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乖,说你爱我

    野田骏一眼中的敌意和仇视,精明敏锐的贺煜自然觉察,但他没有理会,也丝毫无惧,继续根据想好的办法,动之以情,“芊芊和我的感情,不是你这个外人能体会与了解,八年前,她爱我,如今,她依然很爱我,且更爱我,故她必须回到我的身边,只有我,才有资格陪她走一辈子。”

    “可笑!”野田骏一怒斥,再也无法冷静。

    “可笑不可笑,你应该清楚。芊芊对你是怎样的感情,你也应该清楚!你们结婚这么久仍有名无实,由此可见你和她不可能!你何不成人之美,放过她?再说,我不会亏待你。”

    “那你呢?既然你们已经离婚,你又怎么不成人之美?我和丹怎样,那是我们的事,不用你这个外人来操心,也不是你可以知道的!”野田骏一学贺煜那样,刻意将外人二字特别强调。

    “别忘了,你是杀手,她跟着你,生活根本不可能安宁!”贺煜转到最重要的问题,毫不顾忌地擢破野田骏一这个身份,双眸更加幽深,紧盯着野田骏一。

    野田骏一即时愣了愣,继而意有所指地冷哼,“正因为我是杀手,丹才有安宁的日子过。”

    贺煜一听,先是流露一个嗤之荒谬的神情,紧接着,英俊的眉毛蹙起,对野田骏一发出探究琢磨的审视。

    野田骏一这也从激昂中恢复,反过来叫贺煜放手,语气决然,“不管你和丹曾经怎样,那都是过去,她的现在和未来已经转由我来参与,故我希望你,别再无礼纠缠,不然的话……”

    “不然的话怎样?用你那个身份对付我?”贺煜也立刻嗤哼,依然没半点惧怕,“芊芊是我的女人,注定这辈子都是,所以,我不会放手,绝对不会。”

    坚定不移的话语落下之后,室内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贺煜和野田骏一眼中皆带满了毫不退让的神色,彼此目不转睛地盯着对方。

    不知多久过后,野田骏一突然转首,朝外面走。

    贺煜见状,心头一怒,警告出来,“贺氏在G市代表着什么,你应该清楚,我贺煜又有怎样的能耐,你也可想而知,一旦我想从中阻拦,你打算在G市甚至中国创业的理想,结果只会徒劳,你最好慎重考虑!”

    野田骏一止步,且还重新折回“第五文学”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贺煜身边,阴鸷的眸子却是不甘示弱地瞪着贺煜,咬牙切齿地冷道,“你这是威胁我?”

    贺煜不做声,只眯起眼,睥睨着他。

    野田骏一沉吟数秒,嗤了一声,“在中国创业,虽是我的理想,但非必然,全世界那么多国家,多的是地方让我投资,故而,你贺氏再实力雄厚,你贺煜再能呼风唤雨,也奈何不了我!丹追求的是平静的生活,比起在这里她遭到扰乱,我想她宁愿忍痛舍弃故土,另寻安宁的乐园!”

    贺煜俊美绝伦的面容,越发绷紧,连那冷冽薄唇间迸发出来的话,也是刚硬如石,“别忘了,她不爱你!”

    “她爱不爱我,我想我比你更清楚!”野田骏一又是迅速驳辩,急不可耐地宣示他的拥有权,“你和丹在一起八年又怎样,那都成了过去,而我,和她是一辈子,在那本神圣而庄严的结婚证书上,写的分别是我和她的名字,这是铁定的事实,是永远不可能改变的,我那么爱她,她没理由离开我,不会放弃我这个能给她幸福和快乐的丈夫!”

    瞅着贺煜愈加难看和死灰的脸容,野田骏一顿觉一股清泉入肺,先前憋住的那些沉闷和霾气赫然消失,整个身心得到了极大的舒畅,不禁更加得意,又是冷冷一瞥后,再度扭头。

    “你要怎样,才能放手?你说,你要我怎么做才肯放开她?”贺煜语气和先前已经迥然不同,做出了退让。

    这次,野田骏一并不回头,果断地道,“不可能的事!不管你用什么条件和理由,我都不会放开她,她是我的妻子,我爱她,她没有做错事,我不会‘不要’她!”

    没有做错事……没有做错事……是的,那确实不是她的错,这几次,都是自己强迫她,威胁她,她不得不就范,不得不屈服,每一次都是痛苦地熬过去。但是,R国鬼子,假如你知道这些情况,你还会如此坚决地大放言辞吗?

    “所以,该放手的人,是你,你要是真的想她好,那就别再做无谓的纠缠,你对她做的,只会让她痛苦,你那极品的母亲,更是不配当她的婆婆!”野田骏一留下最后一番话,长腿迈动,扬长而去。

    贺煜没再阻止,更没说出那些事儿,只呆呆地看着野田骏一走出去,直到完全消失于视线之外。

    他有想过,事情不那么容易解决,故他才一直没与野田骏一对决,然而事到如今,他已无法再等,他看不到转机,看不到再等下去的必要,唯有约见。

    他也曾想过各种方法,而最后,选择了这个最大可能的,鬼知道,结果还是徒劳,这R国鬼子,比预期中难搞,超呼想象的难搞,他多希望,野田骏一是故作姿态,为了更好的筹码而执意刁难,可他看得出,不是,野田骏一是真的爱那小东西,爱得很深很深,这份爱,让他感到恐慌,感到无力。

    金钱,权势,他都可以提供,可以战胜,唯独感情,他没有把握和胜算!

    &nbsp“第五文学 ”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贺煜越想,越有心往谷底下坠的感觉,一股深深的恐惧和无助逐渐朝他席卷而来,他仿佛回到几年前的那次海啸,不,现在他面临的比当时还严峻,至少,当时有她的爱支撑着他!

    而如今……

    他脸色瞬间作变,大手颤抖着拿起手机,迅速拨通那组号码,等待提示音一声声做响时,他也跟着心跳不止,后终于听到她的接收,他迫不及待地嚷了出来,“小东西,说你爱我,说你爱我好吗,就算你心里不是这么想,但也说一下,就三个字而已,很简单的三个字,不会占用你很多时间的。”

    电话里,一片寂静,只有细微的电波声在轻轻作响。

    “乖,说你爱我,小东西,你是爱我的对吧,那你告诉我,告诉我你爱我,乖,求你……”贺煜继续呼唤,语气已经彻底转为恳求。

    静默再维持了一阵子之后,凌语芊淡淡的嗓音终于传来,“贺煜,我不爱你,我已经不爱你,请你别再打扰我的新生活,让我回归宁静,好吗?我也求你!”

    呵呵……

    贺煜,我不爱你,已经不爱你!

    请你别再打扰我的新生活,让我回归宁静!

    她的新生活,有另一个男人的参与,是另一个男人给她的,她不要他去破坏!

    凌语芊说完刚才的话便挂了线,贺煜也没再拨打出去,紧紧握着手机,在心里狂笑起来,那是伴随着泣血的狂笑,而耳畔边,尽是她那令他心碎绝望的话。

    他拿出香烟,点燃狂吸着,尼古丁的味道,又苦又涩,然而再苦再涩,也比不上他内心的。他整个身躯深深埋在宽大的椅子内,陷入浓浓的绝望和悲痛当中。

    池振峯进来,不禁被此情况给吓到,急忙直奔贺煜身边,“总“听潮阁”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裁,你怎么了?你没事吧?”

    贺煜视若无睹,继续猛吸着烟,神色呆滞。

    “总裁,总裁……”池振峯继续呐喊,看到了桌面上那金额十亿元的支票,还看到了贺煜搁在桌面的电话,即时恍然大悟,迟疑地问,“是不是Yolanda那边发生了什么事,她跟你说了什么话吗?你约野田骏一见面了?他不肯放手?”

    池振峯清楚,现今的贺煜,能被打击,唯有与凌语芊有关。

    果然,贺煜接下来的话,证实了他的猜测,贺煜一口气吸掉剩下的半根香烟,烟头随意往白瓷烟灰缸一扔,盯着池振峯,呢喃出声,“振峯,她说不爱我了,叫我别再打扰她的新生活,所以,我该放弃了吗,这段感情我该放下了吗?这个女人,我该舍弃了吗!”

    “总裁……”池振峯心头一紧,无奈的揪痛。

    贺煜嗓子猛然拔高,做出吩咐,“振峯,帮我通知昊宇,说我今晚过去俱乐部,让他安排那个……上次那个叫什么的,想被我上的那个,叫她今晚洗干净点,穿性感点,还有她会的那些技巧全都使上,我要她,今晚就上她!”

    池振峯霎时又瞪大了眼,“总裁你……”

    “呵呵,有什么了不起,我说过外面多的是女人等着我爱,我才不稀罕你这个冷血的小东西!”

    “总裁,你别赌气,有事好好说,或者,你把情况告诉我,我会帮你,说不定能解决的……”

    “解决?凭你?你对她安的什么心,我可一直记得,你,肖逸凡,就连李承泽那毛都没长齐的混小子,你们个个都是混账,竟敢都看中我的女人,好吧,你们要就拿去吧,本大少现在不要她了,不要这个红颜祸水,到处招蜂引蝶的坏东西,不就是女人吗,本少勾勾手指,会整车整车地倒贴过来,不就是供我泄欲的工具吗,有什么稀罕……”贺煜再次拿出香烟,继续点着。

    池振峯则为这番在悲痛绝望得理智全失之下说出的话感到极度无语和无奈,同时也无比的心疼。

    哎,总裁你平静下来要是回想自己说的这段话,估计恨不得杀死你自己,而且,要是让Yolanda得知你说出这样的话,估计你彻底game—over,恐怕真的得去找别的女人了!

    整车整车的又怎样,她们都不是Yolanda,不是你真心想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