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追索生日福利

    林智已经走了,野田骏一继续在原地发着呆,一会儿过后,终于也收起光碟,扭头重返酒店内,直奔住所。

    为他开门的是沈乐萱,微笑中带着丝丝暧昧,“头儿回来了?丹丹又为你煮了爱心晚餐呢!”

    野田骏一脊背猛地僵硬一下,继而,勉强挤出一抹笑,边往屋里走,边朝厨房方向瞄去。

    正在看电视的琰琰见到他,急忙冲过来,兴致勃勃地道,“爹地,你刚刚去买什么了?是不是为琰琰买的?”

    奶声奶气的说话声,天真无邪的笑脸,最能够溶化人的内心,即便再多的深沉和戾气也会不自觉地消失去。

    野田骏一脸上的笑不用再强挤出来,转为会心的,自然流露的,他一把抱住琰琰,溺爱道,“爹地买的是自己的东西,没买到琰琰的,琰琰想要什么,告诉爹地,爹地明天给你买。”

    琰琰也紧搂住他的脖子,呵呵“听潮阁”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笑了,“不用不用,琰琰随意问问而已,再说,爹地要是给琰琰买礼物,什么都行,琰琰都喜欢,因为琰琰相信爹地的好眼光。”

    这么小的年纪,咋就这么会说话,这么的聪明和懂事,这么的惹人怜!

    野田骏一心头一震感动,轻推开琰琰一下,注视着琰琰,眼神逐渐趋向迷离,思绪也恍惚起来。

    不久,凌母端着菜从厨房出来饭厅,见到他马上呼唤,“骏一你回来了,很快就有得吃了。”

    骏一回过神来,首先看到的,是凌母那似乎与平时不一样的表情,具体怎么不一样,他没深入去探究,回凌母一个微笑的点头,注意力重返琰琰身上,柔声道,“爹地先回房放下东西,你和乐萱姑姑玩玩。”

    “琰琰,快过来,有你最喜欢看的喜羊羊与灰太狼呢,正开播了。”沈乐萱的叫唤从沙发那传来。

    琰琰乖巧地暂别野田骏一,小身子奔回到电视机前去。

    野田骏一依然面带微笑,黑眸又朝厨房方向望了一眼,还是未见那熟悉的倩影,随即走开,先是直接进入书房。

    他迫不及待地打开电脑,将光碟放进去,然而当电脑画面显示出“即将播放”的指令时,他又忽然按了暂停键。

    他竟然……没有勇气看,他非但不愿看到她被凌辱的画面,他甚至担心接下来还会不会有额外的情景,令他更加痛心和崩溃!

    呵呵,他不信她,原来,他不信她!

    啪……

    &nb3gnovel.cn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sp;他直接关掉电源,电脑画面即时陷入黑屏,他面无表情,神色复杂地呆愣着,稍后抱着头,伏在桌面上。

    稍会,敲门声突然响起,两声叩叩落下之后,是一阵细碎迟缓的脚步声。

    野田骏一缓缓抬头,只见一个熟悉的身影慢慢朝他走来,绝美的容颜,淡淡的浅笑,却深深勾动着他灵魂深处的每一根弦。

    “事情出意外了吗?供应商那边的事,不太顺利?”凌语芊已经来到他的身边,温柔的嗓音充满体贴,“不管情形有多严峻,咱先填保肚子,力气够了,才好想事情的。”

    野田骏一继续若有所思地凝望她片刻,随即也抿唇笑开,“今晚有什么菜?有我喜爱的码?”

    “你说呢?”

    “我说啊,肯定……有!”野田骏一嗓子略微拔一拔,见她笑得更加如花般娇媚,他立刻扫除心中一切干扰,站起身来,将光碟的事抛之脑后,“走,我迫不及待了。”

    凌语芊尚不知情,也一心一意地尽责着,在他的轻拥下,离开书房,来到饭厅。

    那儿,已香气四溢,佳肴满桌,凌母,凌语薇,沈乐萱,还有琰琰,都各就各位,琰琰还鬼精灵地欢呼出声,“噢耶,爹地出来了,终于可以开饭了。”

    他被教育得很好,人未到齐之前,不敢先吃,即便他口水已经流满一地。

    野田骏一的座位正好在琰琰旁边,坐下后,伸手抚摸一下琰琰的小脑门,接着夹起菜,送到琰琰的碗里。

    琰琰立即道谢,还很有礼貌地逐一喊道,“姥姥吃饭,妈咪吃饭,爹地吃饭,薇薇阿姨吃饭,乐萱姑姑吃饭,琰琰也吃饭!3gnovel.cn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

    最后几个字,更把大家都逗得乐开怀。

    晚餐于是正式开始。

    “明天就是头儿的生日了,都想好怎么庆祝了吗?”沈乐萱边吃边聊开话题。

    野田骏一面色稍微一怔,下意识地看向凌语芊。

    凌语芊也略愣着,凌语薇则争相告知了,“姐姐打算明天继续亲自下厨,早上先和姐夫去买菜,下午开始弄蛋糕,晚上正式庆祝。”

    “嗯嗯,听起来很有意思,虽然没有烛光晚餐,没有一起去看场浪漫的爱情电影,但举家庆祝另有温馨,而且……”沈乐萱稍作停顿,视线回到凌语芊那,朝她眨了眨眼,语气暧昧起来,“这漫漫长夜,有的是时间浪漫,在家里,照样可以浪漫的哦。”

    凌语芊晓得沈乐萱的意思,脸儿即时红了,迅速别开脸,看着琰琰,用琰琰来摆脱窘迫羞赧。

    野田骏一也明白个中情形,心中马上跃起一股兴奋,深情款款地注视着凌语芊。

    还有一个人,内心同样百般滋味,那便是凌母,她瞅瞅凌语芊,又瞅瞅野田骏一,不过一直都没表露出来,只默默地看着。

    结果,是琰琰打破这个话题,小家伙吃完大虾,又嚷着要妈咪再为他弄,这次,野田骏一抢先效劳,心情好转的他,言行举止更加温柔和耐心,对琰琰也更呵护。

    气氛于是恢复轻快自如,大家继续有说有笑,特别是有琰琰这个小孩子和薇薇这个伪小女孩,局面想安静都难,融洽和欢快,一直持续到晚饭结束。

    野田骏一争着去洗碗,凌语芊便与众人在客厅吃饭后水果,大约九点钟的时候,沈乐萱告别,她也带琰琰去洗澡,然后哄琰琰人睡。

    精彩的故事加动听的歌谣,琰琰很快便沉入了梦乡,凌语芊思绪这也才开始起了浮动。她芊芊玉指,轻轻摩挲着琰琰的小脸,脑海无法克制地闪出贺煜的身影,紧接着是母亲忧心忡忡和责备叹息,最后,是野田骏一的温柔和深情,整个人于是再次被浓浓的愧疚和无助团团包围。

    每每对上野田骏一深情的眼神,她总感到莫名的慌乱,有个冲动想把真相告诉他,让他别再对她那么好。

    他对她越好,她越是难受和内疚,她不知道这样的日子还会持续多久,更不清楚接下来会有怎样的事情等待着她。

    今天整个下午,她神绪不宁,有个不好的预感,总觉得事情会被暴露,一方面,她希望暴露,让野田骏一知道,那么他不会再给她深情,然而另一方面她又害怕他知道,因为到时候的后果,必定不堪设想!

    所以,她矛盾极了,心情糟糕透了,而正好这时,某人给她打电话了!

    “我的男人”

    直刺刺的四个字,很显目地映入她的眼帘,令她十分清楚这是谁的来电。只有他,才不经允许私自把号码输入她的手机,也只有他,才不经允许私自起这么霸道的名字,她应该说他霸道呢,或是幼稚?

    无庸置疑,他的性格和想法是霸道的,但他此等行为,却又是幼稚的,上次他在她手机里命名为“老公”,被她删除了,这次,大概是昨晚弄的吧,被他又输入,且另起一个称呼。

    手机开的是震机,声音虽不像铃声那么清脆,可那嗡嗡作响还是很震颤人心,因而,尽管凌语芊不想接,但在它经过很多次坚决不断的作响后,她终按了接听键。

    极具磁性的嗓音一如既往的低沉和淳厚,语气又一如既往的霸道和干脆,随着电波缓缓传来,“在做什么?”

    凌语芊并不回答,只紧紧握着手机。

    “琰琰呢,和你一起的吧?你在哄他睡的吧?”他自顾往下问着,依然得不到她的回复后,不由也先稍停片刻,话峰一转哼道,“女人,我忽然很想扒掉你的裤子,狠打你一顿屁股!”

    如他所愿,凌语芊再也无法平静,怒斥,“除了这一招,难道你就找不到别的了吗?哼!”

    那嗓音,听起来似乎有着娇嗔的意味。

    贺煜于是继续作弄她,“当然还有,除了裤子,我还想脱去你的上衣,好好看你,全身上下都看一遍,然后,好好疼你爱你,不止不休!”

    凌语芊更是羞脑交加,直接挂了电话。

    数秒后,他发了短信过来,“好了,不逗你了,你早点休息。”

    他,就这样了?这不像他的风格呢。本以为他会继续纠缠的凌语芊,看着短信,呆住了。

    不知多久后,耳畔再次传来响声,这次,是说话声。

    “琰琰睡下了?”

    低沉温润的嗓子,俨如春雨直坠凌语芊的心池,让她震醒之际,纷乱之心不自觉地平复下来。

    她回头,冲他嫣然一笑。

    野田骏一在床前的气垫椅坐下,猛然拉住她的手,给她套上一条手链,“昨天看到觉得很适合你,本打算买来明晚再送你的,但我忍不住,现在就想看看效果。”

    他边说,边抚摸着链子上点缀的一颗颗黑色小珍珠,渐渐露出欣然赞叹之色。

    凌语芊则为他的话惊讶怔愣着,明晚……明晚是他生日,就算送礼物,也应该她送吧,怎么反而变成他送给她?想着想着,凌语芊不由得想到了那件情趣内衣上。

    而正好,野田骏一再开口,“那件内衣,洗了吗?干了吧?明晚……可以穿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