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深夜,潜进她的房

深夜,潜进她的房

    “妈咪——”

    就在这个时候,一声软绵绵的呼唤赫然响起,沿着声音,只见一个小小的人影缓缓走来,光着两只小脚丫,白嫩细小的脚板儿一搭一搭地踩在地毯上,惹人怜爱。

    凌语芊几乎是立刻地,从藤椅上起身,往前疾走几步,将他抱起,很用力,很牢固地抱着。

    “妈咪,好疼哦,你把我抱得太紧了。”小琰琰略微抗议,他知道妈咪这样的举动是对他非常非常疼爱的表现,他很高兴,可他实在是疼。

    这时,一只大手横了过来,动作轻柔地将琰琰从凌语芊怀中拉开一些。

    琰琰抬起脸,露出感激的笑意,甜甜地道,“爹地,你回来了?”

    初醒的童颜,憨态更甚,带着小婴儿的懵懂,软软的童音同样是柔到人的心底深处去。

    看着这张酷似贺煜的小脸庞,野田骏一并无半点讨厌和痛恨,反而一如既往的疼爱,粗糙的手指无比珍爱地抚摸着琰琰的五官,带出的酥痒使得小家伙呵呵直笑,身体随着扭动起来。

    凌语芊这也回过神,美目盈盈看着琰琰,心湖继续荡漾跃动着。

    小琰琰视线回到她那,乌溜溜的大眼睛忽闪忽闪的,兴致昂然道,“妈咪,爹地回来了,我们是不是可以出去玩了?”

    数秒,凌语芊才做声,反问道,“你还没告诉妈咪为什么这么早就醒了,你才睡下不久。”

    琰琰稍顿,声音响亮地应,“那是因为我听到爹地回来了呀,妈咪答应过琰琰,等爹地回来就带琰琰出去玩的。”

    呃……

    一听这样的回应,凌语芊哑然,刚才为了哄他午睡,她才这么说,只是一个权宜之计,毕竟她没想到野田骏一这么早回来,还有,他刚刚的话是真的吗,小小年纪,真有这么敏锐?睡着也能觉察到野田骏一的归来?

    “琰琰要听话,现在才两点钟,你得继续睡,睡够了才能快高长大,才有机会和爹地这么高哦。”野田骏一开始做声,神态依然相当温柔。

    凌语芊也接着劝导,“下午我们不够时间去游乐场了,我们得早上再去,来,你再睡一会,醒了妈咪带你到楼下去玩,到酒店附近的公园玩滑梯。”

    “爹地也陪你去,现在你先和妈咪再睡一会,爹地也正好趁着这个空档忙工作。”野田骏一边说,边拥住凌语芊的肩头,作势往屋里走。

    凌语芊抱好琰琰,随之迈步,踏进房后,直接回到床上。

    “你先陪琰琰,我回房了。”野田骏一在床前止步,对凌语芊交代一声,整个人还是那么的温柔和深情,就好像,方才某件大事没发生过。

    不过,凌语芊清楚那是不可能,他去警局告贺煜的事,真真切切地发生了!他还要她去指证贺煜,彻底令贺煜入罪呢。

    她不再吱声,只呆呆地看着野田骏一离去,倒是琰琰,亲切高兴地大呼着爹地再见。不谙世事的他,还不知道有件大事正在发生,不知道他很喜欢的骏一爹地,控告了他莫名好感的贺煜叔叔,而他最爱最依赖的妈咪,左右为难,不知如何是好。

    刹那间,凌语芊多希望自己也是个小孩子,什么都不用理会的小孩子,什么也不懂的小孩子,那——该——多——好!

    软绵绵的小手儿,慢慢爬上凌语芊紧蹙的眉头,把她从悲愁中拉了出来。

    只见到,琰琰俊俏帅气的小脸布满了好奇困惑之色,且流露着超乎他年龄的成熟,她的小宝贝,在担心她。

    纷乱无助的心,像是忽然得到了解救,凌语芊心窝暖暖的,迫不及待地将他小身子纳进怀,激动低吟,“琰琰,妈咪爱你,很爱很爱你,妈咪永远爱你。”

    嘻嘻——

    琰琰马上乐开怀地笑了,很大声地回应,“琰琰也爱妈咪,很爱很爱,永远都爱。”

    呵呵——

    凌语芊顿时也低低笑了出来,幸好,她有这么一个小宝贝在身边,因为有他,她才得以支撑和坚持。

    纤细的手臂,深深环住怀中嫩小的身子,饱含怜爱的细吻也连绵不绝,密密麻麻遍布琰琰的发上、脸上和身上,凌语芊暂且抛开一切烦恼,全心投入这可爱矜贵的小人儿中……

    另一厢,中华大酒店,3018房。

    贺煜等人到这里已有一个多小时,他们几乎把整个套房都看过一遍,特别是这间美伦美奂的卧室,更是进行了地毯式的搜索,天花板,吊灯,墙壁,地毯,窗户,大床,桌椅沙发等,但凡存在的物件,都被翻掀和检查了一遍,有些地方甚至还反复几回,不过,暂时都没有相关发现。

    也是,能在保全系统这么严谨的地方偷偷出入,能在贺煜眼皮底下悄然偷拍而不被觉察,对方绝非普通人等,手段必是极其高明。

    因而,大家头都大了,相当懊恼、沮丧和气馁,唯独贺煜,由头到尾保持着冷静和精明,当然,阴沉的神色丝毫没有改变,而且,当他得到一些发现时,整个人更是如天崩地裂般的狂怒。

    见他突然紧盯着某个地方,池振峯不禁询问出来,“总裁你怎么了,是不是有发现?”

    何志鹏与廖警官也迅速围了过来,期待的眼神等候贺煜的分析。

    贺煜略略沉吟,大手随即举起,指向大床附近的百度搜索“六夜言情”看最新章节柱子,只见那儿,为显华贵和独特,原始装饰着具有反光功能的玻璃,镜面对准的地方正是床榻,折射过去的方向则朝着窗口。摄像头装在窗口,把玻璃里反射出来的景象倒影下来,所以影像有点远,但也因此,逃过了一时疏于防备的贺煜的觉察。

    高明,真是高明!

    百度搜索“小说领域”看最新章节只不过,如此高明的手段,是野田骏一一个人想出来的呢,又或者,有人与他共同谋划?一个来自外国的陌生人,短期内有足够的能耐躲开酒店严实的监控系统,在闭路电视里完全不留任何痕迹,这事的具体情况,可想而知!

    “总裁,你猜会不会有人帮野田骏一,这次的事会不会高峻等人也介入了?”池振峯也想到了这个可能性。

    何志鹏更是气急败坏地附和,“一定是了,高峻一直不死心,这次抓到机会肯定不放过,这视频,说不准就是他配合野田骏一拍的,毕竟他清楚酒店的保全运作。”

    “假如真的这样,事情会更严峻。”廖警官忧心忡忡,再度劝求贺煜,“贺总,我还是希望你能将整件事跟我说一下,这样我才好帮你。”

    贺煜来回瞅着几人,在他们无比担心和期待之下,终说出话来,沉着嗓子,首先询问廖警官,“那段视频,我可以看看吗?”

    “根据程序是不行,不过,我会尽量想办法。其实,最主要的不是这次的视频,而是野田骏一提到的前两次,毕竟这次的视频并没显示到那个过程。贺总,你能否说说,你之前有没有真的对贺太太……”廖警官语气迟疑,点到即止。

    “嗯,都是在她不情愿的情况下。”贺煜坦白承认,不过,神态自若,无半点尴尬或窘迫之色。

    反观池振峯等人,皆一脸死灰,池振峯即时想起那两次的某些情景,难怪总裁当时神彩飞扬心情大好,他还一度认为总裁找女人欢愉了呢,情w百度搜索“第五文学 ”看最新章节况,他是猜对了,只不过,这个女人并非外面那些莺莺燕燕,而是Yolanda,也是的,只有Yolanda才有能耐令总裁如沐浴春风,身心舒畅。

    何志鹏语气却有点儿责备,忿然道,“那就是一切由大嫂来定断?不过我还是不敢相信大嫂这么狠心,竟然同意野田骏一去控告,难道她对大哥就真的一点情分也没了吗,怎么说也跟了大哥那么多年,还有琰琰,她就没考虑到琰琰长大后知道这事怎么想,她就那么喜欢那R国鬼子,当真把那R国鬼子当成琰琰的父亲了?可她别忘了,血浓于水,琰琰骨子里流的是大哥的血,注定永远是大哥的儿子,这是不容改变的事实……”

    何志鹏说着说着,嗓音慢慢变低,到最后,话没说完就停止了,只因收到池振峯和廖警官的暗示,担心贺煜会受到刺激和打击。

    不过,贺煜倒是出乎意料的淡定,凌厉幽冷的深眸尽管还是黑压压一片捉摸不透,但已无暴怒的痕迹,少顷,他突然起身,边吩咐池振峯,“我有事离开一阵,这里的情况你继续跟进,派人调查野田骏一最近和什么人联系过,但凡涉入这件事的人,我都要一一知道!”

    最后的话,咬牙切齿,高大威猛的身躯飓风般地冲出了门外,留下几人满面愕然和意外……

    是夜,一如既往的安宁静谧,凌语芊躺在床上,臂上枕着琰琰,像平常那样,边看着他,边给他讲故事,可思绪,已经游走于别的地方。

    关于控告贺煜强X那件事,野田骏一没再提过,不过她清楚,他在等待她的决定,他说过,后天会带她去警局录口供。

    下午在琰琰再度睡下后,她继续纠结,思来想去还是拿不定主义,她终究做不到伤害贺煜,尽管,他是那么的坏!

    “妈咪,妈咪啊……”

    使劲的呼唤声,把凌语芊从走神中唤醒。

    只见琰琰撅着殷红的小嘴,提醒道,“妈咪你讲错了,那故事的结局不是这样的。”

    凌语芊怔了怔,这才意识到自己因为走神,把故事说乱了。她即时对琰琰露出一个歉意的微笑,突然讷讷地问了出来,“琰琰,最近有没有和……贺煜叔叔谈电话?他有没有再找过你?”

    “没有呢,本来我想打他电话的,但又怕给他带来不便和打扰,只好忍住了。”琰琰注意力也马上随之转开,心情更显郁闷了。

    不便与打扰……

    是凌语芊担心他和贺煜联系,这样跟他说的,想不到小家伙一直记得。凌语芊略作感叹,沉吟的语气继续道,“琰琰能否告诉妈咪,为什么那么喜欢贺煜叔叔?”

    “呃……这个啊,琰琰也说不清楚,反正就是很喜欢,很喜欢!”

    反正就是很喜欢很喜欢,这是否,就是父子天性?

    单纯真切的童言童语,让凌语芊心湖立刻掀起一波涟漪,下意识地抬起手,抚摸到琰琰的脸上,那俊俏的小五官,使她不由自主地想到另一张酷似的俊美容颜,每次她由此想到贺煜,便觉得他们父子俩是那么的相像。

    “对了妈咪,你是怎么认识贺煜叔叔的?他有没有小宝贝?他的小宝贝有琰琰可爱和听话吗,应该有吧,否则他也不会把琰琰给忘了,他说过会再带琰琰去玩,都好几天了,他连个电话也没,看来他是真的把琰琰忘了。”小家伙蓦地多愁善感起来,那素来洋溢着自信的小脸也瞬间黯下,一脸委屈。

    凌语芊心随之揪起,抱住他,语气略显急促,“不,他不会忘记琰琰的,他没有小宝贝,琰琰就是他的小宝贝,他估计工作忙,或出差了,才没有找琰琰,等他闲下来,会找琰琰的。”

    “真的吗?他告诉妈咪的吗?他什么时候找过妈咪,妈咪你怎么不让我跟他说说话?我很想他。”

    凌语芊心海又是一阵激荡澎湃,无意识地安抚出来,“下次,下次妈咪让琰琰和他说话,一定的。”

    琰琰信了,总算作罢,静静窝在凌语芊的怀中,而后,在她慈爱温暖的抚顺中慢慢沉入梦乡。

    凌语芊从激动中慢慢平复,神思恍惚地盯着他酣然的睡脸,时而还伸手在他脸上摩挲着,就这样发着呆,直到又一道响声传来。

    是……脚步声!

    而且,从阳台那个方向传来!

    她心头倏忽一紧,迅速回头看过去,见到那个极为熟悉的高大人影,整个人重重地震住!

    他……他怎么会在这里?他是怎么进来的?从哪进来的?

    她以为自己在做梦,以为是幻觉,于是使劲揉着眼睛,然而,柔和温馨的灯光下,依然屹立着他那伟岸劲拔的身影,而且,他正一步步地朝她靠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