”

    “在我看来他就是个鬼子!该死的大魔头!你还好说,好找不找,找个R国人。就算你真的要找,也该找个别国的,不,哪个国家都不准,哪个男人都不准!”

    “虽然骏一是R国人,但他人很好,该死的是那些侵略我们祖先的R国兵,骏一没有错,他对Z国没恶意,他很喜欢Z国,我们应该接受他。”凌语芊继续为野田骏一维护。

    这次,贺煜干脆直接朝凌语芊看过来,翻了翻白眼。

    凌语芊同样赌气地嘟起小嘴,回他一嗔,把手机放下,重新专注于琰琰,这也才开始吃用琰琰刚才递给她的面包,一口一口地咬,细细咀嚼,慢慢品尝。

    不久,这顿早餐在轻微的暗潮汹涌中结束,凌语芊迫不及待带着琰琰准备离开。

    出乎她的意料,贺煜并没阻止,她以为,根据他的个性,他至少会阻挠一下下,甚至会……但实际上,他异常平静,只耐心慈爱地教导琰琰乖乖听话,还对琰琰保证以后再约出来玩。

    她当然不希望这样,可考虑目前首要的是先离开,便没多说,直到他提出送她回去,她才做声拒绝,然后事不宜迟地带起琰琰,在他饱含深意却又令人捉摸不透的注视中正式走出这间房,中途毫不停歇,直奔到酒店门外。

    “妈咪,你是不是要赶着做什么?你走得好急好快哦,比以前都快。”琰琰两只手稳稳抱住凌语芊的手“第五文学”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臂,仰起小脸天真无邪地问。

    凌语芊神色微窘,继而若无其事地笑开,“没事,来,妈咪带你去坐车。”

    说罢,她抱起他,在路旁截了一辆的士,前往下榻的酒店。

    下车后进入酒店途中,凌语芊暂停一下,满眼愧疚地看着琰琰,讷讷地道,“都记住妈咪跟你说过的话了吗?等下姥姥她们问起,知道怎么回复?”

    “嗯,知道!”琰琰重重地点了点头,小手儿忽然抚上凌语芊哀愁遍布的容颜,“妈咪你别难过,别自责,爹地跟琰琰说,做人虽然不能撒谎,但有时候不得已的善意谎言会令生活更幸福和美满,这次的事,我们没有错,只是不得已而已。”

    &nb百度搜索“六夜言情”看最新章节sp;听着这番懂事成熟的话语,一股热气即时冲上凌语芊的喉咙,不禁深吸一口气,眼眶儿立刻红了。

    琰琰拉住她的手,软软的童音轻快依旧,“妈咪,我们回去吧,姥姥她们一定在等着我们。”

    凌语芊点头,伸出另一只手,在他头上轻轻一抚,站起身,牵着他继续前进,踏入酒店。

    母亲、薇薇,野田骏一都在,且首先都为她身上这套新衣服感到惊讶。

    凌语芊暗暗压住不安和慌乱,若无其事说出在车里想好的理由,“昨天和大家去逛街时,上次那个同学送了这套衣服给我,说是报答我对她的帮忙。”

    凌语薇思想单纯,立刻信了,跑过来抚摸着裙子,啧啧赞叹。

    凌母心中尽管有点儿想法,但也不没表示出来,注意力转到琰琰那,拉住琰琰左瞧右看,嘘寒问暖。

    至于野田骏一,若有所思的深眸继续锁在凌语芊的身上。

    凌语芊使劲挤出笑脸,好以掩饰心虚,刚巧,门铃蓦然响起,是沈乐萱。

    原来,昨天那个厂家又约了他们再面谈一次,这会准备出发中。

    “要不要我一块去?”凌语芊下意识地问。

    野田骏一已经回过神来,冲她摇了摇头,眼神恢复了一如既往的关切,“不用,你奔波了一天一夜,应该很累了,好好休息。”

    “丹,有我在呢,交给我行了,我会好好协助头儿的。”沈乐萱也安抚。

    凌语芊于是作罢,先给沈乐萱一个感激的注视,接着美眸回到野田骏一身上,看着他温润如玉的样子,她心里慌慌的,乱乱的,有种想哭的冲动。

    突然,野田骏一高大的身躯朝她趋近,搂住她,在她前额落下深深一吻,笑着辞别,“好好休息,等我回来。”

    凌语芊颌首,声音隐隐带着哽咽,“你们路上小心。”

    “爹地拜拜,乐萱姑姑拜拜!”琰琰也在凌母的教导下,跑了过来。

    野田骏一蹲下,在他小脸庞留下响亮一吻,起身,夺门而去。

    屋里先是一静,琰琰跑开了,和薇薇去玩了,凌母则注视着凌语芊,迟疑地问,“芊芊,你……没什么事?”

    迎着母亲狐疑复杂的眼神,凌语芊樱唇微颤,欲言又止。

    凌母更加纳闷和困惑,瞧了瞧她身上的衣服,“你昨晚……真的是带琰琰去参加同学女儿的生日会吗?这件衣服,真的是上次那个高中同学送给你的?”

    “妈——”

    凌母心头一拔凉,拉住她,走到旁边的沙发坐下,抚摸着她的手,从而看到了那白皙的皓腕上淡淡的伤痕。

    凌语芊见状,下意识地想将手收回去。

    凌母却没放开,消瘦的手指缓缓来到伤痕上,轻轻摩挲着,依然复杂的双眼,目不转睛看着她,“告诉妈,到底怎么回事?这都发生了什么事,你一定有事隐瞒妈的对吗?事情不是那么简单的对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