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交缠之夜

    “你……你怎么进来了?”凌语芊迅速问了出来,不过话音尚未落下就被淹没,只因他刚靠近,就出其不意地吻住她!

    “唔——”

    她本能地在捶打着他的背部,由于挣扎,整个身子都在扭动,连带床垫也起了轻微的振荡。

    男人却丝毫不松手,将她钳制地牢牢的,趁着她张开小嘴,龙舌迅猛窜进她的口腔内,正式拉开这场火热的唇舌交缠。

    “唔,不要……走开!”凌语芊继续奋力挣扎。

    “还动?看来你想把琰琰吵醒,让琰琰提前学习成人礼吗?不过你得想好理由怎么跟他解释,他美丽的妈咪,为什么会和贺煜叔叔接吻。”男人忽然停下,嘲弄了一句,随即继续。

    凌语芊顿时像是被定了格,再也无法动弹,但满腹的羞愤丝毫不减,在心里恨恨地诅咒着这可恶至极的魔鬼。

    大约十来分钟,这场热吻才意尤未尽地结束,贺煜高大的身躯已在床畔侧坐着,大手依然捧住她的脸,看着她被他狂吻后显得异常红滟娇媚的小嘴,还有那微微泛着红晕的美丽容颜,渐渐地,手指在上面摩挲起来,粗粝刺着光滑,将凌语芊刺醒过来。

    她眼神羞愤依旧,刻不容缓地痛骂,“大色狼,老是这样死性不改,难道真的要身败名裂,要坐牢才怕吗!”

    贺煜大手微微一僵,意味深长地低吟,“你舍得让我身败名裂,舍得让我坐牢?小东西,你真的想我这样?你真打算协助那R国鬼子这样对付我?”

    结实的指腹继续在她娇嫩的肌肤上摩擦着,那幽深似海的冰眸,情潮翻滚,火热地注视着她。

    凌语芊怔然,他已……知道情况?难道警察局叫过他去问话?又或者,他的警察朋友告诉他的?那他怎么还一点收敛也没有,还是这么可恶!

    “既然知道要惹上官司,那你还不赶紧消失!”她不禁低吼,而后,一把推开他,下床去。

    贺煜也起身,长腿一迈跟上,从背后搂住她。

    “放手!”

    “不放,一辈子都不放,就算你要我身败名裂,要我坐牢,我也不会放过你!我说过,这辈子你休想从我身边离开。”贺煜贴在她的耳畔,嗓音低沉,却格外坚定。

    凌语芊唯有继续扭动身子,然而,也不知这男人是否故意的,这样的举动正好令她摩擦着某样东西,那狂热,仿佛电流一般快速流到她全身,使她立即停下,再也不敢动。

    低低的笑,自头顶传来,然后伴随的,是一阵酥麻的感觉在耳边窜起。

    这可恶的男人,占尽她的便宜……

    凌语芊于是又急又气,奈何不敢动也不敢骂,但随着他的得寸进尺,她终忍不住,决定豁出去。

    不过,她尚未出声叱喝,这寂静的房间里蓦然响起另一道嗓音,自床的那一边传来,“妈咪——”

    是琰琰!

    琰琰醒来了!

    凌语芊迅速回头,果然见到琰琰不知几时已翻坐起身,正朝这边看来,懵懂的睡眼隐隐透着不解和困惑。

    &n百度搜索“六夜言情”看最新章节bsp;贺煜也已听到这个惹人怜爱的呼唤声,停止占她的便宜,带她回到床前。

    琰琰迷离的双眼顷刻更加瞪大,惊呼出声,“贺煜……叔叔?”

    贺煜彻底放开凌语芊,在床沿坐下,冷峻的面容露出笑意,大手抚上琰琰的小脑瓜。

    琰琰爬起身来,伸出小手儿,摸在贺煜的俊脸,越发惊喜,“真的是贺煜叔叔哦,我没看错吧?或者我在做梦?”

    “琰琰经常梦到叔叔?”贺煜开口,嗓音一如既往的低沉浑厚,使得周围的气氛更加温馨和恬静。

    “嗯,有时候会。”琰琰继续开心高兴地说着,“刚刚睡觉前妈咪才和琰琰提起贺煜叔叔,琰琰就见到了,看来薇薇阿姨说的那句日……有所思……夜……夜……”

    “日有所思夜有所梦。”贺煜帮他补充,又问,“妈咪今晚和琰琰提到贺煜叔叔了?妈咪都说了什么?妈咪是否经常和琰琰提起贺煜叔叔?”

    说罢,深邃炯亮的鹰眸朝凌语芊意味深长地瞧了一眼。

    凌语芊早被琰琰的话语弄得窘迫和不自在,连忙搂住琰琰,不让琰琰再透露更多。

    不料,小家伙“见异思迁”,连最爱的妈咪都暂且抛开,小身子猛在凌语芊怀中扭动,“妈咪,放开我,我要跟贺煜叔叔说话,我很久没见过叔叔,很多话要和叔叔说的。”

    凌语芊心中一堵,下意识地搂得更紧,但见他挣扎得厉害,终究担心伤到他,唯有把他松开。

    小家伙得到自由,箭一般地奔回贺煜身边,兴奋昂然,“贺煜叔叔,你能否告诉我,你是真的来看琰琰了呢,或琰琰在做梦?”

    贺煜扶住他的小肩膀,笑容依旧,“琰琰认为呢,你希望叔叔真的来了呢,或希望这是做梦?”

    “当然希望这是真的。”渴慕之情,遍布琰琰的双眼。

    “那就是真的!”贺煜也马上应道,见他惊讶得双眼圆瞪,笑意更浓,将他抱到自己的腿上,温柔地问,“对了,琰琰想不想叔叔?”

    “想!当然想!”

    呵呵——

    “叔叔也想琰琰,很想很想。”贺煜低头,在琰琰脸上猛亲。

    琰琰咯咯直笑,且在贺煜的引导下,回吻着。

    多么温馨的一幕,父子天性血浓于水,一切都那么的理所当然,这应该让人感动,让人欣慰,然而凌语芊在一旁静静瞧着,心里竟然涌上了一股委屈,随即别开脸,下了床,走到飘窗那,呆看着窗外。

    不久,周围传来一阵动静,伴随着两股熟悉的气息,一大一小两个人影忽然也挤上飘窗来,本是挺宽敞的飘窗,顿时被填满了。

    凌语芊怔了怔,下意识地想下去。

    琰琰及时把她拉住,“妈咪,你不要琰琰了?”

    凌语芊脊背又是一僵,望着他,忍不住委屈地抱怨,“是琰琰不要妈咪呢!”

    “呃,不会不会,琰琰怎么会不要妈咪,琰琰是妈咪的小宝贝,妈咪也是琰琰的小宝贝!”琰琰将她搂得紧紧的,不停地在她脸上打着啵。

    极为响亮,极为温馨。

    凌语芊内心马上软了下来,牢牢回抱住他,且也不停吻他,发上,脸上,身上,每一处都落下她疼爱和不舍的痕迹。

    好一阵子,母子俩终于分开,琰琰话题转到贺煜身上,兴致勃勃地告知某个好消息,“妈咪,贺叔叔跟我说这个周末带我去动物园,叔叔还说妈咪也一块去。”

    凌语芊听罢,俏脸又是一讷,下意识地看向贺煜,只见他神态自若,理所当然的样子,她不禁皱起了眉头。

    他到底知不知道他在做什么,都被人家控告了,他不是应该想方设法去解决吗,怎么还有闲情带琰琰去玩,还有,谁说她允许他带琰琰去,谁说她也跟去。

    凌语芊想罢,硬起心对琰琰拒绝出来,“琰琰,我们可能不去了,周末我们去医院探望茵茵姑婆。”

    “啊!茵茵姑婆一定要周末去吗,我们可以另选个时间啊,或者,明天去。”琰琰说着,摇晃凌语芊的手臂,“妈咪啊,琰琰真的很想和贺煜叔叔去动物园,你答应琰琰吧。”

    “你想去,妈咪带你去,还有爹地,我们一家三口一块去。”凌语芊又是赌气起来,话语刚出就觉一道凌厉的寒光自旁边射来,她愣了愣,随即不理会,继续道,“贺煜叔叔他有自己的小宝贝要带,我们不能妨碍人家。”

    “贺煜叔叔自己的小宝贝?可是妈咪才说过贺煜叔叔没有小宝贝的,说琰琰就是他的小宝贝,妈咪,琰琰睡觉之前你才说过的,难道你忘了?”小家伙真够机灵的,对某件事,记性好的出奇!

    刹那间,凌语芊脸都红了,特别是发觉旁边那道光芒由凌厉转成炽热,似乎还伴随一股戏谑,她更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

    心慌意乱了片刻,她抱着琰琰走下飘窗,重返大床上,安排琰琰躺下,“乖,时间很晚了,你得睡觉,不然明天起不来。”

    “贺煜叔叔在呢,我不睡,我想和叔叔再说说话。”琰琰挣扎着起来。

    “不要,不准!”凌语芊一时气急,声音提高,神色还起了愠怒。

    琰琰头一遭见到她这样,不禁吓到了,哇哇大哭起来,“妈咪坏坏,琰琰不要妈咪了,琰琰要叔叔,就要叔叔。”

    凌语芊本就为最近的各种事故身心疲惫,此刻更是满腹委屈,不禁松开他,将他往贺煜面前推去,“好,那你不要妈咪,你就跟他走吧,你才坏,和他一样坏,就知道惹妈咪生气和难过!你们父子,一担担的!”

    她再一次下床,冲到门口处,准备开门出去,不过手刚碰到门把,又猛然停止,回头,重新登上飘窗,心里越发悲愁和无助。

    这次,父子两人没再立刻过来,好长一段时间后,贺煜才靠近,挺拔的身躯站立飘窗前,瞅着她,低吟,“以前你总爱为我吃醋,现在却是吃我的醋,真是个小傻瓜。”

    凌语芊神色定了定,越过他,看向大床,只见琰琰睡下了,还盖着被子,想不到他这么快就能将琰琰哄睡,他是怎么哄的,也是讲故事?也是唱童谣?好像都不是,她听不到故事声,听不到童谣。

    在她思忖期间,贺煜爬上飘窗,在她身边坐下,伸出手,准备拥住她。

    凌语芊惊觉,本能地往后退,避开。

    贺煜手僵在半空,便也没继续,只眸色复杂深黑地凝望着她。

    凌语芊则是满眼防备,渐渐地,转成恳求,讷讷地发话,“贺煜,放过我们吧,只要你答应以后再也不会纠缠,我叫野田骏一撤销对你的控告。”

    “那我要是不答应的话,你就配合他一起控告?”贺煜不答,反问,神态依然淡定自如。

    凌语芊不由气恼,低吼,“难道你就不怕身败名裂,不怕坐牢?强X罪,你会玩完的!”

    “那你呢?心里明明就有我,为什么要逃避,为什么要委屈自己硬是跟着那个R国鬼子,他到底有什么好,对你做过什么让你如此放不开?”贺煜低沉的嗓子也拔高了不少。

    “你不懂,你根本不懂!”

    “你告诉我,我不就懂了!瞧瞧你,这什么都不说的缺点一直不改,以前是,现在还是,假如你能对我坦白,我们根本不用走这么多弯路,你说你有这些苦,是不是也因为你自己的性格造成?对我,难道还有什么不能说的吗?小东西,我是谁,我是你的男人,你爱了八年的男人,一辈子都会守护你的,所以,你有什么事都应该跟我坦白,让我去解决!”贺煜说着,长臂一挥,再也不容她躲避,把她扯进怀中。

    “放开我,不要碰我!”

    “不放,就爱碰,这辈子,只碰你一个!”贺煜继续紧紧地搂住,将她困在墙壁和他高大的身体之间,让她彻底不得动弹,注视着她,声音恢复低沉,“别坳气了好不好?不错,我不想身败名裂,不想坐牢,可我更不想失去你,更不想失去琰琰。你们两个对我来说比任何东西都重要。而我,对琰琰也很重要,你刚才也看到,他很依赖我,很信任我,这是父子天性,知道不,小东西。你回到我身边吧,我们会过得很快乐、很幸福,记得天佑的承诺吗,说过会让你当一辈子的快乐女人。”

    温热的大手,轻轻抚摸着她绝色的容颜,为她的憔悴而心疼,为她的痛苦而无奈,同时,还为她的美丽动人而心醉,小东西,假如一定要身败名裂才能让你回到身边,那么,我愿意试试!

    接下来,两人都不再说话,但双眼都注视着对方,在彼此的身体各处留下了异样的光芒。

    整个房间,是那么的静,静得似乎一切都停止了运动,其实,他们何尝不希望时光能永远静止在这一刻,特别是凌语芊,这一刻她才知道,自己的心还是为他跳动,自己之所以挣扎,正因为心里还爱着他,因为爱,做不到伤害,故她没有答应野田骏一的请求。

    为什么这样?为什么还摆脱不了他,难道真的得回到他的身边吗?那野田骏一呢?不,不行!自己不忍心伤害贺煜,可又岂能辜负野田骏一!

    兴许,这就是命,注定了,无法和眼前这个男人白头谐老,之前那么多磨难,正正体现和证明了这点,以前不能,现在也不能,将来,同样不能,假如真的如此,那么,自己别再挣扎,别再辜负另一个!

    思及此,凌语芊心中有了一个决定,她渐渐收拾起痛苦的神情,定定望着他,忽然道,“你是怎么进来的?”

    贺煜略略一怔,便也回答,“从阳台爬过来的,我订了隔壁的套房。”

    他在隔壁住下?还从阳台爬过来?凌语芊不禁想起,当年他还是楚天佑的时候,为了见她,他有次夜晚偷偷潜入她家的别墅,爬进她的房间,不过,当时是二楼,但现在……是二十多层,他简直不要命了!

    “在担心我?你放心,为了你和琰琰,我不会让自己有事。”这男人,总能猜到人的心事,稍顿了顿,语气透出心有余悸,“不过刚才确实有点惊悚,望下去的感觉不再像以前那样触手可及,而是感觉吊在悬崖上,下面深不透底,一个不小心,结果会是粉身碎骨。”

    “那你还来!”凌语芊忍不住啐了他一口,胆战心惊。

    贺煜笑了,笑得很开心,这小东西,果然心里还有他,看来,今晚的冒险,是值得的。

    整个空间,又恢复了安静,凌语芊视线从他脸上转开,看向窗外,看向遥远的星空,乌云正好遮住月光,整个星空黑压压的,让她悲愁的心更加压抑、迷惘与彷徨。

    一会,一声梦呓划破房间里的寂静,发自床的那边。

    凌语芊回神,沿着叫声看过去,正好看到琰琰翻了一个身,把被子也踢开了,于是爬起来,走w百度搜索“第五文学 ”看最新章节下飘窗,回到床上。

    为琰琰盖好被子后,她也躺了下来,侧着身子,默默看着琰琰。

    贺煜也过来了,贮立床前,黑眸分别在她和琰琰身上来回交换。

    “你快回去吧。”凌语芊低声说了一句,美目依然紧锁着琰琰天真无邪的睡颜。

    身后的男人不吭声,高大的身躯非但没有扭头走,反而坐下,体重引起床垫往下沉了很多。

    凌语芊娥眉一蹙,但也作罢,继续望着琰琰,直到一只大手缓缓抚上她的脸庞,她顿时全身僵硬,本能地想抗拒,不过想到自己的打算,便忍住了。

    粗粝的大手,慢慢越过她脸上的一寸寸肌肤,来回摩娑着,反复流连着,把他的留恋之情呈现得淋漓尽致。

    起初,凌语芊还会感到有点不自在,可渐渐的,她感觉春风拂面,那股舒服,撩拨着她体内每一个细胞,沐浴着她整个身心,连带那些悲愁苦闷哀伤也都驱走了,她蹙起的眉儿慢慢舒开,唇角还悄然翘起,昏昏欲睡,不一会,眼皮阖上,沉睡了过去。

    这一觉,她睡得很安稳,直到琰琰把她唤醒过来。

    “妈咪,贺煜叔叔不见了,你快起来看看,帮琰琰找一找。”

    小家伙不停呼唤着。

    凌语芊美目缓缓睁开,下意识地四处张望,果然不见那个高大的人影,昨晚的情景不禁跃上了脑海。她记得,她有知觉之前,他还没有走,那他是什么时候走的?她睡着之后呢,或者更迟?对了,他有没有留下什么字条之类的?

    想罢,她迅速爬起身,四处扫视,不过并没任何发现。

    琰琰已经再次缠住她,大嚷着,“妈咪,贺煜叔叔呢,他昨晚明明在的,为什么不见了?难道我真的是在做梦?”

    的确,她也以为那是一场梦,然而她又很清楚地确定那不是梦,他的确来过,不顾危险从阳台爬过来,此刻,他人应该正在隔壁那套房子。

    不过,对着琰琰急切的样子,她选择了撒谎,拉住琰琰的小手儿,一本正经地道,“乖,琰琰做梦了,贺煜叔叔并没有来过。”

    琰琰小眉头立刻皱紧,黑白分明的大眼睛尽显困惑,“可我真的见到叔叔哦,叔叔还说琰琰不是做梦,他真的来了,而且,叔叔答应带琰琰去动物园呢。”

    凌语芊心头顿时又是一激荡,数秒,继续哄道,“琰琰大概忘了日有所思夜有所梦,那是琰琰太想念叔叔,导致梦到他。”

    琰琰听罢,继续皱紧眉头,思忖了一会,眼中困惑逐渐化为浓浓的失望。

    凌语芊见他信了,不觉暗暗松了一口气,但也隐隐惆怅,不禁想起贺煜昨晚说过的那句血浓于水父子天性,她忽然生起一个冲动,想安抚琰琰说迟点再约贺煜叔叔去动物园,但最终还是打消这个不切实际的念头,改为捧住琰琰的小脸,亲吻几下,接着牵住他的手,语气达到前所未有的温柔和怜爱,轻轻地道,“来,妈咪带你去洗漱,妈咪今天弄荷包蛋给你吃。”

    琰琰还是很失落,但也已经抬起小脚丫,随凌语芊往浴室走。

    凌语芊为他漱口,洗脸,洗手,期间,还叮嘱他一件事,“琰琰,关于你梦到贺煜叔叔的事,记得别跟其他人提起,这事,只有你和妈咪知道,嗯?”

    琰琰雪亮的双眼即时又泛起疑惑,但一会,迎着凌语芊热切的眼神,乖乖地点了点头。

    凌语芊又是一阵放心,在他小脑瓜轻摸一把,她自己也快速洗漱一番,带着他走出卧室,来到饭厅。

    凌母已经煮好早餐,也是琰琰爱吃的荷包蛋,还有其他一些可口的点心,小家伙见状,马上投入美食当中,先前残留的一些郁闷全然消褪。

    凌语芊坐下,朝她对面的野田骏一莞尔一笑,也开始慢慢吃了起来,吃完后,她把琰琰交给母亲,约野田骏一来到书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