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身败名裂的爱视频

身败名裂的爱视频

    当年,若不是她和凌云宵从中阻拦狠心拆散,他与芊芊根本不会分开,他和芊芊的第一个爱情结晶也不会化为乌有,芊芊不会经历那么多的苦和痛。

    一切的一切,都是他们夫妻两所害,假如他们能多点包容和耐心,能给他机会,接受他,那么,后面的发展会通通不同,最主要的是,不会有现在的彼此痛苦!

    小东西的挣扎和痛苦,他怎会看不出来?他当然看得出来,可是,他没办法放开,他不能放开她!

    “不管你同不同意,不管你承认与否,我都不会放手,我一定要她回到身边!还有琰琰,我们一家三口,必须在一起!”贺煜继续开口,激愤的情绪已经慢慢舒缓下来,但语气里的坚决,丝毫不减。

    凌母不由也失控,无奈地嘶叫,“不,你不能这样,你根本不清楚事情的真相,根本不知道芊芊这几年发生过什么,如果不是骏一,她估计还在水深火热里煎熬,又甚至,她已去了另一个世界,所以,你真的不能再打扰她的新生活!”

    “那你告诉我,这几年她发生了什么,你不说,我又怎么知道?岳母,你清楚详细地告诉我,这几年她经历了怎样的生活,你告诉我,告诉我!”贺煜也急忙顺势追问,精明敏锐的眸子直盯着凌母,见她许久都不解答,还只是让他别再纠缠的厌烦模样,他不禁又钻进了牛角尖,理智再度消失,眼中窜起一丝冷笑,“你不就是在埋怨我当年骗走了你的女儿,让你们破产,过上贫困的生活,最终岳父还有了婚外情!你一定认为,那些都是我造成,你有今天,我是罪魁祸首,故你更恨不得我和芊芊老死不往来!”

    凌母面色即时大变,不由分说立即奋声驳斥,“你……你胡扯!我就说嘛,你和芊芊根本不适合,哪有你这样想的,不错,她爸伤害了我,背叛了我们的婚姻,可我从没怨过你,我从不觉得这与你有关。男人一旦变坏,是男人本身的问题,与其他人无关,再或者,也是我自己的问题,我才不是你所谓的什么报复你!”

    曾经那块伤痕,像是被狠百度搜索“六夜言情”看最新章节狠地扯开来,那种生不如死的痛再次来袭,迅猛席卷全身,唤醒了漫无边际的剧痛。凌母脸色白得吓人,身体不止哆嗦,一手按在桌子上,一手使劲压着胸口,大口大口地喘着气。

    贺煜从失去理智中回神,见状一慌,赶忙扶住她,语气愧悔万分,“岳母,你怎样了,对不起,对不起,请原谅我的一时冲动,我……我……”

    好一阵子,凌母平复了下来,伤痛未退的眼眸定定望着贺煜,这个优秀非凡却不是她想要的年轻人,故她态度坚定,毅然道,“好,我原谅你,你放过芊芊,别再纠缠,你只要放过她,我一定原谅你!”

    贺煜愣了愣,紧接着,狂笑出来。

    呵呵,要他放过芊芊,她才原谅他!

    假如他放过芊芊,假如他和芊芊再无关系,那他还要她的原谅作“第五文学 ”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何?!

    他之所以对她特别,对她敬重有加,无非是爱乌及屋的缘故。假如她不是他最爱的小女人的母亲,他对她会像其他陌生妇人一样,连看,都不屑看呢!

    金壁辉煌的厢房里,变得死一般的寂静,各有悲伤的两人,陷入了彼此的悲痛,直至到,一阵电话声响起。

    是凌母的手机有来电,凌语芊打给她的。凌语芊睡醒了,听薇薇说母亲忽然去了医院探望茵茵姑婆,便立刻打电话过来,询问怎么回事。

    凌母快速调整一下心情,还下意识地瞄了瞄贺煜,声音平静地撒着谎,“茵茵姑婆忽然晕倒,护士找不到她的儿子,于是打给我,姑婆已经醒来了,暂时没啥特别的问题。”

    凌语芊信以为真,继续关切担忧地问,“那要不要我和薇薇也去看看她?”

    “不用,我这正准备回去了呢。”凌母赶忙截止,且转开话题,“对了,我已在这里陪姑婆吃了饭,你们吃过没?今天中午别煮了,就在酒店叫餐吧。”

    “嗯。那你路上小心。”凌语芊便也作罢,随之做出叮嘱。

    “好,先这里,回去再说。”凌母说罢,挂了机,看向贺煜,约莫一阵子,起身,准备离去。

    早在她谈电话时,贺煜思绪也已回归,见状迅速跟上,“岳母——”

    凌母停顿,注视着他,又是语重心长地劝解,“贺煜,请好好想一下,认真想一下吧。曾经,我真心情愿想做你的岳母,也希望你能给芊芊幸福,可事实证明,不能!这声岳母,你还是收回去吧,以后,别再叫了!凭你的条件,定能找到适合你的人,至于芊芊,没必要,真的没必要!”

    话毕,她转身,决然离去。

    偌大的室内,再度恢复寂静,比刚才还静,而且,静得可怕。

    贺煜紧抿薄唇,全身散发出来的,皆浓浓的怒火,一种无奈的怒火!

    这声岳母,以后别再叫了!

    呵呵,瞧她说得多委屈的!

    不错,他一直清楚自己的条件,清楚自己的魅力,只要他想,多的是女人倒贴,多的是人争着让他叫岳母,哪像她,乞求他别叫!

    哼,她若不是芊芊的母亲,他才不会对她喊出这个称呼!所以,她委屈什么!

    贺煜心里想归想,恼怒归恼怒,抓狂归抓狂,但他还是没有再费心思和凌母计较。他清楚,主要原因不在她,最难搞的,还有另一个人,是时候,正式交峰了,明天正好是那日本鬼子的生日,那就……明天吧!

    俊美绝伦的面容越发深沉和阴霾,深邃的黑眸更是如冰霜覆盖,迸出道道锋利的光,冷冽的薄唇几乎抿成了一条线,贺煜直盯着桌面红艳艳的桌布,心里彻底形成了一个决定。

    黄昏时分,是人们从劳碌走向休息之际,出去将近一天的野田骏一和沈乐萱也终于回到了酒店。

    不过,当他们下的士后准备踏向酒店大门时,野田骏一凭其素来敏锐的洞察力,发觉有股异样从右侧传来,于是迅速转脸看去,如期见到大约三十米远的地方,一个男人神色古怪地盯着他看,那人头戴一顶黑色鸭舌帽,身着黑色t—恤深蓝色牛仔,发觉他看过去,赶忙移开视线做左右张望状。

    野田骏一心头立即敲起警钟,他清楚,对方冲着他而来,但他又确定,自己不认识对方!

    那人,到底是谁?是敌还是友?应该是敌人的可能性比较大,那到底是哪方面的敌人?与生意上有关呢,又或者,与组织有关?

    野田边继续往酒店大门前进边暗暗思量揣摩,到门口时,他突然喊住沈乐萱,跟她说他想去买点东西,让她先上去。

    沈乐萱并没发觉异常,信了他的话,独自踏入酒店。

    野田骏一扭头,再度看向刚才的地方,只见那个古怪“第五文学”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的男人还在,而且,又是一接到他的目光便马上转开!

    这人,绝对是冲着自己而来!

    野田骏一略作沉吟,抬步朝那人走去,那人见状,迅速逃跑,野田骏一也赶忙加快步伐,渐渐还奔跑起来,结果,在隔壁那条寂静的巷子里逮住那个人,高大的身躯直堵在那人面前。

    他不做声,直定定望着那人,近距离相对,他更清楚地见到对方,一个平凡无奇、再普通不过的人。不过,对方那瞬息转变的神情倒是给了他一些提示。

    这人,并非想象中的敌人,方才那鬼鬼祟祟的样子是特意装出来的,目的大概是想把他吸引过来!

    “你是谁?”野田骏一终于询问出声,语气很平静,但不容忽视。

    “我叫林智,和你一样,想对付贺煜的人。”对方也不拐弯抹脚,答得干脆利索。

    贺煜……

    野田骏一首先被这熟悉的名字震了震,紧接着,是对方所说的话的内容。这人怎么知道他?还笃定他想对付贺煜?

    然而,对方接下来的话,更是如雷电一般,把他电得浑身动弹不得。

    “这个光碟,录影了贺煜侵犯你老婆的罪证,由于取证艰难,画面有点模糊,但足以看出里面的人是他和你老婆。这次虽然他没真正强X,但上两次他的确上过你老婆,不信你可以回去问问她,故只要你女人肯出面指证,他必死无疑。”对方手里不知几时多了一只光碟,直接朝野田骏一递了过来。

    野田骏一整个脸庞立即蒙上一层暗诙色,锐利的眸子直射男人手中的光碟,没有马上接过。

    “你先回去仔细看看,有什么需要尽管找我,我会协助你。那王八蛋表面上衣冠楚楚,实则是个衣冠禽兽,等你看完这段视频,我肯定你会恨不得将他五马分尸,扒他的皮,饮他的血,骨头来炖汤,肉来煎炸焖!”林智又道,说得咬牙切齿,仿佛被“侵犯”的人,是他的老婆,然后,说出最终的目的,“你记住,他是强X你老婆的禽兽,你要是个男人就将他告上法庭,送他进监狱,让他身败名裂!”

    终于,野田骏一伸出了手,将光碟缓缓接过,然后使劲拽着,越收越紧,黝黑的手背上,迸出了一道道触目骇人的青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