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别再逼我

    野田骏一心想她可能已做出决定,不禁心情荡漾,但还是极力忍着,静静等待她的结果。

    凌语芊眸光滟潋,“六夜言情”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注视着他,一会,毅然道出,“骏一,不如我们回美国吧。”

    出乎意料的结果,使得野田骏一顿时全身都僵直了。

    “或者,我们去别的国家开超市,其实不一定中国的,我们可以去东南亚那些国家,譬如新加坡,泰国,马来西亚,还有欧洲也行,我们去找jane,有她和mike帮忙,我想我们会发展得更好。”

    “为什么,为什么突然有这样的想法?”野田骏一总算做声,精明的视线审视着她,直接了当地说穿某件事,“丹,你是否还爱着他?你还是放不下贺煜?”

    “呃,没……没有,当然不是。”凌语芊心虚得马上否认,讷讷地解释,“我只是觉得,在中国竞争大,不如去小点的国家。所以,绝不是你猜的那样。”

    “是吗?好,那表现给我看,跟我去警局录口供,证明你不再爱他。”野田骏语气更加干脆果断。

    凌语芊则心头大颤,瞪大双眼无措地看着他。

    野田骏一突然朝她靠近一些,拥住她作势起来,继续咄咄逼人地哄诱,“来,你去准备一下,我们去警局,早点把这事定下来。丹,听我一次,快去换衣服。”

    他脸上不再是那温柔的笑,不再是令她舒心的表情,反而严肃得有点吓人,凌语芊内心不觉更慌乱,结结巴巴,“骏……骏一,别,别逼我。”

    “不是我逼你,丹,是他逼我们,本来,我们活得很快乐,很温馨,是他破坏了这一切。”说到最后,野田骏一又冷肃了起来,有点儿咬牙切齿。

    “所以我们走吧,我们回美国去,这样他就不会再打扰我们了。”凌语芊依然抱着折中的想法,样子悲愁不已。

    可惜,野田骏一再也不会为此心软,整个人还是怒不可遏,“凭什么是我们走,中国是个开放性国家,打开国门欢迎外商,我们没理由退却,就算要走,也是贺煜,是他犯错,凭什么要我们负上责任?”

    “可是……”

    “再说,就算我们真的让步,你能确定他肯放手?”野田骏一继续愤怒地分析,迎着她纯澈眼神里映射出来的期待,他忽然苦涩地笑了,“没用的丹,情况不同了,以前他不知道你还活着,但现在,你认为他真的会罢休吗?他会不跟过去吗?凭他的能力,走遍全球是多么轻而易举的事!”

    期待希望之火像是被冷水泼下,顷刻熄灭了,凌语芊想起了贺煜的话,这辈子都不放手!

    野田骏一神色复杂注视着她,稍会,继续劝导,“故我们能做的,就是让他知难而退!我懂你不想他身败名裂,那我们就只上告,让他知道我们的决心,吸取教训,以后再也不敢纠缠,还我们平静的生活!”

    “行吗?法律允许这样?”凌语芊忍不住又开口。

    “法律就算不允许,他也有能力让结果这样,只要我们不咬住不放,他必能脱身。”野田骏一说着,握住凌语芊的手,一脸黯然,“丹,听我的话好吗,我真的希望能和你在一起,曾经,再艰难的环境我也能攻破,可这次,必须靠你,只能靠你了。”

    曾经再艰难的环境,是指他以身犯险、用性命做筹码,从Ms—Arlenre手中把她救出来吗?凌语芊不禁想起李美子对她说过这个秘密,整个心房顷刻被满满的感恩充斥住。

    然而,她终究无法答应,尽管他说贺煜不会有事,可她还是不敢赌。

    怎么办,她应该怎么做才能让野田骏一作罢,才不伤到野田骏一,同时也确保贺煜平安无事?其实可以的话,她宁愿自己受苦受痛,也不希望贺煜有身败名裂的危险。

    两人各有所思,静默不语,直到外面传来一阵敲门声。

    是琰琰,小家伙边拍门,边喊着爹地妈咪。

    野田骏一和凌语芊都回过神来,野田骏一没有任何起身的迹象,凌语芊于是过去开门。

    “妈咪,是时候去动物园了哦。”琰琰迫不及待地提醒出声。

    凌语芊怔了怔,把房门拉开一些,身子闪开,让琰琰进内。

    小家伙迅速奔到野田骏一面前,神采飞扬依旧,“爹地,你和妈咪谈完公事了吗,我们可以出发了吗?”

    瞧着眼前这个天真无邪、依然可爱有加的小豆丁,野田骏一气焰渐渐缓下,但终究忍着心动,拒绝出来,“琰琰和妈咪去吧,爹地还有事,不去了。”

    琰琰一听,脸上立刻涌上失望,“啊,可是妈咪说我们一家三口今天去动物园玩的哦。”

    一家三口……讽刺的字眼,让野田骏一心头即时涌上一阵苦涩。

    凌语芊这也开始做声,意有所指地道,“骏一,去吧,我们陪琰琰去散散心。”

    可惜,她的恳求同样打动不了他,野田骏一伸手在琰琰小脑瓜摸了一把,坚持道,“琰琰,很抱歉,爹地今天有事忙实在走不开,你先和妈咪、薇薇阿姨去,下次爹地有空了,一定补偿你的。”

    琰琰尽管心中失望,但也很乖巧地作罢。

    凌语芊沉吟片刻,讷讷地告别,“那你好好……忙,我和琰琰出去了。”

    话毕,教导琰琰和野田骏一说再见,她自己则又是深深望了野田骏一一眼,带着琰琰,走了出去。

    野田骏一俊朗的面容瞬息沉下,各种各样的表情爬上来,轮流出现,相互交替!

    动物园里,热闹依旧,笑声依旧,到处一派生机勃勃的景象。

    不谙世事的凌语薇和琰琰兴高采烈地跑来奔去,欣赏各种动物,和可爱的它们打招呼,然后彼此交谈讨论,好不欢乐。

    至于凌语芊,愁云惨雾仍然盖顶,尽管偶尔会随着他们欢笑,但其实心里一直在悲愁哀伤着,她满脑都是刚才和野田骏一争执过的画面,接着还有昨晚贺煜偷潜进房后的情景,心里更像是打了千千结,理不清,甚缭乱。她仿佛掉进了死胡同,完全不知道怎样才能走出去。

    “妈咪,你怎么了,你好象不是很开心,因为爹地不来的缘故吗?”

    琰琰的交换声蓦然响起,原来机敏的小家伙觉察到了母亲的分心,他还扮成一个小白兔,两只白嫩嫩的手指举在头顶,小头颅可爱地摇来摇去。

    “姐姐,你和姐夫吵架了吗?”凌语薇忽然也神色凝重地询问,小丫头尽管智商低,可有些情况还是留意得到的。

    凌语芊来回望着他们,那么纯真的面孔,那么无邪的眼神,心中不觉更加悲苦,她真想把事情都诉说以他们,但结果只是欲言又止,她舍不得给他们无忧无虑的世界增添烦恼,再说,告诉他们,他们也未必能帮到什么。

    “妈咪,不如打电话给贺煜叔叔吧!”琰琰猛地又道。

    凌语芊身体即时一僵,而凌语薇,也俏脸一愕,抓住琰琰急切质问,“琰琰,你怎么认识姐……你怎么认识贺煜叔叔?你说的贺煜叔叔,是不是……”

    “超酷暴帅的贺煜叔叔!很威风的贺煜叔叔!”琰琰下意识地接话,整个脸庞倏然亮起,可渐渐意识到什么似的,又急忙伸手放到嘴边做后悔状,神色仓皇地央求出来,“薇薇阿姨,你别告诉其他人哦,妈咪说过这是我和她的秘密,我忘了你在场了!”

    凌语薇继续震撼了下,随即嘟起小嘴,“哼哼,想不到薇薇阿姨在琰琰心目中是个外人!”

    “呃——”

    “好吧,薇薇阿姨帮你保密可以,但你必须把薇薇阿姨也当自己人!”

    琰琰先是看向凌语芊,见她没反对,便也爽快地应了,“好!那我们三个人现在是坐在同一条船上了哦!”

    呵呵——

    滑稽的童言童语立刻引来呵笑。

    凌语芊愁闷的脸容总算浮现些许微笑,极尽宠溺怜爱地看着他,一会,掏出手机,拨通一组号码,不过没人接,她于是挂断,但很快,电话响起,是他打了回来!

    她手指略微颤抖,迅速按下接听键,当然没照琰琰的想法叫他过来,而是走开几步,低低地道,“贺煜,假如我们离开中国,你能否答应我,别再跟去,别再纠缠了好不好?我答应你,我一定好好照顾琰琰,将来再也不会生宝宝,这样我对琰琰的爱就不会被割分……”

    “不可能!别给我想一些乱七八糟的事!”愠怒的嗓音,从电话那端传来,冷冷地打断凌语芊的一厢情愿。

    乱七八遭!

    这哪是乱七八糟,这是她苦苦冥思多时,觉得最折中的解决办法!

    凌语芊不禁也委屈起来,“那你想怎么样,哪有像你这样的,我们都已经毫无关系了,你干嘛还是要搅合我的生活!”

    电话的那头,恢复静默。

    “你真是坏死了,还说什么会尊重我,会顾及我的想法,现在我都快要崩溃,快要死掉了明白不!你要是真的尊重我,就别再逼我,放过我吧!”凌语芊继续撕心裂肺,说着说着,眼泪就那样流了出来。